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四百六十章 將他們踢進地獄相伴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川上上场之后,成翔那边的打线就变得七零八碎的。
虽然不至于完全没有安打,但是安打的存在,已经完全变成了运气才能做到的。
然而,让所有观众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虽然成翔的投手无法压制住青道打线。
显然这么大的比分,已经让青道的选手们心理出现了问题。
仓持在垒包上没有了以前的那份稳重,有的是焦急想要得分。
结果因为这个上头表现,被一个牵制球牵制出局,他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一大拍。
前园慌乱之下,短打失误将球点飞。
第一个打席降谷因为不满胡乱挥舞着大棒导致三振。
守备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打懵,导致的注意力涣散,行动让人感觉他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看到降谷这个之前打击上的稳定输出点出了问题,御幸也有些上头,积极用错了方向,导致着急冒进,第二个打席对着刁钻的球路出手而出局。
要不是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这么打线串联乱七八糟的情况,也能一会一分过两局两分的缓慢追分。
观众估计就看到了一场,王者青道被弱队大比分淘汰的戏码了。
然而青道打线开始得分有些太晚,导致第八局依然还差一分。
四比五落后。
泽村从第五局开始上场,有些着急的御幸,都不敢用这场比赛来试外角球。
片冈教练全程一言不发,好像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能打多乱。
可以说,这场比赛变成青道缓慢追分,完全靠川上和泽村两个人的努力。
中途伊佐敷前辈好几次想骂人,都被哲队拦了下来,因为他发现片冈教练为首整个教练组的沉默。
不做指示也不叫暂停的举动……。
人上头之后,在遇到重击之前又很难清醒下来。
在青道缓慢追分的情况下,加上御幸仓持上头,也就完全没有醒悟的迹象了。
二年级最有领导力的两个人都上头,一年级中能够称得上全队领袖的仙道保持沉默……
其余人除了白州那个朴实无华的以外,可在一个月以前,全部都是甲子园拉拉队一样的存在,更不可能指望他们了。
终于泽村在第九局无安打压制住了成翔打线后,比赛来到了最后半局的攻击。
最后半局,率先站出来的是,在下位打线的一年级生,东条加上代打上场的金丸。
连续的两支安打,让局面变成了无人出局的二三垒。
仓持这个时候突然一支触击,想要利用成翔守备的弱点上垒。
不过对方显然早有准备。
压根没想过会赢的成翔,无比的冷静,之前仓持已经展现过超快的脚程。
虽然仓持出局不过也将垒包推进到了二三垒。
这个时候,对方的投手控球出现了问题,投出了一个四坏球。
满垒!!
“监督!换人吧!”这个时候成绩了一整场比赛的青道板凳席,响起了让人无比熟悉的声音。
“你觉得我们会输吗?仙道!”片冈教练没有回头冷漠的说道。
他的冷漠显然不是针对仙道的。
“不!
哪怕我们再没用,也不至于输给这样的队伍!
但是,这场比赛,我们……”
“这个时候,还想挽回一点脸面吗?”片冈教练眼睛斜过来看了一眼身后的仙道。
实际上这句话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前辈们所创造的,所谓王者的脸面,早就已经丢光了!
所以说,不管最后如何获胜都无关紧要了……
不是吗?
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次换人,是盖上一层遮羞布,还是只会让我们更丢脸!”仙道平静的说道。
“哼!
哪怕最后盖上一层遮羞布,也一样会更丢脸!”片冈教练轻哼一声。
不过,略微的沉默了一会儿,呼了口气。
就好像以前纵容仙道的任性一样的表情。
“说吧!你想换谁代打!”
“我!”
听到仙道的回答,片冈教练看了他两秒钟。
“搜嘎!(原来是这样)”片冈教练嘴中吐出了两个音。
“反正已经这么丢脸了,就将他们一脚踢进地狱吧!”仙道微微一笑。
片冈教练没有回答,直接走出了板凳席。
“请求暂停!
我们要换代打!”球场内响起了片冈教练的声音。
“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片冈教练出来进行指示啊!”
“是啊!
队伍打成这样,监督恐怕已经要气坏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会换谁?
之前是金丸!(换金丸的时候是选手叫的暂停)”
“不知道!外面没有人做挥棒练习!”
球场内对片冈教练的话议论纷纷。
没多久,仙道一只手拿着球棒,一只手将头盔扣到了自己头上。
“那是!!”
“真的假的啊!”
“他不是受伤了吗?现在已经能够上场了吗?”
“八嘎!只是肌肉拉伤,如果上场应该早就可以了!
应该是想让他更好的恢复,在秋季大赛正式比赛才让他上场的吧!”
“也就是说,这个与世无争的家伙也看不下去了吗?”
场边的OB看到仙道走出板凳席已经炸锅了。
同样炸锅的,还有青道的选手们。
就像仙道所说的,这个时候看到他的身影,他们简直犹如进了地狱,比受到什么惩罚都让人难受。
“这里交给我吧!”仙道走到了本垒附近,开口道。
“额!哦!”前园听到仙道有些生冷的声音,有点蒙的,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平时已经习惯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用温和口气说话的仙道。
仙道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
“喂!仙……仙道!
挥棒……热身……”意识到仙道要直接走向打击区,前园向着自己身前不到两米的仙道背影伸出手,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个程度的对手!
不需要!
你们只需要做好欢呼的准备就行了!”仙道听到前园第一个字的声音时就已经停下脚步,礼貌的听他缓慢的说完后,略微转头说道。
“不需要……!”前园额头瞬间出现了冷汗。
口中重复着仙道所说的这三个字,犹如一柄重锤,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胸口。
让他难以呼吸。
随后,死死的攥着拳头,无比的用力,无比的不甘心,也无比的无力。
因为他看到仙道的眼神,无比的有杀伤力,好像贯穿了他的心脏一般。(前园想象的)
仙道确实真的生气了,他的记忆中这场比赛是稳稳的获胜,然而结果却是第九局比分还在落后。
就算丢脸,也要有个限度,这一幕显然超出了仙道的限度。
……
“这就是……仙道彰!”
