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k3w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浮生若夢爲卿不醒 長笛一聲人倚樓-夢分享-jp5bz

浮生若夢爲卿不醒
小說推薦浮生若夢爲卿不醒
冰,裂开了一丝缝。光透进了漆黑的湖底,彩虹色。
意识渐渐苏醒,周身寒气弥漫。她不喜欢这冰凉的水。恍惚着,她小心地向那抹光亮伸出手。
“咔——”冰面迅速破裂,巨大的裂缝延伸向四面八分。突然的光明刺痛了她的眼,用手轻挡,白光乍现,刚刚平静的池塘波浪滔天涌去,天昏地暗,石破天惊。
光芒散去,她缓缓立起身,浮出水面。如出水的莲,圣洁。乌发湿漉漉地粘在身上,直垂到脚踝。一张清秀的小脸,白皙,湛蓝的眼狭长,带着清纯又略显魅惑。一袭素白长衫,不知什么绸缎剪裁,软,轻柔,勾勒出完美的身段。纤纤玉手骨节分明,手指细长。她茫然地看看四周,只看到消融的冰雪。
我是谁?我在哪儿?
她的头忽然一阵剧痛,失去了知觉。
睁开眼,她在一个小屋里。挣扎着起身,却愣住了。
眼前,惊为天人。她不懂为什么衣服在他身上那么好看,抑或是,人好看?他粉妆玉砌一般,素白的脸带着微微的笑意,墨发披肩。她不敢呼吸,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把这个喝了。”他的声音有些低,但让人放心。他走过来,将一种酸酸辣辣的液体倾入她口中。她温驯地咽下,下一秒,五脏六腑却像撕裂般疼起来,像火在烧灼。她无力地抽泣着,素白的额上显出一道淡蓝的封印,一闪一闪。
“为什么害我?”她痛苦地抽搐着,气若游丝。他默念着什么,指尖白光闪闪,点在她额上,却被蓝色封印激得弹开,指尖已然有了血痕。怎么会这样。
“真的解不开吗……”他喃喃,俊朗的脸染上一丝苦笑。
“你是谁……”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腹中如火的液体似乎不再兴风作浪,渐渐缓和下来,她大口大口喘着气,警惕地看着他。
軍閥老公欺上癮
笨蛋狐貍哪裏逃 魔莉血
“你真的不记得我吗。我是岚翎啊。”他苦笑着看着她,看着她一脸茫然的表情。
“我……是谁呢。”
他一怔,手中的碗落下,碎裂四散,碗中残余的几滴棕褐色的液体洒落在地上。
我是谁?她挣扎着想,一些模糊的影像似乎浮现出来。
又一次头疼欲裂,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凌月,凌月。”再苏醒,他立在床前,捧着一碗药。她迷茫地看着他,努力回想眼前的人,却是没有丝毫印象:“我叫凌月?”
“对。”他浅浅地笑,眉宇之间却是抹不去的忧伤。“你昏倒在路边,我捡到了你。你是不是失忆了?”
是吗?她呆呆地,什么也记不起来,只记得自己睡了很长一觉。
“以后你叫我岚翎就好了。”他摸摸她的头。
她温顺地点点头,忽然发现手腕上一簇鲜红的细绳。解不开,挣不脱。
她抬头,只见他也正盯着这束扎在她手腕上的绳子。
发觉她看着自己,他慌乱地一笑:“不知道这是什么,遇到你的时候就有了。”她轻轻点点头。目光停留在他飞快缩进袖中的手上,那手腕上,有一摸一样的一根绳。
他修炼,她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你在干什么?”“我是仙,在修炼。”“我可以变成仙吗,和你一样。”“不可以。”
流星武神 我愛流星雨
碰壁後才洞穿的二十年職場心悟 一縷清風12015
一切都好像从前的样子,只是她敬他如兄长,再没有以前的缠绵悱恻。他知道,前世的债,今生无法偿还。却不愿相信。
他发现自己夜晚可以入睡了,而不是入定。
她正站在自己面前,巧笑倩兮。“岚岚,你看啊!”雪白的花瓣从她指尖流淌出来,漫天花雨。“岚岚,好看吗?”她赖到他怀里,眸子里盛满了笑意。他眼眸暗了暗:“好看。”他抱紧了眼前的人,生怕一松手就不见了。
醒来,却是大梦一场。
她再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他苦笑。
可是他越来越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他梦到仙人们追杀她,她死在了自己怀里,临死前拭去他眼角的泪。
惊醒,他看到她站在身边,一把攥住了她的手:“你没事?”他真的不能,再一次失去她。
她笑了笑:“一早醒来,能有什么事。”他愣住,看到她手腕的红绳,苦笑。是啊,梦中的她,是没有这根红绳的。
靈魂管理局
她的妖气还是走漏了。这座河边小屋被许多仙包围。他们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和一个妖站在一起的仙。
他舍命护她,她惊慌失措,她不知自己竟是妖。她不想看到他们你死我活,冲上前去:“别打了,我没有害过人……”话却没能说完。
她吐出一口血,满心都是那震碎六魄的一掌。对面的人冷冷地看着她,她慢慢地滑落在地,他疯了一样地拥住她。这只是梦,我不必像当年一样受束缚,我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哪怕杀尽天下。他冷漠地抬起头,身边紫光乍现。
青梅甜甜噠:竹馬哥哥寵上癮
花都兵王 梁七少
縹緲尊者 火翼飛龍
天崩地裂。
血水慢慢地蔓延开,在天地的残垣断壁上流淌。他痴痴地抱着她的遗体,恨这梦为什么还没醒来。
他轻轻解下她腕上的红绳,系在自己的手腕上。雪白的腕,两根红绳并排而系,鲜红,断人肝肠。
后续:
小小的他跟着师傅上山采药,见到一株白莲,在天池中央。师傅皱皱眉,递给他两根红绳:“去,一根扎在莲花上,一根系在你手腕上。”“为什么?”“天池灵气太重,极易修炼。但这样一系,只要你活着,它就不能成妖害人了。”这么美的莲,成妖又怎么会害人。他不忍,偷偷的打了一个活扣。
“师傅,这绳能解开吗?”“能。当它死了,它身上的绳便可以解开。”
他偷偷回头,看了看那株莲。一个白衣少女掩映在莲间,冲他含笑。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