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8j8v精彩都市异能 這個大佬有點苟笔趣-第366章 詭異的屋子-2a22y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微光女士没有说话,她并没有多少感伤,只是少了一个朋友,心中有些波动。
这种波动是难免的,如果熟悉的人、事物消失,连一点情绪都没有,她就真的成了一具杀戮机器了,这是她最讨厌的存在。
对于身边的这些人,她根本看不上,如同杀戮机器一般活着,没有任何乐趣,只有杀戮的欲望,还有最基本的需求,这与行尸走肉没什么分别。
至于她,至少是有追求的,美丽的事物,漂亮的男人,还有金钱的香气,美妙的音乐等等……
这是生灵和兽类的区别。
她只是一个纯粹的坏女人,并不是杀戮机器……
这般思忖着,微光女士的情绪逐渐平复,她有些奇怪,很久没有想过这么多。
或许,米萨在她心中的地位,与其他名义上的朋友,还是有些区别的。
毕竟,米萨好几次救过她,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窗外的景色逐渐变了,三辆悬浮车驶入一条地下停车场,这是他们的中转站。
在这里,他们要换车,改头换面,潜伏下去,等待这场风波过去。
突然,地下停车场里,四周灯光明灭不定,车上的高手们立时警惕起来,一个个取出武器,全神戒备。
微光女士脸色变了,她本能的感到不妙,急忙喊道:“倒车ꓹ 退出去?!”
三辆悬浮车的引擎关闭了,无论如何发动ꓹ 也再难启动。
“到中转站去!”微光女士当机立断。
从悬浮车中冲出,一道道身影在阴影中穿梭,这样的情况ꓹ 他们应对过无数次,并没有多少慌乱。
只要到了中转站ꓹ 取走他们需要的东西,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哪怕遇到再强的敌人ꓹ 即便是六境绝世的高手ꓹ 在场的人们也有几分把握逃脱。
毕竟,他们当中不乏五境强者,且都是逃跑的高手。
面对六境强者的追杀,这支队伍里至少有一半人有过类似的经验,只要能够到中转站,难道他们需要的东西……
刷!
地下停车库深处,一道暗门打开ꓹ 一行人鱼贯而入,却是纷纷定住身形。
前方ꓹ 并不是熟悉的中转站大厅ꓹ 而是一座古旧的屋子ꓹ 四周甚至还有绿树。
如果在其他地方ꓹ 这样的屋子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如今贫民窟的建筑ꓹ 也比这个屋子好上不少。
但是ꓹ 在这里ꓹ 原本是中转站的地方,现在只看到这个屋子ꓹ 任谁从心底也会毛骨悚然。
“这是幻觉?”有人低语,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丝恐惧。
微光女士不答,在场众人每一个回答,因为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幻觉。
这支队伍中,有勘破幻境的高手,却无法分清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
呼……
一股可怕的气息从背后袭来,狂暴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根本不容众人抵挡,就将他们撞得朝前飞去。
一行人被逼无奈,只能朝着那间屋子而去,也有人不信邪,挥动武器朝后斩击,却是直接被狂暴的力量碾成了肉饼。
骨骼被碾碎的刺耳声音,听得令人头皮发麻……
不能硬抗?!
抱着这个念头,众人只能冲入这屋子里,不敢与背后的力量硬碰硬。
说来也奇怪,屋子的门一关上,那股狂暴的力量便消失殆尽,似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窗户望出去,就见不远处的地上,那个同伴肉饼般的尸体还在那里,鲜血流淌,隐约可以看到血液上升腾的热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低吼,这事情太诡异了。
微光女士右手握着细剑,左手提着一把穿甲冲锋枪,她一言不发,曾经经历过的无数次凶险经验告诉她,这一次的处境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险的多。
中转站的位置,是绝密。
并且,每隔一周,就会有人来检查这里。
算起上一次的检查时间,过去还没有四天,那合金铸就的中转站大厅,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一间屋子。
这事情太诡异了!
