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o8i6好看的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ptt-第400章 宿命之敵分享-5bhbz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你确定?”
鲁冠侯紧接着又询问了一句,和上一句话一样,但明显多了几分急迫和怀疑。
真灵之精,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或者说,怎么会在风无尘的身上出现?
“他可不是圣境四重天!”
是的。
真灵之精只会在圣境四重天身上出现,因为只有圣境四重天的灵魂才能被称之为真灵,斩除心魔恶念,终见真我。
并且,也不是每一个圣境四重天身死都会出现,它的出现条件极其苛刻,并且琢磨不透,但确实是天下难寻的至宝。
风无尘。
真灵之精?
激动之后,鲁冠侯怎么想都感觉有问题,但是他不是圣境,只是宗师,对于真灵之精明显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只能依靠身前之人。
铠甲遮住面容的甲士似乎早已想到这一点,点头道:“如果按照常理来说,他即便已经突破圣境,也不可能诞生真灵,但是……”
甲士望向营帐之外,话音里透出前所未有的激动。
“太像了!”
“如果不是真灵之精,属下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引起天地这么强烈的共鸣……并且……”
甲士回头,郑重道:“少主,您难道不觉得风无尘的突破很诡异么?”
“据属下所知,他这段时间一直跟随李云逸在南蛮山脉,没有去其他地方。李云逸此人虽然诡异,但少主真的以为,他能帮风无尘提升突破么?”
“再说了,那可是南蛮山脉……少主应当知道里面遗迹的诡异!”
南蛮山脉。
小小蛋糕店 蘇零
遗迹!
鲁冠侯闻言眼瞳神光一凝,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他知道。
甜媽萌寶尋爹記 秋日菠菜
他当然知道。
因为数年前,他就是从南蛮山脉一路穿行而来的,途径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生死危险,至于其中的遗迹也进去过一个,险些身死。
“你的意思是……”
鲁冠侯有些不确认,被身前甲士说了出来。
“传承!”
“风无尘或许得到了其中某个大能的传承,因此才能成功突破!”
“至于现在的天地异象,极有可能正是因为他的身死压制不住这份传承的表现!”
传承!
并且是大能传承!
鲁冠侯闻言心头大震ꓹ 虽然有面甲隔绝,他看不到甲士的眼睛ꓹ 也能想象的到他现在的神色有多么激动。
圣境四重天的传承啊!
别说这里是东神州,就是中神州,也必然会引得无数强者争先恐后的前来争抢。
风无尘的身上有这种东西?
这边ꓹ 鲁冠侯还在犹豫,身前的甲士显然有些等不及了ꓹ 还在验证自己的推断。
“肯定是传承!”
“属下曾与他交手,虽然只有一招ꓹ 但他展现出来的剑法绝对不是南剑宗的核心剑诀ꓹ 已经发生了改变,东神州除了紫龙宫之外绝对拿不出那等剑法!”
剑法?
鲁冠侯闻言脸色再动,有了前者的这份佐证,他似乎终于有些动心了。
但依然谨慎。
“不是诈?”
甲士闻言笑了。
“应该不是。”
“属下的手段少主清楚,虽然不是圣境,但只要中了属下的绝命指,只要昏迷ꓹ 必定身死,没有活着的可能ꓹ 哪怕他是圣境!”
“更何况ꓹ 少主真的以为ꓹ 哪怕风无尘还活着ꓹ 他能引发真灵之精的天地异象引我们现身?”
“区区东神,能知道真灵之精存在的能有几人?”
对!
这里是东神州。
不是中神州!
这里连圣境都相当稀少ꓹ 至于圣境四重天ꓹ 更是一个没有ꓹ 岂能知道真灵的存在?
想到这里,鲁冠侯似乎终于彻底放心了ꓹ 长舒一口气,道:“可以去。”
土佐之夢
可不等身前甲士大喜。
“但不是你去。”
“既然你笃定他已身死,谁去都无所谓了,派个不会说话的过去。”
“谁都行,但绝对不能是你。”
鲁冠侯还是选择了谨慎行事!
他这决定明显有点对甲士诸多分析的不信任,但显然,后者并没有因此产生不满,恰恰相反,后者语气有些激动,似乎感动的不轻。
“是,少主!”
“您就等着瞧好吧!”
甲士朝鲁冠侯恭敬行了一礼,转身去安排了。如果李云逸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惊讶发现,这甲士对鲁冠侯的礼仪绝对不属于东神州任何一个诸侯国或者王朝,在中神州也极其少见,更可以直接坐实他的身份。
血月魔教!
……
呼。
营帐在山风还在刮,似乎验证了甲士的判断,隐隐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其中似乎还掺杂着诸葛剑宁武侯等人激烈的讨论声。但是营帐里,鲁冠侯的心思似乎全然没有在这一方面,还沉浸在甲士刚才的汇报里无法自拔。
真灵之精,是真的么?
甲士是他最信任的人,他肯定是相信后者的判断的,没有绝对的把握,后者不会如此冒险前来。
但是无论后者说的太多,也无法彻底打消他心底的谨慎和不安。
会不会是陷阱?
直到。
“是陷阱也不怕。”
许久,鲁冠侯神色舒展,似乎终于放下了心里的不安,望向风无尘所在的营帐。
哪怕是陷阱,他也不会损失什么,失去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
但如果甲士的判断真的正确,并且那份传承还真的被自己得到了……
“那就真的赚大了!”
