Skip to content

超棒的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九十二章 邀請熱推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先不管某人的作为是愚蠢还是有趣,这一回事件也算是告一段落。
当世界树林的虚影消失之后,第一个跑掉的是神秘之主克莱因。祂不想帮巫妖解除权能枷锁,所以在能跑的第一时间就跑了。反正好戏已经看完了,祂可不是那种非要追着人,来一回详细剧情剖析的无聊份子。
第二个跑的是芬。因为某人的意外状况,所以巫妖下午的生命课程被她翘掉了。当老师的逃学,要是放在某个穿越众生长的环境,那还不举班欢腾呀。不过她和林所教的学生,可不是那种来学店混文凭的,而是真要来学东西的。所以当老师逃学的行为很不可取。
幸好巫妖的威望够,生命课程的学员也不多,一个个都把她敬若天神,不敢违逆。翘掉就翘掉了,反正大家手边都还有课题要忙,就把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当成一个讨论交流会好了。
但是芬离开的目的,是要帮某人代班数学课的。上数学课的人多,也比较难搞;加上某人威望不足,课堂上也有不少有心人,要是真逃学了,那还不翻天呀。
以上,是某只巫妖离开的说词。但是谁都知道,那不是她必须要离开的理由,只能算个借口。
黑暗精灵麦尔姌的状况看似严重,实际上也很严重,但木精灵部落最让人家羡慕的地方是,各种疗伤、复活的灵药一堆,都可以当开水喝,当饭吃了。
所以与她同行的黑暗精灵们,出手将麦尔姌救醒的。而首次光明正大地踏入这个家中的黑暗精灵,除了救治自己的族人外,还有向某人表达善意的目的。
这回事件的当事人倒没有昏睡多久,林很快就醒来了,只是身体非常虚弱,连带着外观也受到影响。整个人爆瘦下来,皮包骨似的,彷佛风一吹就会飘走的那种。眼眶与脸颊深陷,眼珠子凸了出来,除了还有头发和眼睛外,脑袋和骷髅头没什么两样。
他会同意和黑暗精灵们见面,除了麦尔姌算是个熟面孔外,他也知道这一回能渡过难关,跟黑暗精灵背后的那位大佬有关。尽管是二十一棵世界树加上梦境塔的合作,才驯服了那杂乱无章的庞大权能,但法思那斯是第一个出手帮忙的。
也许一开始还不清楚,但事后回想,就能想明白很多事情。
最大的两个多层积体魔法阵,只能是两个世界树中的古老者。而第一个出现的,又明显与其他陆续出现的有点距离,甚至隐隐有对立之意。除了世界树阵营中的异类,反派大头目般的存在,法思那斯外,也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了。
这类型的‘人’最需要谨慎对待,他们的恩惠不是那么好拿的。一个不小心,自己得要吐出更多的回报,甚至好事变坏事。虽然不确定做为植物,这样的心思是不是跟人一样复杂,但得了恩惠却没有任何要求,某人可是揣揣不安的。所以不如把黑暗精灵们找来,问个明白。
而且不要看某人形销骨立的模样,他的精神可是意外的好,甚至能说前所未有的旺盛。就连他直视着自己的两个学徒时,双眸的精光都把两个少女吓退了小半步。所以面对一群来意不善的黑暗精灵,林可没有半分惧怕。
之所以断定这群黑皮肤尖耳朵的家伙来意不善,哪怕他们表明是怀抱着善意而来。是因为林清楚地知道他定居在圣城的这段时间里,半夜跑来找麻烦的家伙中,可有不少模样相似的黑暗精灵。
而且他们还都死了,就因为在生前,他们都有试图伤害人的举动。假如只是来逛逛就离开,防守的白色破坏光线根本不会发动。但动手的话,不论目标是谁,在这个房子内都是死路一条。
再加上和自己最熟,同样被救醒不久的麦尔姌,让这群黑暗精灵排挤到最末席,隐隐有被孤立的模样。同样虚弱的她,让那灰白的脸色显得更加黯淡苍白。曾经诱人的嘴唇,如今是干裂脱皮。但她却很好地隐藏着自己的表情,与过往所认识的麦尔姌有些不太一样。
在两个少女的搀扶下,林来到了会客室。原本新学徒李奥纳多还想跟随在新认的老师身边,但考虑到他在黑暗精灵面前根本没有自保的实力,敌我未明的情况下,就不把他放到险地之中。这种场合,也就与自己配合已久的两个少女,还算值得信任,不太会扯后腿。
身上的衣服则是这一回事件的引爆点,有玄武图样的丝绸法袍。也许某人点燃神火失败了,但这套魔法装备的制作还是成功的,而且效果超乎想象。
从一进到会客室中,黑暗精灵们明显露出的反感,可以得知这套装备威能之强势。否则这些在世界树法思那斯庇护之下成长的强者们,对于大部分会自然散发出威势的人事物,都是直接无视的。
