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n0nx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家訓-81推薦-9d9nu

家訓
小說推薦家訓
81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见檀音匆匆赶来。一见我,他劈头就问:“你方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莫非先生是假的不成?”
果然他是极聪明的,就是当时没有领会,过后也会觉得奇怪。好在我知道他定然会有此一问,所以极自然地用“想要多了解那人”一类的说辞打发了他。他虽然奇怪,却没有继续追问,反正跟着我站在季游门口发呆。
史上最強氪命 月毀星沈
站了一会儿,他对我做了一个手势把我引到避静处,然后露出苦恼的表情握着我的手说:“寻道,我和你商量个事可好?”
我心想: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样郑重?于是疑惑地瞅着他。他见状微微低下头避开我的视线,不说正事,反而先低声问:“你相信我吗?”见我只定定地盯着他,半晌无语,才窘迫地看向我,轻声说:“冼家的事情,我必定给你一个交代,所以你先回棉城去好不好?”见我不说话,又急急地保证:“你放心,我定然不会偏心!你只管安心待在棉城试行新法,关于你和冼家的事情,我不出一年必然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可是你答应过我我可以亲自追查此事的。”我一瞬不眨地盯着他,提醒。
他有些窘迫,又有些恼怒,就放开了我的手,道:“是,我的确那样说过,可是今时今刻事态又有不同,我这样安排也是为了你好!”
神仙哥哥等等我
“出了什么事?”我问他。
他先是不答话,半晌才说:“钱伶一派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话说得我心中微微一动——如今我不用谁来帮忙分析也明白了他没有说出口的下半句是什么意思:冼家出事实在突然,如果他们趁机落井下石、群起而攻之,檀音完全没有准备,不一定能保住我和余下的冼家人。他希望我们韬光养晦,尽量不要再闹出动静,这样自己才有余地和那些人周旋。
只是我有些不解——
“他们仓促之间怕也没有准备什么吧,为何你这样担心?”
檀音极不自在地躲闪着我的视线,说:“不要看低了那些人,也不要看高了冼家。无论冼家如何谨慎,毕竟在这个是非圈混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把柄落给人家……”
听到这里我已然心中有数:怕是这些把柄中也有他挖出来的吧?我一时又恨又气,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有冷笑一声。他闻言又忙道:“我原来也没有打算这样使用这些东西,真的,你信我!”
“好,临到了这个时候,我除了信你,还有什么办法?”我说,余怒未消,“只是你要对我发誓:冼家余下的人,一个都不能再出事!我自然会约束他们,你也要约束好钱伶才好!季游我要带走,你要向他问话,待他醒了就派人来棉城问,这样可好?”
“自然好、自然好!他是你爹爹,你要亲自照看也是理所当然。”他不迭地回答着,看神气,好似松了一大口气。我却觉得越发生气起来:他若有心快速查案,必然会对我要带走季游的事情十分为难;然而眼下他答得这样爽快,简直就好像一开始就打算把这事情冷置在一边似的,可叹我还为怕季游对他不利要带季游走,真真是气人!
话到这里,我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所以听他发了誓以后便转身要走。哪里知道刚迈开两步又被他拉住衣袖,我回过头来,只见他一脸为难,嘴巴张张合合,就是说不出话来。我有些不耐烦,就皱了皱眉头。他见状,这才结结巴巴地小声说:“若、若碰上钱伶他们,你可要让、让着他们一点才好……”
这话简直是望灶里倒油!我一听,抢回衣袖转身便走,一直走到了季游房里还余怒未消。季游问:“出了什么事?”我为顾及那笨蛋的性命,只是哼了一声。但季游是个极聪明又极有眼色的人,一下便猜出了大概,冷笑道:“莫不是钱伶他们发难了不成?”我一听,便立刻回想起季秦说他有办法取得钱伶信任的事情,当即便明白了——
“这也是在你计划之内的事?”
