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6m9vb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兩百零五章 趙括變法讀書-707ds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因为魏无忌的出征,目前在赵国内施行变法的人已经变成了庞煖。变法向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魏无忌在施行变法的时候,就是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除却来自赵豹的直接或间接干涉,在本身的可行性上,也是面临着很大的难题。最严重的就是人才问题,无论多么出色的官吏提拔制度,都是需要人才的。
赵国原先的基层官吏们,大多都是郡县官的亲信,门客。如今想要任用有才能的人来接替他们的位置,这当然是好事,可问题是,得有可以接替他们的人。赵国不像秦国,秦国有学室,可以源源不断的培养出秦吏来,赵国没有相应的人才培养制度,魏无忌选择从乡野寻找那些受人尊敬,有贤名的人。
魏无忌先前找来赵括进行变法的决裁。
而这些难题自然也就需要赵括来帮忙,赵括告诉他的解决办法有两种:第一种是建立像秦国那样的学室,来专门的培养人才,这算得上是长远之计,而另外一种,就是召集各国的人才。赵国本身的人才储备不够,看着赵王身边似乎是人才济济,可实际上,基层官吏却是惨不忍睹的。
赵括发现,若是要撤掉那些官吏们自己安排的亲信门客,赵国只怕是要出现大量的空缺,根本没有人才能够补上漏洞,而赵括所提出的“考核”的办法,的确是能选出不错的人,可是这有什么作用呢?选出的那些人根本不足以填补空缺啊。
赵国的贵族官吏,是可以被理解,是可以被谅解的。因为赵国只有这些贵族,才是懂得书写,能认字,可以治理地方,带兵打仗的精英,不只是赵国,所有的国家都是这样,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人的危害,而是他们的位置没有人可以代替。秦国算是最特殊的,他是打破了这种贵族官吏制度的,虽然上层依旧是贵族把持,可是基层上已经看不到贵族的身影了。
各国涌现的贫苦的人才,士,也就是小贵族,他们通常是聚在大贵族的身边,形成一个利益团体,故而会出现战国四公子这样的得到数千小贵族追随的大贵族。赵王任免大贵族来担任郡守,县令等位,这些大贵族就会自发的将围聚在自己身边的小贵族安排在地方基层上,如此一来,各地都有足够的官吏了。
秦国是给与庶民一个可以成为小贵族的办法,准确的来说,他们不是小贵族,他们是吏。
赵括所施行的考核,看起来是筛选小贵族里的有能力者,实际上,是想将这些小贵族从大贵族的身边拉过来,让他们直接效命与赵王,划清与大贵族的界限。这对赵国的小贵族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本来就可以通过自己的才能来跟随大贵族从而获得权力,获得地位,又何苦放弃这些去参加什么考核呢?
庶女生存手冊
只有一些不受重用,想要证明自己的士,方才参与了考核,而这些不依附大贵族的小吏,在赵括没有参与进来之前,下场是很凄惨的,赵王并不能给与他们保护。比起这些小贵族,赵王更看重大贵族….这种根深蒂固的制度,并不是简单的考核就能改变的。
变法的阻力不是来自于赵豹,赵豹就是什么都不做,变法也未必就能成功。自从孔子之后,知识不再被贵族所垄断,庶民也有机会学习,也有机会能拥有治理国家的才能,可是,那些获得知识的庶民,就不再是庶民了,他们成为了新的小贵族,或者是成为了新的为庶民散播知识的学者。
这一点,赵括无法改变,只有全民教育的时代,这种知识垄断权才被瓦解,科举制都不能说是完全打破了这种精英阶级对知识或者对官职的垄断权。贵族,门阀,世家,豪强,地主,乡绅….在赵括看来都是差不多的,唯一有差距的可能就是道德水准了,这个时代的贵族基本上还是要脸的。
因此,魏无忌向各国发出邀请,不是邀请那些大贤,而是邀请士,只有这些外来的士,或许才能不依附大贵族,成为真正的吏。
实际上,赵括并不在意这些地方官吏是效命于赵王还是他们的上级,赵王都不在意这一点,赵括又何必在意呢?只是,赵括在意百姓的生活,有很多残暴,没有才能的士通过依附权贵的办法来欺辱百姓,逼杀百姓,这才是赵括所重视的,故而,他还是将心思放在了监察制度上。
救济灾民的事情,李鱼可以完成,而探查水灾的事情,有展来帮忙。
赵括自然也就有时间来推进变法,他的大量时间都是跟着庞煖来制定监察制度。韩非帮了虞卿几天,就回到了马服,为赵括的其余弟子们来讲学,他来代课,赵括还是放心的。变法里的底层官吏提拔,和监察制度,都没有能在赵国施行,庞煖也有些着急,秦国就能办成,赵国用同样的办法来施行,怎么会完不成呢?