“崔普伍德阁下。”强忍着那令人厌恶的反感,黑暗精灵的领头者口里问候道,表情却是依旧倨傲。“总算能够见到您一面了,这可真是不容易呀。”
这样的开场白,林根本懒得跟对方多费唇舌。只是点了点头,静等对方后续。
那名黑暗精灵也没有想过要和他人正常交流。高傲的他直接说道:“今早为了拯救阁下,麦尔姌可是耗费了一片世界树的树叶。要知道就算是制作复活圣药,也用不到法思那斯陛下的一整片树叶呢,结果您依旧失败了。早知道如此,倒也不用浪费那一片世界树之叶。”
精品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六百九十二章 邀請看書
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群黑暗精灵的傲气从何而来。林一开口,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法思那斯派你们来,不是要说这些废话的吧。请直接说明来意吧。”
一直面无表情的麦尔姌,眼神闪烁了一下。其他黑暗精灵却是气愤地想要上前理论,但都被打头的那一位给拦了下来。他阴沉着本就灰白的脸孔,说:“陛下要见你这个人类一面。从一开始,我们的目的就只有这一个。你……”
“好,我答应了。”打断了对方的说词,林直接回道。这样的要求,过去麦尔姌也曾经提出过。只是那时嫌麻烦,所以没有同意。但如今承了对方一个大恩,再要拒绝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然而眼前这位目标人物答应的爽快,带头的黑暗精灵却只有满腹的不快。是因为被抢话,更多却是之前所累积下来的不满。包括他带队以来,接二连三的挫败,与麦尔姌的冲突,以及今日那个女人的独断专行。
不需要他交代,甚至也不用回头使眼神。光是点了点手指,就有部属会意领头人的想法。出头大声诘问道:“既然阁下愿意配合了,那么我们先放下这件事情,我先问另外一件事情。之前我们来拜访你的族人们,他们怎么了?”
还真有这种蠢问题呀。某人在心中嘀咕道。抬了抬眼皮,林看着站在后头,问话的强壮黑暗精灵。肌肉与刀疤是挺唬人的,跟精灵传统的俊美形象完全不同。面对这怒气冲冲的问题,他直接说道:“死光了。”
“人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抱着善意而来,你就是这样的态度,杀害我的族人!是不是觉得部落人数稀少,很好欺负。法思那斯陛下的臣民,不容你……”
一道白色破坏光线,贯穿了说话的黑暗精灵脑门。太过利落的贯通伤,并没有直接带走他的生命,但也不代表这样的伤势就是可以自愈的轻伤。无法说话的黑暗精灵瞪大着眼,血流满面。最终眼白一翻,仆倒在地。
与此同时,林缓慢抬起的枯槁手臂,才指向人已倒地的位置,说道:“安静。”
会客室内的众人一阵无语。那两个字不应该先讲,再动手的嘛。
霎那间,所有黑暗精灵除了麦尔姌外,全都跳起身来,占据会客室的每一个角落,拔出武器,警戒地看向那大家从没认真在意过的魔法师。林却没有丝毫惧怕之意,甚至也不看任何一个精灵。他只是摀着嘴,轻咳了两声,有气无力地说道:“收起武器吧,那没有意义。”
所有人都不明白这个魔法师所说的‘没有意义’,代表什么意思。正如他们看不明白,刚刚那一记杀人的魔法,是谁发出的,是怎么发出的,就这么无声无息死了一个人。
但死掉的黑暗精灵并没有真正安静下来。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他身上发出了柔和的青白色光芒。脑门上开的那道细微小孔愈合了,还未被死神所捕捉的灵魂,重新嵌合到肉体上。
当一切修补的动作完成之后,复活的圣光自天空降下,穿过屋顶与房子。沐浴在其中的黑暗精灵自死亡中复苏。
醒过来的黑暗精灵没有什么迷茫,他很快就理解了自己已经被杀死过一次。暴怒的他怎么可能饶恕仇人,他甚至来不及招呼同伴,就朝林杀了过来。
没等招呼,默契地与他一同行动的,还有两个交好的黑暗精灵。三个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袭击。没有魔法师能够在如此短的距离中,从三个矫健的黑暗精灵战士手中逃离。
林手不移,身不动,会客室中无数光芒纵横交错,仅只一闪!试图冲上前的三个黑暗精灵被切成细小的丁块,骨肉血分离,撒了一地。
“那,现在这样还能复活吗?”某人声音平淡地问着。没有特别问谁,也没人知道该怎么回答。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