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zh7w小說 古神的自我修養 ptt-【第480章】 班長喬·沃特相伴-bi3d6

古神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古神的自我修養
对于女巫是个小小的惊喜,对于秦颂自己来说,却有些紧张。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不是扭曲丑陋的触手怪,就是样貌怪异的主宰分身,连他都有些遗忘原本的模样。
尽管他拥有神格,终归是个人的灵魂,这是不变的事实。
人的样貌,人的姿态,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为女巫展示原来面目,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满足许久以来,隐藏在心底的小小渴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女巫的注视中,他的肌肤开始自发的进行形变,肤色转变,脸庞饱满,鼻梁挺起,脑后的触须也分散开来,转化为乌黑的头发,向前额蔓延。
一张棱角分明,有着健康浅黄肤色的脸,五官端正,表情柔和儒雅,一头清爽的黑色半长发下,眉宇英挺,衬着一双如点漆般的黑色瞳孔,亮如晨星。
前世的秦颂不是什么帅的惊天动地的小鲜肉,上过大学、参加过工作,年轻阳光的同时,稳重而文雅,眼里的少年锋芒,也未完全褪去,隐藏在眼眸深处。
全场鸦雀无声。
她们谁都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惊喜,就是秦颂本身。
爱丽丝的眼睛瞪的大大,她距离秦颂最近,看的最清楚,包括他嘴唇上的胡须绒毛,包括他向上翘起的睫毛下的双眼皮,以及那含笑的嘴里,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对于中世纪西方世界,对于男性的审美,更倾向于高鼻梁,深眼窝,白皮肤。
秦颂的形象,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却又让人觉得亲和友善。
华夏人的容貌,其实和农耕民族,文化渊源的特性有关,和善居多,攻击性和侵略性较低。不过秦颂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撑场子,给人一种高大健壮的安全感,却又不失柔和睿智的感觉。
总之,秦颂的真面目,把女巫们都看呆了。
“秦……秦……”露娜的嘴皮子都不利索了:“这……这就是真的你吗?不,不,是你的人形态吗?”
秦颂笑着眨眨眼睛:“不算太吓人吧?”
“没有,一点儿都没有!”露娜果断的摇头:“我只是,只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诶,你的眼睛是黑色的。”
“是的,我们曾经的先辈,每个人都是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是我们最鲜明的印记,我也不例外。”
秦颂的眼里带着淡淡的怀念,怀念曾经那个有着辉煌文明,久经浮沉的国度。
爱丽丝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痴痴的看着秦颂,现在的秦颂,少了群星容貌的神性和威慑,多了人性和亲和。
“群星容貌是神明赐予我们抵抗邪恶的铠甲,只有在最信任的亲人朋友面前,才会卸下铠甲。”秦颂伸出双手,望着手心里的脉络,也不禁有些感慨:“可能是我孤独的时间太久了,连我都快忘了自己的模样了。不过,感觉还不错。”
在最信任的亲人朋友面前,才会卸下铠甲,不是一句谎话。即便在前世,每个人在陌生人面前都会带上一层看不见的面具,只有亲人朋友面前,才是真实的自己。
莉雅瞬间理解了秦颂对她们的信任,心里生出感动,微笑着站起来:“秦,很荣幸见到你的样子。”
“各位。”人类的样貌,让秦颂自然而然卸下一直以来所保持的智者该有的矜持,变的更加轻松,笑意中带着一丝幽默:“要重新认识一下吗?”
莉雅愣了一下,忍不住轻笑起来。
爱丽丝抿嘴一笑,第一个伸出小手,闪亮的眸子里倒映着秦颂棱角分明的眼,樱唇轻启:“当然。”
轻轻的握住爱丽丝柔嫩的小手,秦颂才察觉到她似乎是因为心情激动,手有些微微颤抖,那张小脸上,闪烁着一层奇异的光彩。
“我第二个,我第二个。”露娜咋咋呼呼的挤过来,掂着脚尖,仰着小脸,姿态优雅的伸出小手:“英俊又潇洒,智慧又勇敢的秦,很高兴认识你。”
秦颂握住她的小说,非常配合的眨眨眼睛:“漂亮又可爱,调皮又捣蛋的露娜,很高兴认识你。”
“啊~~我哪有调皮捣蛋啊。”
本来喜滋滋的露娜,顿时满脸的不忿,立即引起一阵哄笑,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秦颂不再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疏离感,反而更加的真实,和蔼可亲的同时,还颇有幽默感。
在场的每个女巫,都能明显察觉到,她们和秦颂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一场温馨融洽的晚餐,在夏琪亚开始放弃筷子,直接下手大快朵颐后,正式拉开序幕。除了略显拘谨的莫妮卡,就连琳达和艾琳娜这两位不怎么爱说话的姑娘,都明显放开了许多。
这一夜,酒后微醺的爱丽丝躺在小床上,抱着被子,嘴角挂着甜蜜的微笑。
翌日清晨,精神满满的爱丽丝,早早的来到实验室,准备继续攻关螺旋桨防水装置,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笑吟吟的望着她。
“秦,你怎么来了?”