没有什么人来参与考核,各地的基层官吏制度倒是变了,可是上任的大多还是原先的那些人。监察制度是成立了,各地都准备要派往大臣去进行监察,可是没有人愿意来担任这样的位置,赵王找来几个他信得过的大臣,想要委托这件事,可是这些人却都拒绝了,甚至还有因为觉得自己不能完成赵王的吩咐而自杀的。
没有人去地方上进行监察,空有一个制度,这有什么用呢?
这是魏无忌所留下的难题,魏无忌倒是按着赵括的描述,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基层官吏制度,里正,里典,里监门,再到亭长,啬夫,游徼等等,几乎就是照抄了秦国的基层官吏制度。不过,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才,只能是原先的小官分配到这些位置上,而这些人因为对魏无忌的反感,并没有能发挥出新制度的优势。
只有那些被魏无忌所安排下去的,从考核里得到提拔的官吏,方才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
监察制度同样如此。
庞煖摇着头说道:“赵国之政,愈发的混乱,这都是地方官吏因为反对变法而做出的事情,因为监察制度还没有完备,还有赵豹等人的庇护,所以他们也不害怕信陵君会治罪,他们有意的怠慢政事,甚至是为了破坏变法而乱政!!”,庞煖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这些时日里,信陵君一直在委派来自诸国的士来任吏..可这样下去也不行。”
仙劍奇俠傳1 管平潮
桃花折江山
“还是得要建立学室,有足够的人才,就可以抛开这些旧官吏,完成变法。”
“成立学室,这是当然要做的,可是要培养出足够的人才,这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啊…而他们如此怠慢政事,故意破坏,变法本来是为了让赵人过得更好,这样一来,却是违背了初衷…”,赵括说着,缓缓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身子,难怪这么长的时间里,魏无忌都没有能完成变法。
赵国的国力,不对,是基本国情不允许这样的变法,赵国没有培养官吏的手段,官吏也不是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来的,培养官吏的制度更是如此,赵国有的只是一帮子反对变法的贵族,要通过这些贵族来完成变法…赵括苦笑了起来,他心里是越来越开始敬佩商鞅等变法者了。
真不知道当初的商鞅是如何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完成的这一切…大概,他是在建立了学室等制度之后,再去推行的这些吧,唉,时间啊。
庞煖看着自言自语的赵括,并没有开口去打扰他,赵括皱着眉头,徘徊在室内,来回的走动着…看着他沉思的模样,庞煖心里却变得平静了下来,若是真的有人可以完成变法,那不会是魏无忌,也不会是自己,一定会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庞煖心里对赵括有着别样的信任。
少爺碗裏來
赵括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看着一旁的庞煖,认真的说道:“我们犯了一个错误。”
屍王兇猛:妖妻,親一口
庞煖惊讶的看着他们,却不明白他的意思,赵括即刻走出了内室,又令戈驾车。
“我们去哪里?”
……
平阳君赵豹正坐在府内看着书。赵豹平日里,还是个和善的人,他很喜欢结交那些有才能的人,可是他并不能像平原君那样礼贤下士,他有着自己的傲气,这反而成了他不如平原君的地方。但是赵豹并不理会这些,他没有别的什么爱好,他也不喜欢奢华,他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安静的内室里,大声的朗读竹简。
令人有些惊讶的是,这位平阳君酷爱儒家之学说,他跟荀子还是多年的朋友。每次坐在室内,大声的读着圣贤的言语,他总是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魏无忌离开之后,庞煖接手变法,又有赵括虎视眈眈,赵豹也就没有再做什么事情。他坚信,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是有利于赵国的,赵王迟早会明白这一点。
马服君的理想太远,赵国走不到的,魏无忌乱搞,只会造成更坏的结果。魏无忌眼里并没有赵国,他是因为回不到魏国留在了这里,他总是以自己救下了赵国而沾沾自喜,他在赵国变法,只是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能力,并不是为了赵国!
