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4g0lo优美言情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討論-第三百七十二章 攤牌了,我就是你的老闆!看書-1dfwm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你在说什么?”成镇被徐清一嗓子直接给吼懵了。
什么叫发动机有他一半的钱?难不成这人是个傻子不成?尽在这里说胡话?
徐清因为梅婷婷的HCG数值稍高的事儿本来就是烦躁不已,再被成镇这个弱智一番挑衅,徐清直接就爆发了。
虽说现在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的合并还处在局方的审批阶段,但是正常来说,局方应该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为难的,那么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的合并基本就会按照预定的方案进行下去。
其中细节徐清不是很清楚,当然就算给他看,以他的水平也看不明白。不过,梅婷婷曾经将两家航空公司合并之后的股权变化跟徐清说过。
经过一年多的运作,杨霁月已经将蓝天航空的其它资方清理的差不多了。当时,他们收购蓝天航空的时候,华航是保留了一部分股份的。只是,在之后的半年,华航的资金链遭遇了严重的危机,最终不得不将剩余的一些股份全部变卖给清源投资。
华航的股份被清理出去之后,剩余的都是一些不足为患的小股东。经过协商,这些剩下的小股东愿意放弃对蓝天航空的经营的干预,当然,就算他们想干预,基本也不可能。这些小股东只有分红的权利,这样的话,杨霁月可以不考虑将他们清理出去。
就这样,清源投资就拥有蓝天航空的完全决策权,是名副其实的唯一东家。而星飞航空是由陆钧独资,这样的话,股权分配就相对简单些了。
跟李家不一样,梅家对于清源投资的支持力度更大一些。其原因是梅婷婷和李先奕对于清源投资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李先奕自知自身商业能力有限,所以对做生意这块没什么大兴趣,李家在清源投资创立之初能投那么多钱,完全就是看在儿媳妇杨霁月面子上。
因而,李家在先期的相对大额的投资已经算是给足了杨霁月的面子,再追加投资,暂时是不可能的。这点儿倒是跟陆家对陆钧的态度差不多,陆家和李家能投资完全就是凭着对后辈的喜爱,在可接受范围内给予支持。如果想要再多的资金支持的话,那就不是光靠感情就能支撑了,需要切实的前景。
在对航空业的前景上,陆家和李家的掌舵人对此的“钱”景并不算看好。
不过,在这个方面上,梅知荣的态度就感性很多了。他发现梅婷婷似乎对民航业的投资兴趣很大,这在以前的梅婷婷身上几乎没有看到。因此,在先期投资之后,追加了一部分额外的投资,让得梅婷婷在清源投资占了六成以上的股权。
经过两家航空公司的代表协商之后,在两家航空公司合并之后,包括两家航空公司的主体,及下属的其它有效资产,如模拟机训练中心和星飞航空即将收购的航食公司,全部并入清源集团。其中清源集团的股份分配是梅婷婷占百分之五十一的相对控股地位,陆钧占百分之二十九,李先奕和杨霁月占百分之二十。
梅婷婷能占到相对控股的位置还是梅知荣新增了投资的结果,至少在支持梅婷婷事业上,梅知荣算是不遗余力的。
本着媳妇的,也是他徐清的,这个非常“野蛮”的逻辑,按照股权上来说,徐清对星飞航空的所有资产都享有一半的所有权。当然,依照股权直接划分资产的所有权是很不精确的。不过,徐清也不是各种专家,只能用这种粗暴的逻辑来判定。
且不说徐清的“半数理论”能否站得住脚,至少有他的一份逻辑在,但是落到成镇眼里,简直就是胡言乱语,驴头不对马嘴。
对于成镇将自己当成疯子的想法,徐清懒得跟他解释,松开抓着成镇的衣领,徐清呼叫了乘务长,让乘务长进驾驶舱。
期间,拖车被喊过来了,本来就没停多远,机务一听驾驶舱说要将飞机拖回,直接就联系了拖车师傅过来。
徐清让乘务长稍等一下,不管已经有些发懵的成镇,通知地面机务停留刹车已经松开了。
