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utc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兩百零六章 相親分享-gamhl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正当赵括认真的阐述自己的想法的时候,院落内忽然变得喧嚣了起来,赵括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屋外,赵豹也是如此,赵豹站起身来,急忙走出了内室。有一群武士正急急忙忙的走进了院落里,这些都是守护王宫的武士们,带领他们前来的正是服侍赵王的宦者令扑。
扑虽担任宦者令,可他并不是阉人,相反,他高大强壮,善驾善射,深得赵王的喜爱,赵括将他理解为赵王的贴身保镖。他站在院落内,狄站在他的面前,抬着头,用鼻孔盯着面前的扑,两人站的很近,盯着对方,一言不发,气氛有些不对,扑与他凝视了片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便直接从狄的身边绕过去,想要前往内室。
江山為聘:皇後你嫁了吧
狄转身,伸出手来,在他的胸口上一推,扑发出暗哼,后退了一步,看向狄的眼里有些惊讶,狄还是拿鼻孔盯着他,瓮声瓮气的说道:“没有马服君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戈站在狄的身后,也是不悦的看着扑,老头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赵括吩咐李鱼帮助地方官吏救济灾民,李鱼带走了幸,赵傅,王樊等人,却留下了戈和狄。
这两位便跟在了赵括的身边。赵括忽然来找平阳君,随后这些人又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戈,狄自然是将这些人当作了敌人。
扑看了狄一眼,这才看向了狄身后的戈,比起蛮横无理的狄,这位老者似乎要更和善,知礼。扑傲然的对戈说道:“我是宦者令扑,因为上君的命令前来,不知道您是谁?”
“我是你大父!”
老公惹上桃花劫 baby魅舞
“你敢辱我?!”,扑顿时就急了,就要朝着这个小老头扑过去,狄猛地抓住他的肩膀,侧身一甩,居然是将这位五大三粗的勇士在空中转了一圈,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狄直接就将膝盖抵在了他的胸口,压得他动弹不得,这才对周围的武士们叫道:“不许靠近!!”。
那些王宫的武士们都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们是知道扑有多能打的…没有想到,居然如此轻易被那蛮子所制服。
家有冥妻 柳下僧
扑脸色赤红,瞪大了双眼,凶狠的看着狄。
“狄!!”
赵括大叫道,狄一愣,看向了身后,赵括皱着眉头,说道:“放开他。”,狄讪笑着站起身来,又伸出手来一把将扑拽了起来,看着面前羞愧难当的扑,赵括看向了赵豹,赵豹有些尴尬,他当然知道这些武士为何而来,还不是他先前跟上君求援,他急忙开口说道:“他是我所叫来的,是为了告诉上君,变法的事情…”
赵括看着周围那些武士,又看了看扑,笑着点了点头。
他走下来,对扑认真的说道:“请您不要怪罪,的确是我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来打扰,这是我的过错…我向您道歉..”,听到赵括这么说,扑急忙俯身行礼,说道:“不敢。”,赵括这才亲切的邀请扑进来详谈,赵豹尴尬的笑着,拉着扑走进了内室,过了片刻,赵豹这才将赵括送出了府邸。
送不出去的男寵 夜凝紫
“我今天算是明白了…上君说是有多么尊敬您,可是真正出了事,他还是会帮平阳君,那个扑,根本就不是为了听什么变法而来的,他带了那么多的武士,显然就是要护住平阳君…”,狄在半路上反应了过来,开始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戈驾着车,瞥了他一眼。
“您看出来了?”
