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6e84优美玄幻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討論-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葉天誠!鑒賞-lwcog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老李并不是厚道人。
總裁的限制級寵妻
天相国师剧组还没正式开拍,前前后后砸进去的钱让他有些吃不消了,虽然有狗大户黄瘪三给兜着,但这老家伙投资比例不断缩小,这让他有些不能接受,他可是指着大赚的。
所以这老家伙把目光打到了玄门众多门派头上。
这年头,开个山建个庙一向都是暴利,何况玄门这些门派,传承时间最短的也有几百年,家底可谓是丰厚的很,他宰起来可谓是一点不心疼。
但是老李也不主动提这一茬。
毕竟主动提出来就落了下乘。
玄欲 張無羈
秦宁召开这次玄门大会,打定主意是要把各门各派给摩擦一遍的,断然不能落人口实。
他们要等有人自己提出来。
索性这聪明人还是有的。
比如袁德柱。
作为八景山第一个跑出来的。
而且之前和秦宁颇有交情,袁德柱很清楚秦宁的秉性,所以到了的当天晚上就偷偷摸摸的敲了秦宁的房门。
决定奉献一下。
门没锁。
袁德柱走进来后就瞧见秦宁和老李正拿着剧本商量的不停,笑眯眯的说道:“太师叔,有没有打扰您?”
“什么事?”秦宁道。
袁德柱笑道:“这不跟您商量点事。”
“商量事?商量什么?”秦宁一脸好奇的问道。
袁德柱笑道:“这不是听说太师叔在影视圈组了个局,我寻思我这当晚辈的总要帮帮忙是吧?”
“老袁。”秦宁一脸不悦,道:“你这让我很为难,你还是上心了是吗?这就是个戏,不能当真,你这是摆明了想贿赂我啊。”
“谁他妈想贿赂你?”袁德柱心里骂翻了天,嘴上却忙是道:“晚辈孝敬,孝敬而已。”
秦宁道:“我秦宁岂能收晚辈的黄白之物?我们剧组是难,是缺钱,可我秦宁也犯不着收你的钱,你赶紧回去,玄门大会明天正式开始,别耽误了精神头。”
袁德柱脸上的表情跟吃了屎没什么区别。
老李咳嗽了一声,道:“师父,这也是袁掌门一片拳拳之意,拒之门外有些不好吧?大家都是一家人,互相帮忙。”
袁德柱也忙是附和道:“对,对,帮忙,纯粹帮忙而已。”
秦宁想了想,道:“行吧,我也不能让你为难,我剧组也缺钱,但是不能多了,不然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袁德柱想了想,而后小心的问道:“您看,我孝敬个五百万怎么样?您别嫌少,我有个朋友,圈里的天皇巨星,我让他来给您客串一把,演几场戏,就演我,不对,就演戏里的袁德柱,怎么样?”
娱乐圈逐利。
想混得开,认识一些大师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关键时刻能指点一番。
就像之前叶楚,就是认识了个大师才能一路走红,不过这大师也是个坑货。
秦宁想了想,道:“也好,但是这事不能往外说,不然人家还以为我秦宁趁机收受贿赂,玄门大会上可不好交代了。”
“那必须的!”袁德柱强忍着恶心,忙是赔笑道:“我这就是纯粹的晚辈孝敬,玄门大会上您放心,我奇门相,绝对以您马首是瞻。”
“袁掌门,讲究人啊!”秦宁起身握住袁德柱的手,感激道:“我就说,八景山就你袁德柱最英雄,最识大体!”
“太师叔过赞了。”袁德柱相当谦虚道。
两人一阵虚伪的寒暄后。
袁德柱离开了秦宁的房间。
不需要在提。
他很清楚,这钱送出去了,玄门大会上的许诺也送过去了,秦宁要是不改改剧本,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等。”袁德柱回头看了眼秦宁房间已经关闭的屋门,脸色有些膈应:“我给你钱,我还得在玄门大会给你办事,我他妈图什么?”
袁德柱知道自己真的栽了。
但是到这个时候,也只能安慰一下自己,自己栽的早,损失小,值!
正欲离开。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却是蹑手蹑脚而来。
袁德柱看到后,瞪大眼睛:“孙尧?”
“我去,你小声点!”孙尧急忙就是捂住袁德柱的嘴巴,在看向四周,没瞧见文四娘方才是松了口气,忙是道:“好你个袁德柱,你不是闭关了吗?”
袁德柱脸不红心不跳:“忽然有所感悟,所以就出关了。”
孙尧一脸恶心。
一婚到底:律師老公難說服
闭关闭半天?
你他妈那叫午睡。
不老江湖夢
“你怎么来了?”袁德柱道:“你孙掌门不是说宁死不屈吗?”
“喝。”孙尧冷笑,道:“我是给诸葛老祖一个面子,暗地里敲打敲打秦宁,让他有点数,别丢了老祖的脸面!”
