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gs56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txt-第228章談妥閲讀-bsgyd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28章
韦浩坐在那里,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韦浩啊,真不能杀啊,你就给老夫一个面子,可好?”韦圆照无奈了,对着韦浩劝了起来,韦浩听到了,就看了他一眼。
“浩儿,此事,还是听族长的,既然他们敢保证,那就放过他们,而且那些刺杀你的人,不是要流放吗?如果你是流放,那就可以,如果想要放他们出来,那就不行,这个也是老夫的底线,浩儿没干掉他们,就不错了!”韦富荣坐在那里,看着韦浩劝劝道。
“是啊,此事,你看这样可好?另外,赔钱的事情,我让那些族长过来,你可不要说要干掉他们,可好!”韦圆照听到了韦富荣这么说,心里是放心多了。
“好什么好,我可不答应!”韦浩坐在那里说了起来。
“那这样,你也不要让他们过来了,此事,我答应了,你去和陛下说,在陛下面前保证,我看着他,至于赔偿的事情,族长,你问问他们,再派人来和我说一声,如果行,就算了,
老夫也不想和他们继续折腾下去,快过年了,我想要过个好年,今年我们家喜事很多,可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弄的不愉快!”韦富荣坐在那里说道。
“爹!”韦浩装着一脸非常不满的说道。
“喊什么喊,你能杀几个人,真是的,这个事情就这样,我们就吃了这个亏!”韦富荣盯着韦浩骂着喊道,韦浩一脸生气的扭头,不看韦富荣了。
“就这样吧,他的主,我还是能做的,不过,族长,杜族长,我希望那些世家,以后做事情考虑清楚了,老夫说了,还敢刺杀我儿,那我就散尽家财,请游侠干掉他们,我相信很多游侠会愿意做这样的事情的,老夫家现钱十几万贯贯钱,田地三万多亩,能够杀掉他们不少人!”韦富荣坐在那里,对着他们说道。
“哎呦,金宝老弟,不可能的事情,谁没事还敢刺杀他的,至于赔偿的事情,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代表他们说一个数量,就价值2万贯钱的东西,现钱他们肯定是拿不出来,长安城周边他们还是有很多田地的,我就让他们给你送来地契,可好?”杜如青坐在那里,对着韦富荣说道。
“嗯,浩儿!”韦富荣说着就扭头看着韦富荣。
“你问我干嘛?”韦浩对着韦富荣大声的喊着,非常的不服气。
“就这样吧,老夫其实也是不差那些,只是,他们这样做,太过分了!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以为我儿好欺负!”韦富荣考虑了一下,对着他们说道。
“行,金宝啊,还是你懂大局啊,这孩子,诶,就是一根筋!”韦圆照听到了韦富荣这么给面子,非常的高兴,马上说了起来。
“族长,我家孩子什么样我知道,你要是不惹他,我相信我儿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也是愿意帮助别人的,只是,你们,哎!’韦富荣叹气的说着,韦圆照听到了,点了点头。
“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可要看住这个韦浩。”韦圆照看着韦富荣说道。
“好,你放心吧,他要是敢出去,我打断他的腿,四周我也会人那些亲兵围着,不让他出去了!”韦富荣点了点头,保证的说道。
“行,行,下午我们就让他们送过来!”韦圆照听到了,非常高兴,生怕有变啊。
很快他们就走了,韦富荣笑着坐在韦浩身边高兴的说道:“爹演的怎么样?”
