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东海的这太乙道君们,他们花费了无数苦工才预设的战场,尚未等到巫族的大军步入其间,就已经是先将他们自己给限制了起来。
而相较于东海一众太乙道君们的进退两难,此刻西海军寨当中的那些巫族的监军,便是无比的欢欣鼓舞了。
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当成弃子的西海大军,会发挥出这般只能用‘不可思议’来描述的作用。
三十年的时间,他们亲眼见证了东海的那一支大军的士气,是如何被西海的这些乌合之众给硬生生拖着从云端上坠落下来的。
“待得族中大军杀到,一定是要将这西海的乌合之从这战场上赶出去,以免被他们拖累!”欣喜的时候,这些巫族的监军们也是不乏庆幸之色的思索着。
——他们却是浑然没有想到,曾经三海合力与东海作战的时候,西海的大军也算得上是骁勇善战,但到了他们的手里,这西海的大军,便立刻是变成了混日子的乌合之众。
……
“若不进攻,待得巫族大举而来,这般士气,就算有这地利,我等也必败无比。”
“可若是先将这西海之军杀出战场,就算是我等为之失了地利,还尚可与巫族一搏。”
“此间得失,还望诸位决断。”东海上,荣成道君的目光重面前众位太乙道君们的脸上一扫而过,眼下的局面于他们而言,已经是到了不得不搏上一次的地步了。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看書
“那就战!”听荣成道君这么一说,其他的而太乙道君们,也便是不再犹豫。
在数年之前,这些太乙道君们就已经是察觉到了局势的变化,并且也都能看得出来,唯有放手一战,方能够逆转大军的颓势,不过哪个时候,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所顾忌——谁麾下的大军选择了放手一战,那他麾下的大军士气自然是能够提起来,但其他太乙道君们麾下的大军,在这反衬之下,士气却会更加的低落。
牺牲他人以成就自身这样的事,若他们还只是不朽金仙,肯定是想也不想的就做了。
但如今,他们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目光自然也是从自己的身上落到了全局之上,成就自身,但却会导致全局的情况恶化,这种情况,在没有相互沟通之前,这些太乙道君们肯定是不会做的。
不过现在,众位太乙道君们沟通之后达成了一致,那么接下来的局势,自然也就随之明了了起来。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展示
三天之后,当西海的大军还以为这一次的攻守之势例行的‘表演’的时候,东海那一众得到了诸位太乙道君所下达的‘决战’之命令的统帅们,便已经是身先士卒的杀进了全无防备的西海大军军阵当中。
“此战,有进无退,不将西海来犯之敌,尽皆扫灭,便决不收兵!”赵蕈看着对面那些脸上带着轻松而又从容的西海大军,临战之前,来自于太乙道君的命令,便是再一次的在赵蕈的脑海当中浮现了出来。
然后,这三十年的战争,所有的细节,亦是在赵蕈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历历在目,羞愧无比的神色,一瞬之间,便是充斥了他的脑海。
“我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能够被选入军中,最为面对巫族的第一道防线,这东海边缘处的大军,可以说是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无论是战斗的技巧,亦或是征伐的经验,都可以说是充足无比。
但之前三十年在那战场上浑浑噩噩的表现,却是令赵蕈想起来,便不由得脸红。
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从一个骁勇无比的士卒变成了一个浑浑噩噩的人呢?赵蕈反问着自己,然后,他得出了答案。
是失望!
之前的三十年,他们和西海大军之间数千次的交锋,每一次的交锋,他们都有着十足的信心和必胜的把握,而每一次,他们也都确确实实的战胜了对方——但每一次,当西海的大军在他们的攻势之下狼狈而逃的时候,他们所等来的,却不是追亡逐北的战鼓,而是喝令收兵的金锣。
每一次出战,赵蕈都觉得这一次会大获全胜,但每一次,都是那及时到不能再及时的鸣金收兵——于是数千次下来,赵蕈对于胜利的欲望,便是随之消失,他在战场上,也不再奋勇向前。
胜了有了什么用呢?还不是只能随便的冲杀一阵之后,便收兵而回,既然如此,那他何必还要拼死相争?还不如学着西海那些混日子的士卒一般,在战场上随便的动一动,保全自己的性命,便已经足够!
至于说战功——嘿,连胜负有没有人在意了,还有谁会去在意战功?
“真是不可饶恕啊,我怎么能去怀疑那些陛下的用心呢?”赵蕈沉下心神,然后着自己心脏的跳动。
在三天之前,来自于太乙道君们的昭告,便已经是落到了大军当中每一个士卒的耳边。
……
“三十年的征伐,数千次的战争,每一次,皆是有胜而无败,每一次,皆无丝毫斩获,每每众将欲奋起而斩的时候,本君必是下令鸣金收兵。”
“我想,三十年间,众将士心中对本君已然是充满了质疑吧——质疑本君为什么突然变得保守,质疑本君为什么突然变得怯懦?”