劍神修魔
“是啊..”,狄点了点头。
“那您可真的聪慧。”,戈说着,继续低着头赶车。
狄笑了笑,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
“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夸您聪明呢,赵王不用您来担任国相,实在是可惜了。”
赵括又回了一趟庞公的府邸,让他做好准备,这才又驾车返回了马服乡邑,在他离开后之后,赵豹便召集了各地的贵族。庞公原先还不知道赵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自信,觉得变法可成,可是只是过了一段时间,各地的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方官吏们一改原先的模样,纷纷开始投入到工作里。
赵豹开始负责考核的事情,有大批辞官的旧官吏,有名望的士,纷纷前来,参与考核之后被分配到各地,赵国的地方行政系统所出现的空缺很快就被填补上,拥有了更多的官位,这对贵族们而言,是一件好事,他们鼓励自己的士去参与考核,通过之后,再由赵豹出面来安排在自己的身边,这对他们而言,只是多了一道流程而已。
為聖
当然,赵豹做事还是比较认真的,那些完全没有才干的,甚至都无法通过最简单的考核的,被他一顿训斥,数个人因为羞愧而自杀,这极大的提高了赵国官吏的平均素质,随后,监察制度也迅速落实,几个赵氏的大贵族成为了各地的刺史,帮助赵王来监察地方,整顿吏治。
还是有人对这些感到不满,可是这些表达了不满的大贵族,却很快就被剥夺了爵位,贬为庶人…这是赵豹所下达的命令,赵豹居然开始主持变法,这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有几个支持变法的大臣,对赵豹参与变法的事情很是不开心,因为赵豹所进行的变法,只是一种妥协。
各地的官吏还是由贵族们所举荐,监察他们的官吏还是可能会偏袒他们。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魏无忌进行了两年的变法,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地方政事开始正常的运作,在施行了效仿秦国的基本官吏制度后,成效是巨大的,先前的赵国,官职体系非常的落后,甚至连县城,乡,里的划分都不明确,而如今,情况就不一样了。
马服被归为乡,隶属邯郸县,由王樊来担任乡啬夫,赵傅来担任游徼。当初那些跟随赵括的门客们,也都被赵豹任命到附近,担任亭长,里正之类的官吏,赵括先前询问他们,是否有愿意担任官吏的,多数人还是想要留在赵括的身边,只是一批人是愿意担任的,至于王樊,赵傅,那是赵括所举荐的。
因为王樊心里的确是怀着治国的志向,而赵傅是一位知道律法,认字,打过仗的人才,赵括那么多门客,只有赵傅是最适合担任武职的,幸,狄这些人不认字…李鱼,明,戈是不愿意当官。
赵国各地都相继进行了抉择,县乡的识别,则是庞煖亲自制定的,这位老者去过赵国每一个地方,对赵国各地也非常的熟悉,他有着自己的办法,按照地理位置,人口,经济发展程度等,进行了详细的划分。
在设定明确的地方行政级别之后,便是来委任这些新出现的地区的官吏,按着不同的级别,来任命不同的官吏,重新划分上下级关系之类。比起原先赵国那非常简陋的官吏制度,如今可谓是大有突破…政事有详细的划分,有人负责税收,有人负责耕作,有人负责抓贼。
税收,治安,农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变法而有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
重生之天價暖妻 五月飄零
鬼王庶妃:全系召喚師
赵括这些日子里,可以说是非常的开心,他常常到各地,看到押解着盗贼的亭长,看到正在重新计算当地的耕地,亩产的啬夫…他都仿佛在享受着最美的风景那样,流连忘返,只是看着这一切。魏无忌给变法打好了基础,在大贵族的扶持下,变法就好似是水到渠成,地方制度正在飞速的发生变法。
而接下来,就该是王宫内的变化了,王宫内的官职也要进行变法,这也是赵括原先就提出来的,不过,赵括目前没有急着去做,如今的赵国还在打仗,大臣们都有自己的职责,在这样的时候进行上层官职体制的变革,赵括实在害怕会引起混乱,会影响前方的战局。
事情好像都在往好的那一面发展。
官場潛規則
赵王九年,赵国的基层制度,已经是完成了大概,监察制度,已经全部落实,毕竟监察制度所需要的人手并没有基层制度所需要的那么多。赵国最大的问题,还是缺少人才,这些小吏,可不是谁都能来担任的,要认字,要懂法,要知数算,光是这三个要求,就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
小家伙也迎来了自己的三岁生日,赵括想要给他做个蛋糕,却不知道如何制作,最好只好给他送了礼物了事。赵括给他送了一个迷你的战车,这小战车是杜打造的,下方是镂空的,就好像是后世的婴儿车那样,赵政可以走进战车内,自己抓着战车跑,美中不足的是战车有些重,小家伙跑不了多久。
赵政非常的喜欢这个礼物,作为报答,他在赵括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随后,他每天都是扛着战车,高呼着“马服子在此!”,在马服乡内四处乱跑,马服乡的孩子们,也都愿意跟着他玩耍。赵政就坐在战车上,认真的看着周围的小伙伴们,说道:“我拜您为驭者!您要为我驾车!”
