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flba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 起點-第817章 逆神之力,變異怪物讀書-t25ad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天帝殿里,一片寂静,禁制神光长明,照的大殿里一片明亮却又不刺眼。
大殿上方,老祖宗柳凡盘坐,手搭在跪在他前面的青麟怪物的脑袋上,微闭双眸仔细感知。
他的一道意念,在青麟怪物的身体筋脉中游走,不出意外的发现,青麟怪物的身体构造,和人类一模一样。
只不过它的血肉变成了黑色,骨头是红色,身上长了青色鳞片。
这几处,就是他和人体最大的区别。
筋脉相同,柳凡很轻松的捕捉到了它的气血运行之法,开始尝试分析推衍它的修炼法门。
他想要得到那种克制长生之气的“神秘力量”!
青麟怪物视柳凡为“皇”,满脸敬畏与亲近,任凭柳凡抚摸它的脑袋,满是享受之色,像极了邻居家的哈巴狗一样,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时间流逝。
柳凡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疑惑之色。
“奇怪,青麟怪物的修炼法门虽然不凡,但并没有修炼出那种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似乎是来自青麟怪物的血肉之中。”
柳凡心中诧异,意念化为亿万万道,如神念解剖般,剖析青麟怪物的全身血肉。
“嗯哼~咕噜噜”
青麟怪物眯着眼睛,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哼哼声。
柳凡的意念之力,贯穿青麟怪物的全身,剖析它的每一寸血肉,连它最隐秘的下身都没放过。
但忽然,柳凡身体一僵,动作不由一滞。
因为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个青麟怪物,竟然木得唧唧!
换句话说,青麟怪物是母的!
如果它之前是人,修炼出了鳞片,变成了青麟怪物,那么,追根溯源,它便是一个女人!
柳凡顿时无比尴尬。
但瞬间,柳凡调整心态,本祖宗不是在给它检查身体,本祖宗是在解析大道,研究无上道法。
道法面前ꓹ 无关男女!
当即,柳凡继续以意念之力剖析青麟怪物。
意念之力一路向下ꓹ 最后来到了青麟怪物的丹田处。
此处,柳凡看到了青麟怪物的肉身天门。
惊讶的发现,青麟怪物的肉身天门ꓹ 和自己的竟然不一样。
韶華記:逍遙棄妃
自己的肉身天门,是古老的神秘石门ꓹ 粗犷而原始。
可青麟怪物的肉身天门,是黄金天门ꓹ 通体金灿灿ꓹ 如流离神金打造,恢宏而威严,尊贵又大气。
“莫非这肉身天门,还有高低级别之分吗?!”
“若真有级别高低,那自己的石制肉身天门,是什么级别?”
柳凡疑惑,不得而知。
感觉开启了肉身天门后ꓹ 人体的奥妙,在渐渐展示更神秘的一角……
此刻。
青麟怪物的丹田深处ꓹ 黄金天门半开ꓹ 可容一人通过ꓹ 里面金光耀世ꓹ 仿佛连通着另一片时空。
有时空之力在荡漾垂落,形成了瀑布般的门帘。
似乎掀开这扇时空门帘ꓹ 就能进入另一个世界。
柳凡惊讶ꓹ 他自己的石门只开了十寸ꓹ 还没有到这一步,青麟怪物的肉身天门开得比自己大ꓹ 已经半开,露出了这般异象。
柳凡观察良久,发现那股克制长生之气的神秘力量,就是来自青麟怪物的黄金天门之后。
“咕噜噜,黄金天门后面,是什么?”
