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chv1人氣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第637章 哭泣的三姐兒看書-8a2nh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王爷,您这样太惯着她们了……”
临时收纳礼品的房间之内,尤三姐合着她和她姐姐的共计四个丫鬟已经在拆卸那些包装好的东西,一派兴高采烈的样子。
尤氏看了觉得不妥,再次说道。
之前尤二姐和尤三姐都各自只有一个丫鬟,还是尤氏身边派去服侍她们的。自从贾宝玉让尤二姐和尤三姐在王夫人跟前亮过相之后,已经算是表明了二尤的身份。
所以,尤氏随后也按照贾府姨娘的标准,给她们配备了两名服侍的贴身丫鬟。
听到尤氏的声音,丫鬟们都不觉慢了手中的动作。
“无妨,那些吃的用的东西,白放着做什么,到头来坏了也是可惜,还不如给她们用了。”
贾宝玉自是毫不在意,大手一挥,让尤三姐等人继续。
尤氏见此,也只能听之任之。
于是尤三姐和丫鬟们便再次欣然行动。
这屋里可是几十家送来的贺礼,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吃的、玩的、用的、观赏的……很多都是奢侈品。
当然原本还有银子、黄金那些,不过那些都已经被尤氏送到仓库登记造册了……
“小蹄子们,都看着点拿!王爷大方赏给你们姑娘的,你们就当那些东西不值钱,拿那么多回去,想着你们姑娘用不了回头赏给你们?真是好算计的小蹄子们……”
尤三姐或许是因为觉得贾宝玉宠她们,倒是完全不客气,每看见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叫丫鬟们拿一些。
小丫鬟们或许真的像尤氏说的那样存了小心思,比如那上好的人参肉桂、鱼翅燕窝,或是那名贵的胭脂膏子,一拿就是几盒、几罐……
尤氏看见,忙着上去阻止。
贾宝玉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倒是完全不在意。
他早知道这些日子收礼这边府里比荣国府少很多,还以为这边没有多少,但是看了之后才发现,东西多的连他都有些意外。
那些人,送的礼都很“真诚”。
这边尚且如此,荣国府那边自然更多。
难怪昨晚王夫人说要把东西“还”给他,让他处置,王熙凤满脸的舍不得呢……
当然贾宝玉并没有真的要回那些东西ꓹ 反正两边府里的东西实际上他都可以任意支配。
而且那边府里人多,消耗也大很多ꓹ 便让王熙凤看着往各处分派。
他那么做,自然让王熙凤心情舒畅至极,送她回园子的时候ꓹ 实打实的给了他好几记秋波……
这也是他在黛玉面前出丑,回去之后对晴雯等“大发雷霆”的原因之一。
话说回来ꓹ 这边府里就尤氏三姐妹三个主人,贾宝玉自然也不想亏待了她们。
见几个丫鬟在尤氏的监督下ꓹ 每样只敢拿一两份ꓹ 他笑道:
“大嫂子也让挑些回屋里用吧。”
贾宝玉反手摸了摸在他肩上给他按摩的小手。尤二姐的手如她的人一般,冰凉玉滑。
尤氏连忙摇头:“我就不必了,我不大用得着……”
尤氏一如贾宝玉想的那样连忙推诿。
一来是为了起表率,二来,她也确实不大稀罕。
她比两个妹妹,自然见多识广多了。
贾宝玉便略过她,对尤三姐道:“照你挑中的ꓹ 给你们大姐也挑选一份。
还有你们母亲,也挑一份给她老人家送过去。”
尤三姐正在意犹未尽ꓹ 好些东西她都认不得ꓹ 幸好屋里还有两个见多识广的婆子给她支招。
听见贾宝玉的话ꓹ 她笑道:“这可是王爷说的哦ꓹ 那我可不客气了。”
胭脂水粉这些东西,母亲自然是用不上什么的ꓹ 到时候还不是给她们ꓹ 她正好借着由头多拿些ꓹ 大姐也不好说什么。
虽然尤三姐立意要把自己以前没有享用过或者不足的东西都享受一遍,但是她毕竟只拿自己喜欢的ꓹ 加之屋里的东西又多,所以等她选完之后,丫鬟们将东西在另一边分做四堆,加起来甚至都才拿了不到一小半。
当然,是因为尤三姐不喜欢古玩字画这些,她只拿吃的和女孩家用的东西,那些东西在她的祸害下,倒是少了很多……
“选好了?”
