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vplj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諸天普渡 txt-第782章 脫殼 (二合一章)分享-37ywz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这就是陈亦选择的降临这个世界的方式。
灭了周紫薇一具劫运金身,他也终于攒够了资本,开启天柱最后一个功能——示现·降兜率。
与另一个“示现·他化”一脉相承,却完全不同。
后者是身化他人,所谓于他化中,得自在故,差不多与“夺舍”类似。
前者却是分化一丝真灵降生胎中,重孕新生。
以凡胎肉体行尽十方微尘世界,大***,普度众生以成大道。
阳神世界作为七品世界,可不是那种七品之名的水货世界。
这是真的曾经几乎就要诞生七品大能的。
陈亦自几部真经中得观,七品金仙,又分两种境界。
一谓大觉,二谓大罗。
觉者,直指觉悟、圆觉之意。
真经中有言: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无上法王,便是世尊。
大陀罗尼门,就是总持一切的根本法门。
经文大义就是说成佛的根本之道,就是圆觉。
众生圆觉,即是佛。
一切众生皆有无明烦恼,无始有终,深陷因果纠缠,轮回无休之苦。
一念无明,无始有终,是众生轮回之因,断尽一念无明,便断种种心之虚幻,执不坏我之真实。
简单地说,就是证得真我,断尽前因,遁破大千,跳出轮回,不朽不灭,既为大觉之仙。
大觉之仙,在佛门之中,就相当于菩萨果。
但这一境界,只是“断因”,却未断“果”,还并非是真正的不朽不灭。
再上一步,便是真如无我,大罗之仙。
无名无相,不生不灭,非实非虚,不增不减,非是非非等等一切,就是真如。
无心无为无住,就是无我。
蜀漢的復興
无我并非把自己给证没了,而是证“空”了。
别管无名无相、不生不灭这些描述是什么意思,谁都解释不清。
因为这种境界,本来就没有语言能描述,也没有人能描述。
自然只能是“无”、“不”、“非”等等,因为世间本就没有任何语言、任何存在能描述、证明那种境界。
总而言之,“既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便是“空”。
这是陈亦还无法窥视的境界,更别说理解。
但从真经之中,他可以看到几分这个境界的特征。
不说那些玄之又玄的大道理,只说其中一个特征,便真有几分“无我”之意
若是证得真如无我,大罗之仙,那么诸天万界,过去未来,无尽时空,都再无“我”。
无论因果还是轮回,都无法沾染。
这也是另一层意义上的“无我”和“空”。
那是真真正正地不朽不坏。
如大道一般,不可名状。
只因金性不朽,强以“金”记之,称之为金仙。
大觉金仙、大罗金仙……
那种不可思议的境界,陈亦不无法仰望。
就算是这个世界中所说的阳神,恐怕离着真正意义上的大觉金仙都还有一段距离。
哪怕如此,却也不是现在的陈亦可以对抗的。
别说阳神,只是那些谋划万世,横断纪元的上古圣皇、魔神,与中古诸子的存在,如果没小须弥天柱相助,陈亦还真不敢随便踏入此界。
却没想到,降生凡胎之中,便被迷了真性。
想来也是题中之意。
肉体凡胎,哪怕能承受得住陈亦浩瀚如渊海、灿烂若繁星的意识与智慧?
七年过去了,才堪破这胎中之迷。
毕竟只是一丝真灵,而不是真正的“陈亦”。
如今也只是复了真性,属于“陈亦”的智慧,却还需要时间,随着这新生的凡胎蜕变,足以承受之时,慢慢恢复。
看着眼前孤坟,陈亦……也是洪辟,沉默了下来。
降生此世,于彼胎中蕴育血骨,恩养七载,这母子情分,至亲亲恩,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抹煞的。
只可惜,他深陷胎中之迷,不能挽回这悲剧。
不过就算没有,恐怕也无法挽救。
因为他用的“坐标”,本就是梦冰云死前的不甘之愿。
【梦冰云的心愿:『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云散梦断怀冰叹,一生所托非良人。
梦冰云,上代太上道圣女,太上道宗梦神机胞妹。
于青楼历练,邂逅一时之俊杰洪玄机,便把情丝相系,甘愿嫁入洪府为妾。
洪玄机为一代理学大师,武道超绝,一心大业,梦冰云为其诞下一子,其子七岁之时,经洪玄机默许,洪玄妻正妻赵氏将其毒杀。
兄不兄,夫不夫,一心系大道,断情绝性,一代圣女,沦为相争棋子,只落得玉殒香消,空余长恨。
任务目标:为梦冰云讨回公道
任务奖励:愿力x500000,造化x10,宇宙二经,】
【警告,本世界为七品世界】
陈亦知道始末,在这件事中,梦……虽是受害者,却也并非全然无辜。
她与洪玄机之遇,本就动机不纯。
是为修炼太上忘情之道,才将一缕情丝相系。
却没有想到,太上忘情,得情而忘情,谈何容易?
