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爱不释手的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討論-988章 攤牌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回到警局,韩彬去了大队长办公室。
一是向丁锡峰汇报情况。
再者,跟丁锡峰商量一下派队员去长安市调查的安排。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丁锡峰的工作经验远比韩彬丰富,他不倾向于立刻派队员赶往长安市调查。一方面队员们并不了解长安市的情况,去了也是一抹黑,还不如请当地的警方协助调查,真发现了跟案件有关的线索,再派队员前往调查。
另一方面涉及到经费问题,派去的队员少了,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派的队员多了,经费又高。更关键的是去一趟要是什么都没查到,上级领导可能会有看法,队员的士气也会遭到打击。
丁锡峰说的有理有据,韩彬没有提出任何意见。
至于和长安市公安局接洽的人选,职务不用太高,但也不能太低。
最终决定由丁锡峰牵头联系,详细的情况让朱家旭去沟通。
两人商量好之后,韩彬直接给朱家旭下达了任务。
朱家旭也不敢怠慢,长安市虽远,却是肖炳天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很可能留下了某些重大线索,没准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韩彬自己也没闲着,技术科已经送来了案发现场发现的沾了血迹的鞋印,韩彬返回办公室研究鞋印的特征。
韩彬在案发现场看到这组鞋印时,就粗略的判断应该是一名男子的鞋印,经过仔细的研究、比对,证明他的这个判断。
至于这名男子的走路姿势、年龄、身高等详细特征,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分析……
下午四点,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韩彬的思绪。
韩彬将鞋印资料收起来,“进来。”
“咯吱……”赵明推门走了进来,“韩队,宋小冬抓回来了,李姐准备提审她,您要不要去?”
“哪个审讯室?”
“第四审讯室。”
……
宋小冬坐在审讯椅上,低着头,牙齿不停的咬着右手指甲盖,以李琴多年的办案经验来看,她应该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李警官,你们不是已经在我家问过了吗?怎么又把我带到警局来了。”
“问是问过了,可你说实话了嘛。”
“说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可不敢欺骗你们。”
李琴轻哼了一声,“你这话听听也就行了,你要是没有撒谎,我们警方闲着没事干,还把你带到警局。”
“我是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琴反问,“你觉得有什么误会?”
“我……我也不清楚。”
“咯吱……”一声,审讯室的门开了。
韩彬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琴和马焦旭打招呼道,“韩队。”
韩彬点头示意,将手里的资料放到了桌子上。
宋小冬深吸了一口气,她清楚,别看眼前的男子最年轻,却是真能能做主的人。
“韩队长,您之前不是给我做过笔录了吗?怎么又把我抓进警局了。”
韩彬反问,“你觉得警方为什么抓你?”
宋小冬露出无辜的神色,“我真不知道。”
“那你知道警方为什么调查你吗?”
“不是说因为肖炳天吗?”
“是因为肖炳天,但是你从来没有问过警方为什么因为肖炳天而调查你。”
“我……我太紧张了,忘记问了。肖炳天他怎么了,还好吗?”
“肖炳天死了。”
“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宋小冬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韩彬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惊讶是伪装的,“你早就知道肖炳天死了对不对?”
“我不知道呀,我是刚刚才听说,太惊讶了,前两天我们还通过电话,他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死了。”
韩彬摇头,“你撒谎的水平并不高。你怎么知道肖炳天死了?”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是不是你杀了肖炳天?”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杀他。”宋小冬有些绷不住了,带着哭腔,“我冤枉死了,我就是想见他一面,又怎么可能杀他。”
韩彬顺势问道,“你什么时候见得肖炳天?”
宋小冬身子一颤,“我没见过他,我只是想见他。”
韩彬哼了一声,“你已经欺骗过警方一次了,如果再撒谎,后果是很严重的。”
“不会的,我不敢再撒谎了。”
韩彬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之前给你做笔录,你说前天下班后去了南国商场,我派人去查过,那天你的确去了南国商场,从监控中的情况来看,你应该是在等待什么人,但是你并没有等到,晚上七点钟你离开了南国商场。
但是之后你并没有回家,而是打车去了柏翠小区,肖炳天就住在这个小区,你还敢说自己没有撒谎!”
宋小冬面色大变,抖得更加厉害了,“我不是故意撒谎的,我……我是没有办法。”
“怎么个没办法,有人拿枪逼着你撒谎?”