“对我以后的计划……”
鲁冠侯眼底精芒闪烁,内心激动无法平静。好不容易平复下来……
另一边。
风无尘所在的营帐。
国师昏迷,不得靠近!
这不是李云逸下达的命令,而是邹辉。自从风无尘昏迷就开始了,李云逸并没有改变,有属于黑狱军部分的军士巡逻,目光烁烁,看破黑夜,其中有宗师坐镇,却没有看到,一道黑影从黑夜里走出,就像鬼魅一般,朝风无尘所在的营帐步步靠近。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万籁俱寂。
静!
如果接下来没有任何意外的话,没人发现他的存在,他下一刻就能进去风无尘的营帐,如果后者还没彻底死去,还在挣扎,他就会给风无尘一个彻底的痛快,飘然而去。
事实上,他的确进去了。
“少主放心,此行肯定没问题,一号可是我最早驯化的种子,他的忠诚和手段……”
鲁冠侯的营帐里,甲士不知何时回来了,站在鲁冠侯背后,正在笃定宽慰,一边看着他口中所谓的一号走进风无尘所在的营帐,可是还未等他话音落定,突然。
呼!
一股狂风骤起,在甲士的感知下,外面的天地似乎骤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风,消失了!
之前一直贯穿在天地间的山风戛然而止,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其变化之大连外面的普通士兵都隐隐觉察到了一丝怪异,只是不知道这怪异从何而来,茫然无措。
但,甲士知道!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清晰感觉到,自己就在一号体内的魔种,碎掉了!
魔种碎。
魔傀死!
一号,死了?
甲士身形猛地一震,不敢置信。而这时,鲁冠侯也看到了外面突然静止的军旗,虽然他对天地的感知没有甲士那么敏锐,但是他能感应到后者的气机波动和震荡,眼瞳一凝,不见悲喜。
“失败了?”
“果然是诈。”
鲁冠侯平静的声音传来,甲士身体一震,终于醒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
突然,甲士如意识到什么,连忙望向鲁冠侯,道:“但少主放心,一号绝对不会影响到少主的任何计划!更不可能知晓您和属下的存在,属下从未在他面前正式现身过,所以……”
后手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狂鳳逆天:邪王蝕寵小毒妃
鲁冠侯轻轻一笑,道:“没事,不怪你。”
“不是你考虑不周,而是敌人太狡猾,下次注意就是了,不要放在心上,毕竟,这次咱们不是也没亏什么么?”
鲁冠侯宽慰自己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属下,甲士正下意识点头,突然。
轰!
风无尘的营帐,炸了!
整个营帐瞬间被掀飞,引得整个营地剧烈震荡,一瞬间,狂风大作,卷动狂潮,今夜无人睡眠,纷纷从自己的营帐掠出,骇然望见,一袭青衣如天神下凡悬浮空中,不是风无尘又是何人?
风无尘!
他没死!
他还活着?!
“国师大人?”
正当周围众人目瞪口呆,心生骇然之时。
“贼子贼心不死,欲图搏杀于我,已被老夫捉拿自尽!”
众人大骇,借助周围火光这才发现,原来在风无尘的手上竟然还提着一个人,一个脑袋歪在一侧,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手上还抓着一条匕首。
贼子。
末日機甲風暴 歡顏微涼
凶手!
暗杀!
他就是偷袭风无尘和叶向佛的罪魁祸首?
被风无尘设计反杀了?
一群人目瞪口呆,对他们来说,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实在是太惊人了,一时间完全无法回过神来,直到。
“真凶已除。”
“既然真凶已经找到,自然就全无忌惮了。”
“邹首座何在?”
“传我王令,即刻拔营,回京入宫!”
一身白衣的李云逸从黑暗里走出,朗声打破寂静,当这一道命令传出……
鲁冠侯营帐,甲士似乎还沉浸在风无尘突然出现的惊愕中无法自拔,鲁冠侯本人则眼瞳猛地一缩,精神一震。
没有活口。
真的是甲士安排的好么?
辣妹寵妻:寶貝,起床了 西極冰
不!
这不仅仅是甲士计划的失败,更不只是一场虚炸那么简单!
望着远处从营帐里走出,听到李云逸一番王令而脸色大变的宁武侯等人,鲁冠侯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森。
他的计划,变成李云逸的垫脚石了!
“少主,我……”
终于,甲士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吃了多大的亏,而还未等他把话说完,就被鲁冠侯摆手打断了,眼底深处,精芒闪烁,哪里还有刚才的阴森?
亢奋!
斗志锋锐!
“没事,小事而已,不就是损失了一枚棋子么?”
“不亏是我认定的宿命之敌,手段还真是多,不过……”
鲁冠侯嘴角上扬,冷笑不止。
“你暴露的也不少!”
暴露?
李云逸暴露了什么?
甲士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直到。
“查!”
“给我好好查,李云逸和虎牙军在南蛮山脉到底做了什么。”
“连真灵之精的气息都能拟化,他得到的传承定然不差!”
是李云逸得到的传承?
甲士闻言大惊,感受到鲁冠侯这番话里的斗志,顿时心头一震,一下子来了精神。
圣境传承啊!
并且极有可能是圣境四重天得传承!
甲士知道,如果鲁冠侯的猜测是真的,那么传承到手也不是他的。但是……
他可以喝汤啊!
困足宗师巅峰多年,他也快碰触到圣境边缘了,只差一步助力!
悍妃八福晉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