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67章 科學家們的吶喊:前沿不當人了是吧?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偏西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撒进办公室。
节后第一天,申城很给面的来了个好天气。
是近两个多月以来难得一见的大晴天。
八月淅淅沥沥下了一个月雨,九月时常多云间雨,十月整个十一小长假阴云密布。
秋天的萧瑟都仿佛提前了许多。
从唯一的会议室出来,方年才在自己工位上坐下,陆薇语送上亲手泡的温茶:“先喝茶,我们都准备好了。”
方年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望向大家:“我先说两句。”
“明天一早我去长春梼杌实验室视察工作,小谷你跟着去,关总有空的话,也麻烦跟着过去一趟。”
“另外就是公司总部工程规划抓抓紧,不能浪费申城给的那片黄金地块,将近三个月时间,用钱砸也给我砸出符合前沿形象的总部建筑群设计稿。”
闻言,温叶接过话头:“整体预算多少?”
“申城高层写字楼的建安成本一般在3000元每平方左右。”谷雨补充了个数据,“不过每年都会有10%~15%的涨幅。”
不超过一百五十米在申城算是高层,其实也可以叫超高层。
方年想了想,道:“不用管一般情况,反正整体总预算要高过30亿,但尽量不超过50亿,交给专业团队去考虑建设时间的成本涨幅。”
“最晚在2013年4月中旬验收,总之,要尽善尽美。”
“跟其它银行联系联系,争取能让银行解决一部分建设款项。”
“……”
总部大楼的事情还是比较简单的。
反正就是2011年开始整理基础土建工程,2012年开始全面施工,从开建到投入使用全程20个月,是前沿系和当康系时间周期最长的土建工程。
实际建筑难度其实不高,没那么多前提条件的话,300天其实足够搞定了。
然后就是关于规划的事情。
刘惜率先开口:“目前公司账户上可完全自由支配的现金是254亿元,包含150亿贷款,以及今天到账的58亿和之前未动用的一些现金;
不包括庐州前沿账上逾50亿现金。”
刘惜刚说完,关秋荷就嚯了一嗓子:“嚯呦!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大的数字!”
“确实,太多了太多了,要不咱卷钱跑吧!”温叶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儿。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吴伏城都愣住了:“这么大量的现金流,干点啥都能随便挣个几十亿吧?”
“……”
方年扫了眼大家,懒散道:“也就你们能被关总逗起,也就是看起来多。”
接着望向关秋荷:“关总,争取这个月花掉100亿,能行吧。”
“我尽量,也尽量控制在100亿内完成入股。”关秋荷认真道。
一共有27家公司要入股,整个九月份前沿、前沿生态、前沿科学三家公司有数百人在忙活着相关事务。
反正不是简单的事情。
方年接着又说:“给庐州前沿单独拨两笔款,一笔5亿用于扩大庐州数据中心;
另一笔20亿,用于晶圆测试产线完善,这些款项得专款专用,不能跟研发经费混为一谈。”
“其次划拨一笔等值10亿美元的款子我有用。”
“剩下几十亿除了常备10亿现金随时支援土建工程外,给新前沿院项目分拨10亿,前沿学术分拨10亿;
剩余的给除白泽外的几大实验室按研发配比分配。”
说到这里,方年稍作停顿,强调道:“温秘,接下来你安排团队督促前沿学术;
加大投资力度的同时,管理好项目成果产出,从第一个项目至今过去将近两年了,我觉得宽松有余,回报不足。”
听方年说完,大家的第一个念头是:
“两百多亿,这就没了?”
不过大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各自应承下来。
吴伏城率先感叹一句:“钱这东西,真是王八蛋。”
“总是不够用啊。”关秋荷接过话头。
“……”
玩笑归玩笑,现实归现实。
当白泽实验室阴差阳错的搞出来白龙D1以后,前沿其实早就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都不需要从长远计,关秋荷等人就很清楚,两百多亿对前沿来说都算杯水车薪。
因为他们知道,方年方总的某些视角看法听起来像是在搞笑,好像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无稽之谈,实则那代表了最尖锐的本质利益。
根本就是必然会发生。
自打方年提出启动那个经预算接近100亿的夸张入股计划,以及随着资料的汇集,前沿办公室的众人心中一下了然。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67章 科學家們的吶喊:前沿不當人了是吧?推薦
方年早就抱有最坏的打算。
那会根本没办法撬动这个计划,三星的S2还没进入国内市场,谁知道销量几何。
结果上面听闻前沿内部要推行虚拟股,苗为火急火燎的送来了150亿贷款。
然后又是三星电子火急火燎的想要完成对国内市场的全面覆盖部署。
前沿的资金才显得好像宽松起来。
当方年简单划拨后,大家心里更清楚的意识到不仅是资金不够用,时间也不够用。
其实事情早就很明朗。
如果够用,方年才不会去京城求见苗为,还推动这个那个,他那么懒的人,向来不喜欢搞得很麻烦。
哪怕是最后苗为亲口承诺,方年还说了句鼓捣500亿玩儿一样的话来激苗为。
前沿要想真正安身立命,需要用海量的资金换来技术储备,以应对必然发生的危机……
吴伏城跟关秋荷感叹完,温叶忽然问了句:“方总,您有压力吗?”
