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nib2人氣都市言情 木葉養貓人 線上看-第三百零七章 香包繼承者【求月票】分享-dlny0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共生体?”
大蛇丸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一个词。
舍人这也是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前世看过的一本电影,以及结合此时白绝的作用后所得出的结论。
“说共生体可能是有些过了,要说是寄生体,好像更能解释。”舍人摩擦着下巴。
“你的意思是,这具身体可以当做一种特殊寄生虫,而且是能给宿主提供帮助的寄生虫是吧?”大蛇丸也明白了舍人的意思。
“没错,只不过可能这个寄生虫会看起来显得有一定大。”
他想到了曾经看到过的,名叫阿飞的战斗型白绝,包裹住同样能使用木遁的大和后,甚至能使用出木遁木人之术,可见增幅这一点是比较大的。
否则以大和那种被大蛇丸几乎等于是误打误撞研究出来的,不完全的木遁“残次品”,木人之术这种需极高木遁掌控力的术,是和他没有多少关系。
“不管他是不是寄生虫,总之这种看起来很像人,却完全不是人的生物,他很奇特。”
大蛇丸承认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生物。
“像人不是人,拥有很多几乎与人类一模一样的器官甚至是经络,可又有很多人类所不曾拥有的。
比如说,他没有胃,没有消化器官,甚至没有排便系统,他身体活动的全部能力就来自于查克拉,以及自身细胞的一种类似于植物光合作用所产生的能力。
与其说他是一个人,倒不如说他是一种人类与植物完美结合后的产物。
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生物,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
对此,舍人倒是一点也不惊讶,白绝本身就是上古时期,被神树所吸收的,陷入了无限月读中的人类转换而成的。
所以他会拥有人类的模样和部分能力,也会拥有类似于植物的能力,甚至能在爱一定程度上释放木遁。
白绝原本的作用就是给神树提供养分,提供帮助,所以他的能力之一是能加持木遁,这也就能理解了。
对于这具白绝遗体,舍人本身是想自己进行研究的,不过想到单论挖掘能力,恐怕大蛇丸要比他强得多,所以才将他交给了大蛇丸,现在看来,并不比自己亲自操刀要差多少。
大蛇丸的眼中越发炽热,“既然人类都能与植物完美共存,那么与动物进行完美共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么看来,我所努力的方向绝对没有错!”
看着大蛇丸那狂热的模样,舍人忍不住拍了拍额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大蛇丸像是着了魔一样地疯狂迷恋上了对自己进行白鳞蛇人体改造。
看他此时脸上一片片已经显形的鳞片无疑说明了此时他已经开始了关于这方面的改造。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此时他们所关注的,可不是身体改造一方面的知识。
“舍人君,这具身体还有很神奇的一点。”
“什么?”舍人一愣。
原来一个白绝居然有这么多的用处吗?
他怎么好像不记得了。
“这具身体的细胞,经过我的尝试,他几乎与任何其余细胞没有排异性。”
稍微停顿片刻,他从怀中拿出一支苦无,毫不犹豫地将白绝身上的一节手指斩落,紧接着,当着舍人的面,将自己与之相对应的一节手指也是同样斩落。
看到这一幕,舍人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
说实话,尽管他觉得大蛇丸做出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觉得惊讶,可此时看着他就这么将自己的手指斩落,还是有点心里毛毛的。
虽然说,他面无表情,甚至伤口处也没有任何流血的迹象,但还是不那么容易被接受。
紧接着,大蛇丸将白绝的那一节手指果断地接在了自己的断指处,并使用最简单的医疗忍术将其愈合。
很快,手指就被接上,而且因为大蛇丸的皮肤本来就白,这还导致连接处几乎就看不出有多少异样。
这简直就是为大蛇丸所创造的,最佳的备胎啊。
“你看,可能是出于植物的嫁接特质,整个移植过程没有半点排斥。
不止如此,连接上的手指,所有的经络也几乎与远来的一模一样,就算不一样,它也存在一种特殊的转变能力,会让其与原来的手指一模一样。
你知道这种能力代表什么吗?
代表以后要是有受伤,因为断肢或是断臂等身体残疾而失去继续成为忍者的人,只要移植了同样的关节,很快就能完全恢复。”
也就是相当于第四次忍界大战时期,宇智波斑直接移植了一只白绝的手臂,就能恢复如初。
终焉之谷太子鸣与二柱子相爱相杀,各断一臂后,也是移植了白绝的手臂才完全恢复。
还有就是破碎了一半身体的宇智波带土,最终也几乎是移植了一半白绝身体才成功恢复过来的,同时也因此让他拥有了一定程度的木遁。
只是,很快舍人皱了皱眉头,问道:“难道没有副作用吗?”
