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w8cv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安然夏天 起點-01閲讀-9gei7

安然夏天
小說推薦安然夏天
一月,大雪纷飞,所有的一切都铺上雪,雪茫茫一片好看极了。
一名极好看的男子正站在雪中,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雪。男子与周围的一片荒芜显得格格不入,用眼中痛苦的神情望着远方。
七月,灯花节上。
安家小小姐安然正躲过了所跟随的侍从,穿梭在人群当中。正能自由的逛着,却看见了身穿白衣,站在卖面具的摊子面前的那名男子,他的身上散发出一抹淡然,好像与世隔绝一般。
安然发誓,她这辈子没有见过能把白衣穿的那么好看的人,就连身上的那一抹气质也无人能及。
嫡女狠妃
淑女記事 秋李子
‘’小姐,你让我好找。‘’伶俐的丫头气鼓鼓的望着安然。
‘’好嘛,对不起,我错了,小婉你就不要生气了啦,下次再也不会了。‘’安然眨巴着。眼睛,晓得特别无辜。
‘’这话你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
安然只得傻笑,‘’呀,对了,刚我看见…。‘’才一抬头,那男子就不见。安然皱了皱眉头。
神戰
小婉好奇地问:‘’看见什么了?‘’
‘’不,什么也没有。‘’
谁也不知道这以后发生什么事,就连安然也想不到,未来的她,居然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八月,亭子里。
安然正一脚搭在桌子上,身子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扇子在扇着。
極品醫聖 蔡晉
小婉在一旁干着急,看上去快哭的样子。,“小姐,你快点把脚拿下来吧!算我求你了。被人看见怎么办啊。”
安然不屑道:“我这舒服着呢。再说哪有人会来啊。”
才刚说完,小婉就在旁边跪下,“老,老爷。”
安然这才慢慢把脚放下来,站起来行了个礼,“爹爹。”抬头看,却愣住了,爹爹旁边的那名男子,正是那天在灯花节上看到的。
回过神,只见爹爹一脸怒相,身旁的男子浅浅的笑了笑:“安家的小小姐果然很可爱。你好,我是萧洛。”
从没听过一名男子的声音那么好听,微笑那么好看,安然直愣愣地看着他。萧洛,很好听的名字。
“咳。”一声咳嗽声把安然唤了回来,只见爹爹更加怒了。
安然对此,只是笑了笑。
“你看这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平时都被我们给宠坏了,才这副德性。”
安然瞪了自己爹爹一眼,对着萧洛说着,“你叫我安然就好了,你介不介意我叫你萧萧啊。”
萧洛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但很快就消失了,“只是一个称呼罢了,随你吧。”
安然的心情很愉悦,心脏跳的很快,快要跳出来似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直到萧洛走了,安然的心脏还是快速跳动着。
“爹爹,你跟萧洛是不是很熟啊。”安然转向问爹爹打算套一些萧洛的资料。
只见平时严肃的爹爹脸上多了一抹微笑:“萧洛曾救过你爹爹的命,你这小丫头,不会动心了吧。”
安然脸一红,“胡说什么呀,爹爹你真讨厌。”便跑开了。
夏天总是漫长的,这个夏天看上去和往常没什么区别,可是却发生了很多事,改变这一切。
这天早晨,安然在园子里逛着,心里却在想着萧洛。
“呀,这不是妹妹么。怎么在这里啊。”
安然皱皱眉头,讨厌的人出现了。
“姐姐不也在这么。”安然打了个哈欠,看向安家大小姐安梦和安家二小姐安安。
两人在我旁边走过,安梦不屑的说了句“不过是捡回来的的,有什么好得意的。”
安然没有说话,也没有恼他们,毕竟他们说的是实话。
其实,安然不是爹爹和娘亲亲生的,虽他们待她极好。
爹爹这一生只娶了娘亲一人,安然曾经问过爹爹,为什么别人都是三妻四妾,而他只娶了娘亲一人。
安然不记得当时爹是怎样的表情,可那话却是记忆犹新的。
“只因我这一生,只爱你娘亲一人,不会再爱上他人。”
那时安然便发誓,只嫁给这一生只娶她一人的男子。
娘亲只生了大哥安离,安梦和安安,安然只是故人的女儿。
但爹和娘还有大哥,对她都极好。只是安梦不知道从哪知道了这事,便经常带着安安给我使绊子。
“小姐,老爷叫你去趟大堂。”
再生緣:一世癡纏 昕羽
“恩,知道了。”
大堂内,只见人佷齐,连在外带兵打仗的安离都回来了。安然行了个礼,“爹爹,娘亲。”
安离一把抱住安然,“安然,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啊。”
安然气愤的看向安离,“怎么可能,我明明这么苗条。”
“呵呵。”
安然听到有人笑,转过身看是谁敢笑她,却看到那个总穿着一身白衣的萧洛正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
安然一下子便走到萧洛面前,“萧萧,我们几天没见了哎。”
“真是没礼貌,萧公子,请别在意。”爹爹瞪了安然一眼,安然在旁吐了吐舌头。
“没什么。”萧洛笑笑。
“就是,萧萧都没介意,你介意什么啊。”可抬头看爹爹的表情,吓得安然头缩起来,好恐怖。
“这位是萧公子,来我们府上住几个月,你们要好好招待他。”
安梦一脸欢喜:“一定的。”
安然撇开脸,安梦真讨厌。
爹爹点点头:“那就这样吧萧公子也去休息休息吧。”
萧洛向爹爹点了点头。
安然的眼睛一直看着萧洛,直至他背影消失不见。”
“啊啊,然儿变心了,明明小时候说长大后要嫁给哥哥的啊。”
“谁说要嫁给你了啊。”
安离假装一脸心痛,“哥哥的心好痛啊。”
安然一脸鄙视的看着安离,“变态。”就离开了大堂。
安然在园里的亭子里找到萧洛:“萧萧,萧萧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萧洛望了她一眼,“安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安然一脸开心,“嗯嗯,好啊好啊!”
“很久以前,有只神兽爱上了一名女子,再后来两人相爱了。生下了一个女儿。原本很美好的结局,只不过有天那名女子中毒了,神兽便用体内的灵珠帮女子解毒了。这事别人发现了,因人类的贪婪,很多人都想要那灵珠,可只有神兽自愿或者被杀才能得到灵珠,所以人们对神兽进行了追杀。无奈之下,便把灵珠封在了自己女儿的身上,送了出去。最后那神兽连同女子一起死了。”
安然皱皱眉,“好残忍,好悲伤的结局。”
萧洛只是摸摸安然的头,“回去吧。”便用轻功离开了那亭子。
安然坐在那亭子上,似乎在回忆着刚刚的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