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zpjit火熱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209章  誠意來得好快閲讀-jf6uy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既然余渊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说谎,那么他行踪暴露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天天使宝贝幼儿园一行。
当时对付那名邪修,说白了余渊就是打了一回酱油,基本没有真正出力过,只是在幼儿园里头装神弄鬼。
那一战,幼儿园内并非主战场,只是装模作样迷惑对手的。
余渊唯一暴露的对象,就是行动三处的人。
老韩当时带的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也不过是四五名队员而已,要调查起来,却也不难。
不过这事就得看罗处的意思了。
江跃终究不是行动局的人,不可能贸贸然去调查行动局的人,更何况是行动三处的人。
罗处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这事我会想办法处理。”
诡异时代到来,哪怕再团结的队伍,谁也不敢保证人心不动摇,谁也不敢说队伍里每一个人都能经得起考验,绝不存在半点私心。
这不现实。
所以罗处也没打算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做什么无谓的辩解。
江跃既然这么说了,多多少少总有些依据。
这一点,罗处非常清楚,跟江跃打了这么多次交道,很明显江跃不是信口开河的人。
现场交给了罗处,江跃朝余渊使了个眼色,两人先行离去。
余渊非常擅长变化装扮,这也是他们术士赖以生存的手段之一,既然这副装扮已经被人盯上了,必须改头换面。
离开现场后,两人走出这片荒芜区,上了江跃的车。
“老余,怎么说?”
江跃语气淡淡。
余渊当然知道,江跃今天来找他,肯定是为了对他施加秘法,真正操控他。
豪門閃婚:天價嬌妻 方方方
说到底,在今天这件事之前,他心头多少是有点不太甘心的,哪怕跟着江跃确实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坏处。
可一贯自由散漫的他,要将自由拱手送人,由人操控,确实有些心理上的抵触。
不过,这个念头,此时此刻彻底改变了。
先前那生死边缘的恐惧ꓹ 远远超出了被江跃操控的代价。
不客气地说,如果不是江跃出现ꓹ 他此刻早就凉凉了。要么就是答应对方的招揽。
可是看对方那霸道的言谈举止,哪怕是答应了招揽,到底陷入怎样一个大坑ꓹ 也可想而知。
投奔江跃,最坏最坏ꓹ 也无非就是帮江跃打打下手,干点力所能及的事ꓹ 还有报酬。
可被那些人招揽ꓹ 是人是鬼都弄不清楚。说不定活得连狗都不如。
两害相权取其轻。
“江少,我想好了,我从此以后,死心塌地追随你,替你干活卖命。接受你的庇佑。”
九界無仙 子不說
重点是最后一段,接受你的庇佑。
前面是表决心,后面是核心诉求。
江跃笑了笑ꓹ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操控灵符,让余渊滴血融入。
余渊看着鲜血融入灵符之后ꓹ 知道自己走出这一步ꓹ 意味着从此一举一动再也不能率性而行ꓹ 必须遵守江跃的规则了。。
江跃笑道:“那人虽然凉凉了ꓹ 不过他有句话说得很对,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越往后ꓹ 这种趋势只会越来越明显。”
江跃倒不是糊弄余渊ꓹ 这的确是他对未来的判断。
和余渊分开后ꓹ 江跃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车上还有六十株凝烟草ꓹ 带到学校去显然不合适,留在车上江跃又不放心。
他现在是焦点人物,不知道多少眼睛背地里盯着他。
只要他出现在学校,很难担保车子不被人盯上,万一有人要到他车上做点手脚,这六十株凝烟草岂非白白便宜了别人。
所以,江跃决定先回道子巷别墅。
什么地方最安全,只有道子巷9号别墅最有安全感。
车子刚开到门口,江跃却发现门口居然有别的车停着。也是一辆造型威猛的越野。
龍傲幹坤 落雨青陽
有客人?