季游颔首,从容道:“自然。借此机会,你可以看清檀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我闻言恨不得打他一拳!我说:“现在我看清了,我没了冼家撑腰,自然就要多受委屈,莫非这就是你的本意?”
季游不为所动,只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你知道我的本意是什么。”
我怒极反笑,当即道:“是,我当然知道你的本意是什么!你追在我爹爹身后,追了十几年,却没有料到他早就回去了,心里难受,所以尽找别人的晦气,看着别人不好过,你心里才舒坦了一点儿,是不是?!”
季游扬手拂了一下,我便觉得脸上被什么东西轻轻打了一下似的,有些疼痛,却不致于疼痛得太过火。为着他生气之间还有这一点儿怜惜,我心里本来就不大的火气立时就消了:我也知道,我这种行为是迁怒——季游计划这些的事情的时候,是真真正正看冼家不起,要为我爹报仇的;反观我这个做儿子的,不但从未想过要追查他离开岐国后所经历的事情,还一再辜负季游的好意,如今又为了冼家的事情同他发火——季游说我令他失望,其实是再正确不过了的!
可是我真的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固然崇拜钱绪,可是我毕竟在冼家长大,受大哥的教导,受云飞哥他们的爱护,还有,受檀音的赏识——他们已经是我生活的全部,就是为了爹爹,我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过去和现在连根拔除!
虽然我也为这样的自己而感到痛苦。
大概是见我捂着脸,只管倔强地看着季游、久久都不说话的缘故,季游终于叹了一声,在我额头上拍了一下,说:“哭什么!我又没有打疼你!身为他的孩子竟然这般没用——还不快把眼泪给收回去!”——我这才觉出眼眶又热又酸,于是忙趁眼泪还没有下来时抬起头。
“唉……你这样的,可怎么好呢?”
季游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叹息,好像在感慨我和他期盼的实在差距太大。
我于是问:“怎样的才算好呢?”
異界風流韋小寶
季游有些出神,好像回想起一些往事,目光越过我轻声道:“至少要身为人君,呼风唤雨,家有贤妻美妾,最后儿孙满堂吧……”
“你确定这是我的梦想吗?”
“什么?”季游回过神来。
我再次重复:“你确定这是我的梦想吗?”
季游听清后,似乎觉得很好笑,所以笑了一下。
“这样的梦想有什么不好?等你真的拥有这种生活以后,你就会明白我的好意,然后抛弃以前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要是我后悔了呢?就像你一开始也是踌躇满志,后来却后悔退位一样呢?”
季游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于是怔了一下,半晌才干巴巴地说:“怎么会?你又不是我……”
“要是就像你那样呢?那时候大哥已经不在了,檀音也不可能原谅我,你也出发继续去寻找我爹爹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全都离我而去,我即便退位了,又该做什么呢?”
“……”
季游彻底怔住了,半晌都没说出话来。于是我再接再励,继续道:“况且这也只是你的期望,我爹爹对我的期望呢?”
我不信通透如钱绪,也会说些要我大富大贵、尊荣之际的话来。他自己都不愿意乖乖回国继位,哪里会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被这种事情束缚呢?!
季游似乎真的从未想过这些,所以眼下被我一说,便彻底迷惑了。半晌后,他终于承认:“你虽然不争气,但是有时候,的确比谁都像极你爹。”
我于是趁势握住他的手,极诚恳地道:“恐怕就是无心王位这一点是最像的吧?你仔细想想,你真的希望我连这一点都变得不再像他吗?”见他微微动摇,又趁热打铁,道:“所以季叔叔,你就把大哥和云飞哥的下落告诉我吧!我爹爹如果在,也必定会和我一起求你的!”
哪知道说到这件事情,这个固执家伙马上又变得坚决起来——
“一件归一件,即便你爹爹走之前已经同冼家和解,我也不会原谅曾经令他伤心至极的冼家!”
