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ktuny小說 《數風流人物》-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七節 沒把自己當外人熱推-4fmz0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对冯紫英来书,这么穿越一回,若是《红楼梦》书中大名鼎鼎的大观园若是因为自己而湮灭在这段时空中,无疑是一大憾事。
他不知道这大观园贾家究竟是如何建成的,也不清楚他们聘请了哪里来的建筑设计师和工匠,但是单凭那书中描绘和前世中无数个根据书中描绘而临摹出来的版本,都能感受到这个园子的华美壮观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发现自己还是不愿意打破《红楼梦》原书中的某些经典的走向轨迹,当然若是让黛玉、晴雯和金钏儿这等花一般的女子就此凋零,让迎春、湘云这等千红一哭结局凄惨,那也是他绝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让美好的一面尽可能的保留下来,让不尽人意的东西在自己的影响下变得圆满,仅此而已。
大观园无疑就是最重要的一环,若是因为自己的干涉让林如海不肯将银子借给贾家而导致大观园不再出现或者没那么完美,让本该住进去的诸位姑娘为呢个而演化出无数绝美故事,那无疑是一大遗憾,他不愿意,当然他也希望这里边的男主人自动替换为自己。
嗯,或许某一天,这大观园还能落在自己手中,那岂不是更好?
贾赦和贾政都没想到冯紫英居然如此热情积极的支持建园子,甚至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未来园子的用处,这让他们都颇为惊讶。
在他们看来,林如海的十五万两银子借给了贾家,论理林黛玉若是要嫁给冯紫英,那么这十五万两银子就应当在林黛玉出嫁时以陪嫁的形式归还,先前贾赦那么一说现在荣国府困难,未尝不是给冯紫英打预防针,提醒莫要对三年后黛玉出嫁时就能收回这笔银子报以太大希望。
冯紫英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听不出其中隐含的意思,但是对方似乎却毫不在意,甚至还兴致勃勃地探讨起园子建成贵妃省亲后让姑娘们入住的事儿。
这一位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或者是冯家真的富豪到连十五万两银子都不在意的程度了?那就未免太夸张了。
不过无论如何冯紫英的这个姿态还是让贾赦贾政心里放下了许多,只要冯家不计较这十五万两银子的归还时间,那么一切都好商量。
而对于贾家来说,如何尽快尽善尽美的把园子建起来,让京师城里那些个盯着几家的人们看清楚荣宁贾家的底蕴,根本不是那等暴发户所能比的,贾贵妃也能在宫里边把头昂得高,胸挺得更起。
等到冯紫英出了荣禧堂去往老太君院子时,贾政和贾赦才讨论起这个情况来。
“看样子冯家真的是很有底子啊,十五万两银子,居然满不在乎,二弟,你说咱们以前是不是太小瞧冯家了?冯家在大同扎根多年,冯唐又在榆林收刮几年,看样子他们的家底儿不是三五十万两打得住的,没准儿都有百万家资啊。”
贾赦一说起银子就忍不住双目放光,“这冯家也是乌龟有肉在壳子里,外边儿看不出来,看看他们在丰城胡同的宅子,原来逼仄得紧,后来听说把两边的旧宅院买下来重新修缮了,才勉强像样,日后林丫头若是嫁过去,也不知道是就住这老宅子呢,还是另外起新宅?……”
“大哥,这会儿说这个还太早了吧?要嫁也该是那沈家女先嫁,若是如海不幸,林丫头还要守孝三年呢。”贾政摇摇头,“不过冯家三房独苗,恐怕是不会分开的,多半是在原有旧宅子上重新拆修起屋,如大哥所说,冯家若是那般有底子,肯定不会亏待林丫头。”
“嗯,真要那么有钱,二弟你说咱们这十五万两银子是不是可以暂时不考虑归还?我们府里的情况,哪里是两三载能凑得出来十多万两银子的?”贾赦这才挑明自己的意思,“我看紫英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咱们欠账不赖账,日后真的宽裕了,当然也是要还的。”
贾政脸色一阵难堪,但是却无法应答。
他当然清楚这欠账岂止是两三年还不上,便是十年八年都未必能还得清,偌大一个贾家,现在每年都是亏空着,拆东墙补西墙,就这样都有些撑不住,更别说凑银子还账了。
真要还钱,那就只有卖家当了,可府里边还有多少值钱的物件呢?
贾政在琢磨着未来如何还账,而贾赦心思却已经转到了冯家为何如此有钱的问题上了。
那孙绍祖前些日子来信逼逼叨叨的要自己还银子,可自己哪里有银子还给他?就算是有,进了自己口袋,哪里还能出去的?