柳凡问道,发现青麟怪物没有回应。
大殿里,柳凡睁眼一看,不由哑然失笑。
青麟怪物跪在自己的面前,下巴放在自己的两只前爪上,脑袋斜靠着自己的脚,已经睡得呼噜连天,口水流了长长一道,那强烈的腐蚀力让地面的禁制神光都在明灭不定。
而它的脸上,依旧带着舒服享受之色,仿佛在做美梦一样。
重生潑辣俏嬌媳
柳凡好奇,意念之力悄悄地进入了它的神魂识海,窥探到这家伙竟然梦到了自己。
獸與仙齊 阿酥
梦中,它高坐大殿上方,翘着二郎腿,柳凡在给它捏脚,捶腿,一脸谄媚之色,时而还舔几口它的脚爪子。
柳凡无语,这厮在梦中竟然如此糟践本祖宗,它该不会平日里就这样想着吧。
“啪!”
柳凡一个爆栗,弹在了它的脑门上,打的虚空爆炸,这才把它叫了醒来。
它一个激灵抬头,动作幅度太大,摔得嘴里的口水飞溅,看到了柳凡那幽幽的眸光,它一个激灵,急忙低头,抱起柳凡的脚,讨好的舔了一口,同时两只前爪,轻轻地给柳凡捏腿,爪子力道很大,摩擦的柳凡腿部冒起了混沌火焰。
现实中,它对象置换,非常机灵。
柳凡感慨,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问道:“咕噜噜,我问你,你的黄金天门后面,通往哪里?”
青麟怪物一愣,回道:“咕噜噜……家,后面是家乡……我来的地方。”
柳凡一惊,急问道:“你是从你的肉身天门中,来到了长生界?!”
青麟怪物点头。
柳凡再问:“那你的家乡,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青麟怪物挠头,爪子摩擦脑门,鳞片交击,火星点点,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它血色的眼眸里,一片茫然,想了半天这才道:“咕噜噜,家乡,就是家乡,咕噜噜。”
柳凡心中一动,问道:“那么,我能去你的家乡做客吗?”
言外之意,我也想去你家。
青麟怪物立刻摇头,一片惊恐之色的道:“别去,去了会被吃掉,长生怪会吃了你的。”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罕见的,它这句话说的很快,发音也很准确。
“长生怪?!”
柳凡惊讶。
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不知怎么地,他就一下子联想到了柳长生。
但没有任何根据,柳凡不再胡乱猜测。
他耐着性子,慢慢的询问青麟怪物。
渐渐地,柳凡知道了,也了解了许多。
青麟怪物的黄金天门后,是一个奇异的地方。
那里,却全是怪物,用青麟怪的话说,那里生活的,都是失败品。
有低级失败品,中级失败品,高级失败品,半成品,还有变异品……
它们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互相捕猎,吞食,同时可通过各自的肉身天门,前往诸天万界去捕食。
它们的身上,都有那个世界的印记,不可在另一个世界久留,停留太久就会被打上另一个世界的印记,一旦回去,就会被可怕的“长生怪”吞食。
青麟怪物在长生界滞留太久,如今已经不能回去了,回去就会被当做食物吃掉。
它惶恐又害怕。
同时告诉柳凡,除非修为低下,不超过长生天,方可以进入那个世界,否则都会被长生怪发现,当做餐点吃掉。
柳凡点头,心中蓦然一动。
“不知道我的肉身天门后,通往的是哪个地方?也是青麟怪物所在的那个家乡吗?!”
但瞬间,柳凡又觉得不一定。
因为自己的肉身天门和青麟怪物的不一样。
不一样的门,打开后,不一定是同样的世界。
絕世道祖 咆哮橘子
那么,若不是青麟怪所在的那个世界,那么,自己的肉身天门后,是何方?!
豪門第一盛婚 溫小妖
女巫偵探所
许许多多的疑惑,涌上心头。
柳凡想不明白,也无从参考。
他又询问青麟怪物从它的黄金天门里,传来的那种神秘力量。
青麟怪物抓耳挠腮的解释了半天,柳凡终于明白,这种力量,不是它自己的力量,是它“偷来”的。
用青麟怪物的话说,在它的“家乡”,这种力量被称为“逆神之力”,来自一个变异失败品始祖。
它在来长生界之前,乘着那个变异失败品始祖睡着的时候,偷吃了一口那个变异怪始祖的血肉,这才拥有了这种力量。
说这些话的时候,青麟怪物一脸羞赧之色,仿佛还怪不好意思似的。
柳凡瞪了它一眼,你一个怪物,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你放开心神,我看下你的记忆!”