刚刚推到位要起动发动机的时候,在起动之前,地面机务会让驾驶舱设置好停留刹车,以防起动完成之后,飞机有移动的情况。当然,如果是边推出边起动的程序,那就是另当别论。
现在不管是已经废了的二号发动机,还是一直没有起动的一号发动机,没有工作发动机的情况下,就不必要在拖行之前进行发动机关车的操作了,倒是方便了些。
“驾驶舱,一会儿拖到位之后,机组和乘客都是要全部离机的吧?”在挂好拖车,已然开始拖动飞机的时候,地面机务顺嘴问了下徐清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现在飞机的情况肯定是不能继续飞行了,按照道理来讲,肯定要清空机上人员。甚至说,机务师傅都觉得这架飞机在停机位都待不了多久。刚刚他发现二号发动机已然经历过灭火措施,这就涉及到发动机的内部核心机了,那就肯定是要拖到星飞航空的维修仓库去了。
自己一个刚来没多久的新机务,怎么就碰上这种事儿呢?部门里那么多牛气哄哄的大佬,他们咋就很少碰到问题,难不成是自己不太适合机务这一行?
小机务感觉自己运气着实差了一些,都说星飞航空的机务部门大佬多,但是怎么大佬们没遇见问题,偏偏是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碰上这种事,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如果小机务知道现在跟他通话的人才是民航界的非酋之王,心里应该能好受些吧。
对于机务的问话,徐清都没有思考,直接就给出了回复:“对的,一会儿到位后,我们会尽快安排乘客下机。你们联系一下机务部吧,刚刚我们拧了二号发动机的灭火手柄,应该是需要支援的,你记得上报一下。”
自家的机务徐清并不打算,也没有必要瞒着,发动机外壳一打开,里面什么情况,都是一清二楚,现在藏着掖着,就是掩耳盗铃。
“好的,一会儿到位了,我就联系机务部。机长,你们等会儿下机,我们要问些问题,做个记录。”机务嘱咐道。
像这种涉及发动机严重问题的情况,机务还是想要问问当时机组观察到的情况,以便做下记录,可能对之后的维修有帮助。
有些机组填了机务本,一看乘客下完了,直接就撤了。机务本上几行字能写清楚什么?顶多大略记录下有这么回事,根本记录不下什么细节上的东西。
“这个没问题。”徐清对这个没啥异议,反正灭火手柄是成镇转的,脸全是成镇自己丢的,他这边是无所谓的。
徐清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成镇就不一样了,脸色阴沉得可怕。待会儿跟机务将自己转灭火手柄的事儿,那真是每说一句话就是打自己脸一巴掌。
乘务长在后面总觉得驾驶舱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这跟她听不听得懂徐清说的一些术语没关系,就是感觉上的诡异。这一刻,仿佛徐清才是机长,而成镇成了受气包副驾驶,角色调换过来了。
解决完机务的事儿,徐清转头跟乘务长交代:“一会儿到位之后,让乘客拿好所有随身行李,肯定是要换飞机的。”
“哥,是发动机有问题吗?”乘务长突然问道。
“嗯?你知道?哦哦,我刚才跟机务说的是吧……”徐清反应过来,他刚刚跟机务通话的时候提到过发动机,乘务长应该是听到了。
然而,让徐清意想不到的是乘务长知道此事的缘由跟他想得不一样。
“刚刚有乘客说看到右边的发动机后面有火焰……”乘务长说道。
别看二号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时候,徐清和成镇一大段心理活动,其实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短,而且要看到发动机尾喷管位置的话,乘客的位置也有一定要求,所以看到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其实就一个乘客。
当时那名乘客一看发动机喷火了,心里害怕,立刻呼叫了乘务员,是乘务长前去处理的。
在乘客按下呼叫铃到乘务长过去的时间之内,成镇不仅切了发动机的起动电门,还转了灭火手柄,发动机尾喷管的火焰已经消失了。
当乘务长到的时候,乘客说看到发动机后面有火焰,乘务长看了下并没有,就说这只是发动机起动的正常现象。