江跃有些意外,自从母亲和父亲先后失踪后,家里的亲戚几乎是不怎么来往了。
父亲这边的亲戚还好,小姑常年走动。三叔一直在外打工,偶尔回来一趟,也逗留不了多久,但终究还是来往的。
母亲那边的亲戚,自江跃小时候有记忆以来,就没什么印象。
记忆中,好像母亲那边是有亲戚的,而且有不少。可不知道什么缘故,几乎从没和江家来往过。
江跃小时候也曾就这个问题问过父亲,父亲只是笑而不语。
记忆中,父亲的笑容里,多多少少有些苦涩和尴尬。兴许,这里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事到如今,江跃姐弟二人长这么大了,对母亲那边亲戚的好奇心也几乎消磨殆尽,并不在意,甚至都不把这当回事了。
我的神靈分身
除了父母两边的亲戚之外,他们的社会关系也只剩下邻居和同学,姐姐也许还有一些同事。
至于父母的同事,早就没了来往。
那么,来的会是什么客呢?
按理说,道子巷别墅管理很严格,一般人也进不来。除非是主人家带进来的客人。
江跃开门,一眼就看到客厅里坐着好几个陌生人。
这些陌生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精干!
他们的腰背笔挺,哪怕是坐着,也和普通人截然不同。
这种气质,只有一种人,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坐在主位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看着斯文,却不失威严。
还有一名女子,大约三十左右,坐在那中年人身侧。
玩轉火影
此外还有两名大约是警卫,分坐在两侧,挺胸收腹,双手放在大腿膝盖上,静静而坐,如同雕像。
江跃看到这一幕,更加确信,这绝对是军人。
见到江跃回家,这几个人表情都非常精彩,仿佛早就认识江跃似的,脸上都挂着一些矜持但不缺热情的微笑。
客厅里,除了江影和小姑陪着,小姑父已经带着崽到楼上去了。
“小跃,你怎么回来了?”
江跃将包往边上一放,问道:“姐,这几位是?”
那中年人热情地站起身来:“小江同志,久仰久仰,鄙人是中南大区童志高司令的秘书,我姓章。这位是戴主任,是我同事。这两位是小郑小柯,也是童司令的警卫员。”
重生雲水間 曉晚
中南大区童志高司令?
那可是大章国上将,赫赫将星,中南大区军方第一人啊!
江跃一脸懵逼地和这个章秘书和戴主任握过手。
他很清楚地记得,上次云山时代广场一案后,中南大区军方特战中队那位杨团长,曾经代表童上将招揽过他。
当时江跃谨慎,并没有依从。双方客气过之后,杨团长说有机会请他去军队讲讲诡异事件,江跃也答应了。
不过自那以后,并没有后文。
按理说,军方不可能再这么大动干戈来邀请他吧?
这不符合逻辑。
难道……
江跃忽然想起某种可能性,目光变得有些精彩起来,笑呵呵地瞥了姐姐江影一眼,若有所思。
那章秘书显然是这一行身份最高的,比那位女性戴主任还高一些。
见到江跃的表情,章秘书笑道:“小江同志大概已经猜到了我们的来意吧?”
“猜是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你们动作这么快。”
“不快不行啊。”章秘书笑道,“诡异时代来临,各种应急部门不断成立,都在抢人。军方作为一国柱石,可不能落后吧?”
