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y47d精彩言情小說 明天下討論-第九十五章全面失敗的張樑鑒賞-jk168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九十五章全面失败的张梁
清晨,笛卡尔先生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他能听到骨头相互摩擦的声音,这一次他没有邀请贝拉搀扶他起来,而是自己一点点,慢慢的起身。
也就在今天早上,笛卡尔先生没有看窗外的梧桐树,也没有看树上的鸟儿,至于远处巴黎圣母院彩色尖顶是不是存在都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现在,只想在孩子们起床之前督促懒惰的贝拉准备好牛奶,面包,黄油……不,孩子还小,应该再吃一点卷心菜的……
强行将自己的腿丢在床下,笛卡尔先生就准备努力的穿上软鞋,可是,他的腿非常的僵硬,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穿上。
他的卧室门开了,一个揉着眼睛的有着淡黄色头发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先是扶着大门看着笛卡尔先生努力穿鞋,过了片刻,就哒哒的跑过来,蹲在地上帮助笛卡尔先生穿上了软鞋。
“你真没用,我都可以自己穿鞋了。”
笛卡尔先生心中暖和的厉害,低头瞅着小艾米丽道:“明天我就学会了。”
说完话,就滑下床榻,勉强在地上站稳了身形,就向艾米丽探出一只手,艾米丽很自然的牵住了外祖父的手,孩子的手握在手中,就像握住了一块柔软的油脂,一老一小,就这样蹒跚的走出了卧室。
小笛卡尔就坐在餐桌边上,腰板挺得笔直,贝拉不停地往餐桌上送着刚刚烹饪好的食物。
“艾米丽,坐回你的座位,不要乱动,守好规矩。”
小笛卡尔呵斥了小艾米丽一声ꓹ 然后自己走过来搀扶着老笛卡尔先生去洗漱。
老笛卡尔看看委屈的瘪着嘴巴的艾米丽,再看看一脸严肃的小笛卡尔道:“作为哥哥ꓹ 你对她太严厉了。”
“她如果不能成为一个淑女,以后不论我给她多少就嫁妆,她都不可能找到如意郎君。”
“嚯嚯嚯嚯嚯……”
老笛卡尔先生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ꓹ 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ꓹ 最好笑的地方在于,说笑话的这个孩子还一本正经的ꓹ 似乎很认真。
洗漱完毕了ꓹ 老笛卡尔先生坐在最中间的一张椅子上,瞅着被油煎之后还在沙沙作响的咸猪肉以及两颗煎蛋,将面前的牛奶推到没有牛奶的小笛卡尔面前道:“你应该多喝一些,我的孩子。”
“我已经长大了,这是妈妈说的。”
小笛卡尔将温热的牛奶重新推到祖父面前,以不容置疑的声音道:“您太虚弱了。”
我的完美女神 貌似帥鍋
笛卡尔点点头,又奇怪的对小笛卡尔道:“孩子ꓹ 我们很有钱,可以都喝牛奶。”
小笛卡尔摇头道:“男子汉不用这东西!”
说完ꓹ 就学着大人的模样给自己的面包抹上黄油ꓹ 狠狠地咬一口ꓹ 又把盘子里的咸猪肉片一同塞嘴里ꓹ 咬的嘎吱嘎吱的。
一边吃着还一边瞪了一眼想要爬到桌子上的艾米丽。
“嚯嚯嚯嚯嚯嚯……”
老笛卡尔先生再一次发出怪笑,他觉得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ꓹ 他笑的比这一生笑的时候都多。
“我们忘了祷告!”贝拉小声的在一边提醒。
“自从妈妈去世之后ꓹ 我就不相信上帝了。”这一次笛卡尔从小笛卡尔的话语里听到了怨愤之气。
“为什么呢ꓹ 我的孩子,上帝是公正的。”
“如果他是公正的ꓹ 在母亲快要死的时候,我无数次祈求上帝,无数次的恳求上帝把母亲留给我,结果母亲还是走了,被上帝带走了。”
“这不一样,我的孩子,人的生老病死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不是上帝带走了她,而是她的时间到了,该去上帝那里去了。
将来,我们所有人最终的归宿都是上帝的怀抱。”
“不——”小笛卡尔放下吃了一半的面包,离开了餐桌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笛卡尔先生忧愁的看着小笛卡尔关上的房门,对贝拉道:“这孩子受了很重的伤害。”
贝拉点点头道:“笛卡尔少爷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早上的时候还帮我取了牛奶,要我叫他出来继续吃饭吗?”
笛卡尔先生摇摇头道:“让他冷静一会,我会跟他谈谈。”
见艾米丽又要哭泣了,笛卡尔先生就来到艾米丽身边,一边抚慰这个孩子,一边努力的吃着饭……以前,他可是没有什么胃口的,今天,他强迫自己吃完了那一份饭食。
艾米丽太小,小笛卡尔明显又是一个有问题的孩子,这让笛卡尔先生不敢轻易的死去。
敲开了小笛卡尔的门,贝拉送来了早餐,笛卡尔先生关上门,小笛卡尔默默地吃饭,笛卡尔先生却看到了书桌上的几页稿纸。
斬神
位面法師 顏良文醜
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数字方程式中间有字母,就笑道:“韦达方程式?你喜欢数学?”
