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8nxg玄幻小說 桃夭幾載笔趣-桃夭幾載分享-2mgh6

桃夭幾載
小說推薦桃夭幾載
虞家是江南一带有名的书香世家,祖祖辈辈皆从事教书行业,桃李满门。作为虞家老爷的长女,虞缈缈自然是饱读诗书,文采斐然,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女。
那年,虞缈缈正值豆蔻。
这日,虞缈缈想起老管家前些天又购了些书回来,正放在父亲书房中,边往书房走去。
只听见琅琅书声从书房飘出,传入虞缈缈耳中。虞缈缈细听,发现那声音并不似父亲的,会是何人?
虞缈缈走近,轻推微掩的房门,瞧见书房里站着一位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眉清目秀,正捧着一本书念着,举手投足皆温文尔雅。想必方才听到的就是他的声音。
我以妖格擔保 公天下
天煞神相 青衫隱
虞缈缈记起了,那少年正是父亲的学生之一,杨老将军的孙子,名唤晏。
系統,你坑爹呢?! 居月妖
“公子方才念的,可是《诗经》?”待杨晏念完,虞缈缈开口问道。
杨晏认得她是虞老爷的长女,便礼貌回答:“是。杨某对书籍颇有兴趣,虞先生说,我若喜欢,平日可以拿来看。”
“想来公子也是好书之人,我亦然。”虞缈缈对他莞尔一笑,“杨公子若有志向,将来定成大器。”
“多谢小姐夸赞。但杨某学识尚浅,往后还需小姐多加指点。”
这番简单的对话,便让虞缈缈对杨晏多了几分欣赏。不同于其他豪门子弟的自傲,杨晏更有一种谦逊内敛的气质。
从此,虞缈缈与杨晏交谈甚多,或研读诗文,或写赋作画,于时光翩然中两心相悦。
春意正浓,院子里的桃花开得绮丽,溪水泠泠伴着飞燕啁啾。暖阳洒落在书房窗棂上,漏了光影斑驳。虞缈缈坐在窗前习字,杨晏站在一旁看书。
“缈缈,”杨晏忽然轻唤她的名字,“明日我与你去街上听戏如何?”
虞缈缈笑着答应。
翌日,两人征得虞老爷同意后,便来到梨园看戏。这一出唱的是首昆曲,台上戏伶歌声清越,闻之者如痴如醉。
“一生心事一人解,两心相倾一场缘——”
戏词悠然入耳,虞缈缈抬头看向杨晏,却撞上他那双清亮的双眸。颊染桃红间,她看见,他的眼里有她。
几日后,杨晏送了虞缈缈一副自己亲手作的画。画上一片三月春色,桃花夭夭,灼然盛开,不知是桃花晕染了云霞,还是云霞晕染了桃花。桃花树下站着一个男子,乌发似缎,明眸似水,一袭锦衣似要融入桃夭之中,虽笑意盈盈却孑然显孤寂。
虞缈缈见之,提笔蘸丹青,落笔而画。她在那男子身边,添上了一个白裳女子,发髻绾青丝,笑靥如桃。她又于画一旁题道:“一生心事一人解,两心相倾一场缘。”她将那日的戏词写上去了。画卷显得不再孤寂,更添了几分颜色,似少女的豆蔻心事,又似枝头的花开旖旎。
杨晏欣然。她懂得他的意思,她亦知晓她的心思。
那两年的时光是美好的,桃花开的格外绚丽,似要占尽虞缈缈的整个青春。虞缈缈的心沉醉在三月仲春里,甚至愿为之蹉跎年岁。她觉得,自己与杨晏定是世间最相配的一双璧人,长长久久,永不相离。
首席強制愛:獨寵迷糊小嬌妻 夏青樹【完結】
仙農 柴火道人
奈何岁月不知情。杨老将军被皇上召回京城,杨府上下搬离江南。离别时,虞缈缈轻扯杨晏的衣袖,不舍道:“杨晏,能不能别走?”
杨晏蹙眉,伸出手替虞缈缈拨头发:“我也不想,但皇命难违。”
“不要离开我……”
杨晏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我们还会再见的。三年后,我定会回江南看你,成年即婚。”那声音如此轻柔,却又如此坚定。
“此生待君一人。”虞缈缈眼中含泪。
“杨某不负卿意。”杨晏转身回首时,眼中满是不舍。
杨家的马车驶向京城方向,渐行渐远,卷起阵阵尘烟。虞缈缈一直目送着马车离开,直至马车消失,直至清泪落尽。但她不知,在被尘烟遮住的前路,如此坎坷。
相思苦。分离的日子里,虞缈缈将先前杨晏送给她的画看了一遍又一遍,笔墨斟酌数次,诗书翻阅再三。没有他的陪伴,都觉得有些寂寞。
曾经因两人而充满书香气的书房,如今只剩虞缈缈一人。曾经一派绚烂的三月桃花,如今只有虞缈缈一人赏。她也曾独上西窗楼,望着如钩冷月,将浊酒灌入愁肠,思念着天涯外的杨晏,不禁潸然相思泪。
虞缈缈看着窗外桃花开落过三载春秋,相思辗转间已与杨晏离别三年。
第四年,江南入春,桃夭一如往昔灼盛。虞缈缈听闻,杨晏回来了。
回首这三年,没有了他的她与书墨相伴,日日盼君归。如今他回来了,她的心一如三年前,不住悸动。
缘分戏人。当她看见杨晏时,杨晏正搂着一位俏丽十分的姑娘有说有笑,眼中满是温柔,和当初他待她一样的神情。
虞缈缈愕然,却独自转过身,泪流不止。她不敢相信杨晏会违背当初的约定。他曾说“不负卿意”,可最终却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她为他候了三年,最终只能看着他与别人两心相合,徒留她一人相思无果。
后来,杨晏来找他。杨晏的眉眼与三年前无异,虞缈缈看着却感到分外陌生,许久未开口。最终是杨晏先说话了,没有问虞缈缈近来可好,也没有问这三年间她如何思他愁苦,更没有解释自己为何会违背昔日承诺,只是淡淡而言:“忘却旧事,你我各自安好。”
后来,她听说,那个姑娘是赵丞相的千金。后来,她在杨晏眼中,再也看不到自己的模样。后来,她听闻,杨晏与那位姑娘,将大婚了。
她苦笑,笑缘分戏人,亦笑自己。三年独自候君,落得如此结局,只恨当初太荒唐!我言待君一人,君却负我一人,若不怨君怨何人?
随后,虞缈缈大病了一场,卧床不起。
窗外的桃花于暮春纷落了一地,就如同虞缈缈与杨晏的爱情,尽管曾经绚烂美好,但终究落寞。
隱婚密愛:萌妻乖乖讓我寵
虞缈缈不知那日大婚的情景,也不想知道。因为她明白,站在杨晏身边描红装、着嫁衣的女子,不会是自己。
刹那,虞缈缈又忆起了当年那句戏词——一生心事一人解,两心相倾一场缘,岁月辗转间,无奈此情难全。
(完)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