“我?”方年笑了笑,“没有。”
说着,眼睑轻轻一动:“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之所以做最坏的打算是因为我在故意弄险。”
“?”
关秋荷轻轻皱眉:“怎么说?”
方年懒散道:“是前沿需要被外部打压,而不是外部一定要打压前沿。”
“啊?”
“鲶鱼效应?”
“不是,不像。”
“……”
方年解释了一句:“因为研发成果的优越性,无论前沿做了什么,都显得太白。”
“以及,容易被理所当然。”
“这些显然都不利于前沿的发展。”
末了,方年淡声道:“我可不是无私的人。”
众人恍然。
温叶更是吐了吐舌头:“我的我的,我段位不够。”
“……”
大家笑了笑。
方年喝了几口茶,忽然望向刘惜:“刘惜,你得多辛苦辛苦,想办法提高内部资金落地效率。”
“明白。”刘惜点点头。
“……”
…………
…………
次日,周末。
早上六点二十分,关字号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去往长春。
关秋荷协调了其它行程,腾出来时间跟着去了长春。
反正这趟出差大家都明白是早出晚归。
九点三十分,方年一行抵达了位于长光所旁边的梼杌半导体设备实验室。
梼杌成立至今已有三个多月。
发展还是蛮顺利的,现有研发人员210人,行政人员30多。
之所以说顺利,是因为研发人员全员硕士起步,完全挂职院士一人,客座院士数人,客座教授二十多位。
算是沾了长光所的光。
当然,更主要的是一开始靠着陈建业院士的面子,一拉二,二拉三四五,几乎搜刮了东北这地儿有数的相关领域领军人物。
“……”
梼杌实验室行政主管、研发主任王院士,以及几个高管迎了出来。
行政主管满面笑容道:“欢迎方总前来梼杌视察指导工作。”
“你们好,王院士好。”方年微微笑道。
举止间的气态一下让人忽略了方年的年纪。
全然没有那种懒散的学生模样。
方年做了个手势:“还请几位带我参观一二。”
“好的好的,您请。”行政主管不由换上了尊称。
“……”
梼杌实验室办公室面积不算小,虽然不到300人,但占了一栋小高层写字楼共三层的地方。
总面积过万平方。
每层都设有精密仪器间等。
沿用了女娲实验室那方成熟的出入管理制度,保密工作很到位。
一圈看下来,方年满意的表扬了几句:“井然有序,各位辛苦。”
“……”
然后在会议室听取了行政主管和王院士的工作汇报。
梼杌这边是最没有技术积累的实验室,所有初始技术资料都来源于前沿学术。
工作模块虽然划分得当,却不足够量化,以至于进展并不乐观。
严格说来是全国七个实验室进展倒数第二的。
倒数第一当然是上个月才成立的盘古实验室。
后五个实验室,研发工作进展最顺利的并不是朱厌,而是长安的饕餮。
真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贪婪。
不过也是当初成立之前协调得当,开局就是27家高校联合合作框架协议。
所以时有突破。
不过硬要说的话,其实包含女娲、白泽在内的全部实验室里进展最快的是胜遇。
只不过是表面以下的胜遇。
而且胜遇走了一条比较‘脏’的道路,因为胜遇的基础技术积累其实是前沿学术等最重视的部分;
有国内外的各类技术授权积累。
实验室成员7成以上是博士,国内国外毕业的都有。
就说一个事情,胜遇已经申请了数千项通信标准专利,多数是5G方面的。
但是基本没交专利费。
是占专利名额,利用专利法申请不交费废止来做滚动性保护。
这样既可以占优先权,又可以不公开,通过一次又一次新的申请更新优先权延长专利保护期。
算是某种基操。
有意思的是,胜遇实验室的研究并不怎么花钱,除了技术储备和基础研发环境支出外,最大头的支出居然是研发人员的薪资……
听完汇报,脑子里也开完小差的方总想了想,道:“下午召开一次联合会议,需要有长光所等一些合作单位的参与。”
“我来协调。”行政主管连道。
“我会帮忙。”王院士跟着说道。
“……”
午后两点,长光所副所长张学君等人,大部分合作的科研单位代表都来到了梼杌实验室。
方年坐在居中位置。
神态轻松自如。
令人不敢忽视。
张学君也想起了两年多前的那次会面,实在没想到再见面时会是这样的光景。
方年目光扫过与会众人:“各位下午好,我是方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方总好。”
“方总太客气了。”
“……”
简单的寒暄过后,方年直截了当道:“恕我冒昧,为了不耽误大家更多的时间,我就开门见山了。”
“庐州前沿正在建设一条12寸晶圆测试线,为了配合这条测试线,梼杌这边将全面进军EUV光刻研究,希望大家能给予必要支持。”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
包括梼杌的王院士。
“EUV?”张学君挑了下眉,斟酌着说道,“方总,冒昧问一句,你好像对极紫外情有独钟?”
