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xx86精华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起點-第六百八十二章 西天法駕分享-z30my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噗噗——
寺庙庭院,一盏盏油灯黯灭,空寂的佛堂里,一股浩瀚佛光溢出窗棂、门扇,四周伸到院墙、房顶的树枝都在瞬间静止下来。
陆良生掐起指决,拨弄周身天干地支、八卦四象,侧脸向身后四个书生还有老驴轻喝一声。
“立刻走!”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法决变化,猛地抖开宽袖,化作一掌推去院落侧门,敕文在手心一亮,那边门扇连带一截夯土擂实的院墙轰的爆开,木屑、泥土弥漫飞溅,陆良生另只手一揽,携着一阵大风卷着四个书生、老驴瞬间冲去外面道路。
朱錦生香 樓笙笙
六人幫系列 溫瑞安
踏踏踏!
法力携裹四人,迈开脚步便是四五丈之远,出到外面泥路,两息不到,陡然有金色佛光出现在五人前面,以及那座破旧的小庙。
庶襲
走了一截,又转回来了。
须弥乃一世界,合一千个小千世界即为一中千世界;合一千个中千世界就称为大千世界,陆良生与法净交厚,也熟悉一些佛门典籍,听到师父所说须弥界,心里知道糟了。
若要回到大千,就要穿过几乎无数的小千、乃至中千世界。
“又回来了!”“国师,不管用啊!”
四个书生惊慌吵闹,陆良生亮起法眼看去自身承载天干地支的命盘转动极为缓慢,再看那边寺庙,佛光已溢出庙顶。
‘这个老和尚,说不过我,就来硬的?成佛那么久,不讲德性!’
紧合的齿间挤出这声,陆良生一摊掌心,袖里哗啦啦滚出一直未用的数十枚铜钱,抛去地上,纷纷立了起来。
“甲乙东方木,南火在丙丁……戊己中央土……庚辛西属金,五行方位真,显——”
傾城嘆:庶女謀
地上铜钱泛起光芒,像是辨别出了方位,唰唰飞去四周ꓹ 隐没黑暗之中,陆良生感受到这方须弥动摇ꓹ 自身天干地支命盘如常转动的刹那,那方寺庙佛音再次喧来。
“陆良生——”
浩瀚佛光照去天空,穿透夜云隐隐泛起一道巨大轮廓ꓹ 在众人视线之中,那身影缓缓直起上身ꓹ 抬起满是肉髻头颅,手挽莲花法音ꓹ 身后袅绕祥和佛光照来ꓹ 让人说不出的平静。
“王风,你们马上走,三十步后右走,九步后左走再直行十九,若是还回到这边,立即返回去,将刚才步数反走一遍。”
陆良生盯着面容佛光笼罩的法相ꓹ 压低嗓音叮嘱一句,老驴背后书架打开ꓹ 蛤蟆道人刚开口说句:“为师也来助……”就被打断话语。
“师父ꓹ 你也离开ꓹ 佛光对妖身不好!”陆良生抬手一推ꓹ 将正打开的小门呯的关上,里面的蛤蟆道人碰着口鼻ꓹ 疼的倒坐回去ꓹ 书生看到那四人还在犹豫ꓹ 陡然暴喝:“走啊!!”
抬手一道护体的法光笼罩他们,卷起一阵风将四人连带老驴还有上面的鲛人一起送去前方。
陆良生抓来月胧剑垂在身侧ꓹ 书架另一侧叠好的麒麟氅几乎同时飞出,披在身上,剑锋‘嗡’的一抖,看了一眼离去的背影,深吸口气大步走去寺庙方向,持剑抬手一拱。
“在下身为大隋国师,只为人间百姓考量,道不同,得罪了!”
那‘得罪了’手中月胧剑身刻纹游走,亮起法光的刹那,上方巨大的金光法相,那只莲花法印化作巨掌按了下来,狂风卷起,陆良生顿时身形一顿,头顶巨大的压力沉了下来,双膝不由一曲,差点跪了下去。
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去!”
能力起源 悟宅
陆良生咬牙挤出声音,月胧嗡嗡的蝉鸣,陡然抬起剑尖指去夜空,唰的拖出一道流光,书生脚下一踏,麒麟氅也将身上压制的佛法驱散,身形顿时跟随月胧投去天空,握住剑柄的一瞬,上方的巨掌也按了下来。
叮——
踢鬥 風扇老爺
四位小姐的公主式愛情
剑尖抵在佛手掌纹之中,冲势一滞,响起普渡慈航“啊啊…..要断了要断了。”的叫喊声,剑身吱吱嘎嘎的在佛掌下压里,渐渐弯曲。
陆良生握着剑柄身形也跟着一点一点回落,紧咬的牙关,都渗出丝丝血迹,忽然,牙齿一张,手腕转动,握着月胧剑沿着掌纹横拉出一连串火星,身形化作残影顺着佛掌边沿借力一跃,跳上手背延伸而上。
踏踏踏~~~
榮寵
袍摆飞洒,陆良生踩着佛陀手臂狂奔,拽在手中的月胧剑光如匹练,狂奔的步履一蹬,整个人斜斜冲上天空,剑吟嗡的一声由小变大,化作一声苍龙般的长吟。
天钟神秀意由尽,气引法剑欲斩龙!
簪花扶鬢長安步
风里,大氅猎猎吹拂,发丝脱离发髻洒开,陆良生二指一抹化出龙吟的剑身,背后夜空,显出一柄柄法剑的轮廓,一、二、四、八…….百……千,密密麻麻的剑影腾空而起。
神剑落凡尘!
青袍、大氅抚动的刹那间静止下来,亮起淡蓝法光的月胧卷起罡风形成一片风雷咆哮,怒啸而下。
漫天的剑影也在同时如同无数流星拖着光芒划过夜空,朝着前方巨大的法相飞射而去。
呯呯呯……
漫天法剑暴雨般倾斜而出,接触法相爆出无数火星、法光,剑气激荡扩散,寺庙四周林野都在瞬间成片成片断裂倒下,只剩半截树身留在地上。
无数法剑打在法相上,狂风暴雨般闪烁剑光、法光,传出‘嘶拉’一声,法相僧袍终于裂开一道微小的口子。
“阿弥陀佛!”
盘坐莲花法驾的巨大身影,抬起法印,在陆良生刺下一剑的刹那,横挥的手指撞在书生身上。
轰——
佛掌径直横挥而过,而陆良生炮弹般横飞出去的同时,一道黑影从他袍摆下唰的窜出,琴虫照着横挥的佛掌咬去一口,随后消散。
天下第二美
轰啪!
陆良生撞在寺庙顶,上面岩石雕琢的景观都被撞的碎烂,余力不息的翻滚落去院落。
“陆良生,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让我普渡芸芸众生。”
佛音滚滚,震荡天地,翻落的佛掌张开五指朝着下方寺庙院落盖了下来。
“如来!”
佛音还在回荡,一个高亢愤怒的声音响彻,狼藉的院落内,趴在地上的书生袖中,一道金光闪烁飘去天上,化作一个瘦小的身影,脚踏祥云履,身披金甲,手中一根铜棍带起了汹涌战意。
就在嘶吼出“——老儿!”最后两字,孙悟空在夜空爆发开来,金箍棒挥舞而起,卷起一道道棍影,然后怒砸而下!
呯!
轰!
棒身砸在佛陀手掌,空气都被迫开,带着两声不同的巨响,硬生生将佛掌打的偏移,落去院外一处空地,印出巨大的手印。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