“但今日我要告诉你们,三十年的隐忍,便都是为了今日而已!”
“三十年前,西海大军大举而来,看似人困马乏,但我东海此前与三海联军征伐数十万年,诸位对三海大军的骁勇,也该心中有数。”
“若是三十年前,我等便大举而动,虽可获胜,但我军之伤亡必然是不可思议,而胜果却必然是极为菲薄,西海之军见势不妙,亦会躲入防线当中,避而不战。”
“诸位尊我,敬我,与我麾下厮杀,以数十万载,我又怎忍见诸位因此无谓之胜负而枉送性命?”
“正是如此,三十年前,我才与战场上所有的太乙道君共商,定下了和光同尘之策,以这三十年的时间来麻痹四海之军,以这三十年的和光同尘争取一个将西海之军彻底击溃的机会。”
“说回来,诸位也不愧是我的老部下,三十年来,虽然我未曾明言,但诸位却都能体察我之心意,将这和光同尘之策顺利的开展开来,这着实是令我欢喜无比,不过,眼下决战之期已至,诸位忍辱负重三十载,也是时候一抒胸中郁结之气了。”
优美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展示
荣成道君的声音,在他麾下每一个士卒的耳边响起——不仅仅是荣成道君,东海的战场上,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这般对自己麾下的将士们说的。
毕竟,大战在前,他们总是要鼓舞一番士气,要给这三十年的浑浑噩噩做一个交代——作为执掌无数生灵命运的太乙道君,他们总不好说这三十年的浑噩,是因为他们心有顾虑,不知该如何应对,于是乎,这种‘示敌以弱,和光同尘’以麻痹敌人的说法,自然便是最合时宜的说法。
——这既能够鼓舞士气,又能够保全诸位太乙道君们的颜面。
……
“赵蕈,诸位陛下们如此怜惜我等的性命,而你却妄自揣度陛下们的用意……赵蕈啊赵蕈,你怎么如此的忘恩负义?”
再想想,荣成道君最后对自己等无数士卒的夸赞,赵蕈更是觉得羞愧难耐——自己哪里是体察到了太乙道君的心意,分明就是切切实实的受了西海影响,变得倦怠起来。
“为今之计,唯有拼死一战,以鲜血来洗刷这种耻辱了!”赵蕈看着前方自家已经杀进了西海大军军阵的统帅,目光当中陡然便是涌现出了无穷的血色——只要这一战大获全胜,将西海的大军尽数诛除,那么他们这些士卒,便是真的体察到了太乙道君的心意,与太乙道君合谋麻痹自己的对手,而不是受了西海的影响,心头生出了对太乙道君的质疑,从而变得倦怠……
“杀!”
……
东海与西海的‘决战’,便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展开。
一方,是全无防备,只当这是一场‘表演’,而另一方,却是处心积虑,要用敌人的鲜血还洗刷自己身上的倦怠,本就强弱明显的双方,在这一刻,更是清清楚楚的展现出了差距。
只刹那之间,持续了三十年的‘势均力敌’,就已经是分成了胜负。
精华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鑒賞
西海的大军尚未回过神来,东海的大军就已经是如同庖丁解牛一般,将他们的军阵给破开,西海那浑如一体的军阵,在一瞬之间,便是被分开化作无数个部分,在没有太乙道君主掌局势的情况下,军阵被破开的刹那,西海的那些统帅们,便已经是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状态。
他们一眼望过去,只觉得满目之所及,都是东海的大军。
“退兵吧!”只是片刻,西海的那些统帅们,就已经是有了决定——之前的三十年,也一直都是如此,无论战局有多么糟糕,只要他们撤退,东海的大军边同样也会鸣金收兵,绝对不会再追,以扩大战果。
三十年近千次的交锋,‘撤退’便是西海大军无上的法宝。
但这一次,东海大军的应对,却是令局面彻底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他们都已经后退了,但东海的大军,却依旧是一副狰狞无比的模样,丝毫没有想要鸣金收兵,就此收场的想法。
“这是决战?”
“三十年的时间,就只是为了欺骗我们,好为了此时的决战?”在这一刻,战场的另一边,无论是西海的那些士卒统帅,亦或是那些来自于巫族的监军,脑海当中都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来。
“这至于吗?”无论是西海的统帅,亦或是巫族的监军,都是这般啼笑皆非的想着——且不提双方在军势上的差距,光是坐镇于东海与北海战场上的那些太乙道君,就是西海的士卒无法应对的敌手,若是东海的大军有意在这一场战斗当中取胜,那他们早就动手了,又何必要等到今日?
