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yaw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017章 特戰先驅(完)相伴-pxptd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阳阿县外的晋阳军大营内,綦连猛坐立不安的四处走来走去。他派出去跟高伯逸“联络”的人带回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高伯逸打算常驻金泉山,而金泉山离阳阿县城,却并没有多远。
不仅如此,高伯逸还交给了綦连猛一个“任务”,那就是……把他高某人在金泉山的消息,告诉段韶,然后就不用管了。
至于这个消息的真伪,只需要用“好像”“似乎”“差不多看到”等字眼糊弄过去就行了。反正,这对于綦连猛来说,几乎就不叫个事情。
只不过,高伯逸这么玩,他到底是……脑子被门夹过?
其实对于綦连猛来说,高伯逸这个人是神秘的,因为他并未跟对方直接交手。
但是綦连猛对于段韶,那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能把段韶逼到现在这幅田地,高伯逸就算不是“后无来者”,至少也是“前无古人”了。
段韶的厉害之处,不在于他骑**湛,而是此人善于学习,一路走来,高欢手下诸人,就他成长为擎天之柱。
当然,这也因为他跟娄昭君的关系。
不可否认的是,段韶打仗,战略眼光很厉害,善于用阳谋。越是大兵团作战,他越是能够利用战机,抓住战机给敌军致命一击。
这一点,綦连猛自问自己做不到。
跟段韶比,技不如人,很正常。
那么高伯逸的出彩之处在哪里呢?这个问题对于綦连猛来说,还是一团迷雾。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年少有为,而且心机深沉之辈。
愛你一笑傾 疏窗聽
去找段韶,还是不去……这件事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思虑再三,綦连猛还是决定去跟段韶“聊聊”。
……
“大都督ꓹ 金泉山附近,发现神策军的游骑ꓹ 数量不多。”
一个浑身是雪的斥候,来不及抖落身上的白色,就迫不及待的向帅帐门外正在看雪的段韶汇报道。
这并不是綦连猛派去的斥候!
“金泉山?”
段韶对这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ꓹ 金泉山上有一水潭,冬日都不结冰。山东面的金龙寺ꓹ 就坐落在水潭旁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ꓹ 平日里人迹罕至。
现在晋阳大军跟邺城的神策军打得热火朝天ꓹ 似乎也没有影响到这座自给自足的寺庙。
“金龙寺啊!”
送不出去的男寵
这个名字让段韶心中十分不舒服!感觉这里就像是为高伯逸“量身定做”的地方一样,连名字都这么“应景”。
金龙寺可不是要出金龙么?难道这就是宿命?
段韶想起那一夜的噩梦,他似乎预感到,只要这次晋阳大军被消灭,几乎就没有力量去阻止高伯逸去获取他想得到的东西了。
金钱美色都是浮云,九五之尊的位置,才是高伯逸的最终追求!
而在段韶心里ꓹ 那个位置,他都没有怎么仔细去想过。所以说ꓹ 比较起来ꓹ 高伯逸才更像是乱臣贼子啊!
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明里暗里说自己是不忠不义之人呢?
綜漫之血族 衷情反被衷情誤
斥候还没走ꓹ 段韶就已经处于愣神当中。
婚意綿綿
是非关乎实力ꓹ 公道不在人心。你有了权力,就可以“洗白”ꓹ 哪怕一身黑ꓹ 也能洗成白天鹅。
如果没有实力ꓹ 那就只能被人家扣帽子,你说话也没有人会听ꓹ 哪怕听到的人,也会装作没听见,因为你无法为那些人带来任何好处。
世道就是如此。
“唉!”
段韶长叹一声,无力的对着斥候摆摆手,什么话也没有说。
进到帅帐,唐邕还在里面算剩下多少粮草,还能支撑多久。见到段韶进来,他低声问道:“孝先何故叹气?”
“高伯逸可能已经到了我们眼皮底下,他是想把我们的底都摸透!”
段韶沉声说道,面色已经铁青。
“这很符合高伯逸的做派。我让人去打探消息,得到了一个你可能无法相信的事实。”
唐邕不动声色的说道:“当初江南战役,你之所以会功败垂成,那是因为当时顶着个招讨使名号的高伯逸,就在你们交战的附近观战,然后将重要情报透露给了陈霸先!
網遊之沈默術士 龍蕭風鳴
如今他故技重施,潜伏于金泉山,恐怕是不怀好意。”
听到这话段韶双手紧紧握拳,很久才松开,最后面露苦笑道:“我也是没料到这小畜生心机深沉若此。”
“如此吃人猛兽,怎么会是小畜生?”
唐邕嗤笑的一下道:“其实这也正是个机会,不如……”
邪性鬼夫,夜夜撩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刚刚斥候在报信的时候,我就在想了,只是一直犹豫不决。”
段韶一屁股坐在冰冷的胡凳上,看着唐邕手里的账本道:“还有多久?”
“省着点,大概不到一个月。”
都市極品神探 小小飛天豬
“若是打仗的话……只怕也就够十来天的。”
打仗时的粮草消耗,那跟在大营休息时完全是两个概念。唐邕的言外之意很明白,此刻已经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了,必须迅速打通晋城往河南的通道!
然后,就是敞开了洗劫,抢抢抢!见到什么抢什么!
只有这样,才能在死路中搏一条活路。
“高伯逸不是傻子,若是大军出动,他早就跑了。去山里抓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段韶摇了摇头。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办法。高伯逸身边的人,不可能多的吧?”
唐邕笑着问道。
“报,綦连猛将军求见,说是有重要军情!”
大帐外亲兵喊道。
綦连猛?他来做什么。
段韶和唐邕对视了一眼,段韶轻声道:“你到后帐躲一下,且听他说什么。”
唐邕躲好以后,段韶让綦连猛进来禀告。
重生宦海商途 瑟瑟的飛馬
“大都督,末将派斥候在周边巡查,发现了高伯逸的亲卫银甲军的踪迹。因为那盔甲实在是太好辨认,所以末将特来向大都督禀告,此事应该如何处理。”
“派人严密监视即可,去吧。”
段韶大手一挥,不想听綦连猛继续说细节了。
所谓的“银甲军”,是晋阳六镇大军对李达那帮人的简称,因为这些人穿着“银色”的盔甲,样子十分骚包。
至于盔甲为什么会是银色的,段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毕竟没有弄来实物,对此也不甚了解。但是听上次回来的精锐说,这种银甲,很扛弓箭,韧性似乎不错,不像是用铁做的。
邪王扶上榻:農女有點田 雲非墨
这队人马似乎是高伯逸的杀手锏,滏水河一战,就是这些人逆转乾坤。他们出现在金泉山附近,那么……高伯逸大概也不远了吧?
胖妞逆襲,惡少求復合
“道和(唐邕表字),此事你怎么看?”
“白龙鱼服,活该他倒霉。”
后账传来唐邕阴恻恻的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