他是这么说的。
不过见我露出无奈的神情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你若凭自己找到他们的下落,我也不会再次施以毒手。对我来说,他们欠他的,已经全都在这一次还够了。”
我闻言腹诽,道:废话!若不是为我爹爹出头,我便要说,冼家就是杀了这个人,如今陪上百口人命也已经足够了——何况这些人还是最有眼光的一批!冼家失了他们,几乎已经算是失去了所有重振家业的希望了!
“这样说来,你不会随着钱伶他们落井下石了?”我确认道。
季游闻言微微皱眉,大概是不满“落井下石”这个饱含感**彩的词语,但是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我大松一口气,再道:“那么檀音的王位——”
话没说完便被他打断——
和尚兇猛
“王位的事情容我想想再说,”说完,他瞟了我一眼,道:“仗着我的疼爱,一次便要我做出这许多让步,你不觉得不好意思?”
这话说得我笑了,我说:“当然不。毕竟我除了爹爹,就只剩下你这一个长辈了。”
这是事实,所以我说完,我们都沉默了。然而我感到有一种温馨和伤感在这种沉默中酝酿着——希望这就是我彻底说服季游的开始。
================================================
这番谈话过后,我便带着季游立刻出发前往棉城。到达棉城时,已经是初秋,空气中透着一股沁人的凉意,然而城中的氛围却很好。我们进城后一路都能看到以物易物的小摊,小摊上有山楂核桃栗子一类的山货,也有一些蘑菇和药材——这些以物易物的小摊虽然是早就有,但往年却并没有这么多。由此可见钱伶虽然用禁迁令限制了我鼓励行商的法令,但是行商本身却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是钱伶所禁不了的。
回到府中,便见人来人往,且人人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再进入堂中,便见临弦正被人团团围在中心。堂内吵吵嚷嚷的,也不知这群人和他说了什么,他拍案而起,大声喝道:“都坐到椅子上去,我一起来说!”话音刚落,一群人转身,正正好看到我。
在场的人都纷纷行礼,只有临弦一个人把背挺得笔直,瞪着我讥诮道:“你总算回来了!”
我一面十分意外冼家的事情竟然还未传过来一面迎上去,临弦便把一卷竹简扔过来,说:“这些都是一年两耕时需要注意的事项,今日来的人都是轮耕第三项的人,你一一念给人听,我已经不眠不休地忙了两天,先回去睡觉了!”说完,不待我回答便转身走了。
我十分意外自己外出几天竟积了这么多事情,又有些愧疚自己将事情都推给了他,就乖乖坐下来给这群人念书。然而这群人也是刁钻,常常问些我根本答不出来的问题,这时候就不禁庆幸自己带了季游,因为这些务农之道本来就是他和钱绪最先开始研究的,所以他反而比我更清楚其中的事情。
有了他坐镇,我自然退居幕后。然而我还没有休息一下,禹从文又找了过来。禹从文不像临弦那样一见我便抱怨,反而劈头就问:“临弦呢?”得知他睡觉去了,又满脸愁苦,道:“上次他说用以物易物代替行商,的确可以使百姓们先在小范围内熟悉行商,但由此而来的纠纷该如何解决他却没有说。这不?短短一天我这里已经接了好几场官司,简单的我已经处理了,难的我正要请他来帮忙判一判呢!”
于是我又乖乖跟着禹从文去判官司。事情结束后,天色已晚,我口干舌燥地回到府中,发现季游竟也正抱着茶壶狂饮,不禁一笑——
“你们原来也有这许多事情么?”我问他。
季游倒是一副十分习以为常的模样,沉声道:“只比这多,不必这少。”顿了顿,又道:“檀音行事令人捉摸不透,况且又已经趁着内乱大刀阔斧地革除了一些老臣,所以你们的阻力比之当年已经小了许多。”
“只可惜还有一个钱伶!”我叹息一声。
季游马上微微一笑,目露寒光,道:“只要你乖乖听从我的安排,这人也不是什么阻碍。”
这话说得冷酷,虽然使我心动,但是也使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季游大约也看出我十分不喜他这一面,所以冷峻的神情仅仅是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平和替换。
我俩说了一回话,临弦便出来了。他明显没有睡足,但精神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三人用了饭便聚在一起说话,临弦将我走后发生的事情大略汇报了一下后,十分兴奋地说:“如今看来,此地的氛围已经无可挑剔,只要再继续下去,不出三年,必定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可惜新法只能在棉城一处试行,不然,整个檀国都随之变化,气象一定可观!”