“好厉害的压力!!”
“这就是站在日本顶点的男人!!!”
看到仙道换换对着自己走来,成翔的选手们疯狂的咽着吐沫,脑海中的脑补,给了自己无尽的压迫感。
“直接走上来……,意思就是对付我们,连热身都算不上是吗?”
哪怕觉得被仙道的小看,也依然提不起任何的愤怒。
日本第一……就是这样的奇妙的存在。
他们都觉得,对付自己这样的弱队,日本第一的男人,连热身都不需要是理所当然的。
名声这个东西,就是能够让对手产生无尽的瞎想,说白了让人迪化!
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迪化!
……
“你!
准备好了吗?”哪怕知道仙道不打算热身,主裁判依然要开口确认一下。
“嗨!
请!!”
“PLAY!”听到肯定的答复,主裁判宣布比赛继续开始。
“虽然左投手对于左打者压倒性的有利……
但是,……糟糕!!
就到此为止了吗?
不过,最后被这个男人打出去,我从心底里感到骄傲啊!”成翔的王牌,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有些兴奋。
不过不是战斗的兴奋,而是粉丝的兴奋。
就好像92年全世界的篮球运动员,对同台竞技的梦一队一样的心情。
普通人唯独对天才生不出嫉妒之心。
“噗!”
“咻!”
“乒!”
“piu!”
“噗!”
“界外!!”
“打球好快!身体都做不出反应!”三垒手看着身后爆炸一般的沙地,心中想道。
“糟糕!好帅啊!
外角的坏球这么轻易的打出去!
而且那个眼神,是拿这一球当做热身和观察球路吗?
果然……,这个人帅呆了!!”投手则是完全进入了迷弟的形态……
“呼!”仙道在打击区轻轻换气。
现在他的存在,就好像是青道最后的遮羞布一般!
前代王者队伍遗留下的宝物!
“噗!”
“咻!”
“糟糕!
控球失误了!”不知道是兴奋过头了还是什么原因,成翔的投手这个时候失投了。
“嗯?
进入好球带了?”仙道这么想,然而手中完全没有受到心神的影响。
“乒!”
“唉?要走运了吗?”投手看到抛物线没有自己想的高。
毕竟哪怕实力差距再怎么大,本垒打也是很难得的,运气这东西也很重要,也不怪他这么想。
“啪!”然而球还是打在了护栏网上。
“哦!!!”场外一片惊呼。
“满垒本垒打!”
“撒由那拉!!”
“没想到仙道君高中通算的第三十轰,居然是以这样的情况下得到的!
这下我也不知道是否该高兴了!”
比赛输了,但是成翔的选手们没有一丝的难过,反而很开心,反正今天他们是爽到了。
“嘁!”仙道隐蔽的轻碎了一声,丢下球棒开始跑垒。
克里斯前辈,片冈教练,以及落合教练,都忍不住的目光一凝,然而谁都没有说什么。
青道这边比赛赢了,选手们同样没有办法高兴起来!
比赛在跑者相继回垒后,结束了。
到最后也没有人会认为成翔会赢,但是每个人都对这场比赛,带着复杂的心情。
“对不起!”等一切结束,回到板凳席时,路过片冈教练的仙道,小声道歉。
这句道歉,让板凳席的其他选手带着不解,以及其他复杂的表情。
“仙道!接下来你可以自由活动!
如果累了的话,你先回去也没关系!”数秒之后,片冈教练用略微柔和的声音说道。(气成这样,想柔和也柔和不到哪去。)
仙道放好护具,一言不发,片冈教练乃至落合教练也没有在管他。
太田部长也感觉仙道有些奇怪,只是带着一点担心,深深看了一眼他而已。
……
“今天非常感谢声援!
虽然被打败了,但选手们都已经非常尽力的战斗了。
就算是高手,也不会稳如磐石,明白到这点也算是一个大收获了!
好了!挺胸抬头,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吧!”成翔满脸麻子的胖教练。
对着前来给他们加油的,学生家长之类人士组成的应援团,满脸骄傲中气十足的发表着演讲。
“气氛真热烈啊!明明是输掉的队伍!”看着对方鼓掌欢呼的离开,青道一位OB叹道。
“这边空气好沉重!!”
“这下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打进正式选拔赛了啊!”
……
球场内,片冈教练就这么沉默的看着选手们。(仙道被要求自由活动,没有进入队列)
“这就是……你们想要打的棒球吗?……
首局开始就完全不考虑体力分配,用蛮力投球的投手。
也许是因为被换下场而感到不满,再打进去也胡乱挥舞球棒……守备时也没有集中精神……”说到这,片冈教练看了一眼知道自己错了,低着头降谷。
“不过被领先了五分,就变得过于冲动,冒失,犯下各种失误……
积极性用错地方,从首球开始就对刁钻的球路出手……
你们已经因为夏天的夺冠而得意忘形了吗?
别忘了!……夏天的荣耀不是你们带领的!!!
你们每天都是为了什么而练习的?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就是因为不能意识到稳稳拿下一分的重要性,才会出现这样的表现!!
还只是预选?
因为是没有豪强学校的分组,身为‘王者’的我们,获胜是理所当然的?
别自大了!!!
选手们不能全心应战眼前对手的队伍,怎么可能去甲子园!!!
现在开始不许碰球!
我说好之前,都去跑步!!
……
回答呢?!!”片冈教练看着被骂懵人们。
“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