“还行,不过,不能干掉那些负责人,还是不甘心!”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
“傻小子,干掉他们干嘛,他们如果被流放了,就是屁都不是,还想要威胁你,他们连靠近你的机会都没有,如果干掉他们,就真的结仇了,
儿啊,你可是咱们家的独苗啊,爹可不希望你犯险,他们能够保证就行了,至于那帮负责人,小人物,没什么用,放了就放了,如果真的杀了,等于打了那些世家家主的面子,到时候还要弄出麻烦事情出来,你现在屁权力都没有,得罪这些人,可不行!”韦富荣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也是实话,自己也是有这个考虑的,不管怎么样,自己手上要有绝对的权力才行,才能真正和他们掰手腕,现在,自己还不行,自己还是借势,不过想要拥有的绝对的权力,现在可是很困难的。
“儿啊,咱家就你一根独苗,爹可不敢赌的,输不起!不要说他们给我们赔礼道歉,就是要让爹掏钱买你平安,爹都愿意,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这一代,少给老子折腾,等你儿子多了,你在折腾去吧!”韦富荣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无奈的看着他,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才没有对他们下死手了,要不然真的和他们拼一下,不过,等几年,自己有了儿子了,他们还敢这样招惹自己,自己非要把他们连根拔起不可,这个仇,自己记着呢,
到了下午,韦圆照就亲自过来了,送来了价值12贯钱约2万5000亩土地的地契,韦富荣收了。
“金宝啊,他们对于这个事情,是非常满意的,他们也愿意掏,同时,他们也答应了让那些人流放,此事,就算这样了,可行?”韦圆照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行,就这样吧!”韦富荣点了点头说道。
“诶,另外还有一个事情,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韦圆照很不好意思的看着韦富荣。
韦富荣就看着韦圆照。
“你看,现在家族需要钱,你能不能买一些家族的产业,主要是田地,这么多田地放出去,根本就卖不出去,不单单咱们家买不出去,就是其他的世家,也是很难,想要短时间内,弄出这么多钱出来,哎,金宝啊,要不,你收咱们家十万贯钱的田地,如何?”韦圆照看着韦富荣非常为难的说道。
“我要那么多干嘛?”韦富荣吃惊的看着韦圆照。
“不是,你不买,谁家也吃不了这么大的田地啊,你知道这次也放多少亩田地出来吗?我们几家差不多10万亩,这么多田地,你让长安这边这么买的完?搞不好到时候还要降价!”韦圆照看着韦富荣说道。
“不是,你知道我家有多少田地的,我家不需要这么多啊,这不是开玩笑吗?不行不行,我不要!”韦富荣马上摆手说道,开玩笑,自己弄这么的田地,怎么管理都是一个问题!
“金宝啊,你就当帮我一个忙,晚上我还要去其他的人家里坐坐,让他们拿出一部分钱出来,把这件事给平息了,要不然,以后终究是一个隐患,所以说,你就当帮家族忙了,我也不找你借钱了!”韦圆照看着韦富荣开口说道。
“诶呀,我要那么多干嘛?”韦富荣也是很为难。
“买着,以后谁要你就卖了,现在我们是没有那个时间等的!”韦圆照看着韦富荣继续劝着。
“这个事情,我可是需要和韦浩商量一番,这小子从来不管这样的事情,到时候都是要靠老夫一个人,真是的,而且,明年韦浩可是需要建设府邸的,我把钱全部花完了,他是有意见的!你也知道,陛下几次来我这里,都说太小了,现在急需要弄好郡公府邸!”韦富荣也是很发愁的说着,
按理说,买是可以的,反正也不会吃亏,但是,真的太多了。
“嗯,我可不管啊,你一定最少要给我买1万亩以上,记住就是买我们家族的,都是好的田地,诶,如果不是出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卖啊!现在我的愁,这个田地卖完了,到时候家族的那些人,有困难的时候,怎么办呢?”韦圆照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我和浩儿说过这个事情,浩儿说,简单,他到时候会给你一个生意,让你把这个钱赚回来!”韦富荣看着韦圆照说道。
“真的,韦浩真的这么说了?”韦圆照震惊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他是这么说的,但是你还是去问问他才是,要不你现在去吧,毕竟家族一下损失这么的多钱,老夫也担心,家族的那些穷苦子弟,没有家族的接济,到时候就麻烦了。”韦富荣点了点头说道。
“啧,哎,还是你懂,你懂啊,没有我们接济,那些人养活自己都难,诶,行,我现在就去找韦浩去,问问他,老夫是真的很愁!”韦圆照说着就要去韦浩那边,韦富荣也是跟着过去,到了韦浩的院子,韦浩还在客厅里面睡觉。
“睡多长时间了?”韦富荣问着站在客厅的家丁。
“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那个家丁马上回答着。
“嗯,浩儿,浩儿,起来了!”韦富荣听到他睡了这么长时间,点了点头,知道差不多了,现在喊他起来,他也不会发火。
“嗯~爹,什么时辰了?”韦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开口问道。