柳凡说道。
青麟怪物乖乖的趴了下来,柳凡抚掌在它的头顶,意念进入了它的神魂识海,翻看它的记忆。
记忆中。
昏暗的天空,被巨大的禁制神光笼罩,到处都是坍塌的古城,废墟,看不到活着的人,到处都是各种长了鳞片的怪物在纵横肆虐,互相攻击。
这里无比混乱,又非常血腥,全是各种厮杀、吞食、捕咬等血腥画面,血淋淋的可怕,宛如血海地狱。
每一个怪物,都有自己的领地,圈养着低级怪物。
大地最中间区域,似乎有未破损的古城,但在青麟怪物的记忆里,那个地方非常可怕,是长生怪的地盘,它不敢靠近。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得久了,柳凡有一种看恐怖血腥片的感觉,他一带而过,寻找青麟怪物“偷吃”变异失败品始祖的记忆。
终于,他看到了那幅画面,却不由惊讶。
那是一个幽深的地底洞穴,沉睡着一直黝黑色鳞片的怪物,那怪物巨大如山,但那模样,让柳凡似曾眼熟。
这只变异怪始祖,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画面里,青麟怪物鬼鬼祟祟,带着贪婪与恐惧,悄悄地爬进幽深的地穴,踩着无数碎骨,靠近了变异怪始祖的尾巴后面。
那里,地上有一坨黑色的东西。
青麟怪物不知是否知道,但柳凡如今在它记忆里观看,那一坨黑色的东西,赫然就是一坨粑粑!
可是,青麟怪物靠近后,却欢喜激动的大口吞吃起来,而它的身上,渐渐有了那神秘的力量气息。
枕邊囚寵:租個嬌妻生個娃 雪嬌兒
青麟怪物吃饱打了个嗝,然后又悄悄地退走了,爬出了地穴,接着进入了自己的肉身天门,来到了长生界,带着这种力量,击杀了高亮……
这就是整个过程。
柳凡看完后,抬手放下,目光奇异的看着青麟怪物。
“怪不得这家伙刚才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原来它根本吃的不是人间的血肉,而是粑粑!”
青麟怪物抬头,与柳凡对视,血色大眼睛里,露出萌萌之色,还舔了舔柳凡的脚。
柳凡一招手,掌心光芒一闪,将青麟怪物收入了掌心的炼狱空间。
鐵血殘明
“系统,如果我弄来那个变异怪物的血肉,鳞片,或是……或是粑粑,你能推衍出那种克制长生气的神秘力量的修炼之法吗?!”
柳凡在脑海里询问老祖宗系统。
未知的东西,未知得世界,未知的存在,柳凡不敢肯定自己就能推衍出,所以再问问系统。
老祖宗系统沉寂多日,第一次被老祖宗招呼,似乎很兴奋。
“宿主放心,你能弄来,我就能推衍出!”
干脆利落的回答,非常肯定!
柳凡笑了,给老祖宗系统点了个赞。
接下来。
他静静地盘坐,眸光思索,时而有奇异的推衍之神光闪过,从头到尾的分析整件事的可行性,风险性。
最后,柳凡得出了确切的结论。
“我自己修为太强,的确去不了那个地方,化身和分身也不行,都有长生界的印记!”
“算来算去,只有我的子孙们能进入那个地方!”
而后,柳凡传音出去……
“大海,二海,五海,六海,我的乖孙们,过来天帝殿,老祖宗想你们了,想和你们说会儿知心话……”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