反倒把自己搭上,落了个如此凄凉下场。
虽然如此,毕竟……
无论如何,她也是自己此世生身之母。
子不言母过,血脉亲恩,不得不报……
话又说回来,他这次能堪破胎中之迷,又何尝不是因为梦……身故的刺激所致?
若无此遭,他也不知还要深陷胎中迷多少载。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说实话,觉醒了真性的陈亦,对于多出个娘来还有些不适应。
同时属于洪辟的记忆和感情,还有早早失去父母的经历,也让心中有着别样的情绪。
罢了,世尊尚有生母摩耶夫人,更是曾亲封佛母大孔雀明王。
生身之母,亲恩不可负。
此世,我非陈亦,乃梦冰云之子,洪辟。
心有决断,陈亦……应该说,洪辟,对着孤坟墓碑伏拜叩首。
母亲,生身之恩,儿必当报,只是我生此世,有大愿要了,不可意气。
日后功成,当以一切不可思议力,为您破开时光长河,重聚真灵,奉为佛母,与天地同寿,受众生共尊……
“嗷呜~~!”
就在洪辟叩拜,于心中立誓之时,忽闻一声长嚎,打破寂静山林。
狼嚎?
洪辟微微一惊,反应过来。
这里是西山,非但有猛兽毒虫遍地,传闻还有许多精怪妖魔藏身,十分凶险。
目中微光一闪。
为什么那赵夫人毒杀她后,要将其埋骨西山?
武温侯府可是有着自己的祖陵家冢的。
就算她只是一个小妾,无法入葬祖陵,至少也要陪葬家冢,怎么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埋在荒山之中?
还那么“好心”,让两个家丁来帮忙下葬。
那家丁下葬之后,又急急离去。
看起来,是因不情愿,毕竟是一个被大妇扫地出门的妾室罢了,也在情理之中。
守護靈
可事实是,两个七岁孩童,却被独自留在这山中。
夜明星稀,山路崎岖,毒虫猛兽遍地,精怪妖魔暗藏。
两个小小孩童会是什么后果?
竊玉偷香 青鯉
果然,那赵夫人既已下毒手,又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两个祸根?
梦冰云只是区区一个小妾,无名也无分。
别说武温侯,赵夫人身为府中大妇,便是说一句心情不好,将其打杀了,也无人会说什么。
但不管如何,洪辟兄弟二人有武温侯血脉,哪怕本身也不受那位武温侯待见,可毕竟虎毒不食子。
不是他们狠不下心,而是他们不能背负这等污名。
尤其是在两个儿子年纪尚幼,也并未做出什么大逆之事的前提下。
玉婆娑 一半是天使
那位武温侯还是当世理学大家,行事素来标禀礼法。
若真无缘无故害了他们,不仅是污名,更是恶名,武温侯背不起,她赵夫人更背不起。
可若是于祭奠亡母之时,意外死于山中野兽之口,那便合情合理,无人能置喙了。
真是好恶毒的心思啊……
“啊!什么声音?”
边上响起洪易惊呼。
显然他也被那一声狼嚎惊醒。
睁着还有点迷糊的眼,紧张地四处张望。
却发现洪辟正睁眼看着他,神情有几分异样,眼中之清明也大异于往常。
只是他初醒,又惊又吓又喜,倒没有注意太多。
“大兄?你醒了!”
