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41xa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feng鍾愛-第 19 章看書-kwq81

feng鍾愛
小說推薦feng鍾愛
我康复了。
消息传得真快。我病房里很快客似云来,回到家以后也还接待了不少慰问者。原来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我竟那样缄默着在医院住足了四个多月。其中自然多亏庄一直守护在侧。当然现在我又恢复了戴着面具做人的旧习,居然可以与别人言笑晏晏了。
旧同事如贺习习她们都盼着我能回广告公司上班。贺习习还带来消息,据说舒展却不过大志公司钟小姐倒追他的一片盛情,好象真被钟小姐套牢了。我问舒展,他却坚决不肯承认。
我与舒展现在的关系突然变得很文明,客气中透出熟稔,更象结识多年的好友般。他笑说我结婚他一定要来观礼,我婉拒:“你公司业务忙,哪里抽得出身。”
舒展说:“不要担心,我不会大闹你的婚礼,我相信我能有这点自制力。”
我莞尔:“庄家安排的婚礼在温哥华举行呢。习习她们说最近单子很多呢,你确定你抽得开身?”
舒展大受打击:“他抢走了你,还要把你带离本市?我恨他!”看到我在一旁笑,跳脚:“浅浅你真抛得下这里的人与事?”
我终于说了实话:“别看我现在跟你们嘻嘻哈哈,晚上还是常会被噩梦惊醒。我想,也许换个地方对我是件好事。”
他默然,然后探过身来紧紧的搂我一下,轻声说:“保重。”声音里带出一丝哽咽。
也许他亦是对着我强颜欢笑。我衷心盼望他在没有我的城市里,活出他的开心颜色。
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去了母亲的墓地。
不巧遇上了黄律师。
嫩草我染
她柳眉倒竖,劈面将一把百合掷在我面前:“拿走,叶恬不需要你们方家人的假惺惺。”
在这边我又姓方了?我苦笑,同她说:“不是我送的。”
都市全能特工
帝少放肆寵:天價閃亮小萌妻
“我知道。”黄律师用鼻音重重的哼出一声:“方在飞送的,不是吗?害了叶恬一生,还假惺惺作深情状,我呸!别以为他戴上帽子戴上墨镜我就认不出来他了!叶恬真倒霉,这一辈子,不是被方在飞害,就是被你拖累!”她大踏步从我身边走过去,尖尖的靴子毫不怜惜的踏过那束扔在地上的百合。
花樣美男之我是寵兒
我并不怪她对我的态度。我现在已经明白,她恨我,是因为母亲。如同她爱顾盼,亦是因为母亲。
我知道她现时是顾盼的监护人。相信我,真的要有对母亲很多很多的爱,她才可能这样包容顾盼,甚至对顾盼爱怜。
望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才回过头去看母亲的墓碑。
黄律师并没有把母亲同顾携凭葬在一起。母亲的墓碑上嵌着她一张照片。黑白的照片中,素颜的母亲温婉浅笑。为什么,我自她的笑容中,看出了那么多以前看不出的委屈同不如意?
我轻轻的蹲下来,把带来的花放好,墓前的烟头拾起来包在纸巾里一会带走,然后把墓地边的杂草一一拨掉。
傲世帝歌
要到母亲死了,我才能以这样平和的心态,为她做一点儿事情。
真的……很唏嘘。
坐了很久。有一个声音提醒我:“喂,你该回去了。”
我抬起头来,不期然望到一个高大然而孤独的身影。“你?”
原来不是黄律师敏感过度。原来父亲真的有来此。
他一只手背在身后,神情有点不自然,掩饰的咳了一声:“马上要下雨了,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墓地之类的地方少来为妙,阴气重。”
我顺从的站起来,与他擦身而过。走了两步,他又叫住我:“不许跟小虎说在这里见过我!”很霸道的口气。
我愕然的回望他。苍茫的暮色把他勾勒成一个苍凉的剪影,我的心莫名其妙的软了一下,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动令我开口问:“为什么?我的名字?”
父亲愕然的望着我。我又重新整理一遍问题:“为什么给我起名叫浅予?你那天说……”
父亲沉默了很久,才说:“浅浅的给予。”
妻逢敵手:邪王有毒 心葉半夏
“啊?”我不明白。
父亲恼了起来:“就是浅浅的给一点的意思!”抛下这句话,他那只始终放在背后的手终于出现,把手里的百合往母亲墓前一扔,他大踏步的走出了墓地。
苍茫暮色中,他的风衣随着风猎猎舞动。他就那样大步的走出我的视线里。
我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当初母亲生了我时,父亲还爱着母亲吧?这个名字,大约代表着他当时的心思,盼望母亲能分浅浅的一点爱给他吧?
學霸的科技樹 風嘯木
转头望向母亲的墓碑。墓碑上的母亲,仍然是温婉的笑容,眉目间隐隐的委屈同不如意。
浅予,浅予……
那样深藏着的爱情,那样曲曲折折的心思,都已经随着岁月淡去了吗?只有我的名字,还隐晦的记着当初那一点点隐约的盼望,卑微的等爱的心意。
蠱夫 月蓉
浅予。
突然心酸得想落泪。
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我。一个温柔的声音同我说:“浅浅,说过了不伤心才让你来的。你看你,又一个人躲起来不开心。”
回过头,苍茫的暮色中,就看到庄站在我身后,温柔的,守候我。
在眼泪将要流下之前,我投入庄的怀抱里。
生命中的一切都是浅浅的给予啊!所幸我还有庄,他对我的钟爱,令我的人生不致残缺。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