小笛卡尔崇拜的看着笛卡尔先生道:“母亲说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没有之一。”
“嚯嚯嚯嚯嚯嚯……你母亲说的很正确!”
笛卡尔先生是一个谦逊的人,别人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一般会发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小外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笛卡尔先生觉得再正确没有了。
“韦达的数学只是数学海洋的浅海处,他的重点在于《分析论》,在于如何善于利用一定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说实话,他的理论还有很大的延伸空间,在这一点上,你的外祖父我走在了最前面。
孩子,只要你继续学习,总一天,你会跟你外祖父我的研究将会一脉相承。
不过,在这之前,你应该先看看这本书。”
笛卡尔先生说着话,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分析方法入门》放在小笛卡尔的面前,在上面用手指指点一下道:“这是韦达先生最重要的学术著作,看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说完话,就摸摸小笛卡尔的脑袋,颤巍巍的出门去了。
当巴黎的寒雾逐渐退去,梧桐树上就长出来了一些新芽,春天到来了,灰蒙蒙的巴黎城也逐渐有了一些色彩。
张梁跟乔勇站在一扇窗户前面,眼瞅着老笛卡尔先生一手牵着艾米丽,一手牵着小笛卡尔穿着半截黑披风从他们的窗前走过,在他们的身后,跟着贝拉以及一个健壮的男仆。
乔勇指着走在中间的老笛卡尔先生道:“你不是说他活不过这个冬天吗?”
张梁抓抓脑门道:“我派人问过给笛卡尔先生治病的医生,他们都说笛卡尔先生不可能活过这个冬天。”
乔勇面无表情的道:“你指的是那些戴着乌鸦嘴的医生?”
张梁摊摊手道:“还有别的医生吗?”
乔勇一巴掌拍在张梁的肩膀上愤怒的道:“那些医生最拿手的是把活人治死,而不是把病人救活!你应该听过咱们雇佣的那个外事官被医生弄死的故事吧?”
张梁摇头道:“没有听说。”
乔勇叹口气道:“巴维尔是个好人,一个真正的好人,在帮我们办事的时候不遗余力,在一次去英国执行任务回来之后,他不小心中风了。
我很好心的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救活巴维尔的命令,结果,就是这个命令活活的让医生把一个好人给折腾死了。”
张梁不解的道:“医生怎么可能把人折磨死?”
乔勇冷笑一声道:“你也太少见多怪了,给你讲述一下那些被巴维尔老婆找来的十二个高明医生是怎么给他治病的,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说了。
我出了很多钱,巴维尔的老婆就找来了全法国最高明的十二个医生,这些技术高超医术的医生也不含糊,上来就给巴维尔放血!
他们直接割开了巴维尔的血管,放了足有一斤半的血液,紧接着又给巴维尔灌了能令人呕吐不止的大剂量催吐药。”
玉堂嬌
张梁瞪着乔勇道:“真的?”
乔勇哼了一声道:“当然是真的,你以为这就完了?
医生们又用茴香、肉桂、豆蔻、紫罗兰、甜菜根和盐等“有益物质”调制出的一种药水,然后用这种不知道有啥作用的药剂给巴维尔进行了多次灌肠,整整灌了五天!而且每隔两小时就要灌肠一次!”
“卧槽!”张梁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乔勇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就完了?因为我们有钱,医生们的工作热情很高,他们用从尸体上割下的头盖骨磨成粉,掺入泻药,然后给巴维尔饮用,让巴维尔直接拉脱力了。
这种高超的医术之下巴维尔怎么可能痊愈?没直接死就是他命大,但医生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要搭配外部治疗才行,所以这帮医生在巴维尔的全身涂满了热膏药后,又剃光了巴维尔的头发,并用烧红的烙铁在巴维尔的头皮上烫了几下。
巴维尔老婆萝拉一心想要救活巴维尔,又请来了一位更加高明的鸟嘴医生,这位医生认为病魔都在巴维尔的脑袋里,所以他们故意在的脑袋上烫出燎泡,然后再把血泡挤掉!
重生之渣男再見 yzmb
同时医生们还在巴维尔的脚底抹上鸽粪,以引导病魔从脚下“飞走”……
除此之外,医生们还往巴维尔的鼻孔内塞入了喷嚏粉,让其不断的打喷嚏,以期望将病魔从鼻子里喷出来……”
“巴维尔怎么样了?”张梁面无表情的道。
“被我以及巴维尔的老婆以及一群医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联合起来把可怜的巴维尔给活活折磨死了。”乔勇心有余悸的道。
“老大,我们需要一位医生,一位真正得医生,另外,在我们的医生没有到来之前,我如果得了重病,求您一定不要给我请医生,我宁愿病死,也不愿意被医生折磨死。”
乔勇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你的计划明显失败了,你看见了没有,那个该死的笛卡尔先生居然骑马了,还带着那两个孩子……”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