季游闻言一笑,我也十分欢喜,正要接过话头,突然有人来通报,说有大人物来访。我以为是来向季游问话的人,未免败坏临弦的心情,便叫临弦回避,自己携季游前去应付,哪里知道走到外间一看,来人竟是应该远在边境的钱伶!
这人不去檀音跟前告状,跑来这里做什么?!
钱伶看到季游,大概也有些诧异,所以怔了一怔才说:“能不能和冼大人私下谈一谈?”
季游从善如流,转进了内间,钱伶便道:“我这人说话向来习惯于开门见山,你不要见怪才好!”
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静待他的下文。
钱伶也不客气,直接道:“冼家已经没落,我无意赶尽杀绝,只要你废除新法,我就可以放过余下的人。”
“怎么废除?”
“很简单,承认新法失败,不再尝试。”
“眼前看来,任谁都知道新法还大有可为,不至于失败。”
“那就人为控制,令它失败,我可以帮你。”
我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所谓放过余下的人又怎么说?”
钱伶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道:“就是说,那些人的性命可以保全了。”
“他们名下的产业呢?”
“你说呢?”他瞟了我一眼,啜了一口茶,道:“那些人如果握有产业,反而死得快,我不过是替他们拿走催命符罢了,相信你也承认这一点!”
“为何要和我私下交易?”
我不明白。
钱伶一笑,淡淡地道:“因为我不喜欢跟着他们攻讦已经失败了的人——当然,我不是说自己不会落井下石,而是认为只要眼前还有其他的选择,我就不必落井下石。”
他果然如从前我们讨论过的那样,是个高傲的人。
而他此时不往檀音跟前凑,也是个极聪明的举动。一来虽然他不去边境,但是该办的事情自然有人替他办,二来他私下和我交易,可谓兵不血刃地解决了这件事情,也能讨檀音欢心。
这是个很好的对手。
可惜我开始便不敌他,如今又为别的事情而挂心。
“如果我答应你,我怎么知道你日后不会反悔?”
“你知道我不会,”钱伶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半晌,笑了笑,“不过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些信物使你安心。碧云宫的把柄,你要不要?”
“你不怕我把它抖落出来?”
钱伶摇摇头,道:“我不信你会这么傻!罪证这种东西,最终还是要看是谁证明。你目前还不够分量。”
“让我想一想。”我说,“明日我再回复你。”
“好!”钱伶说完,便随下人下去休息了。他似乎对我最后会做什么选择十分自信。
然后,季游从内堂走出来。
“我都听到了。”他说,“要么就牺牲那些人,要么就牺牲你努力到今日才初具雏形的心血,你预备怎么选?”
我望着他一笑:“我很高兴你没有趁机游说我弑君篡位。”
“我正要说你还有第三个选择。”季游耸耸肩。
“让我想想……”我把头靠在他肩上,喃喃道:“让我想想……”
这下,是真要好好想想了……
===========================================================
无须多言,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正是我一直在困惑的问题:是选我自己还是选冼家,是选新法还是选恩情——我曾经以为这个问题自己早就想明白了,如今看来,却还是不明白。
两边对我来说都十分重要,只可惜能够同时保全二者的方法,我又做不到。
我想了一晚上,最终回复钱伶说自己愿意牺牲新法。钱伶露出“果不其然”的神情之后就离去了,留我一个人面对季游诧异的眼神和临弦的怒火。
苦笑。看来我是无论怎样做都不可能使我在意的人满意。于是我只有安慰自己:最少我满足了自己。
然后我问临弦,愿不愿意跟我走。
彼时临弦正在怒气冲冲地申明自己决不会破坏新法,乍然听我这么一问,当即一怔。
然后他大笑。
然后他说:“好!走就走!这次要找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而季游,早在我说“走”字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
于是我立刻知道,他们都明白了我的意思——破坏新法,新法就真的结束了;而离开,则钱伶他们最多攻讦我,对于新法,还是无可奈何。况且我走之后,檀音必定来寻我。只要我一日不淡出人们的视线,新法就会永远被人所关注,即使一刻停止了又怎么样呢?我相信它始终有一天会再次被人所启用的!
