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q39j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君與景軒笔趣-第7章 穿越,蔚國閲讀-2ipbg

君與景軒
小說推薦君與景軒
走着走着,来到了马路上,雨越下越大,眼泪再次袭来,顿时眼前模糊一片,一时间搞不清楚是雨水流过脸颊还是眼泪。突然感觉一阵刺痛袭来,一下子滚出了老远,疼痛越来越疼,慢慢的血流了出来,周围的人都围观着我,我,这是即将要死了吗?呵……上帝,你可真会跟我开玩笑啊……
羅剎追魂
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望着眼前的事物,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好痛,这是真的,我穿越了么?
“有人么?”
一个女生小跑进来。“奴婢参见公主,公主时辰快到了,要现在更衣吗?”
“啥?公主?”我的天啊,是我耳朵听错了吗?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那个丫鬟望着玖梦研。“公主,你怎么睡一觉睡糊涂了呢,今天可是你出嫁的日子啊。”
都市護花兵王
七棱雪之百變安琪拉
“出嫁?”我天,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出嫁!
“公主,你,你怎么了啊!”那个丫鬟急的快哭出来。
玖梦研望着她。“你叫什么?我又叫什么?这是什么朝代?我是第几个公主?我即将要嫁的人是谁?”
“我叫芝画,公主您叫蔚景轩是蔚国第十位公主,您即将要出嫁的人是右丞相。”
“第十个!好吧,那你给我梳妆吧。”唉,穿越也好,做梦也罢,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也没别的办法了。
芝画半信半疑的应了一声,穿上红色的嫁衣戴上金冠,盖上红盖头,被芝画搀扶着走进花轿,时辰已到,花轿想着右丞相府方向行驶而去,撩起盖头望见外面的景色:这,原来就是古代人生活的地方。
走了好久,想到大家都累了,叫芝画停下休息一会儿。芝画搀扶着我下了花轿,坐在石阶上休息了一会儿,芝画跟我讲了好多关于我“以前”的事情,看天色差不多后再次起轿,在路上忍不住问芝画。
“为何本宫出嫁,新郎为何不随行?”
重生千金也種田 玉逍遙
扛著反派闖末世 蕭依依
“这个……”
望着芝画惊慌的神情,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赐婚,并非右丞相真心想娶我。
“怎样?”
“这是皇上亲自赐婚,没有人不敢不娶公主您,只是大多数都不愿意娶。”
“这又是为何?”
“因为没有人见过公主您真正的容貌,您一直都是闭关练功,您是十位公主中唯一一个练习武力的公主,自从公主您的师傅走后,你才被放了出来。”
“这么说,有很多人认为我是个丑女咯?”
“是的。”
过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到了右丞相府,府中府外人潮拥挤,芝画搀扶着我下了花轿,芝画搀扶着我走进府中,拜完堂后芝画把我扶进洞房后就离开了,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沿上,等了好久好久迟迟不见新郎来,一生气,掀起盖头,拿掉金冠,上床独自一人睡着了。
早晨醒来,发现右丞相还没回来,正合我意,伸了个懒腰,挑了件偏朴素的衣服,芝画帮我洗漱好后,用完早膳后,府中走了走,了解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啊~”眼看就要摔下去,突然一个人飞檐而过,一把接住了蔚景轩,顿时脑海里闪现出顾凉西接住我的场景,可惜现在,没机会再体会到躺在他怀里的感觉了。
那个人把我放下来后,一看立马整个人都吓蒙了,身边的仆人齐齐跪下。“参见王爷。”
“免礼。”
望着他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跟顾凉西长得完全一模一样,这……怎么可能。
右丞相望着蔚景轩。“看见本王为何不行礼。”
立马回过神来,手及腰间行礼道“臣妾,参见王爷。”
右丞相看着蔚景轩“原来,你就是蔚景轩。”
说着用手抬起蔚景轩的下额,定睛看了看,之后拿开手说道。“也不过如此嘛。”
随即便踮起脚尖,飞身而去。蔚景轩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他真的跟顾凉西长得好像,难道是他的前世吗?不过他前世也太凶了吧,这么高冷。”
在府中转了好久,突然撞见了一个人“哎呦!”我抚摸着被撞疼的额头。
那人急忙道歉,问我伤势如何,看着那位公子,相貌还不错。
“请问,你是来找谁的?”
“我是来找景夜灏的,你们家王爷可在府中?”
落花辭
“王爷刚走。”
“哦?这样啊,那在下告辞了。”
拿开手,这才松了口气,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站在树下观望着蔚景轩,蔚景轩回到房中转来转去,索性睡觉。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爆笑仙妻:強撩魔尊生個崽
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醒来时,发现外面天已经黑了,叫来芝画。
“王爷回来过吗?”
“回来过。”
“啊?回来过?我怎么不知道?”
“王爷回来给娘娘盖好被子后就走了。”
“芝画,你怎么又改口叫我娘娘了?”
“王爷说今后府中的人都必须叫你娘娘不然……”
“岂有此理。”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
“王爷现在在哪?”
“书房。”
说着,蔚景轩就冲了出去。芝画急忙拦着“哎,娘娘你不可以去啊,万一王爷生气了,奴婢就没命了。”
師父請入懷 紅袖一拂
“没事,你的命是我的,谁也没要权利杀了你。”不管芝画怎样拦着蔚景轩都没用。
“碰~”书房的们被一脚踹开。
景夜灏闻声抬起头,见到如此火冒三丈的蔚景轩不由得怔了怔,和上书本,吩咐拦着蔚景轩的下人。
“都下去吧。”
“诺。”
用人们齐齐退出房间,蔚景轩走进去。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景夜灏,你凭什么动我家芝画,还有,我刚嫁进来时,你放我鸽子就算了,你还打我佣人的注意,你……”气急之下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景夜灏静静的望着蔚景轩嘴角一笑“怎么?吃醋了?”
“怎么可能,我对你永远都不会有好感,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是嘛。”见景夜灏慢慢靠近。
“你,你别乱来昂,我警告你……”
“哈哈哈,有意思,原本还以为你跟其它九位公主一样,没想到你是最独特的一个,本王喜欢,哈哈哈哈哈哈……”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