赵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他的赵国,这是赵氏的赵国。
赵豹正在读着书,忽有门客闯了进来,读书声戛然而止,赵豹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竹简,门客有些慌张的说道:“马服君来了。”
赵豹的门客们自从被赵括殴打了一次之后,心里就对他有些惧怕了,故而如此的混乱,赵豹一愣,丢下手中的竹简,起身骂道:“七月那厮,定是又惹了祸!你急忙去王宫,请上君派人来…”,说着,他就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内室,刚刚走到了院落里,就看到赵括正在跟自己的门客们聊着天。
看起来,并不是来找自己问罪的。
“马服君…”
“平阳君。”,赵括行礼拜见,赵豹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回礼拜见,方才笑着上前,拉着赵括的手走向了内室,赵豹并没有因为先前赵括将他摔倒而生气,他对赵括非常的热情,将他带进了内室之后,赵豹也不询问赵括的来因,而是与他寒暄了起来。赵豹向赵括询问他母亲的时候,赵括方才明白,原来赵豹跟自己的父亲,是认识的。
并不是寻常的点头之交,是真正有交情的。
赵豹认真的说起了当初的赵奢,又看着赵括,说道:“当初他屡次跟我说:括为人张狂,却没有什么才能,若是他犯下大错,请您救下他…如今看来,却是他有意戏耍啊…”,对于赵奢的行为,赵豹显然是不能理解的,这简直就是谦逊过头,若是赵括这样的人也是没有什么才能的人,那自己这些人又该如何自处呢?
他如此一想,隐约又觉得赵奢在骂自己。
他跟赵括说了很多跟赵奢的趣事,赵括只是认真的听着,聊了片刻,赵括这才说道:“我这次来,是想请您来帮忙的。”,赵豹一愣,方才笑着说道:“您说吧,我会帮助您的。”,赵括这才认真的说道:“请您来主持赵国的变法。”
“咳咳~~”,赵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才瞪大了双眼,询问道:“您说什么??”
“变法对赵国而言,并不是坏事,变法是我所提出的,我看到赵国各处的官吏,为人残酷,没有怜悯之心,只是靠着郡县官员的举荐,便胡作非为,不按王令收取税赋,抢占百姓的耕地,靠着耕牛来勒索庶民…”,赵括顿了顿,这才说道:“您是赵国的封君,他们这样的举动,迟早会让赵国走向灭亡,如果赵国灭亡,您还能拥有如今的富贵吗?”
“我所在意的,并不是自己的富贵,我在意的是赵国,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对变法,却不愿意向您出手的原因。我之所以反对变法,是因为变法根本无法施行,若是不许郡县官吏举荐,要罢免他们所举荐的官吏,魏无忌能找到足够的人来接替他们吗?通过考核才能的办法,来召集一批没有才能,对上君没有忠诚的人,这难道不会让赵国灭亡吗?”
“魏无忌是魏国的公子,他根本不会去顾忌这些,我们这些人围聚在上君的周围,帮着他治理各地,这些人里也包括您,难道您就没有合适的门客可以去帮您的?我听闻您身边有李鱼,有韩非这样的贤人,难道您就不想举荐他们吗?赵国的君王不用赵国的贵者来治国,这是可以的嘛?”
赵豹似乎早就憋着一股不满的情绪,直接将自己所恼怒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至于那学室,学室会造就大量的官吏,而这些官吏与上君无亲无故,难道他们治理赵国会比我们这些赵氏要更加的上心?会对上君更加的忠诚?”
赵括认真的听着,直到赵豹说完了,这才摇着头说道:“我的变法并不是要罢免那些被郡县官所提拔的小吏,也并非是要用他国人来替换赵人…我是要筛选这些官吏,留下他们之中有才能的人,赶走那些危害赵国的人,我的监察制度,也不是为了巩固变法,监察制度就是变法,监察制度就是为了督促官吏,不许他们作恶,鼓励他们勤政。”
ps:我听闻,真正的读者不会去催促作者更新,而是会投出自己所拥有的推荐票,月票。可是如今二三子只是想着催促我更新,却不想着投票,这就像是举起鞭子来驾驭战车,却又不给拉车的战马足够的粮食,难道这是君子可以做的嘛?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