“不是……我老公当时就在家,我不想让他知道……肖炳天的事。”说到这,宋小冬赶忙解释,“其实我和肖炳天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怕我老公误会,所以才不敢说。”
“你承认前天下午去过肖炳天家?”
“是,我是去了。”
“你几点到的肖炳天家?”
“七点半左右。”
“当时肖炳天在干嘛?”
“他……他已经死了。我当时都吓傻了,他靠在茶几上,地上都是血,还有一把掉落的刀子。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查看过尸体?”
“我没有,我就是站在门口,我可不敢进去。那一幕太可怕了。”
“你怎么开的门?”
“门只是虚掩着,没有关。”
“你确定?”
“我确定,门真的没有关,否则我也进不去。”
“是不是肖炳天给你开的门,然后你把他杀了。”
宋小冬连忙反驳,“我没有杀他,我到他家的时候,他真的已经死了。”
“你那天为什么去他家?”
“我约他在南国商场见面,他也答应了,我们约的是晚上六点,但是我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他也没到,我打电话他也不接,我就想去他家看看,谁知道……他居然死了。”宋小冬哭喊道。
“真不是你杀的?”
“我对天发誓,真不是我杀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我怕警察会怀疑我,更怕被我老公知道,我有家庭,有孩子。要是被我老公知道我去见肖炳天,他一定会跟我离婚,到时候我……”宋小冬露出痛苦而复杂的神色,
“看到肖炳天死了,我也很伤心,我也很想报警,但他已经死了,我还要活着。我要是报警,我以后的生活也就完了,我的家人、孩子会怎么看我。
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很自私,但我……”
韩彬一直在观察她,继续问道,“你为什么约肖炳天见面?”
宋小冬擦了擦鼻子,“我……我就是想见见他,他是我的初恋,我们两个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虽然我们没能在一起,但我一直都很惦记他……尤其是最近几年,经常会想起他,我就是想见见他,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想跟他聊聊天、吃顿饭,真的就这么简单。”
“你当初为何跟肖炳天分手?”
“哎……当时年轻不懂事,我们两个吵了一架,说来挺可笑,我甚至记不清吵架的原因。后来他去了长安市……我们两个也就断了。”
“详细描述你在肖炳天家看到的现场。”
宋小冬想了想,不由自主的晃着手,“我想不起来了,我当时太紧张,太害怕了。我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还是我的初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做个深呼吸,你不要害怕,你对现场回忆的越清楚,越能协助警方破案,这样才能证明你的清白。更不要害怕死人,你现在在警局,周围都是警察,我们会保护你的。”韩彬引导对方,“你仔细想想,打开肖炳天家的门都看到了什么?”
宋小冬用力抓着头,“我就看到了血,好多的鲜血。”
“当时客厅里有没有一组血脚印。”
“我记不清了,我当时根本没敢细看。那摊血把我的眼都晃花了。”
“肖炳天家有没有放着现金,大量的现金?”
“没有……我没有看到。”
“你确定?”
“我真的没有看到。我们家不缺钱,就算有,我也不会拿钱。”
韩彬放缓了语气,“你到肖炳天家时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员?”
“在院子里有路过的居民,但楼道里没看见。”
看到她无法回忆更多的现场细节,韩彬递给她几张纸巾,转移了话题,“当年,肖炳天为什么离开琴岛,千里迢迢的去了长安市?”
宋小冬露出一抹苦涩,“我也想不通,他好端端的怎么就走了。如果……他当时没有走的那么突然,或许我们还有可能符合。”
“除了你之外,肖炳天当时还有没有其他女人?”在韩彬看来,女人在这方面是比较敏感的,如果那个‘蓉蓉’真是肖炳天在琴岛的旧情人,宋小冬很可能知道对方的身份。
宋小冬有些意外,似乎没想到韩彬会这般问,“应该没有吧,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还比较朴实,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今天跟这个在一起,明天又跟那个好了。而且,我认识的肖炳天是一个比较长情的人,不是那种会乱来的。”
“你和肖炳天接触的过程中,有没有见过或听过一个叫蓉蓉的女人?”
“没有。”宋小冬皱着眉,想了很久,神色复杂道,“韩队长,您觉得肖炳天当年离开琴岛,是为了这个叫蓉蓉的女人?”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