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x01j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 ptt-492.江流天地外(每一天都給大傢伙比個心心)-8xvav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飞舸逆流而上,转过河道后下游是二十里荡,他们将船转入其中。
谢蛤蟆带着八喵乘小船赶来,王七麟问道:“事情办妥了?”
老道士微微一笑:“无量天尊,七爷神机妙算,一切如你所说。”
王七麟摇摇头:“这算什么神机妙算?只是了解点人性罢了。”
洛水坐在船尾,呆呆的看着二十里荡的大片芦苇丛。
飞舸在里面慢慢的穿梭,大半天的时间都耗费在了芦苇荡里。
王七麟知道她心有不甘,便没有去管她的情绪,而是拿出钓竿来钓鱼。
芦苇荡里头水禽多,此时已是春暖花开时节,水禽纷纷归来,芦苇荡里头很热闹。
他们钓鱼用的饵是蚯蚓段,结果水禽被蚯蚓吸引,偷偷拍拍的飞来抢食。
八喵甩了甩尾巴摆开架势:我看你们是没把我玄猫放在眼里!
猫是水禽天敌,八喵露面,水禽纷纷逃离。
王七麟甩钓竿下饵,一只斑斓野鸡飞出来,竟然眼疾嘴快叼住了蚯蚓吞进嘴里。
它吃掉蚯蚓嚣张展翅想飞走,结果王七麟往回收鱼线,这野鸡惊恐的瞪着眼睛被拖了回来。
徐大掰开鸡嘴往里看,美滋滋的笑道:“七爷好活,你看这里有水、有鸡、有男人,男人给鸡来了个深喉——哈哈,妙啊!”
末日之主神遊戲系統 擇天大帝
王七麟说道:“很好,今天中午可以吃炖鸡了。”
其他人钓鱼,但钓鱼没那么简单,他们一群旱鸭子哪有技巧?好一会没钓上什么鱼来,倒是鱼饵损失了七七八八。
向培虎一时恶从心头起,他掏出一支香狞笑道:“不是不上钩吗?好,老子让你们一起翻肚皮!”
王七麟拦住他说道:“虎哥,毒鱼犯法!”
徐大也拦住他:“主要是你毒上来的鱼咱没法吃!”
洛水接走钓竿淡淡的说道:“诸位大人歇着吧,我来给你们钓鱼吃。”
王七麟问她道:“你的情绪好一些了?”
洛水苦涩一笑:“不好又能如何?我们兄弟,注定要死的不明不白了,是吗?”
徐大安慰她道:“洛姑娘也别这么丧气,你们碰上的这件事确实特别诡异,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解不开的案子,老话说的好……”
那一年
“万事最怕认真,而我们听天监办事最认真。”王七麟主动捧哏。
徐大赞赏的对他点点头,又回过头说道:“不错,我们听天监还会调查这起事,你也可以继续关注,咱们双方来个一起努力,这叫……”
“强强联合!双赢!”王七麟接话道。
徐大心花怒放,冲他一个劲挤眉弄眼。
辰微月从旁边经过ꓹ 说道:“徐爷你给七爷一个劲抛媚眼做什么?好甜蜜的样子。”
洛水失笑。
徐大说道:“这就对了嘛,多笑笑ꓹ 人生……”
“人生短短几回秋啊,不醉不罢休!”王七麟引吭高歌。
徐大骂道:“唱的真难听,什么玩意儿?”
他琢磨了一下又讪笑道:“不过还挺有道理。人生这一辈子能有几回春秋?洛姑娘ꓹ 你别这么忧愁,这件案子总有一天会被破解的。”
洛水笑道:“多谢徐爷开解ꓹ 也多谢七爷唱歌为我解愁。”
徐大对王七麟说道:“七爷,继续唱。”
王七麟哈哈一笑ꓹ 拉开嗓子唱道:“人生短短几个秋啊ꓹ 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那西边黄河流。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七爷错啦,是西边我的美人,那东边黄河流。”巫巫伸手托腮听的津津有味,大眼睛笑的眯成了弯月牙。
洛水一杆一条鱼ꓹ 全是鲜美的黄河大鲤鱼,可惜春天鲤鱼不胖ꓹ 否则他们真是有口福。
他们正在船上杀鸡杀鱼准备午餐ꓹ 又有一艘船飘荡过来ꓹ 船上竖着一根竿子ꓹ 上面挂着一溜的水鸟。
有个老汉披着蓑衣、戴着斗笠,船行渐近ꓹ 他高声问道:“诸位客官可要花钱买个鸟?”
徐大感兴趣的盯着一溜水鸟问道:“怎么卖?”
