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txt-第七百二十五章 停手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之前的案子有结果了,不过不可能啊…再者说了这冷宫的跟着这人无冤无仇,没事儿杀了人家的猫儿做什么。
“没理由啊,为什么。”
“我们也不知情,但是这件事儿已经被众人众所众知,然后也只是都指着她说话罢了。而且这丫头根本就不解释,谁知道。”
而这冷宫中的丫鬟唯一的一次发脾气好像是有人说她主子的那一段。
好家伙太过于凶悍了,直接冲上去给那个妃子一个大嘴巴子,白起刚才差点都被晃了一下,不过还是抓住了这丫鬟的胳膊。
让那丫鬟也是动弹不得。
“放开…放开我,我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撕烂了…”
“闭嘴!”
不得不说白起的这个恐吓也是很有用的,就这么一说这人就直接闭嘴一句话不说,而且直接就导致不仅这一句话都不说…而且连谁都不理了。
所以难题来了。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第七百二十五章 停手推薦
“有什么难题,杀了就是了,再者说了都是冷宫的人怕也是犯下的什么错误。”
估计也是犯下了错误然后被他抓进去了吧,不过能够让白起都为之无可奈何的女子好几处他还真就想着见一见。
不过看上去这么的泯顽不灵开的不化那就算了。
“陛下,之前我们找档案查过了,这一群人好像是之前太后娘娘下令关进去的,至于原因也没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太后?”
那个之前给他派了一众女人的老巫婆?
也得亏她死了,不然自己还得堵心多长时间。
“正是。”
既然是太后派进去的那看来还的确是有什么事儿他没有察觉到啊,要不然说呢…这一切的一切好像太后都没有搅局过。
“那这…得去查查了。”
至于涉及到太后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所以说谁也不知道她与这太后的关系如何,为什么会让这个向来对皇帝找乐的人,把她派遣到了冷宫去。
绝对是对这太后的利益受损的,不过却在现在被他拉了出来。
而这件事是正主已经死去,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无迹可寻,但是他们却从这个丫鬟和太监身上找到了线索。
而这件事绝对是能巡查到踪迹的。
而在这次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了这丫鬟或者太监这两者的来历可不一般据白起说道。
“这人身有大力看上去更像是不知从何处而来,在冷宫待这么长一段年度后离去。”
身有大力不知从何处而来看上去更像是世外高人的模样。
不过世外高人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他那里,所以说这痕迹越发越显得有些反常,再说了如果有这神力的话,早就从冷宫中逃脱了为何还要在那里守着?
难不成那井口里是否有什么秘密?
还有他们没有探寻的真相。
此话一出,直接的将他们都惊呆了,所以这些想了想的事儿拧成了一股子绳结。
赵信所派遣的那一伙人直奔那井口而去,自然他派遣的与这宫中的侍卫不同,一般都是做过专门的侦查工作的。
一般对这种地方更加了如指掌。
而在深入井口的时候,自然也是发现了那被盖的严严实实的井,甚至从上往下看去更是一点光亮都看不到。
听他们说这主子是死在了里面,而这些侦查的人就不信邪,非得把这人捞上来才算。
于是他们派遣人下去了,而在底下什么痕迹都没找着不说,而且却得到了一个让人大吃惊的消息。
底下不仅是什么都没有,而且还有一个密道,而那密道弯弯延延,谁也不知道出口在哪儿,自然这群人犯了难。
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
言情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笔趣-第七百二十五章 停手相伴
再者说了,大路弯弯绕绕谁知道里面又有什么。
于是啊,这派遣的机会直接就找上了皇帝,希望由皇帝再度做主,当然他也是听到了此等的呼唤也是对底下的味道有些好奇。
甚至不顾他人的劝阻,直接下去查探,摸了摸墙壁之后,自然是知道之前定期发出的气味是怎么回事。
这也只是定期的这地下的气味,比如说墙壁中的苔藓所发挥形成的作用并不是说这底下是真的臭。
你只能说是这底下倒是没什么水,或者说水量极少,瞧瞧这密室的门一推就开。
而他们再试试用石头往前扔之时,也并未出现什么机关,看来这密道是他们早已经知晓了。
不过看那丫鬟太监哭的这么真实,大概也是不知道这个密道的存在,可能也是真以为他们的主人就这么的死了。
当然在宫殿中那丫鬟和太监二人的神情也是焦急。
毕竟他们发现了机关若是深入井口下去的,自然会暴露了主子一直在那里部署的计划。
虽说是不能让皇帝下去的,但是此事已经发生了,也万万不可去阻拦,若是阻拦更说明自己是去过那个地方,对那地方了如指掌。
那他们是更是逃不过死了。
于是动了动脑筋之后,他们依旧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他们返还回来的消息应该是已经找到了那个地方。
而且派他们前去。
他们两个这时有些慌神,难不成真的知道了是他们所做现如今开始让他们死了吗。
不行,再者说了,他们演了这么多年,可不能这么的功亏一篑,毁之一旦。
于是他们放平了心态之后去了冷宫,自然这刚进冷宫,那群没什么事儿做的“娘娘”们也是手中操着烂菜叶子,等他们的。
见他们露面的只是在啪的一声,精准无比的就打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说实在他们两个人都能躲,但是谁都没有想过躲了他们,至于若是躲了他们,那更不如说是直接坐稳了自己叛变的事儿。
“你们这是…”
“陛下就是这个人,您可曾听他们传的吗?这两个人可就是害死他主子的罪魁祸首。”
害死?
赵信也只笑了笑,刚才从地下探了探虚实之后上来最后就碰到了这么大的阵势。
有什么好害死的。
估计是死不了了。
所谓的主子现如今还不知道在哪快活呢。看这丫鬟的架势应该是丝毫不知情的样子,不然早就从这地道里走了。
有点意思。
“成何体统,难不成你们在冷宫就是如此的对待他们两个!”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