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yom1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舊世重提討論-第十二章 回門―生生世世麼?鑒賞-gy9ct

舊世重提
小說推薦舊世重提
当回到绝王府已经是卯时了,与皓月交代了几句后,便睡下了,等睡醒时,已经是未时了,从午时,瞑书便开始问,姑苏夜翎有没有起床,但也算是敬业了。
姑苏夜翎洗漱好以后,瞑书就带着姑苏夜翎去了墨霖君的小苑,刚进小苑,姑苏夜翎就看到了墨霖君美人儿在侧,煞是享受,但眼中不乏有厌恶,看着这幅画面,姑苏夜翎觉得甚是好笑,厌恶的事儿,以墨霖君的性子,是做不来的,今天该是故意为之的吧!
“绝王爷好兴致,不知绝王爷叫我来,是有何目的?莫不是王爷想知道我复仇的计划如何?”姑苏夜翎却没有了之前的心酸,却是依恋无害的看着墨霖君问道。
墨霖君看着姑苏夜翎没有一丝变化,心里也是微微一疼,不好说什么,回道:“兴致?谈不上,至于你的计划,虽然很有兴趣,但本王更关心王妃是否能解蛊。”
“王爷可真是不客气啊!解蛊?可以,只是亏本的买卖,我从来不做。”姑苏夜翎挑眉道。
见墨霖君半天不说话,姑苏夜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景苑的景色,看着这装饰,姑苏夜翎稍稍有些惊讶,双生并蒂莲,木兰花,竹子,这些都是娘亲喜欢的,怎么景苑也有?难道是绝王爷喜欢?亦或是景宸妃……
“王妃想要什么,本王尽量满足就是了。”墨霖君想了好一会儿,只是这姑苏夜翎不是一般人,提出的要求,定然也是不一般,这样盲目答应,真是不太好。
姑苏夜翎听到这句话回了神,笑道。:“这件事很是容易,王爷一定可以办的到,而且很容易。”就写几个字完事了。
墨霖君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很简单?那会是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不安?
“那就走吧!”墨霖君放下不安,带着姑苏夜翎去了地下室。
一进地下室,姑苏夜翎觉得太豪华了,大部分物品都是很难找到的东西,虽然没有自家的豪华,但却也是没有几个人能舍得的,当看到被铁链困着的瞑琴时,姑苏夜翎着实被吓到了,虽然没叫出声,但还是愣了许久,定了定神,冒出了一句话:“我的天啊!都成这样了,竟然还活着,不容易啊!”
“需要什么?”墨霖君看着姑苏夜翎的样子,皱眉道。
姑苏夜翎想了想,笑道:“鸡血,里面要放一些墨汁,不然会凝固,适量,提供一两把匕首,质量随意,顺便再拿点黄纸。”
“瞑棋。”墨霖君朝着暗处喊了一声。
这次驱蛊结束以后,不知道墨霖君会不会写下休书呢?应该会吧!他一向说话算数的,唉……老古董的世界,啥时候才能来个自由恋爱呢?
“王妃,您要的东西。”瞑棋恭敬的说道,并将东西递到了姑苏夜翎手上。
姑苏夜翎接过东西,依次摆在了地上,将黄纸立于鸡血之上,单手舞动,像是画着什么,结笔后,一张符文呈现了出来,墨霖君和瞑棋暗自赞叹蛊术之精妙,功力之深厚……
素手轻轻一挥,鸡血和符文都已在瞑琴边上,姑苏夜翎将鸡血盆放在了脚下,手掌翻转,向上移动,停在了脑门处,鸡血移到瞑琴附近时,体内的尸虫,已经浮躁不堪,随着符文的贴合,体内的尸虫更是浮躁,只要一个出口,就会一涌而出。
姑苏夜翎将匕首拿起,像掷暗器一样,掷在了手心处,经过一系列的操作,灵力明显不够充足了,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本是撑不住了,心中想起了一道声音:“最后两刀,完了就可以离开了。”
墨霖君看着如此的姑苏夜翎,心里狠狠的疼着,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一块衣料,为姑苏夜翎擦拭着汗水,姑苏夜翎皱了皱眉头,抽出匕首,等尸虫出完后,将鸡血盆用结界封住,便晕了过去……墨霖君揽过姑苏夜翎,让她科奥在自己的怀里。
就这样,过了一下午,姑苏夜翎在傍晚时分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墨霖君的怀里,不禁有些高兴,但也有些失落,毕竟,他有三妻四妾的,自己能怎么样……
“你醒了?感觉好点没?”墨霖君问道。
神女之眼
他自九岁那年以后,在没有对谁说过关切的话,当然,除了楚夜灵那份恩情以外。
姑苏夜翎从墨霖君怀里出来后,先看了看尸虫,差点爆粗,这什么尸虫啊!结界上都有出现,而且,结界快要破了,姑苏夜翎试了试灵力,发现灵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放了一把火,看着蛊虫消失干净,姑苏夜翎的松了一口气,去看瞑琴了。
瞑琴在姑苏夜翎晕过去没一会儿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景苑。
景苑。
姑苏夜翎看见瞑琴的第一句话是:“这找谁放点血啊!”