秦颂没有穿着那身贤者法袍,而是一套剪裁得体的的纯黑色军官常服,袖口领口都绣着金边,紧扎的裤腿裹在黑色皮靴里,没有佩戴军衔和胸章,样式和前世的军服相仿,属于为他专门定制统帅军服。
这是第一次以人类的身份,正式穿上。
男要俏,一身皂。皂色就是黑色,整套军服熨烫平整,一丝不苟,搭配着黑发黑眼,更显得他英俊挺拔,威风凛凛。
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秦颂的偶像就是阅兵仪式中,帅气英武的军官。却实在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实现了。
果然,爱丽丝的一双美目立即就被吸引住了,上下不停的打量着,比起那些贵族们穿的繁复蓬松的衣装,这套干净利落,肃穆英武的军服,让她耳目一新。
“其实很久就做好了,这是第一次穿。”秦颂笑吟吟的走到她面前:“不过是有原因的。”
“原因?”爱丽丝眼里写满了孺慕。
“是啊,今天学堂里有一场测验。我想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吓到那些孩子们。”秦颂伸出手去,掠着她打了些许晨露的金色刘海:“要一起去看看吗?”
爱丽丝略微显得有些羞怯,不过却勇敢的抬着头,享受着他温热的手指,说道:“测验?不是维罗妮卡负责吗?你想去看吗?”
“孩子们就是未来。”秦颂点点头:“我们现在忙碌的工作,是为了战争,为了生存。同样是为了孩子们,她们一定会成为我们建立的秩序中,一股新生的,充满活力的力量。”
“可是,螺旋桨……”爱丽丝下意识的说了一半,就直接改变了主意,甜甜一笑:“好,我陪你去看看这些孩子。”
“你也是孩子啊,爱丽丝。”秦颂哈哈一笑。
听到他的打趣,再加上他现在的样子更亲切,爱丽丝的大脑几乎未经丝毫,就撒了个娇:“讨厌,我十六岁了,早不是孩子啦。”
爱丽丝反应过来,耳根子立即就红透了,偷偷的瞄了眼秦颂,只看见他含笑不语,一脸温柔。
……
黑石学堂只有三间砖房和一个小院子,其中两间是教室,一间是维罗妮卡的办公室,就安置在实验农场旁边,方便学生们课外之余给在农场里做些零工零活。
第一期新生都是女生,年龄从9-15岁都有,共分为两个班,每个班里都有班长和若干组长,选的都是优秀的学生,负责协助维罗妮卡管理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这可不是秦颂的提议,而是维罗妮卡根据他在军队的军职设计,自己设计出来的。
班长和组长的担任采用轮换制,轮换的标准就是每个月的月考。
由于是两个班一同考试,维罗妮卡顾不过来,趁着上午日头正好,索性让孩子们都搬出课桌来,间隔一定距离,在院子里统一考试。
看到忙碌的孩子们,正在调整座椅的位置,然后端端正正的抱着胳膊坐下,等待开考。秦颂忽然有种穿越回学生时代的感觉。
这些孩子们在课余时间,有时会帮助爱丽丝组装一些小零件,所以对她是认识的,也知道她的领主妹妹身份。
不过,她们都很安静,坐的笔直端正,目不斜视。
这是考试制定的规矩。
正巧维罗妮卡抱着一摞试卷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爱丽丝和秦颂,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爱丽丝和秦颂微笑着迎上去,粗略的打量了一下试卷,上面的字迹像是手写的,但却是真正的印刷品。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通用语的优势了,只有二十六个字母,制造字模简直方便的不得了,然后制作一个标准尺寸的方框,按照内容填充字模和符号,在充满墨水的多层棉布上蘸上墨水,就可以轻松完成批量印制。
纸也是黑石特产的,原料是纤维的韧性好的桑树树皮,目前由一批女工生产制造,由于工艺还没完善,所以产量还不多,勉强能够满足政务大厅的日常用度和学堂的消耗。
“今天考数学?”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