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vhjj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攝政大明-第1072章.一拍即合.鑒賞-exevg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原来如此。”
听到刘冶的禀报之后,朱和坚似笑非笑的转头看了贾伦一眼,贾伦则是面无表情、眼神阴鸷。
朱和坚当然不会轻信刘冶的片面之言,但刘冶的说法确实是合理的解释了许多事情,比如说李如安为何会选在那个时间动笔写东西、比如李如安被贾伦看出了端倪之后为何会表现得异常紧张,又比如李如安为何会不愿意让贾伦去看他所写的内容……
所以,朱和坚心中对李如安的怀疑也就稍稍减轻了些许——但也只是些许而已。
朱和坚依然不能排除这一切解释都是为了蒙蔽自己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刘冶的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就像是刘冶所推测的那般,朱和坚所担心的事情并不是李如安想要做些什么,而只是李如安的不确定性。
其实,所谓“猜疑”二字,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那个“疑”字,而在于那个“猜”字!
所谓“猜”,就是胡思乱想,也就是自己吓唬自己。
就以朱和坚怀疑李如安为例,他因为不确定李如安究竟是否有暗中联络其它势力,又寻不到任何的真凭实据,就只能把事情往尽可能坏的方向去猜测与推断,但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于是朱和坚越是猜测就越会忌惮,越是忌惮就越会恐惧,最终就必然会彻底失去冷静与耐心,使用一切手段来掐灭所有可能会发生的坏事,到时候李如安再是如何为自己辩解也没用了,因为朱和坚那时候的脑子里已经充满了自己所猜想的可怕情况,再也听不进任何东西。
所以,刘冶就主动表演了一场“告密”,让朱和坚能够明明白白的看到李如安究竟在图谋何物,这般情况下就算是朱和坚并未全信,但也能有效的限制朱和坚的想象空间,让事情不至于发展到朱和坚再也容不下李如安的地步。
而且,朱和坚也确实并不介意自己的追随者们相互竞争,甚至是乐见其成。
至于李如安今后也许会妄自生事、失去控制的情况,只要能在李如安身边安插一个眼线就能解决,而眼前的刘冶也正好是一个合适人选。
事实上,刘冶也正是推测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所以才把自己送到了朱和坚的面前。
有了这场告密表演,朱和坚十有八九会让刘冶暗中监视李如安,然后他就算是搭上了朱和坚这条线、顺利投入七皇子的门下了!
*
就像是刘冶所设想的那般,朱和坚从贾伦身上收回目光之后,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刘冶,因为刘冶的表现已经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
然后ꓹ 朱和坚首先是轻轻摇头,道:“我看你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ꓹ 就一直是以‘微臣’自称,我见你正讲到关键处,也就没有及时纠正……但你要切记ꓹ 我眼下还不是储君太子,你的这般自称一旦是传出去了ꓹ 就必然会引起一场麻烦,到时候我也许不会有事情ꓹ 但你必然是要被朝廷问罪的。”
神醫毒後太妖嬈 子衿
刘冶连忙保证道:“在微、下官眼中ꓹ 殿下您早就已经是半君半臣的当朝储君了,一时间心有所想、口有所言,竟是失了规矩,还望殿下见谅!而且,关于今天这场谈话的事情,下官一定是缄口不言,绝不敢向他人提及。”
“你很好、也很是忠心ꓹ 你主动把这些消息通报于我,显然是一个识时务、知进退之辈ꓹ 而且我看你说话的时候条理清晰、态度沉稳ꓹ 观察力也是不俗ꓹ 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像你这样一个人才ꓹ 前些年为何会沦落到天水城去做一个私塾先生?”