“好的,马服子。”
“要说唯。”
“唯!”
“嗯,还有您,我要拜您为将军,您带领军队!”
“唯!”
外星王妃
有很多大了赵政好几岁的孩子,也愿意跟在他身边玩耍,因为赵政那里有很多好吃的,还有很多的玩具,他可以分给众人木剑,就这样,千古一帝在马服组织了一支大军,有驭者,有将军,还有几个国相,五六个亭长,大军在马服各地展开了进攻,玩的不亦说乎。
韩非穿着厚厚的衣裳,刚刚从学室走了出去,朝着赵括的院落走去,刚刚走进了乡里,就被赵政的大军给围住了,赵政拿着剑指着他,奶声奶气的叫道:“您已经被我俘虏了!”,韩非大笑着,点着头,说道:“好,我被俘虏了..请马服子宽恕我啊!”,赵政这才放下了木剑,对他说道:“那您要当我的国相!”
韩非一愣,苦笑着,说道:“等我从老师那里出来,再来当你的国相。”
赵政非常的开心,急忙从战车上跳了下来,冲到韩非的身边,韩非将他抱起来,他这才在韩非的脸上啄了一口,这才笑着跑开了。
在马服,所有人对赵政都很友善,他们都很喜欢他,宠溺他,除却大母之外,戈是最宠爱他的,或许是因为戈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将他当作自己的孙子,每当赵括要训斥他,赵政就跑到戈那里,戈总是护着他,胡须一颤一颤的,讽刺赵括当初的劣迹,还有狄,狄总是说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赵政,还常常叫他婿。
可是这些人里,愿意陪他玩耍的,只有两个人,戈和韩非,当父亲忙碌的时候,戈就将赵政偷偷抱上战车,那是赵括的戎车,然后就为赵政驾车,赵政也总是缠着他,而韩非也喜欢陪他玩游戏,还很喜欢给他讲故事,可是赵政不喜欢韩非的故事,他更喜欢狄的故事,狄讲的故事才好玩呢。
韩非走进院落内的时候,赵母正在训斥赵括,韩非不敢继续待着,急忙走出了院落。
赵母看了看门,这才放低了声音,她无奈的说道:“这是你父亲与许历约定好的婚事,若是你不愿意答应,有心属的人,讲她带来也可以,可是你呢?既不带别人前来,也不愿意迎娶,你是想要干什么呢?”,赵括只是低着头,许历的女儿,他都不曾见过几面,直接谈婚论嫁,他实在是有些不情愿。
赵母看着他一言不发,忽然,眼眶就泛红了,她低声说道:“我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去见你的父亲了…我也不能总是照顾你,你身边也需要有个人来照顾你,别的不说,政的生母,这都多久没有来看他了,我看政都忘了自己有个母亲,我要是走了,他该怎么办呢?你又该怎么办呢?”
“若是你的父亲还在…”,赵母伤心的说着,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赵括抬起头来,看着母亲,急忙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手来,擦掉了她的眼泪,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娶,只是那许历的女儿,我也不知道是…”
“括,我不会害你的,她是个贤惠的女子,我吃过她做的饭,也穿过她织的冬衣…为人漂亮,你娶了她,一定不会受苦…这样,明天她就要来给我送冬衣,每年都是这样的,你先跟她见见,好吗?”
赵括长叹了一声,看来,被逼着相亲,这是每个时代男人的宿命啊…自己也的确不年轻了,乡里跟自己一般大的,如今孩子都开始在耕地里忙碌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就这样,明天我见见她。”
赵母这才笑了起来。
“早该这样,早该这样了。”
ps:看到有书友说可以让退伍兵来担任官吏…嗯..这个时代全民皆兵,所有健康的成年男子都要进行军事操练,都是要上战场的,全国都是退伍兵,除非是军官,不然还是没有文化,不可能成为官吏,而军官,他们本身就是官吏。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