“申时末了,起来了,要不然晚上又睡不着,对了,族长送到了两万五千多亩的地契,爹给你收好了!”韦富荣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就坐了起来,对着族长抱拳行礼。
“浩儿,你说交给家族一项生意做,弥补一下家族的损失,可是真的?”韦圆照非常激动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不过,你只能占两成,我家占一成,皇家五成,其他两成,是那些勋爵的!”韦浩点了点头同意说道。
“什么生意啊,利润如何?”韦圆照开口问了起来。
“还行,就长安城一年差不多有10万贯钱的利润,如果运输到其他地方去卖,那么,一年差不多五六十万贯钱的利润吧,一年家族能够分到10万贯钱,行不行,行的话,爹,你带他去看那两台机器!”韦浩对着韦富荣说道。
“哦,做这个啊?行!”韦富荣一听,点了点头。
“这么高的利润,真的假的?”韦圆照听到了,非常震惊的说道。
“嗯,毛利润两成左右,量大的话,非常可观,大唐人,每天吃的白面,我们都可以包了,我相信,很多百姓都会买的,一年也加不了增加不了多少开支,但是做出来的东西,确实是好吃!”韦浩坐在那里点了点头。
“做粮食的生意,难道就是外面传的白面和白大米?”韦圆照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韦浩点了点头。
“成,这个成,如果有卖的话,大家都会买,就增加两成的开支,我估计是没有问题的,一家一月就是最多增加20文钱的开支,我大唐登记人口300多万户,实际上,不会低于600万户,还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登记的,咱们家族都有不少。就算300万户,一年20文钱,就是6000万文钱,就是6万贯钱!一年下来就是70多万贯钱,刨除开支50贯钱的利润还是有的!”韦圆照非常开心的说道,
现在的粮食价格是一斗麦子是5文钱,一斗麦子差不多6斤左右,而一石麦子100斤,价值差不多80来文钱,自己价格后,卖出100文钱,百姓是会买的,当然,很穷人家肯定是买不起,但是只要稍微富裕点的,肯定会买,一个十口之家,一个月最多也就是三石麦子,多了开支四五十文钱,但是还有人家里人口少的,那么一石就够了,
而在那些勋贵家里,就比如韦浩家,这么多人口,一个月估计需要七八十石麦子,家里下人就有200多人,还有200亲兵,就是400多人吃饭,如果这个大规模的普及吃白面了,自己家肯定也会给那些下人买的,也不会差这点钱。
还有就是军营当中,肯定会用这种白面的,这里面也增加了很多钱,不说其他地方,就长安城城内的百姓,八成的百姓会买这样的白面,多那点钱,他们会想办法去赚!
“行就好,不过没那么快,估计需要过年后,现在需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有这样的白面在,不说其他的地方,就说长安城的那些酒楼饭店,如果有这样的白面出来,你说谁不会去买?没有这样的白面,谁还去他们家吃,所以说,这个是可以做的!”韦浩坐在那里,看着他说道。
“行,没有问题,肯定要到年后了!”韦圆照很高兴的说道,有了生意的弥补,自己的压力就要小很多。
“弄了这个生意后,告诉家里的子弟,谁要是敢去贪腐朝堂的钱,敢去贪腐百姓的钱,一旦被查,家族绝对不会去救的,不但不救,还要开除家族!”韦浩坐在那里,对着韦圆照说道。
“这个是肯定的,他们肯定是要好好的为朝堂办事,这样好啊,这样的话,家族那些为官子弟,就没有操心的事情了,只要办好事情就好了!”韦圆照非常开心的说着,
他没有想到,韦浩居然有这样一份大礼送给自己,赔偿那点钱算什么,这里有稳稳当当的10万贯钱年收入,完全是不用操心的。
“嗯,记得去和陛下说,把之前的事情了结清楚了!”韦浩再次说了起来。
“明天上午就去,今天他们听到你的话,也感觉这个钱,还是出了,为了那些家族子弟能够安稳为官,不过,他们家族以后肯定比不了我们家族了,他们家族可没有这么大的进项。”韦圆照点了点头说道,
而此刻在李世民那边,李世民也是接到了消息,韦圆照已经送了地契去了韦浩府上。
“谈妥了?”李世民很吃惊的看着老洪。
“估计是谈妥了,好像是韦富荣同意的,韦浩还是生气,但是韦富荣怕韦浩有事情,妥协了!”洪公公看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也是,韦浩不怕,但是韦富荣怕啊,就这么一个儿子!”李世民听到了,也是释怀了,韦浩那边谈妥了就好,他那边谈妥了,那朝堂这边也没有问题。
“对了,中午韦浩都没有到立政殿用膳,被他爹追着跑了,来人啊,去一趟韦浩府上,叫他到立政殿来用膳,他母后都有意见了。”李世民说着就对着身边的一个太监说道。
“陛下,可能不行吧,韦浩好像被他爹禁足了,韦浩不服气,还想要去杀,但是被韦富荣关在家里了。”洪公公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啊?这,哎呦,这小子,还不服气呢?”李世民听到后,震惊的看着洪公公问道。
“可能吧,反正现在是出不来!”洪公公笑了一下说道。
“行,行,算了,朕去和皇后说说,估计年前是没有可能了!”李世民一听,也是作罢,知道现在可不能放韦浩出来,现在既然韦富荣都妥协了,那么自己这边,就更加好办了,对那些人也该好好处理一番,这次,自己还是赢了,赢的非常漂亮,
唯独的遗憾就是,韦浩对自己非常不满,但是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些人真的这么大胆,敢去行刺韦浩啊,这个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