瞑棋,瞑书两人,先站了出来,瞑画低了低头,道:“我来吧!”
姑苏夜翎看到瞑画眼中的高兴和担心时,淡淡的说道:“瞑书,瞑棋,你们两都放点吧!”不放点血,心里觉得不痛快啊!
看着瞑画失落,姑苏夜翎传音道:“你受伤,他会伤心。”
瞑画目光转向姑苏夜翎,呆呆的看着她,那样子似是说,会么?
瞑棋看着姑苏夜翎那娴熟的手法,愣住了,她真的是神医楼的人?手法纯熟,独特,恢复极快,药量却是清淡,完美到没有瑕疵,除了神医楼,也在没有人可以做到了……
墨霖君也算是一愣,可以说,姑苏夜翎就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人,他是何其的幸运,娶到这样的娘子啊!
“他,会是一个废人,防防身还是可以的。”姑苏夜翎冷道。
“已经足够了,只要他活着。”墨霖君说道。
“虽然是你的禁忌,我不得不提,这蛊是司徒洛下的,包括你我二人的娘亲,自己做决断吧!你要保司徒家,就随意。”姑苏夜翎淡道。
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日清晨,夜灵苑内。
一大早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叫骂,姑苏夜翎穿好衣服后,随便挽了个发髻,在隔断,听着女子的叫骂。
一位身穿鹅黄色衣服的女子怒道:“若不是王妃勾引王爷,王爷会收回洛清姐姐的权力么?快让她出来。”
紧接着,一位橙衣女子说道:“王妃是新来的,不尊重我们也就算了,竟然连洛清结界也不尊重,真是该死。”
總裁的新娘
半柱香过去了,姑苏夜翎去了门口,笑道:“说够了没?没说够,喝点茶水继续,皓月愣着干什么,上茶呀!”
皓月将茶具拿了过来,对着姑苏夜翎说:“小姐,这侍妾太多,茶具不够用的,要不要奴婢去领几套?”
姑苏夜翎挥了挥手,示意去吧!
一位身着深粉色衣服的女子说道:“王妃,希望您能将权力还给洛清姐姐,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权力?属于王妃的支配权?可以啊!不过王爷没打算给本王妃,让本王妃给什么?”姑苏夜翎淡道。
看着慵懒的姑苏夜翎,侍妾们眼中的怒火不断升着温,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们在王府可以为所欲为一样?
青春裏放蕩不羈的幸福 亂世家人
姑苏夜翎又道:“本王妃刚刚听到谁说不尊重洛清了?”思虑了一会儿,指着那位身着橙衣的女子道:“是你吧!王妃算是王爷的正牌妻子吧!既然是王爷的妻子,那你们这些小小的侍妾嚷嚷什么?”
陡然升高的音量,微微散出一些震慑,侍妾们,浑身一颤,心里有些不自在。
姑苏夜翎有接着说道:“说好听点,你们是侍妾,说不好听的,你们就是奴婢,下人,今天,本王妃看在王爷的面子上,饶了你们,下次……”
怒指幹坤 誓撞南墻
姑苏夜翎拿起茶杯自酌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顺便观察着侍妾的脸色,果然,一个个儿的,眼中都透着恐惧,笑道:“就让你们尝尝生死不如的滋味。”
“王妃倒是狠绝啊!本王可要看看,谁有这样的待遇了。”墨霖君看着姑苏夜翎说道,眼中竟是好奇,生死不如?怎么做?
“王爷,救命啊!王爷……”橙衣女子抓着墨霖君的衣摆,哭的梨花带雨的说道,那样子,看着甚是可怜。
墨霖君只是站着,不做任何动作,连看都不看一眼求救的女子。
“王爷可真会说笑,狠绝?不过我很喜欢,既然有人往枪口上撞,那就让王爷看看,本王妃是怎么折磨你的侍妾的。”姑苏夜翎说完,就闪身过去,提着橙衣女子,往池子边上飘去。
刚到池子边上,橙衣女子就被姑苏夜翎狠狠的砸了进去,因为女子的贪欲本就强烈,所以池水,也极为强悍,将女子折磨的体无完肤,是问,在皇家,谁不想做最最好的那个位置,谁会真真的满足……
“王爷觉得臣妾的准备的戏份怎么样?贪欲……够强。”姑苏夜翎冷笑道。
墨霖君心里微微一颤,苦笑道:“爱妃,今日回门……”
看着还不准备走的几位,墨霖君微微皱眉,愣住的侍妾们,像是逃命一样,逃走了。
“那就走吧!”姑苏夜翎也不梳妆打扮一下,就这样出门了。
陰魂散 夏枯草來回飛
墨霖君看着心疼啊!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能会传出去,王府苛待姑苏家大小姐什么的,不过,她愿意就好……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