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2vi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樊籠-第50章 怪僧推薦-sxi45

諸天樊籠
小說推薦諸天樊籠
“以一人之力一击杀死四名零番队士,还有那种恐怖的剑法,亚罗尼洛,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看着大气中的灵子迅速汇聚,蓝染双眼牢牢的盯着正在调息恢复的尘宇,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巧合罢了,要不是他们让我吞噬了那么多灵力,我恐怕也无法做到了。”尘宇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道:“还有,蓝染大人麻烦你不要用这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瘆得慌。”
看到尘宇脑后睁开的一只眼睛,蓝染摇了摇头,朝着灵王大内里的方向走去。
在经过生死不知的四名零番队士的时候,蓝染脚步一顿,看向正在打坐的尘宇,道:“怎么,不吞噬他们四人吗?我想吞了他们肯定对你大有裨益吧?”
“没有这个必要,这里的灵子浓度足够我恢复了。”听到蓝染的话,尘宇依然紧闭着双眼,道:“而且,他们还有别的用处。”
“是吗,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我在灵王的王座前等你。”
说完,蓝染身后翅膀一振,直接朝着空中那座巨大的灵王大内里飞去,而那里,则是驻守着最后一位零番队士,只要打败了他,就意味着灵王之位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看着蓝染逐渐消失的身影,尘宇的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重生之吸血鬼的冰山獵人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不知道蓝染能不能打败那个能力完全就是作弊的真名呼和尚,希望崩玉顶得住吧~
想到这,尘宇立刻加大了无极魔经的运转速度,同时饕餮甲和嗿虚剑也开始大吸特吸起来,刚才的消耗过大,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必须得抓紧时间恢复。
至于这四名零番队士的尸体,尘宇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缓缓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四只诡异的眼睛突然从饕餮铠上睁了开来,牢牢地盯着地上的四具尸体!
这么好的战力,吃了太浪费了,不是么~
……
“可以让我通过么?兵主部一兵卫。”
看着眼前这个手里拿着一支巨大毛笔的肥胖和尚,蓝染幽蓝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缓缓落在了地面上。
“叫我的名字叫的真随意呢,小鬼。”兵主部一兵卫艰难的站起身,将巨大毛笔杵在地上,歪着头,说道:“喉咙烧毁我可不管哦~”
唰!
还未等蓝染说话,原本一脸杀气的兵主部一兵卫在地上划出一条黑线,然后好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往后跑了几步,再一次划出一条线。
“从这里!到这里!之间!打败你!”
粗犷的面容上带着孩子般纯真的笑容,兵主部一兵卫轻声嘀咕了一句:“有点远呢~”
看着两条线之间不过三步的距离,蓝染笑了笑,道:“我想不需要这么麻烦了,因为在我走到你那之前,你就会死。兵主部一兵卫!”
“所以我说……”兵主部一兵卫依然背对着蓝染,手中的毛笔在空中迅速画出一个圆,几乎是瞬间写出了一个“封”字,冷眼瞥向他的身后,道:“不要叫我的名字叫的那么随性!”
“轰!”
神印蒼穹 浮生若夢
一只巨大的手掌蓦然从空中出现,直接一掌拍在了蓝染身上,将其重重的砸了出去。
“咳!!!”
被这恐怖的一掌击中,蓝染直接突出一大口鲜血,胸前的钢皮也碎裂了开来,明显是受了重创。
“千里通天掌。”一道声音突然从手掌上传出,蓝染面前抬起头,发现兵主部一兵卫居然从那巨大的手掌上钻了出来,瞪大了圆眼看着他:“将击中的东西不分青红皂白的打飞到千里之外。”
听到兵主部一兵卫的话,蓝染本能的就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喉咙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来。
“看~吧,我不是说了。”兵主部一兵卫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烧毁喉咙,我可不管哦~”
醒龍
骤然间,兵主部一兵卫和那巨大的手掌突然回到了原地,然后在蓝染有所动作之前再次挥了出去。
“等你从千里之外回来之后,再好好反省吧~”
蓝染被这力与速都打到了顶峰的一掌直接击飞了出去,巨大的力量甚至让蓝染直接突破了音障,在空中传出一阵爆响。
“真是动听的声音呢,好像再听一次啊~”
鳳還巢之妾本風華 文閣
酷拽校草杠上不乖純妻
昂起头看着瞬间消失在远方的蓝染,兵主部一兵卫有些遗憾的说到,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走到的另外一侧。
血弦 隨風飄搖
“明明知道那是幻觉,还是真的打出去了么?真是个怪癖好。”
空空荡荡的路面上仿佛镜面般碎裂了开来,露出了站在那完好无损的蓝染本体,不用说,刚才的那一切就是镜花水月制造的幻觉。
“你这是叫镜花水月吧?居然能够欺骗我的五感,真是的,没办法呢……”原本一脸好奇的兵主部一兵卫脸色骤然一变,被森冷的杀气所取代:“杀了你吧!”
看到仿佛化身修罗般杀气凛然的兵主部一兵卫,蓝染微微摇了摇头,挥刀朝着兵主部一兵卫冲去。
而兵主部一兵卫则是迅速的将那支巨大的毛笔挡在了跟前,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你的表情还真多呢。”看着似乎是为了挡下自己的一击而喜悦的兵主部一兵卫,蓝染笑道。
妖劫錄之焚天
“似乎很愉快呢~在决定要杀我之后。”
蓝染单手发力,将兵主部一兵卫的毛笔震开,随后一剑朝着其刺去,但是却被兵主部一兵卫灵活的闪躲了开来。
躲过蓝染这一剑的兵主部一兵卫以他这个神采完全不符的速度挥动毛笔从侧面朝着蓝染砸去,大有直接砸碎蓝染头颅的意思。
不过这一切却完全落入了蓝染眼中,面对着势大力沉的一击,蓝染只是轻轻的举起左手,就将毛笔拦了下来,然后重重的甩了出去。
“仅仅只是这种程度吗?灵王最后的守护者,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就让我……”
“你用“手臂”拨开了吧?”
完全没有在意蓝染的话,兵主部一兵卫滚圆的双眼看着蓝染的手臂,道:“就是那只手臂吧,碰了我的笔……”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