老汉笑道:“第一只鸟一个铜铢ꓹ 第二个鸟的价钱翻倍ꓹ 第三只鸟的价钱也翻倍……”
王七麟说道:“那我们只要第一只鸟。”
老汉一愣,他掀开斗笠露出面容ꓹ 这自然是白猿公。
八喵和九六看到它后高兴的摇尾巴,两条小尾巴摇的飞快。
吞口兴奋的叫道:“猿爷,你怎么又回来啦?”
白猿公大声说道:“猿爷我本来就没打算走!我是去买船啦,这飞舸是百川门的船,洛姑娘又不会跟我们去高僧老家,咱们到时候怎么走水道?”
“猿爷给你们个惊喜!”
徐大说道:“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走水道,而是准备走旱道!”
白猿公一愣:“干,猿爷我抛媚眼给瞎子看了么?我还以为咱们没有船可以用,特意拿七爷给的钱去买了一艘船追你们,否则我怎么会离开?”
大船靠近飞舸,吞口腾空跳了过去起身用爪子搂住他激动到热泪盈眶:“刚才让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要离开我们去闯荡你的江湖呢。”
白猿公捻了捻胡须嘀咕道:“猿爷倒是想去闯荡江湖,可是猿爷为人耿直老实,江湖上像七爷这样奸邪耍滑的人太多。猿爷可不想再栽一次,栽在七爷手里我心服口服,栽在别人手里我们伴剑猿一脉的颜面何在?”
有了这些水鸟,这顿午饭就足够丰盛了。
白猿公买的是一艘远程水船,船上锅灶齐全,盐巴柴火八角花椒等大料应有尽有,他们处理过鱼和鸟后可以直接开火。
沉一看着他们杀鸡杀鱼一个劲的念经,满脸的悲天悯人。
见此王七麟冷笑一声,他拿起鱼说道:“你看准了,待会要吃你的就是这和尚,你去了西天看到佛祖和菩萨要告状得告准了,就是这和尚吃的你!”
徐大抱着膀子在一旁说道:“哎呀,这鱼死不瞑目呀,大喷子,你真是造孽。”
沉一懵了:“阿、阿弥陀佛,你们真是贱人!”
这顿午餐还不错,有酒有鱼有鸡有肉,一行人吃的满嘴流油。
吃过饭王七麟冲洛水抱拳:“洛姑娘,我们就不送你回长安城了。烦请你告诉洛门主,此次我未能帮上忙,甚是抱歉,但这案子我记下了,以后咱们互通有无,争取能尽快查出真相。”
洛水回礼,眼眶微红:“王大人言重了,多谢王大人陪洛水一路胡闹至此,您和诸位大人的恩情,洛水铭感五内、永世不忘!”
双方分成两路,一路往北一路往南,就此分道扬镳。
徐大站在船尾遥望飞舸,洛水收拾好东西后同样走到了船尾,然后冲他福了一福:“徐爷,珍重!”
这是王七麟第一次看到洛水做出小女儿家的姿态。
徐大抱拳行礼,洒脱的回头走来。
王七麟问道:“不互道一声再见吗?”
徐大笑道:“江湖儿女,何必惺惺作态?”
王七麟说道:“你竟然还挺开心?我以为你们俩分离你会流眼泪呢。”
徐大说道:“七爷你瞧你这话说的,大爷只是爱上了洛姑娘,不过她看来是不会爱上大爷了,我们俩有缘无分,这种事看开便是。”
他还吟诗一首:“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你能看的开?”王七麟惊异。
徐小大随意的说道:“这有什么看不开的?我哥从八岁到十八岁,每年都要失恋个十回八回,他要是看不看还能活到今天?”
“滚!”
九州大地的东方一带水路网通透,他们走水路一样能到达荆楚大地。
但是水路萦绕波折,而且时不时要逆水行舟,这样算下来要比在陆地上骑马还要慢。
王七麟不喜欢走水路,因为河里水鬼挺少的,他们这一路走来也没碰到多少鬼,他没薅到太多羊毛。
渡忘船早就被造化炉给炼化了,但王七麟不敢把它给弄出来,因为他没法解释河里为什么会多出一艘船,而以后他们终究要上陆地,到时候这艘船怎么处理?
所以这耽误了造化炉的利用效率,王七麟没法炼制其他物品——本来他想炼了励学天禄书,看看能不能炼出个什么新奇玩意儿来。
船行到襄阳府,他们要弃船上岸了,再去真定府就要走陆路。
他们将船靠上一座小县城外的码头,然后开始收拾自己东西下船。
一路行船他们倒是弄到不少的鱼虾蟹,路上又是光照又是风吹,鲜货变成干货,他们没舍得扔,全给收拾起来。
王七麟收拾了美女蛇的两条蛇蜕,这两样东西也算是法宝,美女蛇为了感谢他公正执法,选择将蛇蜕送给了他。
他让徐大收起蛇蜕,然后一扭头看到徐大正在弄一些破布条,问道:“这什么东西?”