袁德柱也不拆穿,心知肚明的事,道:“去吧,他就在屋里。”
孙尧冷哼了一声。
昂首挺胸的去了。
不过进去后立马将房门给关了个结结实实。
袁德柱撇撇嘴。
但也不得不感慨。
谁说孙尧没脑子,这家伙其实精明的很。
正要回到自己房间。
却又瞥到司马丞正从电梯里走出来,眼皮子顿时一阵乱跳,不过他也没什么惊讶的,八景山估摸除了罗柳这个真憨憨外,其他的都到齐了。
司马丞也没啥可惊讶的,咳嗽了一声,道:“老夫出来透透气。”
“你要是去找那个家伙,晚点,孙尧先过去了。”袁德柱善意的提醒道。
司马丞皱眉:“我真就透透气。”
“你透吧,我先睡了。”袁德柱立马回了屋。
懒得废话。
而司马丞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是暗骂一声来得晚了。
而此时。
秦宁房间里。
孙尧一脸笑哈哈的握着秦宁的手,道:“太师叔,纯粹就是孝敬,别多想!”
“放心,你孙掌门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秦宁道:“我秦宁是什么人,你也清楚吧?”
孙尧一脸感慨:“英雄惜英雄,太师叔果然为我等楷模。”
顿了顿,他又忙是道:“太师叔,我师妹也来了,你也知道我师妹,脑子不太好使,那点误会算什么事是吧,她小鸡肚肠,您到时候可得担待担待。”
“放心,四娘也是女中豪杰。”秦宁道:“我最佩服的就是豪杰。”
不错。
她是真的豪。
尤其那屁股……
孙尧道:“太师叔大义,您放心,这玄门大会上,我们青玉观除了天相门,谁都不支持!”
等孙尧一走。
老李此时有些感叹,道:“师父,这些人真的一个个人精啊,我以为今晚上没人来,还想着让憾龙门老王给立个榜样,没想到是我多虑了。”
“能当上掌门的,实力重要,脑子更重要。”秦宁道:“现在大环境,玄门发展不易,不像以前那样能光明正大拉帮结派,人情世故都得面面俱到。”
“那咱们这次得罪这么多人,以后也不会好过。”老李咧嘴道。
秦宁却是不在乎,道:“天相门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是一脉单传,他们是家大业大,他们这些门派,一代人拉胯就会将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像曾家和赖家,不然也不至于铤而走险,天相门是全力培养一个就足够了。”
正说到这。
外面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然后司马丞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这一晚上。
秦宁的房间不能说络绎不绝。
但这一晚上也没怎么闲下来,八景山除了观海亭的罗柳真闭关了,其余都来房间里拜访了一下,就连其余门派,也有数家来访。
秦宁是个讲究人,人家上门了,自然要做到宾至如归,毕竟人家送钱又给办事的,拉着脸着实有些不厚道。
这第二天一早。
秦宁有些疲倦的出了房间,跑到了餐厅吃了顿早餐。
本想着回屋在补个回笼觉。
可是刚起身。
就感觉一阵略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机锁定了自己。
腹黑師兄死遠點 滄浪東耳
他脸色一正。
向着餐厅门口一瞧。
发现是一个看起来较为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唐装,脸上无悲无喜,只是人站在那,满是威严赫赫。
秦宁眯了眯眼睛,道:“没想到九星门竟然把你派来了。”
“怎么?很惊讶吗?”来人问道。
秦宁挑了挑眉,道:“当然,我记得你叶天诚三年前被关禁闭,期限应该还有两年吧?”
叶天诚。
LOL之誰與爭鋒 墨魚
九星门亲传大弟子。
御气境高手。
如果说道门之中,曾经的摘星真人司徒哲最为让人惊艳。
那么相门之中,叶天诚绝对是最让人惊惧的。
十多年前。
两人被好事的称之为玄门双骄。
叶天诚的传闻很多。
据说这厮出生就有鬼将护法,而其行事风格极为霸道,年幼之时,为几个普通人出头,与一个小门派起了冲突。
结果被九星门掌门罚了禁闭。
出了禁闭后,叶天诚发现当初帮助的几人被那小门派暗中害死,而九星门在其中选择了坐视不理。
叶天诚大怒。
十四岁持剑下山,亲自拿下仇人十二颗脑袋,满身鲜血回山后,怒言当时是他师祖的九星门掌门有罪该罚!
九星门掌门大怒,以门规处置,命门下弟子惩罚,结果这些师叔师伯却被叶天诚打的落花流水。
后来他被关了禁闭。
旁人关禁闭,期限都是日,月,但是这厮,是以年为单位。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
叶天诚当时被关了禁闭后,九星门掌门也言自己失职,卸下掌门之位,隐居后山,亲自教导叶天诚。
而这次玄门大会。
秦宁知道。
面前的叶天诚,可真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