听到朱和坚的询问,刘冶苦笑道:“下官的科举之路一直是磕磕绊绊ꓹ 屡次的名落孙山ꓹ 就算是自诩有些本事与小聪明ꓹ 但没有功名傍身,也根本没有机会施展ꓹ 自然是蹉跎半生。”
刘冶这句话倒是出于真心,他向来都有野心,认为自己不应该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只是一直都没有寻到机会罢了。
而如今,机会却是来了。
朱和坚也是摇头叹息,道:“这一条科举之路,虽然是为朝廷提供了许多良才,但也同样把许多有才华却不精八股的人才堵在了门外,我每当是想到这般情况,也是心痛不已。
今天既然是让我见到了你,自然也不会让你再蹉跎下去……你如今是苑马寺的九品监正,平日里负责管理那些马夫,对吧?这几乎是我朝官职的最低一级了,以你的能力心智,实在是大材小用,我也不能让你继续受委屈,再过几天我会向苑马寺的寺卿曲大人打个招呼,让他着重提拔一下你,等你的官阶稍高之后,我也会寻机会把你调任到更为重要的位置,也算是回报你今天的忠心表现。”
玄幻之超級空投系統
朱和坚只是向刘冶承诺了好处,但并没有明确表态让刘冶为他继续监视李如安,因为朱和坚已经看出了刘冶乃是一个聪明人,完全不必自己主动开口提点,他自然就会知道他今后应该如何做。
果然,听到朱和坚的承诺之后,刘冶立刻是主动保证道:“多谢殿下的提拔与看重,下官今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为殿下做事,一旦是李如安那里有了新的消息,必然是及时禀报于殿下!”
朱和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多说什么,依照朱和坚的想法,这场谈话已经结束了,刘冶也应该知趣的主动告辞了。
然而,见到朱和坚不再说话之后,刘冶却并没有主动开口告辞,反倒是面现迟疑,似乎还有话要说。
萌獸來襲,美色難擋 盈藍夢
见到刘冶这般模样,朱和坚心中有些不耐,语气也稍稍冷淡了一些,问道:“你还有何事?”
刘冶犹豫了片刻后,却是摆出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再次禀报道:“下官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求七皇子殿下帮忙。”
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这般做法有些得寸进尺,刘冶的表情有些慌张,快速继续说道:“七皇子殿下您也知道,当初的那场天水城民乱,下官被乱民裹挟着成为了乱民首领,但下官成为乱民首领之后,并没有像其它几股乱民那样到处烧杀劫掠,反而是约束了手下人的行径,主动保护了天水城的百姓、维护了势力范围内的秩序,再等到李总管赶去天水城平乱之后,下官也帮着李总管剿灭了另外几股乱民、恢复了天水城的平定,所以朝廷事后也赦免了下官与下官手下那批乱民的罪行,下官更还被朝廷册封为了官员,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成親
朱和坚见刘冶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由是愈发不耐,皱眉道:“所以呢?”
刘冶继续说道:“然而,下官虽然是因祸得福成为了朝廷官员,但当初跟随下官的那批乱民,如今却大多是穷困潦倒、生活很不如意,他们虽然是被朝廷赦免了罪行,但毕竟是曾经亲身参与了那场民乱,而且他们协助官府剿灭另外几股乱民势力的时候,大都是亲手杀了人,所以就颇是受到天水城官府的猜忌,也不被天水城的商贾乡绅所接受,一个个皆是生活没有着落,想要给人当长工养家都做不到……”
说到这里,刘冶的表情间满是凄苦与悲痛。
然而,这一番话却再次引起了朱和坚的兴趣,让他迅速收敛了心中的不耐烦,问道:“这些人来到京城投靠你了?”
刘冶苦着脸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他们在天水城活不下去,又听说下官已经成了朝廷官员,就纷纷赶来京城投靠于我,如今已经来了三十七人,今后只怕还会越来越多,想要下官帮着他们谋一条活路,但下官只是区区一个正九品官员,偶尔为一两个人谋个差事还好,但又哪里能帮得了这么多人?但他们当初在天水城鼎力支持下官,下官也不能随意抛弃他们,心中颇是为难……下官也曾向李总管寻求帮助,只可惜李总管从来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下官被迫无奈,如今只好是厚着脸皮请求殿下相助了!”