戴主任也笑眯眯望着江影:“像江影妹妹这么出众的天赋,不为军方效力,实在是太浪费了。我们也打听了,江影妹妹一直遗憾没能上个完整的大学。如果加入我们军方,第一件事就是送到军方最好的大学深造。这个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哦!当然,我们军方肯定不会像私人机构或者一些官方部门那样乱开空头支票,但也肯定会破格提拔,尽量给予高待遇,高福利。”
军方有军方的晋升机制,不可能一下子把你一个新人拔擢到很高的位置,但做一些小小的破格提拔,给予高一些的待遇,还是可以做到的。
“江影同志,你有什么要求和顾虑,尽管提嘛!”章秘书语气和蔼道。
他这次来,是戴着童司令指示来的,而且童司令要求他们必须完成招揽,绝不能再失手。
老童上将也很会打算盘,只要把江影拉到军方,就很可能是一拖二的生意。因为同辈的江跃和江铜,可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听说江铜已经被超自然行动局给拉走了。
可至少江跃还是自由身,尤其是江跃这个家伙,更是中南大区军方头号招揽目标。
这次先招揽江影,等江影有了归宿感之后,再慢慢通过江影来影响江跃,从而达到把江跃也招入军方的目标。
江跃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姐弟俩很有默契,彼此也非常了解。
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大概就能知道对方想什么。
从姐姐的眼神中,江跃很清晰可以看到,她是怦然心动的。
没完整上完大学,是姐姐心中一个心结,一直都引以为憾的心结。
如今军方伸出橄榄枝,礼贤下士,给足了排场和面子,江影自然是颇为感动的。更何况,这个上大学的承诺,更是击中了江影的软处,让她更加心动。
眼看弟弟也已经长大成人,羽翼丰满,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江影的顾虑也相对少了一些。
戴主任是个女人,大约更了解女性的心思。
见江影几次瞥向弟弟,笑道:“江影妹妹是怕去了军方,你弟弟没人照应么?有这个顾虑,倒也正常。”
“这个简单,可以请一个专职保姆。这点经费,我们军方还是给得起的。”章秘书笑呵呵道。
“姐,上大学不是你一直的梦想么?”江跃鼓励道。
江影一时沉吟未决。
倒是小姑直截了当:“小影,难道人家部队的首长这么欣赏你,咱们老江家可不能不识好歹。也就是你了,要是他们看上小姑我……嘿嘿……你姑父就算天天蹲在家门口,我也得去。”
“小跃这么大,都懂得朝家里领女孩子了,比你出息多了好吧?这么多年,你往家里领过男孩子嘛?你还操心啥?”
小姑心直口快,这嘴也够毒的。
“姐,放心,这个家,我会一直撑着。当初我年幼,看着你从大学退学,现在我已经成年,我不希望你再一次因为我,放弃追逐你的梦想。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你没有对不起这个家,是这个家一直拖累你。”
章秘书抚掌而笑:“看看,小江同志很懂事,也很成熟嘛!江影同志,这下你的顾虑就全打消了吧?”
看到一家人都支持自己,江影心头也颇为感动。这些年的委屈和付出,也的确是值了。
看到江影点头,章秘书和戴主任就知道,这事成了。
戴主任将一些文件表格,一一给了江影,需要她填写签署一下。
江影看过之后,一一完成。
基本程序就算走过了,回头就等进入体检环节。当然那也只是个程序而已。
“江影同志,欢迎加入中南大区军方。从此以后,我们就是袍泽战友,为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信念而战。”
几个人站了起来,和江影敬了一个军礼。
江影连忙回礼。
走完程序后,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盛世茶香
大家说起江影的体测数据,也是颇为感慨。目前来说,这绝对是星城最好的体测数据了。
虽然江影得年龄比江跃他们大个两三岁,但诡异初期,大家也明显感觉到,年龄也并非是区分天赋潜力的唯一条件。
不管怎样,按年龄算,江影也才20左右,也算是潜力苗子。
期间,章秘书还特意提到杨团长,说杨团长最近一直在外练兵,不在中南大区军方总部。但军方随时欢迎江跃前去做客。
很显然,江跃的名字,在中南大区军方确实挂了号。
那晚在去往码头路上,救出几百个俘虏,以一人之力干趴下几十名武装人员的神秘人士,虽然没有实锤,但军方已经默认就是江跃干的。
毕竟,军方通过老韩的关系,了解到了江跃那晚的确打算单独行动。
虽然军方没有现场亲眼目睹,可这事情并不难推敲。哪怕江跃不肯承认,却也是明显不过的事。
所以,军方如此行动迅速,礼贤下士,也不仅仅是因为江影的体测成绩逆天,同样还有江跃的因素在内。
双方愉快地交谈了半个小时,最后双方约定,江影在家再逗留两天,两天后,军方派人过来接她过去正式报到。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