徐大说道:“昴日鸡的那件斗篷,大爷给收拾起来,以后做个家伙什用。”
王七麟道:“这斗篷倒是个不错的法宝,但破碎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用?扔掉算逑。”
徐大摇头道:“不能扔,有用……”
沉一说道:“可以做个拖把,阿弥陀佛,以后二喷子就专门负责搞卫生了。”
徐大怒视他道:“是啊,大爷做个拖把,以后你不老实,大爷就用拖把收拾你!”
沉一哈哈大笑起来:“二喷子你是不是也变成傻子啦?你就是扛着偃月刀也收拾不了喷僧,何况用一条拖把?”
徐大冷冷的说道:“那也得看怎么用这拖把,到时候大爷用拖把蘸粪糊你一身!”
沉一愣住了:“阿弥陀佛,这么歹毒?”
白猿公扛着剑说道:“还别说,这玩意儿确实歹毒,你们看,它一旦甩开了那是天下无敌啊,比吞口嘴里往外喷箭喷刀剑还要厉害!”
“那我有了个主意,既然这样,为什么让吞口往外喷箭喷刀剑呢?让他往外喷粪不是更厉害吗?”很少说话的杨大嘴笑道。
正在打哈欠的喷口愣住了:丧尽天良!
白猿公不耐的说道:“别欺负我吞口兄弟!猿爷我说的是认真的,你们想,徐爷要是用拖把蘸了粪,然后再穿上蓑衣戴上斗笠——绝配啊是不是?”
末日歸來當奶爸 沒胡子的胡子
吞口赞叹道:“没错,老话说的好,拖把蘸屎,霸王在世!”
王七麟感兴趣的说道:“如果这样的话那何必斗笠和蓑衣?徐爷有头盔叫虎豹胄,也有一件护体的金缕玉衣,嘿,他这已经齐活了?”
一行人纷纷惊叹:“徐爷要无敌了!”
谢蛤蟆抚须问道:“无量天尊,你们有没有想过拖把被夺走的后果?”
所有人都安静了。
徐大将碎斗篷扔掉了:“你们都什么玩意儿?一个个比大爷还骚!”
白猿公贼眉鼠眼的往周围看看,他偷偷把斗篷收了起来。
大船被他们当场转让,卖了整整一个金铢的价钱。
白猿公得知这价钱后跺脚大怒:“嗨呀,你们这些败家子,那船是猿爷我花五个金铢买来的,你们竟然仅仅卖出了一个金铢?”
听到这话徐大感叹:“猿爷你幸亏回来了,就你这样的行走江湖,那真是用不了两天裤子都得让你赔掉!”
沈三摸了摸肚子问道:“能不能别吵了?咱们去好好吃顿饭行不行?这些天来一直漂在河里,上顿河鱼下顿虾蟹,我实在是遭不住了!”
王七麟说道:“那你也没瘦?”
沈三说道:“我只是遭不住了,并不是吃不下了,该吃还是得吃嘛。”
襄阳也是一座名城,但他们此时是在一座县城边缘,不过要吃饭不必进城,码头上便有许多小吃摊子。
王七麟一行随便找了一家坐下,老板娘上来招呼他们问道:“客官们吃点什么?”
徐大说道:“上你们拿手的菜。”
一听口音老板娘就知道他们来自外地,干脆利索给他们报了几个菜名。
谢蛤蟆选了一下,道:“襄阳盘鳝,天下闻名,你们可以尝尝这道菜。”
“你呢?”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稽首唱喏:“无量天尊,这道菜杀性太大,老道士就免了吧。”
老板娘说道:“道长若是不能吃荤菜,那我们家也有许多青菜,三月里荠菜鲜,要不要吃荠菜水饺?鲜的能让人掉舌头呢。”
正在操勺的老板伸出头说道:“若要吃素菜,到了我们襄阳怎么能不吃糖醋白菜?”
谢蛤蟆道:“老道只是不吃盘鳝,可不是不吃荤菜,来,老板娘你家有没有叫花鸡和老叶缠蹄?”
“怎么会没有呢?”老板娘笑,“别看我家是小摊,其实菜式还是很全呢。”
谢蛤蟆道:“那就一样上两道,还有糖醋白菜,也给炒上一大盘。”
沉一怀疑的看着他说道:“阿弥陀佛,你怎么不吃那什么盘鳝?是不是它有问题?”
