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5brd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覓仙屠》-六百三十五章 詐語(感謝拳皇K000000打賞的500起點幣)鑒賞-5wj51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壮汉面无表情手掐剑诀,红色飞剑光芒大声,接连不断的朝折扇发出斩击。
田園寵婚:天價小農女 何鳳樓
折扇是一件品质不低的法宝,但没主人法力支持单凭灵光抵挡根本撑不了多久,片刻功夫光芒忽明忽安,一副即将碎裂的征兆。
壮汉眼中厉色一闪,飞剑表面萦绕淡淡的灰白火焰,猛的一击将灵光斩碎,折扇本体也被劈成两截。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壮汉单手轻轻一扬,飞剑化为一道红光没入体内,嘿嘿一笑说道。
刚才飞剑欺到本体并没直接击杀对方,但也给与重创。没有几个月的调养根本无法恢复如初。
法宝被一斩而过,徐文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但他还是挣扎的服下几颗灵丹,挣扎的重新站起身来,但身上破出了十几道伤痕,身上的青衫已被鲜血浸湿,看向壮汉的目光中满是惊恐之色。
“赵兄为何突然出手,难道是徐某说错了什么话。我法力低微不如道友,但也有搏命的手段!拉道友同归于尽还有些勉强,但让你身受重创还是能做的到的。三长老和贵城执法堂王长老相交莫逆,你斩杀我可没一点好处的。”徐文脸色发白的说道,用左手别扭的取出几张符,往身上一拍,身上绿光萦绕,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了。
随后他又将地上的断手一摄,往断裂的手腕上一接,心痛的又取出一张深绿色符箓一拍,手腕处的血肉蠕动黏合。
片刻功夫,手指就能慢慢伸展,但他的脸色却显得更加苍白。
“交情?”一听这话,韩玉心中不由冷笑起来。
徐家擅长炼丹,和谁家的交情都很不错,若他真是日城修士说不定真会犹豫一二。
“徐家长老和王长老相交莫逆?没关系,我是城主的亲传弟子。王长老虽执掌执法堂,但还管不到我头上。我不会杀你,但你将你带到日城。你是自封法力束手就擒,还是让我出手?”壮汉一副无所谓的表情ꓹ 对所谓的拼命手段和王长老都没放在心上。
徐文脸色一变,知道说的都不是恐吓之言。
此人法力高强ꓹ 就算拼命使用白灵真火也没信心拦下对方。要是让对方恼羞成怒,不顾后果灭了他,可就太冤枉了。
自封法力束手就擒也不是没生机ꓹ 只要他回小城传送隆前辈还是能救下他的。
退一步说,赤脚大汉明日就能赶到ꓹ 当发现异样定会通知戴玉舟二人。三人合力还是定能拿下他,当场救下自己也大有希望。
徐文将这两种想法在脑海中仔细思量数遍ꓹ 顿时满嘴苦涩ꓹ 只能是束手就擒。
“我可以自缚法力,但我要给家中发个讯息。等我到贵城之后,也好让家中出重金来赎。这个小要求还望赵兄答应。”徐文苦笑了一下,拱了拱手说道。
“不行!”壮汉一回绝。
听到这话,徐文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按,一颗拳头大小的淡蓝色光球,就出现在了手中。
他飞快的抬手ꓹ 一口将光球吞服腹中,顿时身上涌出蓝色的符文ꓹ 涌现出狂暴的气息。
“如赵兄不答应我这的小要求ꓹ 那便是毫无诚意ꓹ 在下也只能拼命一搏了!”徐文浑身颤抖ꓹ 用冰寒的目光望着壮汉,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已想好了ꓹ 如这点诚意都没有他就不可能活命ꓹ 就将金丹和灵火一齐引爆开。
他很自信ꓹ 只要拼命引爆一定能给壮汉造成足够多的麻烦。
壮汉看着他身上淡绿色的符文,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但很快就无所谓的笑了笑。
“嘿嘿ꓹ 徐兄何必如此冲动,既然你坚持那就让你发道讯息就好,但内容必须我来说,你来写。”壮汉拖着下巴,想了想劝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赵兄近期不打算回日城?”徐文皱了皱眉,声音冷冷的说道。
他脸上虽不情愿,心中却暗喜。
盛寵難逃:傾世容華 靳言
“我还要在此处修炼两三载,将功法修到大成才会出关,暂时可不回日城。在此之前我可不希望消息泄露出去,还请徐兄想个理由打发三位同伴。”壮汉嘿嘿一笑,无所谓的说道。
徐文假装很为难的点了点头。