要是没有副作用,这的确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可以说是一个器官移植库啊。
舍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此时移植到了大蛇丸身上的那一节白绝手指中,开始疯狂地抽芽生长出一根根枝条。
紧接着,眼看大蛇丸就要缓缓变成一棵树。
就在他要完全变成一棵树时,他的嘴巴一张,一个新的,黏糊糊的大蛇丸从自己的口中爬出,瘫软在地上。
一眨眼的功夫,原本的身体就变成了一棵树,而像软体动物一样瘫在地上的大蛇丸也缓缓站起身。’
略带嘶哑和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副作用就是这样,几乎和千手柱间细胞一样,要是没有抑制的方法或是手段,就会演变成一株植物。”
看到这一幕,舍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只是大蛇丸继续道:
“不过,不同于纯粹的千手柱间细胞,他的这些身体部件如果想要压制的话,比千手柱间那霸道的细胞要简单的多。
甚至,能使用木遁的舍人君你,就能将其中的木遁能力和结构破坏掉,只留下纯粹的身体结构,而不会影响人体。
给我一点时间,我也能研究出解决的办法。
不过既然有你在,那也就不要浪费时间用在这方面的研究了,你可以更干脆地破坏其中结构。
想要使用他的这些身体并不难,有你这样一个能使用木遁的人就可以。”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用。”
若有所思地摩擦着下巴。
“而且,我建议你,趁着他此时的细胞还依旧有活性,尽快移植一部分。”大蛇丸提议道。
“嗯?”
“就像我们一开始说的,他能对木遁进行增幅,虽然说你的现在的木遁不弱,不过肯定还没有达到顶峰,所以增幅尽管不会很大,那也肯定会有。
而且我知道因为上次的基因论,你已经开始逐渐放弃使用千手柱间的细胞作为引子,不妨可以趁现在将其全部转移到这部分刚刚移植的特殊躯体上,应该会有更大的增幅。
最重要的是,这具身体只要你的查克拉还有,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破坏。”
大蛇丸看起来好像是对白绝的身体非常推崇,这还是比较少见的。
他补充道:“要不是现在我的‘不尸转生’还没有研究完成,恐怕这具身体还真轮不到你了,这么一个几乎是等于零反噬可能的绝佳身体。
可惜了…”
不尸转生这个术的理念他早就有了,只是想要从零到有研究出这么一个禁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幸还有千手扉间所研究出来的,秽土转生作为一定的参考。
“这一点大蛇丸老师你放心,我估计以后这样的身体不会少,只要以后你不会厌烦就好。”舍人露出一个略带戏谑的笑容。
对于白绝,只要拥有轮回眼,拥有外道魔像,几乎是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个。
“哦?”大蛇丸眼睛一亮。
舍人也不跟他多说,手起刀落,直接斩下了白绝的一根手指。
既然连大蛇丸都这么说了,那么移植一部分应该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反正身上已经有那么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是见怪不怪,至少自己还保持着人形,相较于那些怪物,像大蛇丸这样的,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
“大蛇丸老师你继续忙,我先走了。”说着,舍人摆摆手直接转身离开。
再之后,他才回猫舍。
因为他长时间外出,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一直住在这里,直接“鸠占鹊巢”。
所以当舍人回来时,玖辛奈和灵香正在逗小鸣人玩。
几个月大的小鸣人此时还不会走路,只会咿咿呀呀地在地上爬。
以灵香的感知能力,她是第一时间发现舍人回来的,眼中迸射出惊喜的神色。
三步并做两步打开门。
“舍人,你回来了!”
“嘿嘿…”舍人笑着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此时的灵香已经回归了漩涡这个姓氏。
并且在玖辛奈的撺掇下,愣是和她一起,还有刚刚出生不久的小鸣人,一起申请了漩涡一族这个家族。
因为管理这一点的就是舍人本身,所以在她们两人的威逼利诱下,还真就通过了这个申请。
只不过作为一个家族应该有的族地,舍人并没有批。
所以,木叶漩涡一族是有了,但只是一个名头,没有任何实际性的东西。
“晚饭还有剩下吗?肚子饿了。”舍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噗呲——”
听到他的话,灵香捂着嘴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不过却是摇摇头道:“剩饭剩菜可是没有了。”
就当舍人即将露出失望的神色时,灵香继续道:“但新鲜的还有,我去给你做。”
“好!”舍人也笑了起来。
看着灵香就这么一副乖巧模样走进了厨房中,甚至嘴中还哼着一些小曲,显得心情非常不错。
舍人自己则走到了小鸣人的面前,用手指轻轻地逗弄着她。
旁边的玖辛奈却一直都是一副审视的眼神,看得舍人心里有点毛毛的。
“怎么了?一直用这种眼神看我?水门欺负你了?还是说水门太忙了没空陪你,我记得我没有怎么给他派任务啊。”
舍人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影分身好像的确是没有那么做。
却听到玖辛奈酸溜溜道:“某人一回来,哪怕是大晚上,灵香妹妹的脸上都全是笑容,大半夜的还要给某人做吃的,这个福气呦,啧啧啧…
反正水门是从来没有享受过。”
舍人听了咧开的嘴巴弧度越来越高,“怎么了?羡慕啊?羡慕你就让水门好好学一学啊,免费的。”
“切,我羡慕什么?我只是替灵香妹妹有点抱不平,人家可是勤勤恳恳一直在家里等着,某人却是在外面不知道忙些什么。”玖辛奈的眼睛一会上,一会下地扫视着舍人,好像要将他看穿。
“你这真是…”
舍人感觉自己挺冤的,要不是为了你和水门的小弟子宇智波带土,自己用得着这么来回跑吗?