贾宝玉笑问。
尤三姐满脸喜悦的走过来,点点头,故意不去看自家大姐责怪的眼神。
贾宝玉便笑着拉她在怀中坐下,笑着与尤氏道:
“照着方才三姐儿喜欢的东西再挑两三份的量出来备着,其余的东西,便收回仓库放着吧。”
屋里其他人见贾宝玉和尤三姐亲香,都很有眼色的赶忙下去。
尤氏脸色也有些发红,但是见贾宝玉有事说,也只能站住问道:“王爷是要送人么,是送给谁呢?东西都被她们给翻乱了,好些东西可能不够。王爷是要给园子里哪几位姑娘的?告诉我我好忖度着办……”
“不是送给园里的姑娘,她们也不缺这些东西。
是有些用途……也不一定要齐全,反正三姐喜欢的那些东西,随便装些也就不差了……”
贾宝玉摸着怀里的尤三姐,语气略微不自然起来。
尤氏便笑了:“我明白了,想来是王爷要送给外面的女孩子的,两三份,呵呵呵……”
不怪尤氏没忍住,实在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令人脸红。
王爷在外头有女人……
而且不止一个!
三姐是年轻的女孩子,她喜欢的别的女孩子自然也喜欢,而且连王爷都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女孩子,想来来历令人寻味。
此时屋里只有贾宝玉和她们三姐妹,尤氏不好意思多待,看了贾宝玉两眼,给了二尤一个眼色,便退出门去,并悄然带上了房门……
到了外头,她对银碟吩咐道:“你带人在这边守着,王爷没出来之前,不许别人靠近……等王爷出来之后,打发人来叫我。”
屋里被尤三姐等人翻乱了,她肯定还要带人收拾整理的。
涉及值钱的东西,不敢完全交给下人们处理。
只是看方才贾宝玉的架势,说不定要做点什么,她自然不能在里面妨碍眼。
屋里,尤三姐坐在贾宝玉怀里,哼一声,满脸的不高兴。
一来是和尤氏一样意识到了贾宝玉外面有女人,二来,她费心费力的挑了半日,结果贾宝玉直接让照搬,她不正是替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做了嫁衣了?
因此面色晴转阴。
当然这只是表面,她还是很明白自己的身份的,她哪有什么吃醋的资格。
这么做,只是想借机邀宠,让贾宝玉来哄她……
贾宝玉见这小妞刚刚才拿了他的好处,转眼就不认人,连摸都不让摸了,很是不满。
“你怎么了?”贾宝玉故意问。
“哼,王爷管我做什么呢,您外面那么多美人等着你宠,我还是下去吧,不敢耽搁你的时间。”尤三姐作势要跳下去。
自然没成。
贾宝玉一把将她捞起,反手将她压在椅子上,并骂道:“好个小蹄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因按着他,让她双膝跪在椅子上,双手撑着扶手,狠狠的就在她翘臀上来了几下。
尤三姐吃痛,惊呼连连,就要挣扎逃跑。
“你尽管叫,让外头的人都听到。”
尤三姐便不敢再叫唤。
是呀,这里可不是寝居内,而是在外厅大院。
外面,肯定有许多人……
“你打的好疼……我错了,好王爷,饶我这一回,我以后再也不敢非议王爷在外头乱玩女人了,真的……”
贾宝玉啧啧称奇:“好啊,死丫头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来不给你动真章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贾宝玉说着,看着前面椅子后头红着脸的尤二姐,吩咐道:“帮我摁住她,今儿非得好好收拾她一番不可!”
说话间,趁着尤三姐不注意,一下子将她裙子里面的葱绿色长裤给拔了下来。
“啊……”
尤三姐惊呼,就要挣扎。
却发现面前自家姐姐伸出手抓住她。
她快哭了,仰着头对尤二姐哭诉:“好姐姐,你帮帮我,我不干,这样打好羞人啊……”
“把她抓好了,她要是跑了,就换你来顶缸。”
刚刚有些心软的尤二姐只能向尤三姐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傻妹妹,谁叫你去撩拨王爷的呢……
因死死的箍住尤三姐的手臂,让她跪伏在椅子上不能逃脱。
原以为贾宝玉只是要像打小孩子那样,打几下尤三姐的光屁股以示惩戒。
没想到当她再次抬头,就见尤三姐背后的贾宝玉,已经松开了宽大袍服中间的蓝玉腰带……
王爷这是要……
尤三姐面色一下羞红,低头看了一眼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尤三姐,心头为她默哀一声。
好妹妹,等会姐姐会帮你捂住嘴的,定不叫外头的人听见……
……
……
许久之后,贾宝玉松开尤二姐,看着还在地上,扒着椅子腿儿哭哭啼啼的尤三姐,抬脚轻轻踢了踢,故作不悦道:“怎么,服侍我委屈你了?”