听到刘冶的这一番话,朱和坚不由是若有所思。
朱和坚曾经也在暗中培植过一个秘密组织,名为“嘲风”。
传说中,龙生有九子,但这九子皆不成龙,而“嘲风”则是龙的第三子,平生好险又好望,这就与朱和坚的经历很相似了,朱和坚身为德庆皇帝的血脉却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所以他为了实现野心就必须要深谋远虑、冒险一搏,也正是出于这般考虑,朱和坚就给这个组织定名为“嘲风”。
“嘲风”的内部既有负责赚钱的商贾、也有负责干脏活的死士,还有一些负责收集消息的眼线,虽然规模不大,但也算是功能齐全。
然而,就在半年之前,朱和坚突然发现到了一些迹象,似乎是有人已经察觉到了“嘲风”的存在,正在暗中进行调查。
这般发现,自然是让朱和坚异常紧张,那时候正是朱和坚上位的关键时期,朱和坚绝不能容忍“嘲风”的存在被人发现,再加上朱和坚想要在上位之前彻底洗干净自己的底子,抹除掉所有的过往罪证,而“嘲风”曾经为他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也知晓了太多的秘密,很容易就会暴露朱和坚的野心,所以朱和坚就当机立断,亲手把“嘲风”给摧毁掉了,暗中谋害了所有的相关大员。
也正因为如此,朱和坚目前固然是在庙堂上权势不小,他所组建的“新太子党”已经能与“周党”、“赵党”相争锋了,但“新太子党”毕竟只是一个朝廷官员的利益集合体,也只能在庙堂之中发挥作用,所以朱和坚手中也就缺了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在野势力,能够继续为他做一些见不得光的脏活湿活。
只可惜,朱和坚想要再起炉灶、重组“嘲风”的时候,他已是开始逐步走向台前,受到了万众瞩目,各方势力皆是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这般情况下他重组“嘲风”的事情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所以就一直拖延着。
这样一来,朱和坚做事之际也经常会感到不方便,时常会怀念“嘲风”当初的顺手与方便。
而如今,刘冶的“请求”,却是让朱和坚寻到了机会。
一群不被社会所接受的穷途末路之人,这就表示他们很容易就可以收买为己用……
这些人大都是有过手持兵刃与敌厮杀的经历,这就表示他们皆是性格坚毅、敢于犯险之辈……
能从天水城一路赶到京城之中,这就表示他们皆是身体精壮……
所有人都是天水城出身,而天水城距离京城足有千里之遥,又刚刚经历了一场大乱,就连官府民籍都被烧毁了许多,这就表示朝廷很难调查他们的背景来历……
这些人皆是曾经当过乱民,若是他们今后做了某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被人发现痕迹,也很容易就可以混淆朝廷的调查方向,进而是争取到时间消除证据……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即来即用,完全没必要让朱和坚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到处寻找合适的人手,重组“嘲风”的进度无疑是可以大幅提高。
非誠不愛:女主心思好難猜
简而言之,朱和坚若是想要重组“嘲风”的话,这批人简直就是量身打造的最佳人选。
想到这里,朱和坚微微一笑,再次是深深打量了刘冶一眼,说道:“你倒是有些善心,我当然也会帮你为这批人寻个生计!”
“多谢殿下!”
冷面總裁馴妻
说话之际,刘冶表情还算是镇定,但心中已然是狂喜不已,他知道自己再次赌对了,朱和坚果然是想要暗中培养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暗中势力,目前正缺人手,正是需要这批乱民出身的汉子!
寵寵欲動:老公別太壞 滿月
刘冶固然是不清楚“嘲风”的事情,他只是觉得,像是朱和坚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不在暗中蓄养死士?朱和坚从前只是寻常皇子,自然是不敢暗中蓄养死士,但朱和坚如今已是准储君了,自然会有计划想要培植一个独属于自己得势力组织,但想要让这个组织迅速成型,最缺乏的东西就是合适的人手。
也正是出于这般考虑,刘冶才会突然向朱和坚提到这些乱民出身的百姓想要谋取生计的事情。
果然,朱和坚直接收下了这批人手!
这样一来,他也就达成了此行的最大目的,顺利投入了朱和坚的门下,而且还为朱和坚收罗了一批死士,这就让刘冶更进一步有机会成为朱和坚的心腹,从今往后必然是要平步青云、前途无量了!
……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