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c8ov熱門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二百六十六章 已死之人熱推-freol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知道你厉害啦……”
卓雅叹了口气,伸手按住了安南的书卷:“但在地铁里还是别看书了。这里不仅光线不好,而且多少还是有些颠的。
“离弗兰格尔省已经不算远了。如果陛下觉得无聊的话,我也可以陪你聊聊天,或者谈论一些不那么机密的事务也可以。再要不然,你学他们靠在我身上睡一觉也是可以的。”
……没事,其实我也没真看。
我这相当于是打开了课本,然后把手机放在课本上玩……这个时候,手机玩起来就显得格外的香。
安南心里嘟哝着,还是乖巧的闭上眼,趴在了卓雅阿姨的怀里,如同一只白色的猫咪般、缩在她的臂弯中。
头等舱已经被清场,这一辆车中只有他们六个人。既然外人看不见,安南倒也没有什么避讳。
總裁的契約甜妻
见状,西酞普兰当机立断睁开了眼,二话不说就拉了一张截图。
正好拍到了安南微眯着眼睛缩成一团的样子。
呵……这可是当年我在《宝○梦随乐拍》里练出来的抓拍技术!
西酞普兰得意的想着,把这张图发到了论坛里。
下面配了一行字。
安详.jpg
正闭着眼逛论坛的安南正巧看到了这帖子被发了出来。
于是他一脸懵逼的睁开了眼,抬头望向西酞普兰。
就在这个瞬间,西酞普兰二话不说又截了一张图,再度发到论坛里。
一脸懵逼.jpg
绝了,你这没完了是吧!
没想到林依依那个拍照狂魔没来,自己依然能变成表情包……而且西酞普兰的抓拍技术比阿杠还好!
“睡吧睡吧……”
卓雅低声说着,伸手摸了摸安南的头,把他的头抱在自己怀里。
这位今年已然四十多岁的冬之手,面容看上去却显得相当年轻,像是二十多岁出头的大姐姐一般——这是白银阶超凡者所独有的长寿机制。
一旦进入白银阶,还未完全发育的身体依然还会发育,但已经发育的身体就不会再轻易老化了。这是因为已然发生了“凝结”的灵魂,已经可以反过来哺育身体了……即使生了病、或是受了伤,恢复的速度也会加快许多。
末世超級商城
所以安南至今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伊凡不成为超凡者。他既然对超凡之路并不感兴趣,那么根据“昏君”的加持,他反而不会遇到什么阻碍。
而他也不会真正死去,而是会龙化……如此也就不用担心自己变成了噩梦而泄密。
若是能成为白银阶的超凡者,伊凡也不会死的这么早、活的那么辛苦了。哪怕是他的诅咒会随着升华之道的深入也逐渐变强,但他的身体也同时变强了……更何况,哪怕只是升到白银拿一下能力提升的福利也好啊。
这点安南至今也不是很理解。
其结果就是,今年四十九岁的伊凡在龙化前、就已经头发霜白,眉头深皱。身体老化的相当严重。
而与他几乎同龄的卓雅,看上去却像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教师一般。她深蓝色的波浪长发让她显得颇有几分知性气息……若是换上一身巫师袍,任谁都会以为她是一位大巫师。
至于佐尔根——甚至在伊凡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左手小指了。他至少是在安南爷爷那一代成为的左手小指。
輪回艷福行 蜀龍
而据说伊凡七八岁的时候,佐尔根看上去依然只有三四十岁……而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他才终于成为了一位老人。
这位又高又瘦,像是瘦长鬼影般的老人总是喜欢无声无息的站在角落中ꓹ 即使以安南的感知也时常无法发现他的存在。若非因为他对凛冬家族的忠诚,让他无法舍弃“冬之手”这个职业……而进阶时必须将全职业一并进阶ꓹ 如今佐尔根早就进阶成黄金阶的潜行者了。
如果说别的白银阶超凡者卡在白银,是因为他们缺乏欲望、或是缺失才能、或是不满足晋升职业的需求。