“总不能,是想要在取胜的同时,还要减少自家的伤亡吧?”情不自禁的,这些统帅们的想法,便是与东海诸位太乙道君们鼓舞士气的说法,合到了一起。
惊慌失措之间,西海的大军,便已经是兵败如山倒。
浩浩荡荡的军势,便如同是顺着周山而下的四渎之水一般,不可阻挡,直接朝着战场后方,西海大军修补构筑了三十年的防线倒卷而去。
若是东海的大军杀到了那防线处,必然会被这苦心孤诣而成的防线给牢牢的阻挡在防线之外,要填进去不知道多少的血肉和性命才能够将这防线破去。
但在这一刻,面对着这防线的,却是西海的士卒——是这防线的构筑者。
那繁杂无比,完美无比的防线,在这些构筑者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寓意深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七十七章 三十載和光同塵,一朝定大局推薦
在西海大军的惊慌失措之间,一路衔尾追杀而来的东海士卒,直接就跟着西海大军的脚步,踏进了西海大军花费了三十年的时间方才修筑起来的要塞之内,然后彻底的占据了这庞大无比的要塞,将西海的士卒从这要塞当中驱逐。
麻痹西海的大军,用了足足三十年,而这一场决战从开始到胜利,再到一路杀进西海大军的要塞,将西海大军彻底的赶出这战场,却是只花了三十日。
……
“拜见陛下!”当东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从东海的防线离开,出现在这原本属于巫族的要塞当中的时候,大军当中所有的士卒们,皆是朝着这些太乙道君们俯首而拜。
而一众太乙道君们,同样也是满意无比的看着麾下的将领士卒。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将这三十年来积攒在一众大军身上的堕怠油滑之气,一扫而空,在诸位太乙道君们的面前,这数量庞大的大军,已然是恢复了三十年前的精锐模样,悍勇,好战,无所畏惧,以及对他们这些太乙道君,充满了信心。
“军心可用!”众太乙道君们的意识在大军当中横扫而过。
当大军保持了对这些太乙道君们的信任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可以很清楚的察觉到那充斥于军气当中的,庞大无比的力量——只需要念头一动,那庞大无比的力量,便能够在这些太乙道君们的驾驭之下,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威能来,就算是同为太乙道君,也在这样的力量之下,也必须是慎重以待。
这是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永远都体会不到的美妙之感。
“除了这军气之外,还有星辰!”荣成道君念头一动,便已经是以自己的神识沟通了星空之界当中的星辰,就算此时乃是白昼,昊阳当空,太阳星的力量无穷无尽,但那属于天府星的力量,也依旧是隔着一个世界落到了荣成道君的身上,令他的道衣之上,隐隐约约的多了一层星光,那恒古无比的星辰的伟力,更是顺着那军气之间的联系,蔓延到荣成道君麾下每一位士卒的身上,令这些士卒身上血气和法力的运转,都是快了三分。
但不到十个呼吸,荣成道君对军气的掌控,便是消散于无形,那些在大军的每一个士卒周身之内涌动的星辰之力,同样也是随之消散。
这一刻,不管是荣成道君,还是那些士卒,心头不由得都是涌现出了一众空虚无比的感觉来——就好像全身的力量都是骤然之间就被剥离了一般。
大军面前,荣成道君面带笑意的看着麾下的士卒,从容无比的鼓舞着麾下士卒的士气,就如同他之前引动权柄合于军气的动作,只是大军获胜的时候,对麾下士卒的奖赏,而不是他在借此机会测试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一般。
“就在之前,本君受到东海传讯。”待得对麾下一众士卒们的战功统计完毕,对一种士卒们做了封赏之后,荣成道君的言语,才是再一次在这庞大无比的要塞当中,每一个士卒的耳边响起,“却是一位关注此间战局的道友,在知晓我等已经攻克北海要塞之后,传讯与我,要我见好就收,率领众将士舍弃这要塞,重新返回东海的防线。”
“那位道友与我言,巫族强横,难以力敌,我东海在战场上经营千年,对战场上所有的细节变化,皆是了如指掌,这才有了与巫族作战的本钱,但若是我一意孤行,舍长取短,非要占据这北海要塞于巫族作战,如此一来,舍了我东海原本在战场上所经营的地利,必是有败而无胜。”
“故此这位道友传讯劝我,将这北海要塞焚毁之后,退守东海防线,借地利以抵抗巫族之兵锋。”
“得此讯后,本君便是犹豫不定,这北海要塞,到底是该守,还是该退。”
“若不听那位道友之劝,众将士对北海情形不甚了了,与巫族作战之时,必然是受限良多,伤亡亦是难以估量。”
“可众将士三十载忍辱负重,这才有了今次之战果,若是听了那道友之权,舍弃这北海要塞,那又置众将于何地?”众目睽睽之下,荣成道君的脸上露出了艰难无比的神色来。
而在另一边,其他的太乙道君听着荣成道君的话,已然是神色大变——这种大伤士气的话,怎能够随意的说出来。
“荣成道友,慎言之!”一众太乙道君们急急出声阻止。
而荣成道君却依旧是神色从容,似乎是丝毫不曾想过,他自己的这一番言语会对大军的士气造成怎样的打击一般。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