微光女士想到了这次计划的失手,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事与龙湖岛介入的神秘强者有关。
对于那支神秘强者的来历,虽是一无所知,但是,从当时反馈的一些零星消息得出,这是一群可怕的强者。
且是一群老怪物……
作为心元祭司神殿的隐藏力量,微光女士知道许多秘辛,尤其,她还在黑网组织担任了很久的高层。
这个世界的一些种族,比传闻中的更加可怕,只是在战乱中,许多种族都灭绝了……
深吸口气,微光女士握紧武器,她脑海中转悠着,该如何离开这里。
突然,屋子里的灯光亮了起来,众人这才看清里面的陈设,环顾一圈,一个个目瞪口呆。
屋子的地面,看起来是黑不溜秋的砖块,现在借着灯光,却发现每一块地砖上都有着细密的纹路。
踩在地砖上,有一股气息从上面传来,直透脚底,使得体内心元力的运转,都莫名快了一分。
众人都是识货的,当即认出来,这是五海深处,海底火山喷发后,形成的一种【海底熔岩暖玉】。
说是玉石,其实只是质地有些相近,却比一般的玉石要珍贵的多。
要知道,以【海底熔岩暖玉】建筑而成的房间,对于心元力的修炼速度,能够提升足足一成。
这样的材料,是无数武者都渴望的,却难以用钱买到。
这世间,那里有这么大一块【海底熔岩暖玉】,一般能有一个坐垫大小,就已经是珍宝了。
因为这种石料,很难收集到一大块,大多都是零碎的。
现在,这间屋子的地板,竟然全部都是【海底熔岩暖玉】,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单是这些地砖,价值就难以估量。
“这一定是幻境?!”
有人眼睛泛红,猛地拿出一把匕首,在身上划下一道口子,鲜血流淌而出,刺痛的感觉蔓延全身。
环顾周围,却是没有任何变化,这间屋子仿佛是真实存在的。
有人拿着侦测仪器,不断探测周围,依然没有任何异常。
就在这时——
墙壁上的灯以此亮起,众人这才发现,那灯罩竟是一种能量晶体。
“这是【海兽能量晶体】?!”
機械戰魂 千墓雪
许多人嘶吼,眼中透着无比贪婪,这种能量晶体的瑰丽光泽,与一般的能量晶体不同。
这是强大海兽体内,才能凝成的能量晶体,也被称为【海兽能量晶体】,或者生物能量晶体。
这种能量晶体的价值,是同品质能量晶体的十倍,甚至更高。
【海兽能量晶体】,是制造五星级以上心元武装,最佳适配的材料。
一件心元武装,如果采用【海兽能量晶体】,其威力比同星级的要提升三成以上。
简言之,就是同星级心元武装的极品?!
然而,在这间屋子里,【海兽能量晶体】竟被镂空,用来做灯盏的罩子,这他么的也太暴殄天物了。
一时间,许多人的呼吸粗重起来,脸上贪婪的神情已经无法抑制。
【海底熔岩暖玉】倒还好说,在场的都是高手,许多人的实力提升已经停滞。
就算有再多的【海底熔岩暖玉】,提升也是微乎其微,毕竟,自身的潜能快挖掘完了。
可是,【海兽能量晶体】则不同,如果能拿走一个灯罩,制成一把心元武器,实力就能直接提升许多。
如果能将这间屋子搬空……
众人呼吸越发粗重,他们不知道这间屋子为何出现,但是,眼前的宝物真的令人心动。
一行人,微光女士一直很冷静,她默默的冷眼旁观,看着同伴们的反应。
原本镇定的心,却是越来越难平静……
周围的一切太真实了,哪怕她笃定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在这间屋子里每多待一秒钟,脑海中都会传来一个讯息,这一切是真实的。
【海底熔岩暖玉】是真实的,【海兽能量晶体】的灯罩也是真实的……
还有屋子后面,陈列的东西,每一件都是珍品……
这些东西的价值,无可估量的惊人,如果能够搬空,拿回心元祭司总殿,足以挽回这次的损失,甚至还会得到嘉奖。
十二聖獸宮
这个念头不断冒出来,在脑海中转悠,微光女士额头直冒冷汗,她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但是,无论她如何抑制,这些念头还是源源不断涌现……
“完了!这是一种可怕的战技……,精神能量方面的高阶战技……”
猛然间,微光女士明白过来,却已经晚了。
