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精华都市小说 《樓乙》-第三千兩百二十五章 陣劫殺招推薦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此时位于人界核心区域某处的一处地下城池之中,一处僻静古朴的建筑之内,有两位蒙着面的黑衣人正在推杯换盏之中。
突然其中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黑衣人,举着的酒杯顿了一下,便听到他腰间位置有什么传来啪得一声脆响,随后一个浅黑色的竹牌一分为二掉到了地面上,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正是关硕棠。
那戴面具的黑衣人叹了口气,然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对面坐着的明显是一位老者,他开口询问道,“关老弟,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方抬头笑了笑回答道,“不打紧,只是一枚棋子坏掉了,倒是可惜了,老弟我本来还是很看好这小子的。”
那老者又看了一眼带面具之人,叹了口气说道,“你有心了!”
对方看着老者说道,“当年若非左老哥出手相助,我早就死在那个老妖婆手里了,这份恩情值得我这么做!”
老者默默的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说道,“不说了,今日我俩叙旧,喝个痛快吧!”
“那就先谢过老哥了!”对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又说道,“虽然不知道是谁做下了这一切,但是与我千面为敌,这笔账还是要还的!”
说完这话他抬了抬手,便见一股奇异的能量一闪而逝,之后他便再度与那老者对饮起来,此时正欲背负央宗离开的冷幽,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异常危险的气息,他的直觉告诉他,若是现在乱动的话,他极有可能会死。
可是四周明明什么都没有,但那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却令他额头慢慢渗出了汗滴,他确信这种威胁是实实在在的,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他很确信,若是此刻他敢乱动,必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冷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利用自身敏锐的感知力扫向四周,但他却仍然看不到危险来自何处,而此时一直待在外面的楼乙,却感受到了一股阴邪至极的能量,正在他所查验的这处阵法陷阱之中快速弥漫起来。
他根据这股能量的流向,很快便判断出了它是朝着峡谷之内去的,这意味着此时的冷幽很可能遇到了危险,这股能量极强,而且来势汹汹,他即便现在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好在在之前他已经在这峡谷裂谷的各处,都布置好了破阵符文,因为他知道这里的阵法结界与禁止都是相连的,牵一发则动全身,他所要做的便是一口气将它们同时破除掉。
人氣都市小說 樓乙 守望凡塵-第三千兩百二十五章 陣劫殺招鑒賞
在他对此处的阵法结界进行解析之时,他便已经发现了此处阵法结界以及禁止的不简单,它就像是一个口袋陷阱,无论你是选择留下来破阵还是选择无视它踏入口袋,最终都会被牵着口袋绳索的那个人给装入口袋之中。
楼乙看了一眼裂谷之内,他缓缓的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再度平静下来,不去管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然后继续按部就班的破除这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冷幽被困在裂谷内部一直不敢动弹,周围静的可怕,四周飘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这气味自然是之前被他杀得那些人所散发出来的问道。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樓乙笔趣-第三千兩百二十五章 陣劫殺招展示
冷幽始终处于一种被锁定的状态之中,而且这种感觉正在愈发的强烈起来,甚至于他现在感觉,即便他不动恐怕也难道一死,这就令他非常郁闷了。
而令其更为郁闷的是,从刚才开始他便联络不上楼乙了,不知道这家伙在外面到底在做些什么,是不是遭遇到了什么危险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樓乙笔趣-第三千兩百二十五章 陣劫殺招
而此时在外面的楼乙,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最后一个破阵符文,不过却也在这个地方遭遇到了麻烦。
若是之前那股阴邪的力量没有出现的话,他现在已经可以着手毁去此地的结界与禁止了,可是现在这股阴邪之力流遍整个阵法结界之后,便使得情况变得复杂跟棘手起来。
因为此时的阵法能量流速比之前快了数倍,同时期内积蓄的力量也正在成倍的增长,这意味着他破坏阵法结界的同时,期内蕴含的阵法能量,将不可避免的释放出来。
如此密集的能量集中释放出来,不仅是对他还是对于峡谷之中的人而言都将是灾难性的,可是若是他不切断这股能量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仍然是灾难性的。
虽然不切断这股能量他自己倒是可以逃之夭夭,但身在峡谷裂谷内的冷幽乃至央宗都将不可避免的被爆发的阵法能量吞噬掉。
这就让楼乙有些举棋不定了,他等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道,“不管了,拼一拼好了!”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便是用先启用单独一个破阵符文,让阵法能量先行涌向最外围的这处符文,在阵法结界与禁止形成扰动之际,再快速冲入峡谷之中。
但是这么做也是在赌峡谷并不复杂,或者是他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冷幽,同时也希望冷幽的超级敏锐的感知,能够在感受到阵法出现波动之时,同样向着峡谷之外移动。
这样他便能够利用时间差来救他们逃出升天,楼乙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靠近了峡谷的入口处,此时这个地方的阵法能量极强,他才靠近这里便感受到了皮肤阵阵的刺痛,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把利刃正包裹着他,再敢向前靠近一步,便会被千刀万剐一般。
他看了一眼裂谷深处,喃喃自语道,“希望你这家伙能够记住这次的教训,等安全脱险之后,我真得好好跟你谈一谈了!”
说罢他便用意念引爆了第一道符文,肉眼可见的阵法能量,以惊人的速度倒灌而回,向着破阵符文所在的位置涌去,一声惊天动地的震荡之声,破阵符文所在的地方,顿时扬起滔天的沙暴尘,地面生生炸出一个百丈宽深不见底的巨大窟窿出来。
楼乙顾不得惊叹,人已如离弦之箭向着裂谷之中呼啸而去,而此时被困在峡谷之中的冷幽,感受到了笼罩在四周的气息突然削弱了,他想也不想便背着央宗向着裂谷之外窜去,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否在有限的时间里相遇,又能否真的化险为夷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