那厮便说愿意娶二丫头,甚至还愿意再奉上五千两银子。
虽说那厮人生得甚是丑陋,性子也是暴躁,年龄也是三十好几,又是续弦,但是家资却是恁地丰厚,这么一算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邢氏倒是说起不如把二丫头嫁给冯紫英为妾,这听起来有些难听,可林丫头若是真要嫁给冯紫英,让二丫头过去和她作伴,倒也不是不可以,而且冯家这般有钱,若是能拿出二三万银子来,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至于面子,那值几个钱?能和银子相比么?
********
到贾母院子里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或许贾母是真心高兴的,但是对于邢夫人、王夫人以及王熙凤、李纨这些人来说,只怕心情就未必如贾母一般纯粹的喜悦了,多半也是夹杂了一些其他的感觉。
即便是贾迎春、探春和惜春这些姑娘们来说,只怕都会有些十分微妙而复杂的心思。
眼见得原本和自己一样的闺中密友突然寻得一个好人家,而且还是大家都认识甚至熟悉的,这种感受真的很难用一两句话来形容。
不过对于冯紫英来说,他却顾不到那么多了,只能规规矩矩地问好寒暄,然后介绍了林如海和林黛玉的境况,顺带也简单介绍了自己南下扬州公干的一些事儿,倒也让一干妇道人家听得津津有味。
在一干目光下被鸳鸯送出来,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冯紫英也正说有事儿要拜托鸳鸯。
有了金陵那一回,无论是冯紫英,还是鸳鸯,两人之间都觉得要亲近许多了。
“鸳鸯,我们去那边,说个事儿,正说有事儿拜托你呢。”冯紫英走出贾母院子,这才启口。
鸳鸯看了一眼冯紫英,也知道这一位不是那等不知道轻重的人,抿嘴一笑,“冯大爷还有拜托奴婢的事儿?尽管吩咐,只要奴婢能做到,……”
“可别说什么赴汤滔火万死不辞的话,我听不得。”冯紫英笑了起来,一边走着出来,“就是点儿女人家的事儿,想来想去还是鸳鸯你最合适,所以……”
“啊?!”鸳鸯脸微微一烫,也不知道这位爷话里是啥意思,女人家的事儿,怎么会拜托自己?
冯紫英也不怕鸳鸯误会,左右给他现在也没对鸳鸯存着什么心思,二人走到一旁,冯紫英这才启口。
听得冯紫英说明原委,鸳鸯这才明白过来。
东府珍大嫂子的两个妹妹——二尤跟了冯紫英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据说是在冯紫英西征平叛时遇上的一段渊源。
只是人家清白女儿家,虽说是小家碧玉,但是却被冯紫英养在外边儿,还是引起了府里边人的一些诟病,为此鸳鸯还替冯紫英辩解过两回。
这位爷也是一个喜好这一口的,鸳鸯倒是没觉得怎样,毕竟这男人哪个又不好这一口?便是方正如斯的二老爷当年据说和赵姨娘也是百般不舍,……
男人喜欢女色很正常,但是却要分得清轻重分寸,更要有担待,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鸳鸯反倒是对冯紫英更增添了几分敬重。
“冯大爷,您说买几副头面首饰和衣衫那都简单,难道金钏儿她们做不了?”鸳鸯颇为奇怪。
冯紫英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金钏儿肯定是做得了的,不过我这不是刚把尤氏姊妹收了房么?你也知道我现在尚未成亲,也不好把尤氏姊妹带回家里,只能委屈她们在外边儿住着,也要给她们一个交代,未曾想那一日在那边留宿没回来弄得金钏儿她们都有些不高兴,这事儿我也就不愿意再让金钏儿她们心里起疙瘩,……”
见这等事情冯紫英都没有隐瞒自己,鸳鸯心里既感动又骄傲,同时也有些替金钏儿她们高兴。
这位也这方面倒是挺心细心软,居然还能照顾到金钏儿她们的心思。
金钏儿和香菱早就被这位爷梳拢了也不是秘密,这黄花处子和妇人的差别还是很大的,金钏儿和香菱来过贾府里几回,大家便能知晓还是不是黄花闺女身,加之那白老媳妇也时不时露些口风说自己大女儿如何如何,大家岂能不明白?
“那行,爷说说想要替二位姨娘选些什么样的头面首饰,还有那衣衫,姨娘是不能用大红的,只能用些桃红、丹红、粉色的,奴婢明日便去找那熟悉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