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蹇錫高:做中國自己的高性能材料


蹇錫高:做中國自己的高性能材料

蹇錫高近照  記者吳琳攝


第七屆絲路國際電影節將於10月在西安舉行

一大早,中國工程院院士、大連理工大學化工學院教授蹇錫高照常來到辦公室,開始一天的工作。雖已年過七旬,但他絲毫不顯疲態。“我常對學生說,做科研是探索未知領域,遇到困難很正常,不要把科研當成苦差事,要迎難而上。”蹇錫高笑言。

多年來,“天天好心情”是蹇錫高的口頭禪,身邊人無不爲他的開朗、豁達所感染。

蹇錫高出生於重慶江津,父母都是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箇中辛酸,不言自明。“知識改變命運”的念頭,從小就深埋他心底。

新中國成立後,江津辦起了學校,蹇錫高走進了校園,父母也通過各種渠道學習了文化知識,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起來。

在學校裏,老師一直告訴學生:只有科技發展才能改變國家落後的面貌。科技是什麼?年幼的蹇錫高知道是知識改變了家庭的命運,讓每個人過上了好日子,所以“長大後要成爲一名科學家”的願望就此萌發。“崇尚科學要從娃娃抓起,我特別理解爲什麼要提倡扣好人生‘第一粒釦子’。”蹇錫高以自己的經歷爲例,鼓勵更多青少年崇尚科學、熱愛科學。

1964年,蹇錫高順利考入大連工學院(大連理工大學前身)高分子化工專業。自此,一直專注於高分子材料合成、改性及其加工應用新技術研究。

傳統塑料的突出優點是質輕、易加工,弱點是不耐高溫,但航空、航天等許多高科技領域,恰恰急需輕質高強耐高溫的材料。蹇錫高帶着使命感一頭扎進去:“很多事情看似不可能,但只要找準問題,再解決問題,一切皆有可能,這就是科研的樂趣。”

說話間,蹇錫高從隨身揹包裏拿出幾個黑色的樣品部件介紹起來:“這就是我研究的高性能工程塑料製件中的一種——採油用的抽油杆扶正器。”這些部件互相敲擊,會發出類似金屬的聲音,但這其實是塑料製品。

這幾個看似簡單的小部件,着實耗費了蹇錫高許多心血,但他卻覺得妙趣橫生,猶如遊戲闖關。

蹇錫高介紹,這是以新塑料爲基體的複合材料製品,比普通鋼的強度高,耐腐蝕、耐磨,可在250攝氏度高溫下使用超過一年的時間,而以前用其他材料製成的同樣製件,使用壽命卻只有3個月。目前,該扶正器已開始應用於國內多個油田。

樂在科研中,蹇錫高一路高歌猛進。在國家“八五”“九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十五”863計劃以及省市重大項目的支持下,蹇錫高從分子結構設計出發,首創性地研製成功含雜萘聯苯結構新型高性能工程塑料,既耐高溫又可溶解,是目前耐熱等級最高的可溶性高性能工程塑料,處於國際領先水平。這些高性能工程塑料及其深加工產品,由於在高溫下仍能保持高強度、高絕緣、耐腐蝕等優異綜合性能,而且成本相對較低,已廣泛應用於航空航天、電子電氣、核能、石油化工、環保等高技術尖端領域和民用領域,產品遠銷多個國家和地區。

這些成果的重要價值也受到了肯定,他於2003年和2011年先後兩次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2015年獲中國專利金獎、2016年獲日內瓦國際發明展特別金獎等,共獲得省部級以上科技獎勵10餘項。在他獲得的30餘項發明專利中,有兩項專利被評爲世界華人重大科技成果。

蹇錫高說,自己的科研之路從來不是坐而論道,而是從實驗室走到工廠再到市場,走出了產學研一體化之路。多年來,他率領團隊開發的3個系列10多個牌號品種,已經實現規模化生產。“我們已有年產100噸規模的新型高性能樹脂合成中試基地、年產500噸規模的工程化生產裝置和高性能樹脂及其複合材料深加工應用示範研究中心,年產2000噸規模的生產線正在建設中。實現了從開發、生產到應用的一條龍配套發展,應用領域正迅速擴展。”

在蹇錫高的帶領下,他們團隊不斷創新發展,使我國在高性能工程塑料領域真正實現了從跟跑到領跑,走到了世界前列。因他的專利可創造巨大經濟效益,有外國機構多次提出要高價收購,但他一一婉拒:“科技強國才能挺起民族脊樑,我的科研成果能爲祖國發展效力,比什麼都重要。”


中國電影資料館已修復完成3100餘部影片

“料要成材,材要成器,器要好用。”蹇錫高心裏的目標從來沒變:振興民族工業,做中國自己的高性能材料。

本已過了退休的年紀,蹇錫高卻依然鬥志不減,工作日程表安排得滿滿當當,幾乎放棄了所有節假日。作爲有着4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蹇錫高在自己所在黨支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重溫入黨初心活動中,鄭重寫下這樣的話:“我入黨40多年,從未忘記入黨誓詞,作爲科技工作者,要爲滿足國家重大需求,解決‘卡脖子’問題,貢獻餘生一切力量。”  (本報記者 吳 琳 本報通訊員 蘇克治)


臺灣音樂選秀節目架起兩岸歌聲的橋樑


網紅小家電怎麼這麼紅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