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五十四章 攤牌鑒賞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看了看其他人,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散会!”
莫柯说话了:“陈总,我想问下,香港代理商的事情,为什么三个月了,他们的货款还没到账啊?你不是去了香港吗?这事你没问过吗?”
我淡定地回答道:“你觉得代理商没回款的事,应该问我吗?我去香港,的确去见了代理商,还在看了下她们的经营状况,给出了她们很多意见,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问问她们!她们的代理权,我还想收回来呢!”
莫柯不忿地说道:“当时这个代理商是你签的,现在她们回款不能及时回来,我当然要找你了!”
我讥笑道:“笑话!我签的代理商多了去,那是不是她们的出货的提成全给我啊?每个代理商都有相应的负责人,还有他的上级,这事你该问问你们安总啊,他现在不是主管代理商问题吗?”
莫柯摇着头道:“安总也是在宝儿的手底下干活的,要问也该问宝儿啊!”
我耸了耸肩道:“那你问我干什么?”
宝儿接话道:“我已经在欠款单上写了原因的,你没看吗?”
莫柯从容地说道:“看了,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推脱的借口!什么港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不划算,要等港币再升一升的!这是什么理由?这是他们的问题,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宝儿撇了撇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安总给我调查的结果!”
莫柯无奈地败下阵来,看着安南说道:“尽快把这笔款要回来,货不能再发了!”
安南点了点头。
董总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口说道:“我说两件事,公司金融部要独立出去的申请,被我驳回了,已经有一个古镇项目的先河了,怎么可能再出一个金融部。公司先期投入了那么多资金,精力,到头来都要独立出去,那公司不成了光杆司令了!”
我解释道:“古镇的事,谁是谁非我就不说了!没有当时果断地划分出去,今天古镇应该还在亏钱呢!金融部独立出去,是我批准的,因为当时成立这个部门的时候,我就和她们说了,资金公司前期帮她们垫上,但必须按合同上的还款日期和利息支付!她们应该没欠钱,和超期付款吧?她们本身就不想进入万众集团的,完全有能力自己独立成立公司的,是我硬把她们拉进来的!现在人家只是独立核算,一年照样地给公司缴纳利润,这有什么不行的?
她们要独立核算的主要原因是,她们的每一笔账都要走公司,这样给她们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已经多次和财务协商过,每次倒款都是手续繁杂,她莫总又忙,一个审批就得三四天,耽误很多事,所以,她们才提出要独立核算的!”
董总根本不听我的解释:“这事就这么定了!不允许再有古镇的类似事件发生!我说第二件事,关于宝儿提出要成立销售公司的事,这是要干什么?都想着分家吗?销售公司是什么概念我没搞懂,现在的销售部不就是销售公司吗?独立成立个公司,有什么用?”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四章 攤牌讀書
宝儿解释道:“成立销售公司,为了更好,更细致化的管理!现在咱们公司的销售模式,是我跟公司签对赌协议,每年完成公司制定的指标比例来提成,个体和主体怎么签合同,这合同是我个人签的!现在我成立一个销售公司,就可以和公司签订合同了。我再把任务细化下去,这样便于销售管理!”
董总冷哼了一声道:“你和公司签订的合同,只是一个军令状,并不产生什么法律效应,确切地说只是对你个人的一种约束,你们陈总也是这么过来的,他当时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因为每年他都能超额完成任务的!就因为这事,你就要成立销售公司,你是对公司的考核制度不信任呢?还是对公司不给你兑现提成奖金啊?”
宝儿切了一声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我真不知道,公司是否能给我提成,现在的财务制度,是能扣的就扣,能罚的就罚,都罚到我头上了,欠款一天就罚得钱!付款单凭证都寄给我了,我拿给财务,都不认账,我还能相信谁呢?公司都不信任我,我怎么信任公司啊?”
莫柯一脸严肃地说道:“钱没到公司账上,我当然不能算你回款了,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你给我看付款凭证有什么用啊?我怎么知道真假!”
我呵呵地笑道:“你给别人付款的时候,是不是也按照你的付款日期为准啊?还是以人家收到钱的日期为准啊?”
莫柯还是淡定地回答道:“当然是以我的付款日期为准了!”
我不可置信地说道:“你这双标的也太严重了!啊,人家付款就得以你收款日期为准,你付款人家就得以你的付款日期为准!你这是什么道理?销售人员不容易,一天风餐露宿的,跑个客户下来不容易,一个月就那么钱,全让你们给扣光了!你罚款的目的是什么啊?就是控制公司回流的资金,缺你哪一笔了?公司缺钱吗?”
董总再次制止我的话道:“够了!财务严格执行他们的财务制度,这没什么错!制度就是该严格执行,想不被罚,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一点就好了,就不会被人抓住痛脚了!这事到此为止!”
我摊开手,苦笑道:“既然什么都定了,那还开什么会?你通知我就好了!浪费时间!”
董总盯着我,大声地说道:“陈总,请注意你的言词!”
我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后脖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一向如此的!”
董总愤怒道:“那你就该知道收敛一点!”
我双手环胸,看了看董总道:“不如直接说吧,还有什么提议啊,通知的!”