“要是没有我,你觉得这雾隐村会这么爽快同意参加这次中忍考试吗?还让他们的第四代水影亲自来木叶。”
“哦?是吗?”
特意拉长了声音,还是一副不怎么相信的表情。
舍人无奈地遥遥头,一把将地上爬着的小鸣人抱了起来,逗弄着她说道:“小鸣人啊,你看看你妈呀,一副吃了醋的模样,太酸喽,以后我们可不要跟她学。”
“咿咿呀呀——”
鸣人挥动着小手,不知道想说什么。
不过就算她不是九尾人柱力,此时脸上也带着三道狐狸一样的痕迹。
舍人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忽然一动,小心翼翼地从忍具包中拿出了一个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浅黄色香包。
“小鸣人,这可是你舍人叔叔我的宝贝,曾经给我带来了天大的运气,我能活着来到木叶,它可是功不可没。
现在舍人叔叔就将这个东西送给你了,希望它能保佑你一生平安。”
小鸣人也不客气,满脸好奇地从舍人手中接过了这个香包,嗅着从中撒发出来的淡淡薄荷香,立刻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抓着香包的手不停地甩动着,嘴角几缕哈喇子就那么顺其自然地流淌儿下。
尽管这是因为他开始长牙齿了不自觉留下的口水,不过却还是让舍人感觉有些心虚。
毕竟这个香包怎么来的,他最清楚不过。
但仔细想想,小鸣人好像是女孩子,一时间也就释然了。
“舍人,对你这么重要的香包你就这么送给鸣人好吗?”玖辛奈略带犹豫地问道。
舍人连连摆手,“没关系,一件小东西,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因为过去的时间太长,所以原本带着浓重薄荷香味的香包,此时这股气息已经变得非常稀薄,就真的纯粹只是一个装饰品。
“鸣人,快谢谢你舍人叔叔。”玖辛奈从舍人怀中接过小手正死死抓着香包的小鸣人。
“咿咿呀呀——”鸣人一顿甩手,口水狂飙。
“对了,水门呢?”
舍人心中忽然一动,才想起来,水门怎么不在这里。
说到波风水门,玖辛奈再次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这还不是你亲自下的命令吗?”
“诶?没有啊,我好想没有给水门单独布置任务吧?”舍人一愣。
“今天早上一大早,鹿久就来了,他说你让他做这次中忍考试的总负责人,只要没有任务的木叶忍者,他可以随意调用。
这不,第一个被找上当做苦力的,就是水门。
说他的飞雷神之术,在这次中忍考试中能发挥出来的作用非常大,就把他拉走了。”
闻言,舍人一阵无语。
“这小子,好鸡贼啊。”
话音刚刚落下,房子内忽然出现一阵空间波动,一个长相有点帅的男人出现在房间中。
“谁好鸡贼?”
说曹操曹操到,刚刚说到波风水门,他就回来了。
对于他这忽然出现,忽然消失的飞雷神之术,舍人感觉自己好像是有点习惯了,这次居然是一点惊吓都没有。
“舍人,你回来了?!”
水门发现了正在和玖辛奈聊天的舍人,眼睛一亮。
“说鹿久好鸡贼,把你拉去当苦力。”
水门咧开嘴巴,眼睛眯成月牙,轻轻抓了抓后脑勺,“其实还好,哈哈哈——”
因为玖辛奈生鸣人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所以不管是水门还是舍人,都是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这段时间水门都不怎么敢离开玖辛奈的身边,舍人也没有给他布置什么特殊的任务。
不过,这样倒是让水门这闲不住的,憋坏了。
这次好不容易能去忙一忙,做一些对整个木叶有帮助的事情,他还是非常满足的。
“咿咿——怕——怕——”鸣人看到水门回来了,立刻张开手,从玖辛奈的身上一副要扑出去的样子,要水门抱。
“诶?!小鸣人,刚才这是在喊爸爸吗?”水门的眼中立刻迸射出惊讶。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从鸣人的口中听到一些隐约能听懂的词汇。
“怕——怕——”
水门从玖辛奈的怀中接过鸣人,“哈哈,鸣人,不是怕怕,是爸爸呦。”
玖辛奈略带酸味道:“这小没良心的,我在家里这么照顾你,第一个喊得居然还是你爸爸。”
“怕——爸——”经过几次隐约听到的发音,鸣人将自己说的发音改正了过来。
此时灵香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三人正在逗小鸣人玩,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来吃饭吧,水门也应该还没有吃吧?一起吧,我我正好多烧了。”
“好!麻烦你了,灵香。”
“爸——爸——”
鸣人最后终于是将“爸爸”这个词给纠正了过来。
——————————
PS:求月票!求保底月票!看在我这么勤勤恳恳,每天更新万字以上的份上呗,爱你们!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