他很是光棍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小截满是疙瘩的黑色木块,对着壮汉解释道:“这是我的命牌,我就写让家族长老准备赎金,赎人时的时间等我回日城后在通知家族。”
壮汉听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徐文用神念在木牌上刻上一行文字,与他说的一模一样,很老实没做什么手脚。
徐文又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半截千里符,随后说道:“我和另二位道友也交代一下,就说家族有紧急任务。”
壮汉脸上露出一丝诡异之色。
徐文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故作镇定的将所说的话写在千里符上,淡蓝色的字迹慢慢消失不见。
将消息传了出来,戴玉舟马上返回,以他们三人的实力,肯定能发现洞府所在。
徐文面色一缓,张口就将淡蓝色的光球吐出来收进储物袋中,张开手脚做出任人宰割的姿态。
大官人 三戒大師
總裁強寵:痞妻不拒愛 雨鹿
既然目的达到就不能触怒对方,就随对方好了。他只需忍耐几日,形势就能逆转。
醫見鐘情:王爺你幹嘛
看到徐文撤去身上的护体灵光,壮汉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我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徐兄果然很识时务。”壮汉脸上没露出怀疑之色,反而很欣赏的说道。
随后壮汉用手在身前轻轻的一点,口中轻吐了一个“风”,然后双手一扬。
大片的白色光丝,密密麻麻从手中喷射而出,直接穿透躯体,缠绕在身体各个部位,开始交织此缠绕起来。
片刻的功夫,徐文就被裹成一个风茧,体内的金丹更是被光丝绕的风雨不透,无法提取出一丝法力。
但让他心中稍安的是他的意识还算清醒。
“徐兄随我去洞府做客吧。”壮汉盯着徐文,很诡异的笑了笑。
徐文心中暗骂我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现在说这话又有什么意义。
“对了,还请徐兄用神念打开储物袋,我闭关这些年丹药吞服差不多了,想找你借上些。”壮汉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挠了挠脑袋憨憨的说道。
星辰變之道
这话说的很客气,但根本就不容他拒绝,只要眨巴眨巴眼点头。
壮汉毫不客气的扯过挂在腰间的储物袋,袋口朝下,一道微弱的神念触碰,袋口涌出一大片霞光。
霞光之中涌出一大片东西,有材料,法器,材料,书籍灵材等等,通通都被卷了过去。
徐文看到这一幕,眼中露出痛惜之色。
壮汉微微一抬手,百余道细长的丝线喷射过去,将捆绑的严实的徐文给拉了过来。
壮汉也没用什么遁术,直接拉扯他朝下走去,很快就来到石门前。
让徐文微微惊讶的事出现了。
壮汉并没有施展什么法诀咒语,身上涌出五六枚青色风刃,直接将石墙斩的粉碎。
来到火红光幕前倒没施展粗暴的手段,只掐了一道法诀就裂开了一条通道,拽着徐文就走了进去。
火墙之后只有几十丈远的青色石阶,再往下就是坑坑洼洼的石地,一点都不像修士的洞府。
不知为何徐文心里觉得不安,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壮汉看徐文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石壁,脸上忧色渐浓,却不在意的一笑,没解释什么。
大概一顿饭的功夫,壮汉就带着他来到一处地下溶洞,溶洞中有一些钟乳石,壮汉就牵引着被束缚的徐文,朝着溶洞的另一处走去。
转眼间,一道青色的石门出现在眼前。青石表面凹凸不平,竟没有禁制存在的样子。
“到了,这就是我闭关的洞府,有些简陋还请不要笑话。”大汉直接上前推开石门,很客气的说道。
徐文眼角疯狂跳动,心里的不安更浓了。
穿过石门是一条简陋的石道,四周都是湿漉漉的,竟连禁制都没有加持。
这四周的灵气也是稀薄,在此种环境下根本无法培育灵药,就算打坐修炼也是外界的两三倍,就连刚筑基的修士都不愿来此处。
可怜的徐文浑身被束缚,除了能眨眼动用一点神念外,无法动用半分力量,只能惊恐的飘了进去。
壮汉脸上的笑容则更加诡异。
这条通道不长,很快就来到一个刚开辟的,还未装饰过的大厅。
壮汉看着徐文惊愕的神色,朝他尴尬的一笑来到相连得一间简陋密室。
这密室中也是原始粗糙,里面放着一张刚削成的石桌,几把石椅,中间放着一口大缸,里面是用很多珍稀灵材泡成的灵液,浓香扑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