钱伶要废弃新法,也无法是为了折断我最后一只羽翼,如此一来,我既完成了他的要求,又偿还了冼家的恩情,还保存了新法,何乐而不为呢?
只可惜我要再次不辞而别,对檀音,我十分内疚。
============================================================
离开棉城后,果然如我之前所料,檀音大发雷霆,派人四处寻找。季游利用自己原本打算替我篡位的人脉一次次地替我们躲开了他的追查,使我常常想到从前檀音在潼城时抱怨我“拿夜明珠打鸟”。
好在这颗夜明珠根本不计较这些,反而为一次次使檀音失望而得意洋洋。
半年后,檀音停止了盲目的寻找,接受了檀城内反贼的投降,将降将献上的定安侯头颅同尸体一起下葬,然后便开始专心治理政务。他于人事上展开了一次大清洗,不禁换下了许多冥顽不灵的老臣、尸位素餐的闲臣和溜须拍马的小人,而且罢免了钱伶官职,并赶走了许多我所知道的钱伶派。
当然,最后这个举动一度引起极大的反弹。但檀音是谁?他不再是以往那个没有实权的君主,也不是简单守成之辈,他求得过一度是当世最显赫家族冼家的援助,也经历过流亡,经过商战,又亲自跟着檀国最好的将领打过仗,更将风光了几百年的冼家彻底终结,碧云宫的反击对于这个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于是仅仅两个月,他便如大哥曾经说过的那样,彻底瓦解了碧云宫,季游说,鉴于岐国已经显现出逐渐没落的趋势,除非我想要篡位,否则檀音就会一直是当世最有权势的人——当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倨傲,未尝没有将“或者我重新继位”一类的话咽在喉咙里。
在檀音做这些大事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我带着临弦一直在边境游荡,想要找到大哥和云飞哥。季游虽然对我这样的行为很不满,但是既然我没有逼他说出大哥的下落,他也就没有立场来抱怨我的固执。就这样大概找了两年——正是檀音完成了一系列清洗的一年后,他就找上了门来。
“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哪些是你的人。”一见季游他便说。
我发现他经过这绝对称得上对他人生意义重大的一年以后,整个人消瘦了不上,原来那种属于少年的青涩在他身上已经难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冷峻和干练,甚至隐隐有着迫人的威势。
面对他的警告——或者说威胁,季游并没有作声。
季游或许是个狂傲的人,但是并不傻。如今的檀音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能够被他随意说“只要你答应我就可以帮你篡位”的檀音,他很清楚这一点——或许因为私下有交手的缘故比谁都要清楚,所以并没有贸然挑衅的打算,就仅仅只是用暗含戒备的眼光冷冷地看着而已。
然后,檀音把头转过来,看向我。
“你答应过相信我的。”
他说,目光不再似以前那般柔软,反而暗含怒火。
我点点头,道:“是的,我说过。所以我才敢就这样离开。”
如果不是确信他会一直找我,或许我就不会离开了——毕竟我从来没有对新法死心过,而新法最终还是需要他。
然而他听完我的话并不感动。
“你把我当成什么?!”他冷冷地说,口气隐忍。
当成什么呢?我也时常问自己。我原来以为他只是我侍奉的君主,但后来发现自己对他实在依赖过深;后来以为他应该是哥哥,但他很快用那种事情扰乱了我的定位;再后来,我发现自己竟是无条件地信任着他的,想要思考他到底是我的谁,局势变化过快,已经没有了机会!现在,这个问题又重新回到我眼前:这个人,我到底把他当作什么呢?