那么佐尔根,就是必须通过不断兼职其他职业来分薄力量ꓹ 才能压制自身不会突然进阶。
他如今在“失能巫师”的上位职业“冬之手”外,还额外兼职了潜行者系的“谋杀大师”、战士系兼职圣职系的“咏冬者”ꓹ 与猎人系的“影子猎人”职业,并且几乎都攀升到了白银阶的极限。
佐尔根可能是整个凛冬、乃至于全世界ꓹ 最强大的白银阶超凡者了……至少也是之一。
在两天前的晚上ꓹ 安南继位大公之后。
他所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在卓雅的指导下背诵“十指”的咒缚。
因此安南也知道,佐尔根身上到底缠绕着多少诅咒——他被十八项咒缚缠身。这是他年轻时的冒进,以诅咒来换取力量……如今他也早就品尝到了代价。
佐尔根对安南说的第一句无关任务的话,就是警告他……若非必要,不要使用咒缚之力来换取力量。
因为“欠的债,都是要还的”。
宇宙之匙 天機算盡
正是因为有佐尔根陪在身边、同时把霜兽部队调集了过来ꓹ 卓雅这位实际上的宫廷大管家,才会允许安南直接深入到极北兄弟会的领地内部。
就是因为她完全的信任ꓹ 佐尔根作为斥候的能力。
只要佐尔根在ꓹ 安南就绝对不可能被人成功暗杀。若是燃烧生命的话ꓹ 也可以带着安南进入影界ꓹ 从阴影中快速逃离。
而卓雅虽然只是一位体格柔弱的女性,但能成为“十指”ꓹ 掌握凛冬的最高权柄……她自然也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冬之手。
要知道……哪怕只是冬之手的正式成员ꓹ 都起码也是白银阶。冬之手是对巫师机构——他们除了情报之外ꓹ 最常负责的就是对巫师的抓捕、追杀与拷问。所以在白塔噩梦中,米开朗基罗才会对那位冬之手如此不客气。
一般来说ꓹ 冬之手掌握的都是“反制法术”的技巧。
但卓雅是其中的特例。
因为卓雅的老师……
就是凛风白塔的米开朗基罗,也就是如今的镜中人。
她曾是凛风白塔的塔之子。
村色佳人 花千樹
只是她背叛了白塔,加入到了冬之手中——并反过来抓捕凛风白塔出身的黑巫师。
按照巫师们的习惯,即使巫师出了什么问题、犯了什么法,最终也要移交巫师塔进行制裁……至少也要知会一声。比如说在诺亚、教国和丹尼索亚都是如此。
但是凛冬人并不吃这套。
凛冬之法高于一切。
即使是巫师或是教士犯法,也必须由凛冬大公……或者说,由冬之手代为处罚。而不是送回凛风白塔或是霜语教会。
她能成为“左手无名指”,也正是因为她的这项才能。
魅雪之妖 紫千絮
除却失能法术之外,卓雅同样擅长偶像法术、先知法术和敕令法术。不仅可以防止咒杀,也可以预知到刺杀、可以直接用敕令封禁刺客的行动,或是帮助大公逃脱。
再加上那两位白银阶的梦界旅客……和那位神术掌握已经接近枢机主教水平的半亡之女。
皇妃嫁到
看起来,他们只有六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小孩,两个年轻人,两个女人……可以说是柔弱无比。
但他们这个人员配置,根本不是来谈判得——
在地铁停靠前。
玩家们已经清醒了过来。
如同之前说好的一般,四暗刻走了过来。
“来来来,这个一人三张,这个也一人三张……还有这个,这个劲大、一人一枚,陛下就别拿了……来爷爷给您一个。”
就像是荷官发牌一样……
四暗刻掏出两沓卡片,熟练的开始给每个人发三张牌。然后又把核桃大小的黑白红三色小球除了安南之外每人发了一套。
“我觉得,你抽空可以把这些卡片做成扑克牌的样子。”
安南忍不住说了一句:“或者直接用扑克牌制造也行。白卡和红卡看起来反而会让人警惕。”
“哦哦!这个意见好!”
豪門總裁的小嬌妻之豪婚 寒冬冬筍
四暗刻眼前一亮:“我记住了!”
随着地铁到站,他们很快离车。
而到了地面上自然也会有人来接……没有人敢让凛冬大公自己跑到他们家里去。
前来接站的……
是一位曾经霜兽部队的尉官。
他穿着一身冷霜色的军装,胸口别满了徽章,脸上有一道竖着切过左眼的刀疤,脸上满是和蔼的亲切笑容。
安南知道,他的名字。
叫做……奥斯托夫·多尔戈鲁基。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