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章 是不是智障?展示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火/药味瞬间弥漫,全场众人无不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话说的太狠了,就算是没有后裔,也不能够如此直白,说人断子绝孙啊?这不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吗?
后台,姚郎在听到楚夜的话语后,双手一阵扶额。他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了,不让楚夜招惹陈生。
“楚少,话不能够这么说。陈先生那是助人为乐,无论是苏流烟还是江麒麟兄弟,都是孤儿。陈先生如此善举,不应该遭受任何抨击。”王提督不乐意了,当场站出来驳斥楚夜。
他大清早的不顾身份,跑到这里来,一方面是因为楚夜自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生。王提督甚至怀疑楚夜是陈生找来的外援。
现在楚夜在公众场合嘲讽陈生挑事,他自然是要站在陈生这一边的。
听到王提督的话,楚夜有些发懵,王提督竟然会为了陈生得罪他?要知道,他们楚家一句话,是可以让林城换一位提督的。
“呵呵,本少心直口快,还请王提督和陈先生不要生气。断子绝孙又如何呢,只要你有钱,便不愁没人为你养老送终。陈先生,你说是不是呢?”楚夜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说!
赵恒等人全部怒了,脸上挂着不悦。这个贷款,不要也罢。
小老板以及商业银行的员工,全部鸦雀无声。陈生已经是公认的林城龙头,挑衅陈生便是在挑衅整个林城。
只有陈生面无表情的安坐在原地。
“我觉得楚少的话语很有道理,那是不是说,只要我给你钱,你便愿意为我养老送终呢?”陈生淡淡询问。
“我的话语就是这个意思,陈先生,在我的故乡有一句话。如果反抗无用,不如静下心来好好享受。虽然没有孩子传承香火,但是也没有付出教养孩子的辛苦。”楚夜笑呵呵的说道。
他心中越发得意,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刺头呢,原来不过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在自己的面前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
“嗯,米颜,回头去公证处公正一下,我死后的遗产分给楚夜一份。”陈生对着米颜说道。
米颜应了一声,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
这是要讨好我?陈生,你可真是怂啊。你这个怂样,让我很怀疑,偶像真的在你面前惨败,不是你吹嘘吹出来的?
“陈先生客气了,我楚家家大业大,最不缺少的便是钱财,这点钱我楚夜还看不上。”楚夜大咧咧的说道。
“不,这是你的劳动所得,你一定要收下。”陈生态度坚决。
“劳动所得?什么劳动?”楚夜很困惑。
他做了什么劳动?为什么要有回报?
陈生没有回答,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品尝了一口茶水。
赵恒等人无不是掩面偷笑。
商业银行的经理和员工,不禁有些怀疑,这是一个智障。
如此简单的话语都听不明白吗?
“陈生,你把话说清楚,不然本少是不会要的。你想要讨好我,还不够资格。”楚夜说道。
他虽然获得了系统,可是他的眼界和思维,还是一个街边小混混。商场的尔虞我诈,上层的交往方式,他一概不懂。
“少爷,他说的是让你给他处理后事,这些钱便是劳动所得。”一个跟班实在是看下去了,提醒楚夜。
“我为什么要给他处理后事?他不是有干儿子吗?”楚夜非常不满。
他可是穿越者,有自己的金手指,是主角一样的存在。
他这样的身份,会给一个炮灰去收尸?
他就是把你当成了干儿子!跟班在心中吐槽着。
他觉得这个大少爷比之前更加愚蠢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也不明白。
“陈生,你是在骂我?我搞你全家!”
精品都市异能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第二百二十章 是不是智障?鑒賞
片刻之后,楚夜终于反应过来,当场爆粗口。
“你如果要这么理解,那就是了。”陈生笑着回应。
他就是在辱骂楚夜,跑到他的地盘上装叉,能忍?只是此人的愚蠢让陈生大开眼界。
“陈生,我看你是你活腻歪了。来人,给我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楚夜气愤的嗷嗷大叫。
他是主角,怎么能够被一个反派欺负了?他现在就要重现书中的情节,暴打反派,举国欢庆。
“夜少,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保镖小声提醒着。
在来之前,保镖们便做好了打算,暗中下手可以,和陈生正面交锋不可能。林城可是尸骸遍地之地,谁也不想白白的死在这里。
“一群废物!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滚蛋。”
楚夜怒骂一声,对着陈生说道:“陈生,别以为你是一个大宗师,便多么了不起。今日,老子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少年天才。你不是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吗?老子今日便让你彻底断子绝孙,再也无法进行接种行为。”
说完,楚夜便在心中召唤系统。
系统在手,我是主角,我有什么可害怕的?
“系统,赐予我力量,我要废了这个反派!”
“叮,检测到有反派挑衅宿主,请宿主立刻废了他,奖励阴阳剑!”
系统的声音随之响起,两把短剑出现在楚夜的手中。
“哈哈,神圣的主角,就要暴打反派了。”
楚夜哈哈大笑的说道:“陈生,立刻跪地求饶,饶你不死!否则老子一剑捅了你。”
双手持剑,昂首挺胸,楚夜感觉自己站在云巅之上,俯视着天下苍生。这就是主角的感受,将整片天地踩在脚下,谁若不服,直接灭了。
“好剑,好剑啊。不亏是楚州楚家,随便一出手,便是这种等级的宝贝。”
“没看出来,楚少还是一个武者。仅仅凭借这把剑,便可以和陈生一战。”
“本以为楚少很愚蠢,现在看来是有资本啊。”
众人议论纷纷,对楚夜另眼看待。
听到众人的话,楚夜更加飘飘然。
“陈生,给你最后三秒钟,要么自宫了自己,跪地求饶。要么去死!”
楚夜得意的叫嚣着,并没有发现陈生的表情很怪异。
为什么是剑?我的王者之剑可是万剑之王,碾压一切宝剑的啊。陈生在心中嘀咕着。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