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三十七章 舊恨新仇推薦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很显然,被火链抽到星球上的时候夏归玄就已经注视到了这里。
被打断了狐狸交尾,公狐狸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有人谋杀他好不容易刚刚认可的入室弟子,钦定传承者,后果更严重。
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手,正是因为察觉到了有大鱼,这事和很多前因是能对上的。
这个炎魔之王明显和当初元首刘知远是类似的,先是被寄生种子,然后附体夺舍,它早就不是真正的炎魔之王了。炎魔是混乱系的思维,哪里会像这位这么条理分明、还设陷阱?
这种寄生种子可不是本体,连一缕分魂都算不上,本体还在千棱幻界呢。
本体都是太清,才能达到这种跨界下种子的条件,并且由于认知属于太清级,能做到很多表面实力做不到的事情。
就像刘知远能布置太清级杀阵一样。
刘知远本身修行比较低,夺舍之后还要继续修行到无相属于很不容易了,然后星球还不是他的,为了弄死狐王不知花费了多少工夫,结果大夏还有公孙玖凌天南等强力派系,神裔又疯狂报复,刘知远对整个星球的掌控力很低,弄些改造人还要暗着来,被焱无月追查都很头疼。
所以索性谋杀公孙玖,挑拨与神裔死战,勾结泽尔特里同样夺舍的潜伏高层去说服女皇,发动突袭,从中取栗。
其实是一长串连环谋算,结果因为刺杀公孙玖的事被夏归玄破坏,导致连环崩溃,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想做的事都没展开呢就完球了,还连累泽尔特吃了一场大败仗。
一系列操作为了控制星球,而控制星球真正的意义,当然是打开位面通道,迎接千棱幻界大举入侵。
至少迎接它的本体降临。
炎魔之王本身是乾元巅峰,大家原先的预判是对的,这个基础夺舍之后就比较快了,于是成了无相。加上炎魔之王本身就是这个位界的统治者,要做事可就太简单了,于是在宫殿内部打位面通道,试图连通千棱幻界,但这位面间隔属实太远,需要一些宝物勾连。
恰好不知道什么前因被它勾搭上了龙族某人,知道了向雨荨手头有千棱幻镜,那正是它急需之物。于是又是一场连环计,既夺幻镜,又夺向雨荨的龙族血脉以改善它元素生命的不足。
夏归玄几乎是看见此地变故的一两秒之内就把这些情况串起来了。
炎魔之王倒霉的就在于,这时间恰恰是夏归玄以雷霆之势构建三界之时,派出了最精锐的特战队攻略炎魔界,这支特战队还恰好因为酸梅汤提醒,不走寻常路,一心一意挖是否有其他文明的消息。
于是炎魔之王的谋划又如同当初刺杀公孙玖事件一样,崩了。
在商照夜破界而入的瞬间,夏归玄就放下了心。
小徒弟没事了,商照夜等人的能力足够把这个位界搅得天翻地覆,那么是否可以期待……炎魔之王搞不定商照夜等人,会当场借由幻镜的能力,直接引来本体降临镇压?
一切正如所料。
太清降临。
夏归玄等的就是它。
让商照夜觉得威压得无法动弹的位阶压制,在夏归玄降临的瞬间就破除了,她迅速带着向雨荨到了洞口之外,一支小分队呆愣愣地看着父神打架。
不,打人。
“欺负我徒弟?”夏归玄一拳砸在炎魔左脸,火焰聚成的眼珠子都被打飞了,又重新凝聚出了一团火苗变成眼珠子。
“夏……”炎魔切齿。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三十七章 舊恨新仇
“打扰老子交尾?”夏归玄一拳砸在右脸。
火苗飞溅。
商照夜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都是物理力量,商照夜用尽力气冲刺贯穿之后还没点卵用被炎魔重新汇聚身体,而轮到夏归玄的时候拳拳到肉,完全看不出在揍一只元素生命的感觉,完全就是在打人啊!
夏归玄第三拳,砸在炎魔正脸:“我钦定的人马你也敢收,找死!”
商照夜:“……”
“砰!”火花四散,炎魔已经被打得没了人形。
由始至终都看不出太清的反抗之力,大家看得出来,是夏归玄掐着脖子的那只手,正在发挥可怕的限制之力,制住了炎魔的一切反击。
炎魔用尽了力量在挣脱逃离,却逃不出去,就连元神都被锁住了一样,无法逃离。
向雨荨甚至看得出,这是师父传自己的技能,星龙九变第八变,星云龙环,这是一个星系构建成的龙形,星系轨迹引力的力量规则。
这种神通,连个法宝辅助都不需要……太清VS太清,竟能如此天差地远。
真的是“千棱幻界的太清,你尽力了。”
当然也因为对方是太清,才有“大人打小孩”的表现,如果对方只是无相,直接一掐就死掉了……
“我认出来了,你和刘知远一个主魂。”夏归玄露齿一笑:“新仇旧恨一起算吧,谋杀我丈母娘?”
“砰!”
“夏归玄!士可杀不可辱!”
“你还士呢?”夏归玄笑得更灿烂了:“刺杀我眼镜……知己?”
“砰!”
“欺负我小火鸟导致涅槃?”
“砰!”
“用我的宝物来布阵杀我?”
“砰!”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夏归玄揪着连火人模样都看不出的一团奄奄一息火苗苗,冷笑道:“想得美,好不容易抓住一条大鱼,本座多的是事情要把你搜魂索魄刮得干干净净,现在就想死?”
说着祭出禹王鼎:“你心心念念的红月细胞就在里面,你可以进去跟它作伴,希望不会被它吸得太干净。”
魂渊忍不住在洞口提醒:“父神,小心反话,它这虽然是元神降临,但毕竟本体还不知在哪,元神不死,就还有复活之日。”
小火苗剧烈挣扎:“狗一样的东西……”
夏归玄笑了一下:“我有数。它这反话不是光为了自保,还为了让我忽略一件事……它的元神既然能过来,说明这个位界已经被它打通得很厉害,一旦我忽视了这一点,只以为收拾了它就完事的话,说不定哪天千棱幻界就大举入侵了,而我们苍龙星还没准备好。”
小火苗不挣扎了,幻化出一只眼睛冷冷地盯着他。
“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的……你打通位面连接,主要还是依托这个裂隙空间作为通道吧……”夏归玄左右打量了一眼,忽然伸出右手。
右手慢慢握拳,随着握拳的动作,这个独立小空间也随之扭曲起来,就像正在经历可怕的挤压。
小火苗幻化出的眼睛惊恐地瞪大:“不……”
话音未落,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整个独立空间……被捏爆了。
变成了破碎的次元,无尽的裂隙,横贯炎魔界深渊数万里,成为了无法跨越的位界天堑。
夏归玄已经出现在洞口之外,手里提着禹王鼎,炎魔之王的元神已经被投入鼎中,再也没有声音。
包括商照夜焱无月,乃至魂渊罗维,以及因为火焰之源被焱无月摘走而重新散落亿万的炎魔人,看着一脸平淡的夏归玄,集体噤若寒蝉。
那个独立空间,向雨荨踏进去都失去了法则,一切法则由炎魔之王定义,也就是一个有法则的位面了,不是一个房间……
捏爆了一个位面,这还是人吗?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