周围的同伴已经拿起武器,开始了自相残杀,在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将这间屋子的宝物据为己有。
只要杀光同伴,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呼呼呼……”
微光女士喘息着,飞速窜至角落里,她知道这种情况,躲在一旁,安安静静的,才是最好的保命之道。
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从身后传来,微光女士只觉背部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她霍然转头,惊恐的看向后方。
一个老者的身影,从黑暗中凸显出来,犹如是被黑暗生生挤了出来。
老者的脸很长,若不仔细看,就如同一张马脸,但是,仔细一看,则是毛骨悚然。
这老者的脸庞,如同戴着一张面具,面部极其僵硬,犹如一具雕塑的脸。
他走了过来,俯身看着微光女士,似是笑了一下,也不见他开口,细微的声音响起:“有趣的女孩子,竟然能在我的战技中,依然保持一份清醒。意志力很坚强啊!”
微光女士握着细剑,她娇躯不自觉的颤抖,很想抬剑,狠狠给这老者一下。
然而,无论她如何使劲,胳膊却是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道。
叮叮叮……
此时,屋子里的混战已经白热化,众人都疯了,即便身上受了重伤,依然悍不畏死的砍向周围。
“看看……,这就是生灵的贪婪,只要稍加放大,就会掀起一场战争……”
这老者低沉道,声音似是从其体内传来,令得微光女士遍体生寒。
她生平面对过许多凶险的场合,与许多强敌交锋过,却从未有胆寒的感觉。
“原来如此,你是这样抵挡住的……”
这马脸老者抬手,手掌中似是飘出一片光,落在微光女士身上。
而后,她体表浮现猩红的光,散发着浓烈的杀意。
杀意实质化!
马脸老者抚掌,体内传出大笑,似是弄明白了此事,很是高兴。
而后,他眼神陡得冰冷,“这么浓烈的杀意,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形成的,看来这群家伙里,你才是最恶毒的那个,死吧……”
片刻,这间屋子已是躺满了尸体。
这支队伍,心元祭司秘密培养的武装力量,连敌人都没有碰到,全部自相残杀,死在了这里。
叱咤仙歌
唯一幸存的,只有微光女士。
以“幸存”两字形容,又有些不确切,她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生,还是死……
呼……
一阵风吹过,屋子里光芒转动,逐渐化为虚影,消失无踪。
絕寵嬌妻:陸少的寵妻
马脸老者抬手,在脸上一按,只听“咔嚓”一声,从面庞上取出一张面具。
面具后面,是一个和善面容的老者,正是紫荆后裔中的一位老家伙。
耳麦中,传来林川惊奇的声音,“这屋子的幻境,是依靠这张面具来发动的么?这么神奇,是什么原理?”
听到这样的询问,这老者立时笑起来,很是高兴,能让这年轻人如此惊奇,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
“等到这次风波结束,将面具借给你三天,让你研究研究……”老者这般说道。
对于这位年轻得机械师,紫荆后裔们都很看重,既是有交好的机会,自是再好不过。
玄門魔修 鬼刀刀
片刻,这里恢复了原样,依然是中转站的大厅。
刷!
大门打开,一支牛头人亲卫队冲进来,迅速将这里清扫干净,将尸首全部运走。
并将唯一的幸存者,微光女士禁锢,带了回去。
另一边。
守备军基地,密室中。
看着监控光屏,林川松了口气,靠在椅子上,揉着酸疼的肩膀。
捏了捏眉头,林川道:“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军团长你的表演了……”
“哦,到我了么?”
海龙团长霍然起身,眉飞色舞,她早就等不及了。
林川拿着一份稿子,递给海龙团长,让她在路上记熟,“是的。军团长,接下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