董总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道:“为了加快集团走向国际化的道路,我决定和卫华集团合作,集团注资10%的股份进入卫华集团,卫华集团注资10%股份到咱们公司,公司股权将做出一个系列的变更,原持股人股份不变,只是增加了10%的股权给卫华集团的商业代表,入驻我们集团公司,公司董事会由原来9个成员,增至10个。下面我们欢迎一下卫华集团商业代表,东方神奇先生。”
东方神奇一身白色西装,黑色衬衫,系着一条金色领带,缓缓走了进来,然后从每个人都微笑着。
当看我时,笑得格外的灿烂。
看到这一幕,我有点晃神,彷佛我又看到了,那个当初入驻万众电工,意气风发的刘子然,一副胜利者姿态出现在我的眼前。
好久,我才听到掌声,东方神奇微笑着说道:“大家好,我是卫华集团副董事长东方神奇,我和陈总也是老相识了,我弟弟还是他的同学呢!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我根本就没理会他,而是好奇地问道:“那咱们这9人小组,变成了10人后,投票怎么才能决定事情啊?”
董总解释道:“由原来的少数服从多数,变成按照股份的多少来投票!”
我不屑地讥笑道:“当初搞这9人小组,也是你的主意,你当时是怎么劝我的?现在又改了,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说来说去,你就是想告诉大家,万众还是你的,什么时候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董总看了看我,不满地说道:“这也是董事会的决定!不是我个人的!在你没来之前,我们已经投票通过了!”
我不悦地说道“9个人,少了2个人,然后你来表决,有什么意义吗?”
董总脸无表情地说道:“没什么意义,就是通知你一下!”
我噢了一声道:“那下次电话通知我就可以了!”
董总继续说道:“既然董事会成员现在已经重新定下来了,那么下面我们就开始第一次董事会议,安南还是你来主持!”
安南像个狗腿子似的,点头道:“知道了,董总!”
接着拿起一沓文件,每人发了一份,之后说道:“根据近期集团公司做出的改变,下面有以下几个议题,需要大家来讨论研究一下的!
第一个议题是,集团公司打算投资东莞卫华集团水上乐园的项目,这个项目是我们集团进入文旅业的第一个项目,希望大家能给与重视,我们也将派出部分人员进入项目部,和卫华集团一起完成这个项目。大家都提议一下人选吧?”
我抢先说道:“你啊,你最合适了!业务能力强,做人还圆滑,善于和人打交道,肯定能联系好双方的合作关系!”
董总反对道:“安南还要管理集团这边很多的事物,很难抽出身来,我觉得宝儿可以过去!”
我切了一声道:“董总,你是不是搞错她们的级别了,总经理可以抽身出来,副总却忙得要死?安南只是负责公司的销售工作,而宝儿要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我还没听说那个公司的总经理,要去管理一个项目的,再说了,这个项目投票了吗?就这么直接通过了?项目审核过吗?包赚不赔啊?投资数额呢?资金回收期呢?利润率是多少啊?不用和在座的,交代一下吗?就派咱们堂堂的总经理过去了?未免草率了点吧?”
董总一脸难堪地说道:“就是因为宝儿是总经理,我才派她过去的,证明我们对这个项目重视!”
我冷哼了一声道:“那你该派我过去,不是更重视吗?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董总气得懒得理我,根本就不说话。
东方神奇看到这种情形,必须站出来说话:“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做项目自然没有包赚不赔的,不过按照投资回报率来讲,还是相当的高,详细说明,我会在会后,单独向你汇报的,至于派贵司哪个人过去,我觉得万众建设公司的黄总就可以了,一方面负责监管项目,一方面可以给我们提供技术支持!”
我心里想着,这算不算是在向建设公司的黄总示好呢?
果然,黄总笑呵呵地说道:“好啊,这事我答应了,我去正合适!”
董总嗯了一声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安南你继续!”
安南看了看我,然后说道:“下一个议题是,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即将召开,在召开之前,我们要重新确定下各个董事会成员的职位,董事长开始要重新选举!”
耀阳冷哼了一声,很大声,然后说道:“几年一更换董事长来着?我记错了吗?”
安南淡定地说道:“是还没到期,不过,如果董事长不称职的话,董事会有权要求重新选举董事长人选,你有异议吗?”
耀阳还要说话,我压住了他道:“可以,可以,既然董总都决定重新出山了,自然不用选了,我退位让贤就是了!”
董总也没客气,直接说道:“很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我再看看其他人,除了唐杰脸色有点难看之外,似乎其他人已经早就知道结果,并无任何波澜。
宝儿已经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董总,你的吃相有点难看啊!你慢慢做回你的董事长吧,我可不奉陪了,明天你会收到我的辞职信!”说完,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耀阳啧啧道:“宝儿说话真是……真实……”故意把“是”字用了第二声,然后哎了一声道:“现在的董事会就是个笑话,搞民主也是你们说的,搞专政也是你们,说话跟放屁似的!也就这样了!不陪你们玩了!走人!”
我笑了笑,示意他先走。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回望了下所有人,说道:“在座的所有人都受过我的恩,挨过我的骂,承让了,大家就好之为之吧!我看我在万众的路也到头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