露出喜色的小脸,旋即又变得惊惶:“是西山狼!大兄,快跑!”
他猛地跳起来,小小的身子迅速越过洪辟,挡在身前,满脸紧张,紧紧盯着一处。
孤坟左侧,十数太外,层层林木之间,出现了几点如鬼火般浮动的幽绿光芒。
洪易年纪虽小,却熟读种种经书杂记,博闻强识,知道这山中种种野兽。
也正因如此,他这毫无犹豫地挺身来挡的动作,更为难得。
洪辟看着这个小小的背影,不由嘴角露出一丝温和笑意。
眼珠微动,思维电转,便已有了某种决断。
“洪易,好好活着,为了娘亲,为了我……”
这隐含决绝之意的话语,令洪易微微一惊,尽管这番话,绝不像是出自他那个憨鲁大兄之口。
“咚!”
一声闷响,洪易还来不及反应,便觉脑后一痛,眼前一暗,就昏了过去。
洪辟接住软倒的洪易,将其轻轻放在地上。
便站直身来,看向那林中的几双泛着幽光的眼睛。
攥了攥双手,看着肉乎乎的小拳头,洪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吼……”
似乎因为他的动作,林中的野兽感受到了挑衅一般。
几个黑影一闪,从林中跳了出来。
果然是狼。
这西山狼还和别处不大相同。
肩高五尺有余,一身黑亮的毛发,一双在黑夜中泛着惨绿幽光的眸子,十分雄壮、狞恶。
若是洪辟能恢复几分力量,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这几只恶兽怕是连靠近他都不敢。
只是如今他这小身板,恐怕都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洪劈却没有惊惧退缩之意。
目中清明平静,竟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几只西山狼。
“吼……”
几只恶狼低伏前肢,呲着尖利的牙齿,发出低吼之声。
洪辟小脸上反露出笑容,竟透出祥和之意。
有些肥嫩的小手立于胸前,拇指食指指尖轻捻,作说法印,掌心虚虚按向几只恶狼,口中轻声诵道:“我来此世行境,于我法中修行梵行,”
“以无量无边智慧,广开方便,世间众生诸有情者,皆得无尽受用,悉蒙开晓……”
“吼……”
几只西山狼惨绿的眼中,虽然仍旧凶光毕露,却在缓缓淡去。
发出的低吼声,似乎也少了几分凶狞之意。
前爪不安地在地上刨动。
“尔等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何不拜我,日后我道一成,当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光明广大,功德巍巍,”
“但闻我名,便得诸根完具,出脱疾苦,恶道轮回。”
“嗷呜……”
闻得此言,几只恶狼竟如听懂了一般,竟然低嗥一声,四肢齐曲,趴伏在地,狼头连点。
竟似对洪辟叩拜一般。
“呼……”
洪辟呼出一口浊气。
别看他淡定,实际上也没有太大把握。
还好。
真经所得的神通,是深刻在神魂之中,只要他一丝真灵尚在,都不会消失。
異能高手在官場 如朕
那些大神通他现在还无法使出,但舌灿莲花这个神通却是有条舌头就行……
再加上他话语中带上药师真经的佛法真意,总算是降伏了这几头恶狼。
洪辟伸长手臂,分别在五头西山狼头上轻抚了一下。
这五头西山狼哪怕是趴伏下来,也几乎都比他还高,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还要稍微踮起脚根才能做到。
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洪易,洪辟咬了咬牙。
指着其中一头西山狼:“你,来咬我两口。”
“??”
那头西山狼露出满脸懵比。
……
“啊——!”
没过多久,山林之中响起一声惨叫,惊起无数夜鸟小兽。
重生之算賬
五头西山狼,驮起浑身痛得直颤抖的洪辟,撒开四爪,奔入了那层层深林之中。
天蒙蒙亮,晨光照射在洪易脸上,眼皮微微跳动,睁了开来。
“大兄!”
短暂的迷茫之后,猛地跳了起来。
疯狂在地周边寻找。
没过多久,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找到几块破碎的衣物,还有几块碎肉,几片血渍。
“大兄——!”
稚嫩的声音,如夜枭啼泣……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