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pfwk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樊籠 txt-第49章 劍對劍,吃對吃推薦-5rppw

諸天樊籠
小說推薦諸天樊籠
“咳咳,失败之作吗,光凭这锋利程度,这把浅打都可以媲美一些始解的斩魄刀了,的确厉害,咳咳……”
被这突然的一剑重伤了蓝染猛地咳出几口血,看起来无比的凄凉,但是一旁的尘宇却一点都不着急。
只要蓝染心中没有生出“我想要变弱”这种意识,与崩玉融合的他就是尸魂界最强的!
“你胸口的那个东西就是崩玉吧?浦原那小子还是那么会折腾啊,居然搞出这种东西来了。”
瞥了眼明显是蓝染如今力量之源的崩玉,修多罗千手丸冷冷道:“下次遇上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下次,恐怕你们没有下次了呢。”
伴随着蓝染的话,他身上的伤口快速愈合了起来,蓝染的全身还出现了一层仿佛角质层的东西,明显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临时进化出来的器官。
“居然这样都能复原吗,浦原还真是搞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看到蓝染迅速复原的伤口,二枚屋王悦迅速挥动鞘伏朝着蓝染斩去,但是鞘伏造成的伤口几乎在瞬间愈合,并且进化出了角质层进行防御。
看着越来越难砍的蓝染,二枚屋王悦并没有停手,略一停顿,继续朝着蓝染发动了进攻,而这次的目标,则是蓝染胸口的崩玉。
既然说蓝染这强力的愈合能力来自崩玉,那么只要将崩玉破坏,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叮!”
就在二枚屋王悦即将一剑刺中崩玉刹那,一柄长剑挡在了鞘伏之前,并且将它弹飞了出去。
“你还真是爱管闲事呢,亚罗尼洛。”
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挡下了这一击的尘宇,蓝染微笑着说道:“本来我还想测试下崩玉在遇到这种情况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我当然相信崩玉的能力,不过么,都到这了还是安全点好,而且……”尘宇随手甩出一道剑花,道:“要是什么都让你这位首领做了,岂不是显得我很失职?”
魔運蒼茫 瑞根
“是这样吗,那么,就让我看看如今的你到底进化到了什么程度吧。”
说着,蓝染直接走到一边,真的有让尘宇一人独挡四人的打算。
“YO——”二枚屋王悦看到尘宇和蓝染如此嚣张的行为,嘴上依然和平常一般说着嘻哈,但是宽大太阳镜下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寒光。
不过尘宇并没有在意二枚屋王悦的杀意,而是平举嗿虚剑对准了二枚屋王悦,道:“听说你是斩魄刀的创造者,我想你一定很精通武器吧,怎么样,来给我点评一下吧。”
二枚屋王悦闻言一愣,本能的就打量了下尘宇手中的双刃长剑,毫不犹豫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虚靠自己能力形成的斩魄刀呢,虽然不错,但是还是差……”
亂世藍顏
極品少爺
说道一半的二枚屋王悦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开始仔细打量起嗿虚剑来。
“怎么,很奇怪吗?这柄差了点什么的斩魄刀刚才可是硬接了你的一剑毫发无伤啊。”
尘宇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一柄细长的刀柄处还带着一缕剑穗武士刀一闪而逝,赫然是月岛秀九郎的完现术,终结之剑。
“的确你的鞘伏可以斩断一切武器,我虽然对我的嗿虚很有信心,但是我不想冒险,所以我就在我的刀锻造之前加了点东西。”
“我的嗿虚,从过去开始,就已经是不可折断的武器了。”
“不可折断?不会存在这种武器的,就算有,那也只可能是我刀神打造出来的!”
二枚屋王悦闻言不服气的挥舞着鞘伏冲了上来,对尘宇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斩击,而尘宇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直接迎了上去。
在连续交手了数个回合之后,二枚屋王悦率先停下了攻势,与尘宇拉开了距离。
看着尘宇手上那柄毫无损伤的长剑,二枚屋王悦不得不承认,他真的遇上了一柄连鞘伏都无法斩断的剑了。
“改变过去吗这就是你前往现世的收获之一么?”