“理论上只有最尖端光刻需要用到极紫外光刻,DUV(深紫外)借住浸入式方案理论上可以做到7nm光刻,似乎没必要全面进军EUV?”
“……”
在座众人都是懂行人士,纷纷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比如DUV技术积累等等问题。
毕竟梼杌实验室名字里的‘半导体设备’五个字有85%是针对:
集成电路前道制造光刻机。
光刻机其实是个泛称,内里可细分为前道制造、后道封装、应用于TFT(薄膜晶体管)的光刻、应用于中小基底先进光刻等的光刻机。
一般大众认知范围内的光刻机是集成电路前道制造光刻机……
听着大家的不同意见,方年微微一笑:“DUV不是有各位在努力吗?”
“前沿不能白叫前沿这个名字,而且EUV这个领域基本上属于赢家通吃,很符合前沿的目标。”
王院士立马道:“可是ASML的EUV实验机去年就运到了台积电使用。”
“……”
“这个领域需要很庞大的投入。”
“……”
方年当然知道。
他更清楚的是,全球范围内EUV光刻机的差距其实不太大。
要么就是没想过,要么就是放弃了。
唯一一家至死不渝坚持到底的是ASML。
有意思的是,最终水准其实取决于砸钱程度以及对技术整合的程度。
当然,ASML快得很,06年开始投入,去年推出了首台EUV工程原型机,而且还有台积电这个大客户在使用、验证、反馈。
但……
ASML很缺钱,方年曾看过的所有与ASML有关的媒体报道都提到了ASML在2012年7月份发起的客户联合投资计划。
这份计划募集了超过50亿欧元的资金,其中一半用于EUV光刻研发。
且因为始终未实现EUV光刻机的大规模量产,以至于参与这份计划的三星、台积电、英特尔先后减持了股份。
钱这东西,前沿也缺。
但前沿在某种意义上可以不缺钱……
等众人讨论完,方年淡然道:“前沿计划今年内首批投入10亿美元,包括但不限于面向全球收购相关企业、专利授权、研发投入;
明年起的三年内前沿一家的年平均纯研发投入不低于50亿人民币,后续视情况递增。”
会议室为之一静。
方年继续说道:“其次,梼杌会牵头促成一个大的泛技术联合投资管理单元,梼杌只承担其中一部分研发工作和大头资金投入,每个单位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比如长光所在光相关工作上努力,比如上微电来做总成。”
“协调前沿来搞定,包括其他单位的出资力度等,各位考虑一二给个答复。”
张学君:“……”
“……”
最后有人弱弱的道:“那DUV呢?”
闻言,方年眼皮微动,面带微笑:“差点忘了,庐州前沿需要一台国产的高精度DUV光刻机来进行实验,最好是实验室产品,各位帮帮忙?”
“……”
张学君斟酌着接过话头:“忙可以帮,有个实验室有台很不好用的90nm DUV光刻机可以免费借给前沿用;
不过……”
“我听闻国外有些个企业啊,喜欢列出几百上千项难题,然后督促科学家不停努力……”
张学君话还没说完,方年笑着望了过去,打断道:“看样子张所消息很灵通啊,对我们前沿内部的一些作风都有了解。”
“其实前沿一般还会拿‘小鞭子’,我想白泽实验室那边会很期待与各位一同加油。”
“……”
张学君:“……”
众人:“……”
wdnmd!
这特么前沿是不当人了是吧?
前沿……
不会真的那么恐怖吧?
我们就是科研狗而已。
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目光不可避免的望向了居中而坐的年轻人,原本看起来如沐春风的微笑脸庞多少有点恶魔的影子了!

======
PS:破碗求订阅~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