谢蛤蟆往后指了指,说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行人怀疑有诈,都跑去看老板做菜,这一看明白谢蛤蟆为什么不吃这菜了。
盘鳝主菜是鳝鱼,它用的鳝鱼很是纤细,就跟鳝鱼苗似的,这东西不做动刀剖肚,活生生的放入烧热的铁锅内让它自蹦身亡!
硬生生烫死鳝鱼后老板清水清洗以除去粘液,然后入锅放上麻油,微火反复煎炸,待鳝鱼由硬变软成卷曲放入盐、花椒、姜、蒜及麻辣酱等调料干扁成焦黄色。
倒是香气扑鼻,可是做起来着实不太人道。
王七麟感叹道:“老板,这菜有伤天和呀。”
老板说道:“我听说江南水乡有一道菜叫醉虾,将虾泡入酒中,等它们酒醉之后将之生食,据说到时候虾进人嘴还活着,能感觉到这虾在人的嘴里跳动。那么,这是不是有伤天和?”
沉一双手合十唱喏一声,又偷偷指向谢蛤蟆低声道:“鱼儿呀鱼儿,你们临死前都要看准了那个道士。是他带我们来这里吃饭的,是他点了菜,所以你们去了西方极乐净土要找我佛告状,那莫要告错了人,记住要告谢蛤蟆!”
一盘小鳝鱼上桌,半桌子人发愁。
武大三问道:“老板娘,这鳝鱼也不剖肠剔肚,脑袋都没有剁掉,难道就这么吃吗?”
老板娘笑嘻嘻的说道:“正是这么吃,这是水草鳝鱼,细如水草,它们平日里只吃干净水草,一点不脏,你们放心去吃便好。”
有本地渔夫提着酒壶走过来笑嘻嘻的说了什么,荆楚之地方言本就难以听懂,渔夫又喝了酒说话含含糊糊,众人什么也没听懂。
谢蛤蟆喝着水酒笑,说道:“他说的是这道菜食用诀窍,用筷夹着头,顺颈去下口,撕下肠和头,嘴里龙摆尾,连骨咽下喉。”
渔夫指着他哈哈笑,一边笑一边点头。
老板娘又端上来两个泥疙瘩。
都市醫仙
这是叫花鸡了,拍开烤到酥脆的泥壳,里面是一层层缠绕到密密麻麻的大叶水草。
谢蛤蟆给他们讲解,说春季没有荷叶莲叶,荆楚一带只有临大河的地方才有叫花鸡吃,因为人们只能用水草来包裹肥鸡炙烤。
解开一层层水草,里面是一只烤到油光发亮的公鸡。
老板娘将热气腾腾的鸡撕开,一边撕一边笑:“道长是我们荆楚子弟吗?竟然这么了解我们这里的风俗。”
谢蛤蟆抚须笑,笑而不语。
王七麟说道:“我家道爷走过南闯过北,冰山上头摔过腿,阴间里头喝过水,对阴阳两界、九洲各地风俗都是了若指掌。”
老板娘笑得更是欢愉,她对王七麟说道:“小郎君不仅长得好看,嘴巴也很有趣。”
整鸡撕开露出雪白的鸡肉,她往上淋了点小磨麻油,盘子旁边放一个碗,里面是芝麻甜酱。
烤鸡皮色光盈,泛着油光,鸡肉酥烂,本身没什么香料,保持着鸡肉原始香味,可以蘸芝麻甜酱来调味,入口咸甜香,与王七麟以往吃到的烤鸡完全不同。
当地的猪蹄也很有特色,他们将猪蹄肉用细麻绳缠紧煮熟晒干来吃,解开麻绳后猪皮色泽红亮,不知道用了什么佐料来烹饪的味道,肉质劲道而有清香,咀嚼之下,香味经久不散。
各种特色菜肴送上,老板娘又开始往上端大碗,一人一碗面。
牛油拌面。
粗大的面条上撒着碧绿的小葱、芫荽,春天气味很浓郁。
碗里头是牛骨牛油汤,熬制的颇为浓稠。
吸一口汤吃一口面,王七麟赞叹道:“好吃,这汤有一股鲜味,不是香味,这骨头汤竟然炖出了鲜美的滋味,厉害。”
老板笑道:“肉汤没有鲜味,那还有什么意思?”
問你愛不愛我
他将面条煮熟捞出来盘成一坨一坨,有凉水淌过,热面变凉。
有人要牛油面了,他便抓起一坨放在垫着绿豆芽的竹漏中,简单烫过之后倒进大碗里,豆芽翻转盖在面上,老板再浇上一勺牛油汤,洒上葱花芫荽,一碗热乎好吃的面迅速出锅。
效率很高,日子匆忙而悠然。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