一旁观战的蓝染深深的看了眼尘宇如今空荡荡的左手,笑吟吟的说道:“可惜了,要是早知道这样,精华水月也不会断了。”
“谁说精华水月断了?”听到蓝染的话,尘宇一剑挑起蓝染落在地上的镜花水月,就朝着蓝染甩去。
“咦!”
看到高速旋转着飞来的镜花水月,蓝染单手一挥,一把握住了刀柄,然后很快发现了异常。
本来被断成两截的镜花水月此刻却是毫发无伤,就连掉落在另外一边的半截剑刃也好像没出现过一般,消失不见。
“真是有趣的能力呢,我现在对你在现世的收获越来越感兴趣了,亚罗尼洛。”
听到蓝染的话,尘宇耸了耸肩,道:“其他的都没什么意思,也就这个有点用。”
“呼,玩的也够久了,我也该办正事了。”
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尘宇脚下微点,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王悦的面前。
“刀神对吧,不知道你的刀法是不是也那么神呢?”
“蚀日剑法·火麟蚀日!”
尘宇手中的长剑顿时化作无数剑影,一道细密的剑网朝着二枚屋王悦笼罩而去,丝毫没有给对方留出闪避的空间。
“YOYO。什么时候连虚也会这么恐怖的剑道了!”
無盡破碎 隱仙者
二枚屋王悦连忙舞动鞘伏进行格挡,但是尘宇的攻势实在太快,他忙于格挡攻击,居然丝毫都没有反击的机会,不过尘宇同样也无法伤害到王悦。
“刀速是真快,不过,这样如何。”尘宇骤然收剑,一股悲痛的气息从他身上涌了出来,就连周围的其他零番队员心中也产生了些许悲凉。
“莫名剑法·悲痛莫名!”
裹挟着大量的负面情绪,嗿虚剑直直的朝着二枚屋王悦刺去,而才同悲痛意境中摆脱出来的二枚屋王悦已经来不及闪避了,只能强行将鞘伏挡在了胸前。
“轰!”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尘宇的剑尖传递到了二枚屋王悦手中鞘伏上,将王悦直接击飞了出去,而王悦也是被这一击直接打的口吐鲜血。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看来你还是差了点嘛……”
一击奏效的尘宇看着靠在树木上暂时无法动弹的王悦,嘴上说着嘲讽的话,手里的攻势却是一刻不停,立刻就衔接上了圣灵剑法。
一道道凌冽的剑气从尘宇手中长剑射出,直奔倒在地上的二枚屋王悦而去,大有直接取其性命的意思。
“当!”
不过尘宇的剑气并没有奏效,行到中途,就被一柄斩马刀以及一个巨大的铁铲挡了下来,四散着朝着周围的“栅栏”飞去。
这个由曳舟桐生构造而出的“产褥”被圣灵剑气划破,然后又很快愈合了起来,并且长得粗壮了几分,明显是把这些剑气给吞噬了。
“没想到练如此凝结的剑气都能吸收,真是一棵贪吃的树啊。”
曳舟桐生感受着自己被剑气撞得有些发麻的手臂,看着强行吞噬了剑气的生命栅栏,笑道:“我不是说过么,任何的灵子攻击都会被它吞噬,所以你就放弃吧。”
说着,曳舟桐生将手按在了一旁的树木上,一个枝丫从上面延伸了出来,然后迅速长出了一个果子。
将果子从树上摘下,曳舟桐生直接递给了二枚屋王悦,王悦毫不犹豫的吃下,而原本有些疲劳的他在吃下了这颗果实之后明显精神了起来。
“YO——十,九,八,七,六,五枚!四枚,三枚,二枚屋王悦,最受欢迎的零番队士又复活啦!啊呀呀……好疼好疼!”