前夫勿擾,你不配! 赫連蘇蘇
尤三姐一惊,连忙抬头看贾宝玉。
她其实是个聪明的人,很快便看出贾宝玉并非真的生气,因再次抽噎道:“人家还以为王爷是怜香惜玉的人,没想到,呜呜,刚才那样,人家都完全没有准备,王爷就用强……呜呜呜……”
越说越伤心,哭天抹泪的。
活像一个真正被强行侵犯的少女。
贾宝玉哈哈一笑。
她发现尤三姐的性格有些类似晴雯,但是却比晴雯放得开,而且,也少了些清高。
这样的女人,他知道该怎么玩……不对,是怎么作养!
看着尤二姐从椅子上起来跪在地上服侍他,贾宝玉便吩咐道:“等会让你们大姐派管家,将你昨儿选的那些东西,给送到薛家去。”
尤二姐一愣,问:“送到薛家么?以什么名义呢?”
她原本还以为贾宝玉那么郑重,是要送给外面当官的人呢。
她可是在尤氏的授权下,把最好的几样东西挑出来了。
“名义?就说是我孝敬姨妈的吧……”
軍長先生我愛你 千千佳人
贾宝玉如是道。
等尤二姐将他的汗巾和外面的腰带也给依次系上,他便道:“我外头还有些事,这里你们姐妹两个收拾一下……”
说完,笑看了跌坐在地上偷瞄他的尤三姐一眼,转身打开房门出去了。
当贾宝玉从房间内走出来的时候,迎面看见的,便是台阶下,院子里十来个丫鬟、媳妇子们羞红、暗笑的脸。
有两个有些姿色的年轻媳妇,还给他暗暗递了两个秋波。
贾宝玉面不改色,叫过银碟上来,问道:“你们大奶奶呢?”
银碟脸红红的道:“回……回王爷,大奶奶回屋去了,让我在这里等着,等,等王爷出来,叫我们再让人去叫她……
王爷稍等,我这就去叫我们大奶奶过来……”
银碟能得尤氏信重,其实也是个口齿伶俐的。
但是此时,一句话,她却顿了好几回。
没办法,年纪小的都这样。
于是贾宝玉摇头,吩咐道:“不用着急,等见到你们奶奶,便说我进园子去了。”
“是……”
……
荣国府和原来的宁国府西东并立于宁荣街北面,而大观园在两府后头。
贾宝玉在大观园建立之初,有心在荟芳园内留了进大观园的门,只是常锁着。
后来宁国府变成了他的伯爵府,他便让中间门常开,并安排婆子轮流看守,到了晚上再锁。
但是这一回他刚过来,居然发现门户被锁着。
他神色顿时不悦起来,抬头一看,远处亭子下头的石墩上,好像聚集了几个人,像是在玩牌。
他便站在那儿。
好在他的身影似乎很惹眼,不过片刻,那边的人就已经发现了他。
一个婆子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王……王爷是要进园子么,奴才给王爷开门……”
贾宝玉就站在那儿不懂,却像是千万斤重的三清神像一般,她连看都不敢正眼瞧。
仙緣逸事 影客
哆哆嗦嗦的取出腰间的钥匙,但是怎么也打不开那平时她只用一秒就能打开的锁。
她越发紧张,等到终于把门打开,她额头的汗都冒气黄豆般大小了……
一直没说话的贾宝玉这才走过去,她吓得连忙跪下道:“王爷恕罪,是奴才一时贪图热闹,想着隔得不远,有人过来叫一声便能过来开门,这才把门锁了。
没想到王爷来了,耽误了王爷的时间,还请王爷恕罪……”
“起来吧。”
听见贾宝玉的声音无甚怒意,婆子这才敢抬头。
贾宝玉道:“告诉那边几个打牌的,她们趁着空闲打打牌娱乐本王不会苛责。但是,若是她们自己手里的事情没有做好,却因为贪玩误事,到时候,就别怪本王不讲情面了。”
校花攻略
说完,也不管婆子忐忑的心情,过门走了。
之所以不甚责罚这些婆子,一则是因为瞧见她们并未敢在装潢崭新的亭子里喧闹,而是在下头泥土地上,石墩子周围,显然是对主子有敬畏。
二则,这婆子还算称职的。
就算在附近开小差,还知道先把门户锁上,免得有人偷混。
如她所言,就算有人要过,她也能及时过来开门。
贾宝玉的治家主张,是恩威并施,宽严结合。
对于没有原则问题的小错,他很宽容。
对于根本上的问题,也没有情面可讲。
当然,大多数家族都是这样主张的,只是执行得不伦不类,半宽不严。
就如荣国府……
新形勢下全面深化改革熱點問題解讀 本書編寫組
家,是他最重要的腹地,他需要尽可能让里面的人对他拥有很高的忠心程度,若不能,便踢出去。如此,才能保证腹地的安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