“是很信任的人吧。和大哥他们一样信任。”
想了良久,我说。
“哦?我竟然比得上你大哥?”他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我真是受宠若惊!”
我闻言皱了皱眉头,道:“我知道再一次不辞而别的确不对,但是你到底要这样说话到什么时候?”
寵愛無下限:最強安逸妃
“怎么?因为我不是你大哥,所以就没资格说你了?!”
我闻言立刻转身就走。
大哥没有找到,始终是我心里的痛,但这个人一上来就句句提及大哥,实在可恨得很!
“慢着!”他一把拉住我。
我被他拉得回过头来,刚好看到季游正在用眼神询问我要不要帮忙。我对季游摇摇头,然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离开,他犹豫了一会儿,看看我又看看檀音,最终还是离开了。
哪知道他一走,檀音捏着我的手便开始用力——
“这两年这个人一直跟着你?”
“你明知道还问什么!”我没好气地道。
他气愤地抓着我冲我大吼:“你知不知道就是他害死了冼家百口人命?!”
“我有什么办法?!谁叫他是季游!”我也吼回去。
“是这个人就无所谓?那我呢?我只要有一点点对冼家不利的想法就要被你猜忌,你到底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又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最后我还是相信了你呀!”
“相信我的表现就是带着他们两个不辞而别?!”
“因为钱伶用冼家余下人的性命来要挟我啊!”
“为什么不告诉我?!”
“……”
我沉默了一会儿。檀音又大吼:“为什么不告诉?这就是你所谓的相信?!”
“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我低头想了很久,终于小声道:“即便知道你未必不能护佑我,还是不想让你为难,想尽我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件事情,所以没有告诉你。”
“……”
檀音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所以沉默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最后,他抚着我的头,低声说:“知道吗?如果离开就是你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那么我宁可重新流亡一次也不愿意叫你走。”
我闻言十分感动,就点头道:“嗯,我相信,你曾经说过,将我视作你的弟弟——虽然你对钱伶也说过,但是真心和假意,我还分得清。”——哪知道这家伙竟然在我正感动的当口上反驳我,说:“错了!我原来是将你视作弟弟,现在看来,却不是了。”
我目瞪口呆,便见他接着说:“你不只是弟弟。”
“你不只是弟弟。”他说着,手由头发上滑到了脑后,然后在我唇上覆上一个深深的吻。
“你不只是弟弟。”
很普通的一句话,不知为什么,在经历了这许多后,却使我心中微微一动,没有再尝试着推开他。
然后,我和他回去继续试行新法。
有了他之前的所有铺垫,这一次的尝试更加顺利。临弦兴奋不已,每日忙得团团转,再不似以前那个整天只有跟着我的呆子;而季游不愿每日面对檀音,又开始了寻找我爹的旅程。他虽然相信了“爹爹必定是回去了”的话,却总是怀着希望,相信哪天爹爹还会回来。
我没有告诉他爹爹的墓在哪里。
对我来说,我越长大,便越能理解大哥当年事事瞒我的心情,也开始了解,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快乐的生活,为此我宁愿永远欺骗季游,然后使他永远怀着希望在山川中行走。
四年后,试行结束,新法被推行到全国。檀音当年所发的“天下大治,民不饥、吏不贪、国不空”的宏愿不再是宏愿,而是一天天变为现实。与此同时,我重整了冼家,彻底废除了“本家为主分家为辅”的体制和下山的惯例,将学堂提供给所有的家族弟子,使得现在的冼家也仅仅只是一个书香世家而已。
然而我始终没有找到大哥和云飞哥。
但我宁愿相信他们活着,宁愿相信他们只是厌倦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所以见冼家有我,便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纵情于山水之间而已。
是的,怀着希望总是好的。
又过两年,春天时候,我书房中突然多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你已经长大。如今世间种种,皆不能约束你,我为你骄傲——
我看着那熟悉的字迹,顿时泪如雨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