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8clh超棒的小說 1625冰封帝國 龍吟森森-第七十章 川藏決戰(2)四川總督(上)鑒賞-oat27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从天全石寨往东,全程沿着青衣水南岸行走,由于多为山路,虽然也能行
走马匹,不过前面敌情如何尚一无所知,在歼灭袁韬部后,便让十名侦骑化妆成明军,前往雅州探查。
侦骑的头目正是前榆园贼张七,这厮原本是刘泽清的夜不收,投靠瀚海军加入了灰衣卫,不过在灰衣卫里待了一年后,他觉得以自己的身手还是在战场上厮杀来的痛快,故此又申请加入到骑兵队伍,最后辗转来到了陈文盛的手下,是他麾下唯一骑兵旅的侦骑头目,手下有一百侦骑。
以前说过,张七武艺高强,身背两石力的开元弓,手拿两米长的大刀,原本就是明军的夜不收,加入瀚海军后,除了增加了一把能发出低声的三连发短铳,便别无他物了。
他是明军出身,扮演起夜不收那是驾轻就熟,何况袁韬的部队也是来自四面八方,大多来自陕西、河南,他一口山东话并不显得突兀,袁韬是姚黄余部最大的一股,手下很有些武力高强的人物,比如黑虎王高,单论武艺,袁韬部并不比瀚海军差点差多少,可惜到瀚海军出现时,单纯论武艺的时代已经落伍了。
但若是以侦骑的面目出现,有武艺傍身的话,扮演夜不收是最好不过。
与张七不一样,除了他,瀚海军骑兵的侦骑的标准装扮是:
替婚盛愛
一匹中等个头的战马,多半是蒙古马里的高大者,作为侦骑的战马,温顺、听话是最主要的,并不需要时刻上马厮杀,但一旦遇敌,耐力比速度更重要,因为那时上报情报比杀敌更重要。
一副弓箭,作为侦骑,你若是一幅标准瀚海军的装备肯定不行,故此,侦骑多半是力大、善骑射者,当然了,他们随身有一个皮囊,里面装着三连发短铳、手弩,用于悄没声息接近敌人后抓舌头。
娘娘不承歡:皇上是匹狼 銀飯團
一长一短两把刀,都是明军制式,短的自然是雁翎刀,长的则是从戚继光时代就有的双手长刀(结合了苗刀、倭刀特点的步战长刀)。
若是冬季,则是在一套标准的明军制式棉甲,当然了,质量远胜于明军,若是在夏季,则是标准的灰色麻衣,心口位置配有轻巧铁板一块,其它地方则完全没有遮护,作为侦骑,靠的是训练有素,是机警,是随机应变,并不需要你一杀到底,护住心口就是了。
都市邪天師 陸遊仙
头上则是一顶此时明军常见的遮阳毡帽,前面往上翘起,对了,就是水浒传里林中的那种毡帽,毡帽上吊着红缨。
作为侦骑,随便一位都是班长以上职级,除了短铳、手弩,皮囊里还装着地图以及绘图工具,还有用于传递消息的书本,在紧急情况下需要用暗语时必须查询书本才能得知,外出用的书与大本营的书又不同,只有两相对照才能明白。
皮囊里还有一瓶油,那是用来在紧急情况下烧毁皮囊里的物件儿的,至于短铳,紧急情况下你或者将它毁掉,或者扔在隐秘处,等到事情缓和时再找回。
张七在灰衣卫里学会了传递消息或绘制地图,不过他最烦这两件事,幸亏他在别的地方十分擅长,很快就当上侦察连连长,那些个烦人的事情就交给手下干了,自己正好居中调度。
神魔王庭
明军在天全到雅州的道路设有一个据点,就是在天全河与青衣水交汇之处,那里,向东二十余里可达雅州,向北三十里可达芦山县,向西二十五里可达天全石寨,向南五十里可达荣经县,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飞仙关,是她的名字。
如此重要的地方,以前杨展在此设有军堡一座,千户一名,不过在杨展被杀之后,李乾德代表“朝廷”对整个雅州进行了接管,眼下虽然早就不是文官当道的时代,而是武人日渐跋扈的时代,不过像李乾德这样的方面大员在普通武将眼里还是有些分量的,否则杨展也不会着了李乾德的道。
这名千户是世袭的千户,还是南面以前黎州安抚司土司的儿子,原本姓阿鲁,被洪武时被汉官赐姓张,最后干脆就以张为姓,世代为黎州安抚司(大渡河关键一段河面的夷人首领)长官,后来黎州安抚司取消,不过张家早已融入到汉人里,眼下这飞仙关的守将便是张家后代,世袭飞仙关千户,手下大部分士兵都是夷人。
可巧了,这张千户由于仰慕蜀汉的张飞,便也起了这个名字,当杨展被杀,李乾德、袁韬接管雅州后,张飞虽有些愕然,不过还是接受了新的上官,他虽然早已汉化,不过在汉人眼里却还是蛮夷,他这样的人镇守飞仙关才是天全、雅州守将都能接受的,否则无论是天全还是雅州,任何一方士兵站住了此地,便断绝了雅州通往山里的茶马古道,其中的利益就太大了。
这日,张七一行来到了飞仙关,见是袁韬的夜不收,张飞没有阻拦他们,打开关门放他们进来了。
飞仙关不大,按照张七的观察,最多能容纳三百名士兵,不过此地扼控天全-雅州之间的要道,要绕开此关,不是悬崖绝壁的高山,便是湍急的青衣水,而此关高达三丈,上面还有西瓜炮,易守难攻,后面的陈文盛想要去雅州,只能从此关通过。