灵力恢复的二枚屋王悦立刻摆了一个造型,但是缺扯到了强行抗下莫名剑法崩裂的伤口,哇哇怪叫起来。
“真是的,你就不能慢点么。”麒麟寺天示郎召唤出一道白色温泉将王悦笼罩了起来,等到温泉散去,王悦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哦豁,还真是作弊的能力呢,吞噬敌人的灵力来恢复自身消耗,还能随时治疗队友,真是羡慕你们啊~”
“那么,小亚罗,你要不要干脆投降呢,我保证会给你吃一顿好吃的哦~”
曳舟桐生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配上她那富态的脸,就好像邻家阿姨一般让人生不起敌意。
“算了,我还是喜欢自己做食物。”尘宇摆了摆手,走到了巨树旁,将手放了上去:“能够吸收灵力成长,和某个大柱子的能力很像呢。”
“要是以前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决,不过现在吗?”尘宇对着曳舟桐生咧嘴一笑,道:“我要开动了!”
话音刚落,饕餮铠上的符文突然亮了起来,一直延伸到了尘宇的手掌上,然后开始疯狂的吞噬起这颗生命之树内的灵力,以及生命力!
似乎是不甘落后,原本被低垂着的嗿虚剑也离开了尘宇的手,刺入了生命之树内开始疯狂的吞噬起来。
从诞生到现在,一直被尘宇遏制着本能的饕餮铠以及嗿虚剑终于可以尽情的吞噬,其速度居然超越了往常,原本茁壮成长大有将几人彻底封闭的生命之树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起来。
“小鬼,你太狂妄了!”
之前自己的针线消失的时候就有所反应的修多罗千手丸眉头一蹙,身后冒出数支手臂,甩出无数针线,朝着尘宇背后袭来。
只不过这些尖锐的针线在靠近尘宇之后蓦然慢了下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飞灰,落在了地上。
感知到身后攻击的尘宇缓缓转过头来,深邃的双眼中充斥着恐怖的杀意,冷身道:“这位女士,难道你不知道在别人吃饭的时候打扰是很失礼的吗?还是说……”
“你也想被我吃掉呢?”
被尘宇这仿佛野兽般的恐怖眼神吓住,修多罗千手丸不由的冒出一声冷汗,但是很快反应了过来,道:“妾身可没有这个打算,但是不告而取的家伙我们可不欢迎。”
“是吗?也对,不告而取的确是小偷的行为。”尘宇很快从疯狂吞噬的快感中恢复了过来,但是眼神中的杀气却没有丝毫减弱。
青年韋帥望之不減狂傲
“那么各位,我现在要吞噬掉你们喽~这样,就不算不告而取了吧?”
听到尘宇这明显是强词夺理的话,一旁观战的蓝染也不由的失笑道:“亚罗尼洛,你刚才的行为是小偷,但是现在这种,就是强盗了。”
“是吗?那真是抱歉,我下次一定注意,不让你们发现。”尘宇闻言吐了吐舌头,然后缓缓松开了按在生命之树上的手。
“不过你们可能没有下次了!”
说完,尘宇一把拔出了依然还在贪婪的吞噬着生命之树的嗿虚剑,朝着三人攻去。
作为零番队内的最擅长剑道的二枚屋王悦,已经基本恢复了灵力的他立刻挥动鞘伏迎了上去,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和之前那样和尘宇打几个来回了。
“圣灵剑法·剑二十三!”
吞噬了拜勒岗的衰老能力再加上尘宇的虚空之核,尘宇终于可以在死神世界使出意境完善的剑二十三了!
虚空之核凝固空间,衰老之力减慢时间,在结合嗿虚剑,尘宇的这一剑已经不是在场的这四名零番队员可以抵挡的了。
虽然无法持续很久,但是只要这么一瞬间,被定在原地的四名零番队员,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嗯!”
而在尘宇使出这一招之后,一旁被波及的蓝染顿时感觉自己精神一阵恍惚,虽然很快回过神来,但是当他看到已经被重创同时倒地的四人后,无论何时都不收起的微笑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惊讶。
“一击秒杀四名零番队员,亚罗尼洛,你的成长速度可是有点让我害怕了呢……”
“那么蓝染大人是否要趁现在先解决我呢?”
听到蓝染的话,尘宇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蓝染,开始疯狂吞噬周围的灵子恢复力量。
最強作弊碼 作夢DR
同时镇住四人还是有点困难,要不是刚才吞噬了大量灵力,恐怕刚才还真可能会失败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