乘客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在乘务长笃定的口气下终于还是放下心,可能真就是他少见多怪了。反倒是乘务长有些担忧了,她虽说不怎么知道飞机的一些专业知识,但是起动过程中,发动机喷火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兆头。她刚跟乘客说话的时候,看乘客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话,那十有八九就是确有其事。
乘务长在一通忽悠之下,安抚好乘客之后,带着满心的疑惑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她在考虑要不要通知驾驶舱,告诉驾驶舱乘客的报告。
结果乘务长还没有找驾驶舱,反倒是驾驶舱联系了她。
“乘客看到了?”徐清惊讶道:“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就说是正常现象,他应该是信了,后面没有其他乘客说起这事儿,应该恰好就他看到了。”乘务长说道。
“那就好。”徐清松了一口气:“别把事情闹大就行。”
只要当时糊弄过去,后面就算换飞机公司也有很多理由可以找。现在星飞航空还是崛起期,名声可是要经营好。
“一会儿通知乘客下机的时候,就说飞机有些小问题,不需要详细解释,跟乘务组的其他人也说下。”徐清还吩咐了一句,这种事儿必须要冷处理。
“哦哦,好的!”乘务长点点头,本能地转向左边的机长方向,想要听听机长的意见。
在乘务长心里,不管副驾驶说多少,最后拍板决定的还是机长,机长才是整架飞机的灵魂。
可在成镇还没有说话的时候,乘务长耳边突然听见一声响指,她顺势转到响指响起的方向,正好对上徐清轻笑着的面庞:“听我的就行!机长是同意的!”
乘务长看看面容轻松的徐清以及脸黑得跟锅底似的成镇,如此天差地别,让她有种急于离开的冲动。
太奇怪了,太怪异了!驾驶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出现如此迥异的变化。
“机长是同意的啊!”乘务长生硬地一笑,还是瞄了眼成镇,见成镇没什么表示,似乎是默认了,便是连忙说道:“哥……那我就先出去了,有情况我再跟你说。”
说完,逃跑似的离开了驾驶舱,离开了是非之地。
乘务长离开之后,徐清通知了现场,让他们安排廊桥人员过来接收飞机。刚刚他们关好舱门的时候,廊桥上的人就离开了,不跟现场先沟通好,待会儿就算到位,也没有工作人员操作廊桥过来对接。
徐清做事一向喜欢提前将事情想好,省得出现做一件事,等一件事的局面。
从刚才开始,成镇像是接受了徐清要求接过飞机指挥权的话,就连刚刚徐清指挥乘务长的时候,成镇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因为他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徐清说的发动机有他一半钱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说发动机有你一半钱是什么意思?”成镇有些小心翼翼道。
徐清冷然,回过味了?知道怕了?
“不就是字面意思吗?”徐清淡淡道。
成镇断然大喝:“不可能,咱们公司是陆总独资的,凭什么到你这边就有你的一半了?”
星飞航空是陆钧一人独资的事儿在公司里不是什么秘密,基本是个人都知道。星飞航空上上下下,就算一颗螺丝钉都是姓陆的,怎么徐清敢口出狂言说有自己的一半?
成镇刚刚看徐清游刃有余地应对一切,气场卓尔不群,还以为徐清有什么大背景,莫不是说的是真的,但是再转念一想,徐清说的感觉还是疯言疯语。
徐清冷哼一声:“星飞航空跟我是没有关系,但是蓝天航空是我的啊!你不知道两家公司就要合并了吗?那不就有关系了吗?”
“蓝天航空……”成镇眼睛陡然圆睁,徐清的面目渐渐与他一年前看过的一篇报道上的照片重合,他的声音都有些许颤抖:“你是……”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