张飞只见过袁韬、王高,并未见过张七,不过见他仪表不凡,还是小心奉承着,对张七的北方口音也丝毫没有怀疑。
张七却在想着,“此地至少有三百军士,还是三丈高的石墙,瀚海军就算将步军开过来用青铜炮轰击,估计也要花费至少一日才能轰破,而那时雅州的李乾德、武大定早就收到这里的消息做好防备了,川西局势复杂,一旦瀚海军的消息陡然传到那里,势必在明军、大西军产生连锁反应,到时候对瀚海军是福是祸还真说不定”
这就是他先后作为夜不收、“榆园贼”、“义军”、瀚海军,有着如此复杂经历的优势了,若是普通夜不收,抑或单纯“义军,抑或“榆园贼”,多半不会想到这些事情,做好分内的事情,观察好飞仙关的地形,估摸敌人的数量以及战力,然后报给后面的主将就是了。
不过张七就算想做点什么,以他们区区十人,面对着张飞三百人也无可奈何,若是一般孱弱的明军他们自然可以做那以一击十甚至击百的惊心动魄的大事,可眼下这张飞乃至其手下虽然都穿着明军军服,可头上却包着黑色的头巾,一看就是夷人出身。
这些人的神色明显比寻常明军精悍的多,想要骤起发难,就算拿住张飞迫使剩下的人投降也不容易。
因为当过灰衣卫的他知道,在川西一些个安抚司、千户所,里面的兵丁都不简单,都是各土司名下少量的“自由民”,实际上就是夷人里的小贵族,他们的地下都有大量的农奴的,想要这些人旦夕反水基本上不可能。
冰山公主與冰山王子 依雅陌
怎么办?
作为曾经的榆园贼头目,就这样摸清情况回去肯定不是他的风格,否则他也不会刚从灰衣卫转到瀚海军就当上了一个骑兵旅的侦骑头目——骑兵旅的侦骑头目享受营指挥使的待遇。
“当……”
正在此时,从飞仙关左侧的大山上传出来了一阵阵古琴的声音,张七一听便有些纳闷。
“如今兵荒马乱的,特别是袁韬这厮暴虐不堪,竟还有人又闲情逸致在山上弹琴?”
此时的他正好站在关城的城墙上,对面的大山山势陡峭、怪石嶙峋,苍松点缀其中,半山腰隐约有一道飞檐挑了出来。
“是何人在上面弹琴?”
雷霆戰歌
张七问道,那张飞笑了笑,也没隐瞒,“还能有何人?放眼整个雅州,也只有一个人胆敢来到此地抚琴,那就是新任四川总督李乾德”
“哦?”
“将军,此山叫大相岭,相传蜀国丞相诸葛亮曾在此地带兵打仗,见此山险峻秀丽,便在山上抚琴一曲,后人为了纪念他,便在抚琴处修建凉亭一处,叫大相亭”
相公,我家有田
“哦?那此地为何叫飞仙关?”
“将军,此地扼控四县之地,大相岭虽不高,不过却险峻异常,以古人的眼光,只有飞仙能过,故有此名”
张七问道:“李总督不是在雅州城下督军吗,为何跑到了此处?”
张飞笑道:“你真的不知?呵呵,蜀人尊崇诸葛亮,今日正好是他的诞辰,每逢此日,文人雅客都会齐聚大相亭,或抚琴,或吟诗作对,可是雅州最有名的地方,说是甚,圣人出,天下兴,凡是蜀中读书人,只要到了雅州附近,没有不过来附庸风雅的,李总督正好是四川人,故此……”
“那前面的战事?”
“雅州坚固,武总兵已经击败了前来支援的陈佳盛,现在李总督的中军、武总兵的军队已经将州城团团围住了,并抓了大量的民夫,原本是今日要发动总攻的,可巧又是诸葛孔明的诞辰,李总兵便决定罢兵一日,缅怀完圣人之后再做打算”
张七说道:“我跟着袁将军来到天全后,就被派到山外打探夷人的消息,这还是第一次回雅州向总督复命,正好他在这里,对了,这关城可有通往山上的道路”
“自然有的”,张飞不虞有他,带着他来到一段关墙处,那里正好有一道小门可以进出。
张七带了两个人上去了,上去之前,他向另外一个侦骑递了一个颜色,那人叫任九,却是与他一起起兵闹事的榆园贼头目任七的弟弟,任九的眼神闪过一丝犹豫,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巔峰球壇 傲劍天之英豪
张飞见张七挎着一个牛皮大囊,便问道:“这是何物?”
张七笑道:“袁将军破了天全石寨,得了几样宝贝,自然要孝敬给总督大人”,张飞不虞有他,便目送他们上去了。
尊貴小倌愛賭棋 銘樂
等张七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了,任九带着另外六人走下了关城,他们来到关城的东门一瞧,不禁有些傻眼了。
在东门前面还有一道马面墙,关城的马面墙自然不长,约莫一亩地大小,里面有大约十个人在那里守着,这处关城并没有设置护城河,不过依托一侧青衣水、一侧绝壁,加上主城门、马面墙的设置,在如此狭窄的地界上,也算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因为你再多的人也展不开。
任七正在失望中,按照刚才张七的暗示,那是要他几个靠近这里,趁机夺下城门,不过那样一来,他们就要面临马面墙四面城墙上敌人弓箭的打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